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洪荒宅仙 088.业力

时间:2022-01-18作者:吻硪

    马元听到通天让李玄当众审判自己,心都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吃人心之事可大可小,但放在人族出身的李玄眼中,就是大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直到现在,他也没觉得屠杀人族是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洪荒万灵,人族算不上多高贵的存在,如果不是因为由女娲创造,人族在其他生灵眼中的确跟山中野兽一样。

    如今,可是巫妖二族与先天神祇们最是高贵。

    诚然,马元杀人吃心之事,李玄之所以这么愤怒多少是受了人族立场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洪荒中杀人的可不止马元一个,李玄没看到,不会硬是去管,管不过来是一个原因,另一个原因就是会影响到人族自由发展。

    若是马元不是截教仙,李玄看到时将他打杀了此事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关键就在于马元是截教仙……

    李玄将马元带出了大殿,站在广场最前端。

    下面,乌泱泱一群截教仙,除了为首的几十个,其余人李玄都不认识,他也不需要认识。

    认识李玄的众人,脸露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不认识李玄的众人,则是满不在乎,除了与马元关系深厚的石矶。

    她一脸担忧,又带有懊恼,想着为何不多加劝告自家兄长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弟师妹,贫道玄都,曾被老师和两位师叔定为三教首徒,有代师执法之权……

    说这些,不是为了炫耀地位,而是让大家知晓贫道接下来的做法是为何。

    今日,贫道来碧游宫本是为了替老师送一物给师叔,却在东海之畔看到了如此一幕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李玄支起一面云镜,将自己见到的情形直观的展示在了众仙面前。

    说,多少会带着点主观感情,但让大家看,就不会有人说他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云镜中的画面不长,到李玄将马元收入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然而,截教众仙看完,皆是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李玄转头,看向马元,问道:“这些事,可是贫道胡诌的?”

    马元脸色发白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李玄冷冷一笑,又对下面的众仙道:“那好,贫道今日便第一次行使三教首徒的权利,废马元一身道境修为,逐出截教,诸位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下面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多宝等人松了口气:还好,师兄没怒到要杀人。

    没见过李玄的众人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窃窃私语:“不就是杀了几个人吗?为何会这般严重?”

    李玄听到了这话,看了眼话音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诸位认为他只是杀了几个人?”

    底下没人敢出头,但不少人却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李玄笑了笑,“没错,杀人、掏心,或许在你们眼中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甚至,你们会如马元一样认为,人族不过是连女娲娘娘都不管的生灵。

    今日,贫道便不以人族的身份来断马元是对是错,单以三教弟子的身份与诸位细说马元的过错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其一、他杀之人,是否与他有仇?

    其二、他杀之人,是否该杀之人?

    其三、他杀之人,是否杀得?”

    李玄重新看向马元,“马元,那海边部落的人族,是否你之仇人?”

    马元摇头。

    李玄又问:“他们是否该杀的十恶不赦之人?”

    马元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,是否杀得?”

    马元迟疑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不必考虑贫道人族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……不过是些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李玄的眼色越来越冷,他强忍着愤怒,对下面的弟子们道:“你们也认为他们不过是些普通人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师兄,弟子不认为普通人就该杀,但杀几个普通人,应当不至于遭受这般严重的惩罚吧?弟子的同族,不也一样被人族猎杀过?”

    总算,有人发出了自己的异议。

    而那人,也曾吃过人,但吃过之后觉得也就那样,甚至还不如牛羊好吃,便也不再吃人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诸位,可知人族为何以‘人’命名?”

    “此乃女娲娘娘亲定。”

    李玄看去,却发现时赵公明这斯在接话。

    ……也算不会冷场了。

    “‘人’乃万灵,仙、魔、巫、妖皆可称‘人’,但为何只有人族独以‘人’命名,乃是人族天生便具有人性,即人族天生便具有灵智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那位师弟所说的同族也被人族猎杀过,那么你那同族,可否启了灵智,化为人身?”

    那人一愣,答道:“自是没有,但同样是生灵,有无灵智又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“区别大了!”

    李玄道:“诸位都是修道之人,岂会不知‘业力’为何物?”

    业力?

    李玄扬起手,手中是一小缕上的功德,这一丝功德如发丝一般细,却在众仙眼中闪烁着金光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,此为天地功德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玄控制着功德接近马元。

    但这缕功德却犹如见了厌恶之物一般,本来还笔直的功德丝在接近马元之时竟是卷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业力缠身的模样!”

    李玄道:“业力缠身,天地不喜,如何成道?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玄接着道:“先天神圣何其多,为何他们不会滥杀人族?便是因为人族生有灵智,不是女娲娘娘不插手就能随意杀戮的!

    人族猎杀兽类,乃是为了生存。

    饶是这样,人族也会被业力所缠,寿元不长。

    马元呢?

    他只是为了一时的喜乐!

    诚然,贫道也曾杀过生,在场的诸位,谁敢保证自己未杀过生?

    为了喜乐杀生,其业力必然是为了生存杀生的数倍。

    更何况杀的还是生有灵智之人!

    就如定光师弟,人族敢吃兔,你敢吃人吗?”

    众仙鸦雀无声,刚刚那缕功德之力已经足以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洪荒世界,谁敢滥杀无辜?

    圣人不沾因果,但圣人可不会随意对他人出手。

    长耳定光仙被突然点名,有些不知所措,圆圆的脸露出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敢。”

    ‘我这次好像没得罪师兄吧?

    不过,师兄是从哪里得知我的本体是兔的?’

    李玄收回目光:“所以,他人若是滥杀,自有因果报应,但诸位为截教仙,你们若是滥杀,非但成不了道,还会污了截教名声。

    你们,可还有异议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