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十八章 临湖对

时间:2022-01-30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听到徐柠的话,张枝江想了片刻,道:“这事我得跟老姜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您等会去打个电话?也别忙着回去,把这事定好了再说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就去邮电局,张枝江往出版社那边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大概情况说了一遍,姜瑞只说要再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一算账,花了三块钱,这就离谱。

    徐柠要去结账,结果张枝江把他拦下了。“这是公务,你花什么钱,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张枝江在附近找了个招待所住下了,打算等着姜瑞那边的准信,他在这也方便联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姜瑞那边打了电话过来,说是可以答应这事。

    不过,问题是要在哪办公?

    按道理说,既然挂靠在出版社那边,办公地点当然也要在本地。可话又说回来,姜瑞之所以答应,冲的就是徐柠说的那句可以请同学帮忙,京大的牌子啊。

    好吧,在京城也不是不可以,好处不少,至少影响力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就是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接下来用不着徐柠管,张枝江开始跑前跑后的联络,重点是联系印刷厂。

    这点倒简单,他之前刚跟京城的印刷厂联系过了,只不过当时谈的是徐柠那本书的印刷。因为距离太远,出版社选择的是异地印刷。

    现在不过是再打个招呼,再补一些手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到了十一月,天气转凉,徐柠特意去海淀商场那边买了两身外套。

    现在就差一辆自行车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实在也不容易。他之前在燕南园门口贴了广告,想从老师那收购自行车票,结果没多久就被撕掉了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又去三角地贴,写着:高价收购自行车票,有意向者请留言。

    这里是学生们的信息交流中心,几个信息栏上常年糊满了各种启事声明小广告,类似论坛。

    这次倒没人撕了,第二天去的时候发现下边果然有留言,写着:我有意向,但无票。

    徐柠气得不轻,提笔在留言后附言:dsb。

    之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没辙,他只好找到了辅导员,请他帮忙在老师们中间问问。

    第二天就有了准信,力学系有一位老师有自行车票。

    徐柠亲自拜访,花八十块钱买了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拿着钱跟票去百货商场,花两百七十一买了辆凤凰牌。

    蹬着崭新的自行车,回到学校的时候,那叫一个意气风发,人帅车靓。

    这年代的路上,骑自行车的拉风程度不比几十年后的奔驰宝马弱多少。

    突然接到姜瑞那边拍来的电报,是好消息,杂志的创刊申请获批了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   徐柠回宿舍手写了几张招聘启事,再次奔向三角地。

    沾上浆糊,piapia往上一贴。

    招聘启事:本人正筹备杂志创刊事宜,现诚邀各路才子佳人加入,不限专业年龄学校,有信心者皆可前来,文笔上佳者优先。会面地址,未名湖南岸临湖轩。时间,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半(周末)。

    贴完启事,徐柠就没再管,蹬着自己的新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徐柠坐在宿舍里,正一个人坐那写写画画的,他在想封面设计的事。

    杂志名称已经确定了,叫:仰望。仰望星空之意。

    封面一样重要,得跟杂志风格对应,这个徐柠打算自己做。他以前的公司设计广告,在旁边学过点皮毛。

    照他的打算,内容应该分成三部分,文艺类、科技类,以及话题议论类。

    其中文艺类占绝对核心,三分之二内容,所以封面也得尽量高雅文艺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他对文艺并不怎么感兴趣,可这会就是文艺青年的时代啊,看的人多,不可能逆着规律走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个多小时,画了好几个设计都不满意,笔一摔,往后一仰,他终于确定自己不是这块料。

    只能去找专业人士了。徐柠打算明天去趟工艺美术学院————也就是隔壁那学校美院的前身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。

    宿舍门推开,曾军跟李杰俩人抱着一摞书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,知道吗,三角地那有人贴了几张招聘启事,说是要办杂志,招人呢。”曾军脚腕一勾,把门踢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。看的人多吗?”徐柠把稿纸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多啊,都说忽悠傻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!那就不能是真的啊?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不明摆着呢嘛,谁办杂志会来这招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是学生贴的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是学生贴的,所以才是坑人嘛,咱学校已经有校刊了,哪可能再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啧!”

