校园趣闻网目录

隆万之变 74抗命

时间:2022-02-26作者:平行空间来客

    “张叔,我爹他们的行动,你那里知道吗?”

    魏广德想的还是镇江大军的救援计划,最大可能还是会从水路过去,直接到松江府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松江府,然后呢?

    继续坐船南下,那可就要经过舟山群岛,那里就是这次倭寇聚集的老巢。

    别看这次集结的大军上万,可是大多都是内陆卫所,根本不习水战,更别说海战了。

    从松江府坐船南下救援浙江,无异于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最好的做法就是在松江府登陆,沿陆路救援浙江更为稳妥,只不过肯定是救援不及了。

    按照倭寇以往惯例,都是抢一把就跑,根本不会恋战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似乎稍有不同,那就是台州府和温州府发出的求救文书。

    魏广德看到那段的时候,心里就猜测,倭寇可能已经不再劫掠乡野,有可能围攻府县了,毕竟这次可有上万倭寇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土匪强盗的作风了,已经离扯旗造反不远。

    不过,相对于将来北方的雷霆,魏广德还是关心自家老爹的安危,可千万千万别是坐船救援浙江。

    一群陆军和海盗在大海上交战,不敢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上面的命令是让他们一部分直接在宁波登陆,主力继续南下救援台州、温州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张世贵端起桌上的茶杯,也不管是谁先前喝过的,直接狠灌了一口,才接着说道:“不过带回来的口信,他们会沿着海岸线过嘉兴,穿过杭州湾直接在绍兴府上岸。

    唉.......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局势发展成这样,九江卫什么时候才能被调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其实今晚一帮子人聚会,除了留守的以为指挥佥事外,全部都是应袭舍人,也就是现任九江卫主要武官的子弟。

    大明有许多的世袭武职,从世袭百户到千户,还有佥事,指挥,可是大多根本就弄不到实缺,只能隔三差五领到少量的饷银。

    而已经在任上的武将,自然希望自家子弟能够承接自己的职位。

    九江卫是大明数百个卫所里的一个,但是九江府位置特殊,也成为最严密的一个卫所。

    所谓的严密,当然不是指卫所的防守,而是对于这里官职的把控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,魏广德自然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开玩笑,当年正德皇帝要整顿卫所,想要收回屯田,限制勋贵和文官奴役军户,按照上面人的指示,九江卫就上演了一场兵变闹剧。

    好吧,事儿不大,也没进正史,不过之后正德皇帝的军改就慢下来了,也放开了私兵的口子。

    总之,现在大明朝的世袭武官们,为了他们手里的屯田和军户,什么事儿都敢做的。

    后世大多人印象里,大明朝的军户都很苦逼,其实这也要辩证的来看待。

    对于有世袭武职的军户来说,小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的,苦的其实还是下面的大头兵们。

    而民户又能好多少呢?

    没有功名和资财的民户,还不是一样被人奴役。

    看看,有明一朝,国祚276年,出了24613位进士,军籍进士就有6506人,约占总人数的26.46%,仅次于民籍。

    有明一朝以军籍考中进士,最后在文官集团登顶入内阁甚至坐上首辅宝座的也是大有人在,李东阳、万安、刘吉、夏言、张居正、沈鲤、赵志皋、王家屏、叶向高、方从哲等一大批阁臣皆是军籍子弟。

    说这些,也是因为后世对明朝军户的一些误解。

    别管什么民籍、军籍,都有既得利益者。

    不少军籍进士以首辅之尊也不愿意放弃他们的军籍,就可以想象其中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而魏广德在这个时候也注意到口信上说的,自然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按照命令行事,而是过了杭州湾就登陆,慢是慢点,但是胜在安全。

    虽然在上岸前,依旧充满危险,可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至于倭寇肆虐的台州府和温州府,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,希望那边的卫所能够顶住更多的时间,等待援军抵达。

    这次的战略计划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完全破产了,根据浙江那边的危害大小,肯定是有人要负责的,撤职查办还是轻的。

    想到老爹他们这会儿怕是已经坐上大船沿江而下,算算时间怕是已经出来长江,正在沿着海岸线向浙江前进,魏广德心里就是一紧,要是倭寇也学会了围点打援的战术,这上万卫所军怕是就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魏广德在心里暗骂自己多虑,尽想些不吉利的事儿,可是又不自觉的要往那个方向去想。

    其实这会儿屋里所有人都和魏广德差不多的想法,张宏福就在一边嘀咕道:“早知道这样,就该调安庆营和南湖营过去,他们都是习水战的。”

    “南湖营就算了,他们剿鄱阳湖的水寇都吃力,还指望他们去大海上剿倭寇。”

    吴栋却是接话说,不是看不起他们,是完全看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鄱阳湖水寇,之前据说是宁王豢养的。

    现在宁王早就没了,可是水寇却是依旧存在,始终都没能完全灭除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张世贵要担心的,早在指挥衙门的时候就已经担心过了,这会儿反而是最平静的一位。

    他自然也希望这次出征不会有事儿,不过他们这些卫所里的应袭舍人们其实已经做好了接班的工作,事实上他现在每天都要去卫所里处理他爹离开后的公务,做起了九江卫的指挥同知的工作。

    九江卫这些年来一直就只有三个同知,还缺一位的,为什么?

    朝廷里没有人吗?

    当然不是,世袭武职还没有实缺的多了,还不是有几伙人在朝廷里较劲,想要占下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些已经占下位置的,自然更不会愿意让实职旁落。

    这屋里人就没一个去为此时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浙江老百姓去想想,都只关注自家的事儿,也包括魏广德。

    实在是职微言轻,就算说了也没人理会,至少在考到功名前就是这样的地位。

    亲戚是亲戚,可你没有职位可袭就是个白丁,这屋里所有人,将来最次也是五品官身。

    希望没事儿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