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二十八章 湖边

时间:2022-03-06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看起来,周德林夫妻俩还不知道投稿的是他们女儿,或者,知道了但不愿意说?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未经同意就把真名真事发表,这显然是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杂志已经发表,撤是不可能撤回来了,您二位想怎样解决这事?”几人在屋里坐下,徐柠问道。

    上期杂志已经发行好几天了,销量少说也有二三十万册,撤是不可能撤的,也没意义。

    “别的不用多说,就登报澄清这事,说有人故意陷害我。”周德林说道。

    “登什么报啊。”一旁的程淑英却插话道:“事情都是越吵越热闹。你是生怕其他人不知道吗?要我说,我们家附近的书店停售这期的杂志最好,街坊邻居买不到这期杂志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掩耳盗铃吗?”周德林拧着眉毛,不满道:“我已经有同事看到这篇文章了,你知道同事领导都怎么看我吗?当面一个样背后一个样,两面派啊!这是品行问题,不登报,怎么说清楚?”

    “你眼里只有同事领导啊?管他们怎么说呢,反正我不想让别人看笑话了。”程淑英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应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咱俩离了算了!天天仇人似的,还一个屋里生活,这样的日子我是过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程淑英,你不要无理取闹。”

    “谁无理取闹了?离了之后我就搬到我爸妈那去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俩人在那吵,倒是看的徐柠他们不知怎么办好了。刚才还说文章是假的呢,这不是不打自招嘛。

    “二位!”徐柠抬手打断了两人的争吵,说道:“书店那边我们也管不了。要不这样,我们这边给你们单位发个信函,或者出一个证明,说明这事?这样既不扩大事态,又能澄清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登报道歉,还是书店停售,显然都是火上浇油,不靠谱。不过他们又不是名人,其他人只拿那篇文章当故事看,只要向他们的熟人澄清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,夫妻俩都有些犹豫,似乎,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院门口,一辆自行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。

    几人都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佳佳,你怎么来了?”周德林皱眉道。

    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投稿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周佳推着车到院里支好,看着屋里的父母,道:“我是来劝你们的,赶紧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周德林腾的一下站起来,瞪着女儿。

    周佳目光平静,看着父亲,道:“爸,别再自欺欺人了好吗,你们俩早该离了。这么多年了,就不烦吗?现在正好,大家都知道了,也不用再纠结了。”

    周德林气的手直抖,指着她:“我……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孝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问呢,我怎么就有你们这样的父母?”

    周德林怒火一下升了起来,几步走过去,抬手就要打她。

    “哎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啊。”徐柠连忙过去拦着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看我今天不打死这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叔,听我一句劝,咱好好说,好好说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在那推搡,周佳只紧紧的抿着嘴,倔强的看着。

    周德林推了徐柠两下,但怎么也推不开,俩人差不多高,但毕竟岁数差那么多呢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父女俩在那怄气,作为母亲的程淑英却只冷眼旁观,既不劝说也不表态。

    这一家子,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。

    这时,院子门口聚了不少人,都是听到争吵声过来的胡同居民。

    “都别看了,别看了,吵架没看过啊。……张叔,把院子门关一下。”徐柠朝张枝江说道。

    张枝江连忙跑到门口,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叔!”徐柠看着周德林。

    “阿姨。”他又看向程淑英。

    “我说话不大好听,但真心实意。不管是亲朋好友,还是同事,管他们怎么看呢。自己过得好才是真的,对吧?离婚的话不要轻易说,一家人要多聊聊,有什么不满意的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!”徐柠又看向周佳,“你这事做的尤其不对,有你这样坑父母的吗?他们怎么想的,有什么苦衷,你知道吗就这么胡编乱造?”

    周佳扭脸看向一边,却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周德林冷哼一声,又回屋里坐着生闷气。

    程淑英看了眼手表,突然道:“下午还要上班呢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还上什么班?我这都快成笑话了。”周德林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去,我去。我看你坐这有什么用。”说罢,程淑英去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就走。

    周德林看了眼手表,叹了口气,也跟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说要出一个证明吗?帮忙多弄几份吧,一定要盖章,我明天来拿。”

    “叔,您放心,一定多盖几个章。”徐柠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周德林也推着车走了。看没热闹可看,门口聚的人也散了,院子里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徐柠又跟张枝江他们商量着,证明该怎么写。

    等忙完了这些,徐柠一看,周佳却还站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不走吗?”徐柠问道。

    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觉得不对,转过去一瞧,才发现她在哭,流泪也能没声音的吗?

    手忙脚乱的从兜里掏了几片纸,递过去。

    周佳接过去擦了擦脸,几步走到自行车边,推着车子就走。

    徐柠连忙跟张枝江说了声,也推着车子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了胡同,远远的就看着周佳一路往西去了。

    徐柠心里一咯噔,连忙也蹬着车子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十多分钟,前边看到了大片水面,颐和园到了。

    车子在入口处锁着,徐柠跟到了园子里,就看到周佳正站在十七孔桥上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很好,蓝天白云的,午后的阳光稍稍有些刺眼,但并不热。

    周佳独自站在桥上,倚着栏杆,迎着微风,发丝恣意的飞舞着。这人跟这景,当真是融合的很完美。

    徐柠走过去,离着四五步远就站那了。

    周佳瞥了他一眼,漂亮的眼睛微眯着,道:“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来春游,今天天气多好啊。……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没事。”周佳抬手支着下巴,看向湖面。“我只是想起了以前。……从小到大,每天一睁眼,我就能看到他们俩的冷脸,听着他们在那骂对方。就像往心口装了块塞子,闷得人喘不过气来。你可能不信,我小时候最高兴的就是上学,只有走出家门才能喘口气。说实在的,我都习惯了,真没觉得有多难受,但不知怎么,一想起这些眼泪就止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。”徐柠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理解什么?”

    “理解你的心情啊。谁家父母还没过吵架冷脸了,我知道什么感觉。……哎,不用瞪我,说实在的,你这家庭很不错了好吧。你父母没缺你的吃穿,让你读大学,还把你生的这么漂亮。你要是再想更好,那就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周佳扭脸看向一边,道:“我才不稀罕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稀罕?那从现在起,你每天只吃土豆,吃个一年半载,你就知道什么叫苦了。”

    周佳轻哼道:“苦或者不苦,本来就是一种比较出来的主观体验,是精神上的,而不是物质上的。没有馒头,但家庭和睦,就可以说苦。那有吃的,但家庭冷漠就不是苦了吗?我知道很多人过的很苦,但不能就因此认为我的苦闷是在矫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柠看向远处的湖光山色,话说,今天的景色可真漂亮啊。

    好吧,他觉得自己确实是说错了,毕竟,生活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,旁人真正能感同身受的又有几个?既然难以理解,那就不该妄下评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说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在狡辩?”

    “不,我认为你说的有道理。”徐柠一脸真诚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周佳看着徐柠,突然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。人总是喜欢凭自己的经验去指点别人的生活,但她能感觉到,徐柠刚才确实在试图理解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这是未想到的情况,但真的让人感到很温暖。

    徐柠搓了搓脸,又看了眼时间,道:“不说这些了。既然来这了,咱们去附近走走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