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二十七章 愤怒的夫妻

时间:2022-03-06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天气一日暖过一日,徐柠从花市买了一摞花盆,装上土,就挑了些花种种下了。

    特意去图书馆查了资料,君子兰为半阴性植物,喜凉爽,忌高温干燥。

    这环境,宿舍就不错嘛。

    浇了水,花盆就摆在窗台上。

    曾军的那盆君子兰在旁边,比几个月前没长多少,这玩意寿命有好几十年,长得比一般花草慢很多。

    俩人现在成了花友,没事就聊养花知识,或者聊最新的花价。

    最新消息,本月初,君子兰最高价飙到了十万块,过万的例子一大把。

    动辄几千几万一盆花,可工人月工资却不过二三十块,说没有人背后操弄徐柠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也许是说得多了,曾军好像得了后遗症,花钱花得贼快。三角钱一份的小炒一天两顿的吃,连校外饭馆八毛二一份的滑溜里脊也敢点了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,还没到月底就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,曾军就趴在地上,俩眼睛跟探照灯似的在宿舍犄角旮旯来回的转。

    昨天他在抽屉里找到了一角钱,靠五分钱的小菜跟馒头撑了过去,但今天显然没那么好运气了。

    “别找了,跟个耗子似的,我借给你钱。”徐柠实在看不下去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,咱还没山穷水尽呢,等我实在撑不住了你再伸出援手。”曾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早跟你说了,省着点花,这个月还有一个星期,我看你怎么撑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一个月生活费算上学校补贴有三十多,绝对不少了,就这还能过成这熊样。

    像杨向东,人家一个月八块钱都能过啊,每个月反倒往家寄十几块。顿顿俩馒头,就连五分钱的小菜一天也就吃一顿。一问为什么不吃菜,人家反问:有馒头吃还用吃菜吗?

    “哎,找到了!”曾军从床底下钻出来,手里拿着一张饭票,高兴的跟吃了蜜蜂屁似的。

    哼着小调,这家伙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已经是大一下学期了,徐柠他们的专业课程依然不多,他把本学期的课程通读了几遍,掌握的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本来课程就不重,这下更没事做了,他干脆往别的院系专业课堂跑,反正就是觉得哪些课程有用就去哪听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吧,上期杂志的读者来信。”杨力抱着一摞读者来信,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徐柠正抱着一本集成电路设计原理苦读,看到桌上的一摞信,他奇怪道:“给我看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读者来信向来是杨力负责,看完之后,统计哪些内容文章受欢迎,然后把统计结果报给徐柠,以作为内容调整的依据。

    “这些信都是谈其中一篇文章的,我挑了一些,你看看吧,我觉得挺受启发。”

    徐柠拿起一封信,拆开,道:“哪篇文章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佚名那篇啊。你看看吧,读者反馈挺有争议的。”

    “佚名那篇?”徐柠立刻想起了之前投稿的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又看了信里的内容,这个是夸的,说是自己爸爸跟这篇文章里的周德林很像,一样的工作起来不管家里,夫妻动不动吵架,对孩子影响有多大之类的。周德林就是文章中的丈夫。

    接连看了几封信,大部分都是夸的。重男轻女、父母感情破裂却又不离婚,对子女缺少关爱,婆媳矛盾,这些情况从古至今就没断过,看的当然有共鸣,重点是,大部分作品很少能这么深刻且不加掩饰的指出来。

    也有反对的,说是文章思想有问题,努力工作的周德林年年受单位表扬,怎么就成了好面子又冷漠的形象?这是故意歪曲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还是称赞的多。毕竟仰望的读者群体在那摆着呢,就是通俗读物,上纲上线的人不多,文章看着好看就成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徐柠点点头,笑道:“这种题材的文章以后每期都可以加个一两篇。有争议不用担心,就怕没人说。”

    再过几年,这样的文章压根就不会引起争议,因为写的比这大胆的多的是。八十年代,社会的风气变化那叫一个快,现在有争议的,不用两年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这时,宿舍门突然推开了。曾军走进来,跟杨力打了个招呼,朝徐柠道:“徐柠,楼下有人找你,看着挺急的。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找我?”

    “是个男的,好像是你们那杂志社的。”

    徐柠二话不说,赶紧下楼。

    楼下果然是赵旭。

    看到徐柠,赵旭连忙招手道:“快跟我走,有人找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徐柠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你跟我过去看看吧。快走快走。”

    俩人蹬着车子,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院子里倒是平静,车子停好,张枝江听到动静连忙走了出来。刘冬前几天已经换班回去了,出版社那边又把张枝江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可算来了。”张枝江往屋里指了指: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听说你之前录了一篇文章?人家找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章,哪篇文章?”

    “那篇文章都登上杂志了,你们还说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屋里,一对中年夫妻满脸阴沉的走了出来。两人打扮挺体面,虽说是中年人,但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,男人举止沉稳,身材高大,那女人则气质绝佳,两人换个打扮说是二十多岁都有人信。

    “登报的多了,我真不知道是哪篇。能说一下标题吗?”徐柠无奈道。

    那男人拿出一份杂志,递给他看:“这篇:我的父母!”

    徐柠一看,顿时明白过来,就是上次那个女孩的投稿啊,刚才还说呢。

    “这文章怎么了?写的挺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这是谁投稿的?”

    “抱歉,这个人家没说,匿名投稿,连地址都没留。”

    徐柠心里隐约感觉不对劲,想了想,说道:“请问,您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姓周,周德林!”那男人沉声道。

    徐柠恍然大悟,怪不得这么气呢。

    他又看向一旁的女人,道:“您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程淑英。不用猜了,那文章里的人名都是真的,都是我们家的人。”女人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这下都明白了,人名是真的,文章内容八成也是真的吧?

    徐柠一时有些哭笑不得,道:“真抱歉,我们也不知道是真人真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人真事。人名是真的,内容是胡编的!”周德林再也忍不住,一阵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徐柠只能尬笑,心里却明白,这事九成九是真的。

    看脸就知道了啊,投稿的那女孩跟这两位长得可像着呢,明显是这两人的女儿啊。

    不过,文章里毕竟没什么好话,换成谁也不能认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