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洪荒宅仙 106.世界错在何处

时间:2022-01-23作者:吻硪

    女娲说的话,是不可能说给平心听的。

    所以李玄只是说道:“娘娘交代了我一些关于人族之事。”

    平心笑着点点头,没再问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都沉默下来,李玄看了眼又重新变得清冷的平心,问道:“你不出冥界,不会无聊吗?”

    平心:“冥界也很大。”

    一袭黑裙的她扬起头,突然一跃而起,赤着白皙的玉足立在了一旁艳红的彼岸花之上。

    李玄下意识的伸手,手在半空中才反应过来平心如何会踏空。

    平心转过头,迟疑了片刻,在李玄收手之时将柔荑(ti)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纯阳男,第一次握住了女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瞧瞧冥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谁也无法看到的情况下,两人携手游走于冥界。

    平心特意放缓了里面时间的流速。

    “洪荒如地府,首先踏入的便是忘川岸,由黑白无常将阴魂带入聚魂关,也就是你们称呼的鬼门关。

    朱丹,此时还在洪荒四处引渡阴魂。”

    李玄笑道:“让她做些事也好。”

    平心点点头:“这黄泉路,又名有来无回道。”

    平心带着李玄重新走了一次黄泉路,指着聚魂关所在的阴山道:“此乃离恨山,过了此山,便为断魂谷。

    离恨山中分阴阳,

    断魂谷内判善恶。”

    李玄点点头,等同于鬼门关负责聚魂,判官府负责审判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向前,平心又道:“此处为大荒原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我随便取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过奈何桥,来到轮回口之前那片槐树林。

    平心道:“这里是心死林。”

    “轮回之所,应该预示新生吧?”

    “出了轮回才为新生,而且,心死好听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又叫什么?”

    李玄指着忘川河尽头,那里为一片血海,血海之上矗立着一座黑石宫殿。

    “那里为无根地,冥河便在那里修行,为冥界修罗鬼帝。

    他负责惩戒犯有大过的阴魂。”

    李玄了然,也就是未来的地狱。

    “为何那四处都还有阴魂游荡?”

    “都是些真灵受损之人,已无法再转世轮回,故只能化作无根阴魂。”

    平心对李玄笑了笑:“不过,等他们受过冥界之力蕴养,便可化为阿修罗族,倒也不必再经历轮回之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李玄真觉得此时的冥界不错,五脏俱全,阿修罗族和巫族的工作人员各司其职,后土又能复制工具人,看样子哪里还需要地府?

    即便地府不立,轮回应当都能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所以地府,是单纯为了分权的?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见,李玄开始不相信冥界根本不需要地府。

    但今日所见,让李玄不得不承认,即便没有地府,平心也能将冥界打理得紧紧有条。

    若是圣人都无法办好的事,多几个大帝,多几个阎王就能办好了?

    洪荒的圣人,又不是只会动动嘴皮子之人。

    介绍完地府的一切,平心又道:“九转玄功,你可有研习?”

    李玄摇摇头:“还未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平心道:“可是认为肉身之道难成大道?”

    “不,我知道肉身成圣亦可不死不灭,甚至比元神之道更强。”

    平心点点头:“肉身与元神,倒是并无明确的强弱之分。

    不过,各祖巫,仅是将玄功修到了八转,便可堪比元神之道的准圣,而你,乃洪荒中唯一存在的变数,有一线之机能将玄功修到九转,那才是真正的肉身成圣。”

    李玄一愣,第一次从平心口中听到变数二字,‘原来我的事你也知道,那你刚才问女娲娘娘对我说了什么,是问着玩吗?’

    “为何我感觉,你,女娲娘娘,老师,都在以我谋划着什么?”

    平心莞尔一笑,“因为你为我等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她将手从李玄手中抽出,眺望着远方血海,“我等,并非是在利用你。”

    “利用我又如何,那说明我对你们有价值,生而为人,没有价值才是应该伤心之事,只要你们做的于我而言是好事便可。”

    平心一怔,‘真希望未来真能看到你创造的世界是何样的。’

    “我,自是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平心面向李玄张开手。

    “今日,我便为你完成玄功的一转,且记住,盘古父神以力证道,力实乃元神和肉身的融合,两者一定要兼揉并济。

    切莫在大罗金仙境界时贪图一时的强大而去斩尸。

    否则,道成空矣!”

