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十五章 开学第一课

时间:2022-01-30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到下午五点,宿舍最后一人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穿着背心大短裤,头发梳成八字开,这会最流行的发型。反正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不羁!

    事实上,这家伙也的确是。

    这人叫李杰,京城本地人,跳脱性子,外加愤青,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去他的!

    不喜欢的课,说一句去他的,期末及格全靠最后一周突击。毕业后没两年,突然迷上了摄影,又说一句:去他的工作,就辞职开始满世界的跑。

    零几年的时候,这家伙跟脑子抽抽,突然想定居南美,钱不够就挨个卖房,京城的房子!

    再后来见面时,徐柠只记得这家伙唉声叹气,最听不得人家提房价的事,也再不说去他的了。

    宿舍的人聚齐,又互相做了介绍,接着就各忙各的。

    刚到新地方,大家都喜欢抱团,一块吃饭,又一块绕着校园瞎转,半天功夫就熟悉到能互相聊理想了……

    几个大学新生聚一块聊理想,这你敢信?但这年代还真就流行这个。还聊书、聊新闻、聊诗歌呢!

    热烈、纯粹、好学、附庸风雅,这几个词几乎就能概括这年代的大学生形象。

    比如徐柠,当年硬着头皮也听了几场交响音乐会,大家都不懂,就是觉得听这玩意特厉害。人家演奏一停顿,台下就热烈鼓掌,结果把人家演奏节奏全打乱了,气的乐队指挥在台上好一顿骂。一直到多年后,这事还被当成笑话流传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徐柠他们早早起床,本想去继续熟悉环境的,结果满校园都是早读的学生,脑子一热,干脆也跑回宿舍拿书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京大宿舍楼旁的每棵树下都有一个早读的人,这话并不夸张。当年为了争夺一个僻静的早读点,徐柠可是干过四点就起床的事,结果压根看不清字……

    转完户口,又办理了各种证,接着徐柠他们就漫无目的的在学校转了两天。

    终于接到通知,让大家去理科教学楼开班级见面会。

    大家立刻打起精神,一个宿舍的在一块,三五成群的往教学楼去。

    徐柠到地方一瞧,班里已经快要坐满了,好多熟人。他们整个专业的新生都在这,五十多人,就凑够了一个班。

    讲台上站了俩老师,一个中年人,一个稍年轻些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年长的那位叫王捷荣,一身整整齐齐的钟山装,黑框眼镜,标准的老派知识分子打扮。

    徐柠对这位印象极深,一则是学识极渊博,再则是这位的刻板严谨已经到了标新立异的程度。不管天气多炎热,风纪扣永远扣的一丝不苟,给人一种不为外物所扰的感觉。

    年轻的那位则是叫杨离,他们辅导员。脾气宽厚,说话风趣,一说话时就总喜欢带着笑。

    虽然有班主任辅导员,但在徐柠的记忆中,老师们在课下跟学生并没有太多交集,班级事务向来是学生自理。这一点,跟其它学校严格的辅导员制度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辅导员拿着花名册点名,点到的就喊一声道。

    每喊到一个名字,徐柠就抬头看去,名字跟脸一一对应,有种强烈的时空交错的感觉。

    点完名,接着就是上台自我介绍了。不外乎叫什么,哪来的,以及爱好什么的,最后总结一句:希望大家以后互帮互助。

    没辙,班里多半都是农村来的,没什么文艺细胞,自我介绍当然也干巴巴的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选班干部。大家互相都不熟悉,只能老师来任命。也没别的方法,就是从那些高中时做过班干部的学生里挑。

    最后,班主任上台发言。

    一向板着脸的王老师换了一副忧心忡忡的面容,说美国今年成功试飞了航天飞机,又提及了人家刚刚问世的第一台个人电脑,罗列了一通世界科技发展情况。

    接着,这个干瘦的中年男人紧握着拳,把讲台捶的咚咚响,眼含急切的说着国内科技发展的薄弱。劝勉大家努力学习,不怕困难,为追赶世界先进水平做出贡献,不要辜负国家的期望。

    台下的学生们听的一个个面色凝重,肩膀上像落了千斤重担。

    这年代,跟国外发达国家的差距简直不可想象,在国内还好,出国之后的感受更加强烈。而他们这些人,天然的就承托了太多的期望。

    班会结束,接着各自回去了,但学生们的心情却久久未能平复。晚上,整层楼的灯光一直亮到了凌晨,每个人都在抱着书苦读,此后四年,少有懈怠。

    没什么隆重的新生欢迎仪式,大家都很忙,第二天就开始正式上课了。

    第一堂课,就让新生们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这会的京大课堂,老师从不点名,除了极重要的几门课,剩下的课程学生们都是对哪个有兴趣就去哪听课。反正徐柠就见过中文系的家伙,常年在数学系课堂听课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不同课堂也是冰火两重天,有的课程能挤的走廊都是人,有的课堂连第一排都坐不满,如果课程没一个人愿意去上,那就自动取消。

    有的课程很多人不喜欢,但又必考,学生就平常不去上课,只考前花一个星期闭关突击。

    徐柠也干过这事,期末就跟几个同学跑到破旧的哲学楼复习,效果还不错,反正没听说过班里有几个挂科的。

    对很多学生来说,束缚在一个课堂才是浪费时间,大部分都在给自己加担子,一个人听好几个专业的课都是常事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事说出去是没几个人信的,大学上课不点名?还有课不去上,怎么可能嘛。每当这时,徐柠都会呵呵一声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开学没两天,徐柠就成了班里第一个翘课的,上午第一节课就跑的没影了。

    他们专业的课程太少,难度也不大,翻翻书熟悉一下得了,徐柠完全没兴趣在那耗着。

    徐柠跑到了外语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是去上课的,而是打听消息的。

    这会到处稀缺外语人才,尤其是国外的技术发展跟资讯,得先翻译过来才能看。而各大学校的外语系就承担了部分工作,包括各种专业文献,书籍或者前沿资讯的翻译。

    整个八十年代,想在国内赚大钱几乎不可能,就算是重生者也不可能。徐柠就琢磨着看国外有没有什么机会能把握的,不过,他当年出国的时候都九十年代了,对现在的各种信息还真不大了解,看报纸信息来源又太少,就想着来这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他也不认得外语系的老师,干脆打听着找到了一个英语课堂。座位几乎都坐满了,学生多的吓人,很多都是别专业学生过来蹭课的。

    就剩下角落还有几个座位,徐柠也没得挑,只好将就着过去坐下了。

    离上课还有一会,老师没到,学生们都在低头看书,只有偶尔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这时,几个女生匆匆进了教室,扫了眼,匆匆往角落走来。

    “同学,请让一让,我们往里边坐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徐柠下意识站起来,随意扫了眼,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那刚才说话的女生也满脸吃了苦瓜的表情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