    徐柠手敲着桌子,顿觉舆论不妙。都当成骗人的了,那应聘的估计没几个啊。

    算了,就算有一两个也是好的,反正办杂志也就看看稿子排排版,没多少工作量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徐柠连课也不好好上了,蹬着车子到处跑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周末,他一大早就起床,洗漱完成,又特意照着镜子梳了梳头发。

    整装,出发!

    十一月的燕园已经很凉了,树叶子刷刷的落,看着就萧瑟。

    徐柠踩着落叶到了湖边,站在一块石上,对面树木高低错落,满眼金黄。

    湖边人不多,有的在早读,有人在跑步,成双成对的情侣倒是稀有。

    临湖轩,就坐落在南岸的小山上,造型典雅,据说是冰心命名,胡适题字,视野开阔自然不用多说,能俯瞰整个湖的美景。

    平常来这里的人不多,徐柠到地方一看表,八点二十,一个人都没到。

    心里立刻拔凉拔凉的。

    没辙,等会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突然听到脚步声,徐柠扭脸一看,一个满脸雀斑的男生到了。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,徐柠站起来,刚想说话,那位就说道:“你也是看了那个招聘启事来的?”

    徐柠摇了摇头,“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杨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徐柠,那招聘启事就是我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杨力愣了一下,道:“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没开玩笑。”徐柠往旁边一指,道:“坐下聊吧。”

    他从兜里拿出一份叠着的杂志创刊手续文件,当然是复印件,递给对方。

    徐柠接着说道:“事绝对是真的。我实话跟你说吧,这家出版社总编跟我家是邻居,这就明白了吧?办杂志是我提出来的,出版社人手不够,我就把这事揽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力看着那些文件,咽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好像,是真的?

    只复印这些材料,那就是不少钱,谁会下这么大本钱骗人?

    “照你的意思,以后这杂志咱说了算?”杨力瞪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杨力忙坐直了,道:“我能登自己的小说吗?”

    徐柠摇摇头,目光带着淡淡的不屑,道:“发表小说算什么,你要抬头望!我就问你,你是想做千里马,还是伯乐?想好了,马可是让人骑的,就算万里马那也是马。”

    杨力看着徐柠,一阵皱眉。“你的意思,就是不成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,不成。”

    徐柠无奈放弃忽悠,一摊手:“总没有考生自己当改卷老师这回事吧?要不然乱套了,这道理你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。”杨力点点头,低头揪着耳朵一顿搓,显然在犹豫。

    徐柠趁热打铁,接着道:“当编辑也没什么不好啊。你想想,筛选出来好文章,再帮人家发表出去,篇尾还有编辑名字,多有成就感啊。再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力突然摆摆手,道:“有工资吗?一个月多少?”

    徐柠倒懵了一下,打量着对方,好像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他一拍大腿,道:“你不早说。就钱的事呗?”

    原来是个俗人,他还以为是文艺青年,正发愁怎么沟通呢。

    俗人好啊,省心!

    “一个月基本工资两块,每出版一篇你筛选的作品,提成五毛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徐柠站起来,伸出手,道:“欢迎加入!”

    杨力跟他握了握手,脸色有些踌躇,“我这就录用了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徐柠面容坚定。

    他倒想再看看别的候选人呢,可这不是没有嘛。眼看都快九点了,再有人来的几率估计不大,只能先定下这家伙了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但士气不能落,徐柠自己如果都泄气了,那手下人更没信心了。

    没急着走,俩人坐那继续聊。

    问了大概情况,才知道杨力是中文系的,今年大二。平常写过一些小文章,但没发表过。

    “创刊的手续已经办好了,你这两天就一个事,找人约稿。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什么样的稿子都可以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徐柠竖起食指,道:“杂志要面向普通群众,所以得写跟大家生活息息相关的。比如工人的爱情故事,农村情侣反对包办婚姻的事,情侣因为考大学分手的事,这些都可以。诗歌也可以,但要少而精。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杨力有些皱眉,“怎么都是爱情?”

    “因为大家都爱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杨力立刻明白过来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俗人就这点好,不钻牛角尖。

    俩人聊了一个多小时,说定了工作内容,又约定了今后的联系方式,这才各自离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