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十六章 读书

时间:2022-01-30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(上一章有修改)

    徐柠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跟林蔓还有再见面的机会。更不记得,两人竟然还在一个教室上过课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个英语小班一直在调整,很多学生读一段就去别的班了,不认识也正常。

    看着仅剩的一个座位,林蔓满心的别扭,但还是在徐柠旁边坐下了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俩人不能说相看两厌,那也是互相不顺眼。

    林蔓是觉得旁边那家伙特没素质,长得挺端正,可惜品德不端啊。而徐柠则觉得林蔓忒矫情,不就抢个座位嘛,他自己没错都道歉了,还这么冷眉冷眼的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,接着,一个中年女人从门口走上了讲台。老师来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粉笔,刷刷刷,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:苏红。

    这位就是他们的英语老师了。

    上半节课又是自我介绍,英语自我介绍。每个人都得来几句,重点是让老师对学生水平心里有谱,顺便也能锻炼学生发言的胆量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小班算英语成绩不错的,但那是书面成绩,口语嘛,大家倒也能流畅的说出来,就是有些人的方言味太浓了。

    同一个单词,天南海北的人能说出七八种味道来,大家都吭呲吭呲的低头憋笑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年代别说英语电影,英语磁带了,大部分人连准确的英语发音都没听过,读单词都是拿汉语标的。老师教的时候就带方言,学生不带那不坏事了嘛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水平不错的,说话流利,发音还算标准,不用问就知道这些学生八成是大城市来的。

    水平的差距,这一下就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林蔓这。

    她磨磨蹭蹭的站起来,看起来有些紧张,道:“老师,我高中是在俄语班,英语有点差,分班的时候分错了。”

    高考不止是英语,也可以选考俄语。这会不少地方都有俄语班,而且俄语比英语规律性强,考试还更容易得高分。本来以林蔓的英语基础,不应该分到这班的,但谁知道怎么弄错了。

    她刚才来的那么迟,就是去找班主任问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可以随便说几句。”苏老师鼓励道。

    林蔓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喽,爱武瑞玩。爱……爱慕……”没两句就卡壳了,她憋得脸色通红,还是死活说不出下一句。

    苏老师也没在意,微笑着往下压了压手,示意她坐下,接着下一个。

    林蔓紧紧抿着嘴,慢慢坐下,眼泪都打转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成绩一直拔尖,哪个老师提起来都是各种夸奖,哪受过这挫折啊。

    接着就到徐柠了,他站起来,就简单的自我介绍,只说了七八句就停了。

    苏老师却听的眼前一亮,说道:“这位同学,你的发音很标准啊,在哪学的?”

    徐柠犹豫了一下,道:“跟着磁带学的。”心里有些后悔,早知道自己也卡壳算了。

    好在,苏红没揪着这个问题,换成英语又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徐柠到底是存了一份意气,还是作答了,只是并不多说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苏红的语速故意很快,好多人都听的半半截截的,徐柠能听懂问题还准确作答,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。

    苏红拍了拍手,道:“很不错。对徐同学我要提出表扬,发音很标准,大家私底下可以向他请教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扭脸看过来,倒也没有太过惊讶。早听说了,京大什么样的人都有,说句卧虎藏龙不为过。

    等徐柠坐下,一旁的林蔓悄悄打量了他一眼,真没看出来,这家伙也不是绣花枕头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学第一个周末,早上刚六点,徐柠就被其他人吵醒了。

    揉揉眼睛,低头一瞧,曾军跟杨向东正要出门,李杰昨天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去啊?”徐柠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图书馆啊,听人说周末的位置可不好抢。你不去?”曾军一边提上鞋后跟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柠拿起旁边的手表看了眼,又躺回去,嘟囔道:“这会还去什么啊,黄花菜都凉了。下次想去趁早,至少五点。”

    这会正是学校的学习空间紧张的时候,一到周末,图书馆就人满为患,连食堂都坐满了看书的人。

    原因也简单,七七届毕业生入校的时候少了半年课程,所以毕业也得推后半年。可这一推迟,就跟今年的新生同校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如今的京大是五届学生同校,凭空多了四分之一的学生,能不挤嘛。

    曾军两人显然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,还是拿着图书证下了楼。

    窗外天色已经大亮,徐柠迷瞪了一会,也起床了。

    洗漱之后,就拿着纸笔,坐在那写东西。好吧,他之前答应姜叔的,要帮出版社再写一本教辅书。

    正好课程也不紧,徐柠又没别的事做,干脆把这事完成了吧。

    从六点写到七点,徐柠收了纸笔,就提着饭袋,拿着饭票打算去吃早饭。

    刚要去开门,门忽地推开了,接着曾军跟杨向东一脸苦瘪的进了宿舍。

    曾军整个人往床铺上一摔,书盖着脸,就躺那哼哼唧唧的。杨向东倒没吭声,只是把图书证塞到了枕头底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徐柠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大爷的!”曾军忽地坐起来,搓了搓脸,道:“刚才你是没看到,图书馆南门的玻璃门都挤裂了。我们俩连门边都没够到,图书馆座位就满了。没辙,吃了顿早饭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五届学生同校,忍着点吧,明年就好了。”徐柠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这叫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习资源的紧张,让学生们不得不卷入了一场早起竞赛。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,早上五点天还没亮,走廊里就闹哄哄的,学生们三五成群的下楼,都是去图书馆的。

    徐柠对此完全无感,图书馆他是不去的。

    想当年,他也曾脑子一热就借了一堆哲学、美学、还有乱七八糟的国内外名著,一百多本,真是硬着头皮看完的。

    看完到底有用没用,徐柠也说不清楚,大概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可对如今的他来说,有用没用都意义不大。活了两辈子,他该学的都学了,该经历的也经历了,路走过一遍,没必要再照着脚印走一次吧?

    一辈子就那几十年的好时候,能重来一次,当然要走新路。

    英语小班的苏老师突然找到了徐柠,说是他们要翻译一批外文书刊,人手不够,想让徐柠过去帮忙。地址就在外文楼,每月五块钱补贴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犹豫,他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别说每月五块补贴了,就算倒贴五块钱,他也愿意去啊。最新的国外资讯,最新的期刊文献,换别的地方哪有机会接触到?

    看这些,不比抱着精神分析引论跟小逻辑啃有意思多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