    她将手抵在李玄胸口,牵引着李玄体内的血脉之力。

    李玄直感到身体在燃烧,这是血脉之力在燃烧。

    痛,前所未有的痛,如灼烧、如撕裂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筋骨到血肉,都在发生蜕变。

    “身体的打熬不在一朝一夕,天地万物,皆可成为你打熬肉体的工具,用心记住我在你身体中留下的淬体之法,玄功九转,一转一轮回,这是比死亡还难以承受的痛苦,此时有我的精血为你减缓疼痛,但日后精血耗尽,需得靠你自身去抗,抗住便是新生,若是扛不住,肉体被毁,此生再无可能修行肉身之道,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。”

    李玄脸露痛苦之色,根本无法听进去平心之言。

    但,平心之言犹如碑文镌刻于石碑之上,烙印在了李玄脑海深处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一句话:“如果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,就想想……我,你玄功九转之日,便是我出幽冥之时。”

    痛感渐渐消失,李玄的大脑重新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?

    我知道得越多,应当对你们的谋划没有好处才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并非我等工具!

    之前未告诉你,是因为你未成金仙,心境若是波动太大便会诞生心魔,你渡过天劫,应是知晓心魔之强。”

    平心道:“冥界心死林,乃我愿意以真灵依托天道后的自留地,出了此林,你便依旧为人教玄都大法师,莫要再提及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个世界真的有错?”

    平心点了点头,又摇头道:“事在人为。”

    李玄懂了,“所以,我的诞生,也并非一场意外?”

    平心道:“事先贫道也并不知情,女娲道友亦是在造就你之时,才顿生感悟,但她圣道已成,无法逆转洪荒,才会为你增添了一点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是你,我想,大概是因为你最合适吧。

    正如我在你身边时,会有安宁之感。”

    李玄笑了起来,后土之前不知情,这说明,她也被女娲娘娘安排了啊。

    ……还真没看错,女娲娘娘是个切切实实的腹黑女。

    这样的洪荒,才有意思。

    女娲造就自己,老子传自己元神之道,后土传自己肉身之道,都是为了纠正这个世界的错误。

    正如老子当初所说:圣人之道,为万灵。

    又如女娲所说:若是无辜生灵都没了生存的权利,那一定是此方世界错了。

    此时,这些圣人在李玄心中,不再那么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但他却更为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“可,为何会有错误?”

    平心道:“我化轮回之时,对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李玄一愣,“哪句话?”

    “大道至公,冥界之主当无私情。

    天道亦是如此,然道祖身合天道,自身意志却并未湮灭,正如现在的我可随意插手冥界一般,他亦可随意插手天道运转。”

    李玄:“道祖似乎并未以公谋私。”

    平心点点头,“这点,吾不如道祖,所以我便创造出了孟婆,自我身化轮回之后,冥界之事其实一直都是孟婆在处理。

    不过,道祖虽然并未以公谋私,但依旧以主观意志在控制着洪荒发展。

    从三族大战开始,洪荒便一直都在向着道祖定下的大势发展着。

    可他定下的大势,是对是错?

    不成圣则以,成圣之后才可看到,洪荒大势,早已脱离的大道自然之理,大道不再自然演化,便不再至公。

    当初龙凤三族之强,强如道祖也得暂避锋芒,静待他们三败俱伤。

    如今的生灵为何越来越弱?

    便是天道不公,天道自身,亦须承受无辜生灵身亡后产生的业力,此消彼长之下,洪荒自然会没有足够的本源去承受更多强者。”

    李玄狐疑道:“道祖身合天道,应当早已明白此事才对啊?”

    平心:“他自是明白,可他却认为孱弱的生灵更符合洪荒自然的运转,至于那些业力,洪荒天道不会承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道祖才定下巫妖之后,大势在人族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平心点点头:“他无错,是因为他站在洪荒天道的角度看世界,天道至上,生灵孱弱确实更利于洪荒;我等圣人亦是无错,是因为我等乃生灵成圣,认为洪荒如何演化,是由生灵自身决定,洪荒世界应当变得更有利于生灵。

    你认为天道在生灵之上?还是生灵在天道之上?”

    李玄想了想,“生灵因天地而存,天地因生灵而立,两者应当相辅相成才行,无论是天道凌驾于生灵,或是生灵凌驾于天道,都会令洪荒世界出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无论是天道,还是我幽冥地道,都不应该被主观意识左右,顺其自然才可至公,这便是我等圣人要谋划的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是道祖担心再发生如毁灭西方灵脉那般,毁灭洪荒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通透。”

    平心笑道:“道祖的确是担心再次发生这般灭世之事,所以我等依旧敬他为老师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接着道:“正是我等依旧敬重他,才要想办法改变他的极端想法,有我等圣人在,洪荒,不会再出现罗睺那般争不过就灭世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‘那可未必,’李玄心想:‘通天师叔可是头号危险分子。’

    不过,如果洪荒真的自行演变,天道真的至公,或许也不会再出现通天大战四圣欲重炼地风水火、毁灭洪荒的事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