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四十九章 卖花

时间:2022-03-06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俗话说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    君子兰的暴利谁都知道,整个春城有太多人盯着了。谁家有品相好的花,憧憬发财的同时也得冒着被偷被抢甚至出人命的风险。

    春城的报纸上,三天两头的报道谁谁的君子兰被偷了,谁家的被抢了,这还算好的,有的偷抢不成,杀人夺花的事也不少。

    今天的见闻下来,徐柠心里也有点担心。他一个外地人,提着花去花市,怎么看怎么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哎,两位大哥等等。”徐柠喊住了前边走着的俩人。

    俩人扭脸一看,心里奇怪,这不是火车上那小子吗?怎么在这碰到了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去哪?”徐柠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钱让人抢了,去公安局报案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块去吧,顺便说点事。”徐柠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事啊?”两人相对懵圈。

    徐柠往旁边指了指,示意两人去僻静的地方说。俩人有些踌躇,但就是不动弹,实在是吓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有钱吗?”徐柠干脆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一脸警惕,但紧接着又气馁,没了,没钱了!

    “没了,钱都在包里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伤心事,俩人满眼的落寞。丢钱、被骗、生病,并称出门在外的三大悲伤事。现在他们连买回去车票的钱都没了,这可怎么办欸!

    “哎,看你们也不容易,这样吧,我这几天要跟人家谈生意,需要俩跟班的壮场面,你们愿意去不?一天两块钱,包吃住,回去的时候我再帮你们买一张回去的车票。”徐柠说道。

    俩人互相看了看,好像也没别的办法了。要搁以前,这事当然很好了,可刚丢了五百多,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啊。

    徐柠跟他们俩一块去了趟公安局,路上也算了解了情况。俩人一个叫牛富,一个叫谭胜,是一个厂子的工友。听说君子兰能赚大钱,就花五块钱从一个老头那买了两盆,特意趁假期过来卖花。

    花的品相不怎么样,但两盆也卖了五百多,然后……然后就没了。

    闹心啊!

    约定了明天见面的时间跟地点,徐柠就坐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打算让这俩人当跟班,壮壮声势,但又不怎么信任,只能这样保持距离了。

    去吃了顿饭,又回招待所好好睡了一觉,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。徐柠又去附近的商场,买了副太阳眼镜,换了身钟山装,鞋也换成皮的。

    “同志,你是本地人吧?”在饭店吃晚饭时,徐柠跟同桌的一个中年人搭话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想跟你打听个事。这城里的养花大户,你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养花大户,那当然是郭枫义了,你一打听他都知道。还有个王跃胜,也有点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郭枫义,怎么找他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呦,那我可不知道,听说他在东郊那边有个养花基地,你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提到君子兰,郭枫义是个绕不开的人物,是最早炒君子兰的人,现在也是春城最大的养花大户。

    徐柠跟人打听着,很快就找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“一会我去找人谈事,你们就在门口等着,人家问你们什么都别说,知道吗?”到了养花基地门口,徐柠又跟牛富,谭胜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了。”俩人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徐柠领着两人到了门口,没等到跟前,犬吠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跟炸了狗窝似的,院子里至少七八条狗在叫唤,分布在各个角落。瞧瞧,人家这防范的,那叫一个专业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跑了出来,看到三人,隔着铁栅栏门问道:“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京城来的,来找郭枫义谈事,他在吗?”徐柠站的板板正正,看着特有底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京城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,青年点头道:“在,你等着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,那青年又回来了,然后打开门让他们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院子里,比徐柠想象中的大不少,一栋二层小楼立在院子中间,旁边还有几个这年代很稀有的温室大棚。

    跟着到了那个小楼前,让俩跟班在楼下等着,然后去二楼。

    左拐第一间屋子,徐柠总算看到了郭枫义,身材中等,面貌透着精明,其它就完全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普通中年人了。

    “郭先生,久仰大名了!”徐柠进了屋子就紧走两步,笑着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郭枫义下意识的握手,跟着打量了徐柠一眼,心里奇怪,这人也太年轻了吧?

    “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林沐!”徐柠笑了笑。

    郭枫义招呼他在旁边沙发坐下,说道:“林同志是吧,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事。实不相瞒,我是京城花卉贸易公司的业务经理,今天来找您,是专程谈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花卉公司?……这是公家的,还是个人的?”郭枫义奇道。对方看着年轻,但派头是不小的,好像还带了俩跟班,所以心里也没太多怀疑。

    “算个人的。不过挂靠在别的单位。”徐柠笑了笑,说道:“我们公司的业务是做花卉的,君子兰是重点。公司从各地找品相好的君子兰,已经囤了不少,现在想找个外销的渠道。这不,听说了您的大名,公司就派我来专程谈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郭枫义一时有些意兴阑珊,原来是卖花的。哼哼,他自己都发愁花怎么卖呢。

    作为春城有数的养花大户,他炒君子兰很早,也囤了不少品相极好的花,甚至自己还培育了新品种,也就是凤冠。是一种花叶十分短圆,叶片层叠紧凑,形状像古代凤冠的君子兰品种。

    后来传闻有港商用一辆皇冠车换他的一盆凤冠,人家没换,然后事情立刻登上了报纸头条,紧接着君子兰最高价又被刷新了。啧啧。

    不过,那都是过去了,自从徐柠的那一套标准出来后,郭枫义的花就开始受冷落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不符合标准啊。就像那凤冠,长宽比都快接近一比一了,圆润漂亮是真的,但没辙,就是不合标准。原本标价好几万,现在几千都没人问。

    他愁的不行,也在杂志报刊上发过品相鉴赏类的文章,但都没激起什么浪花,大家看不懂啊。又是圆润饱满,又是手感滑润的,你说是就是啊?现在可不是之前专家一说就信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林经理,抱歉,我现在不收君子兰了。”郭枫义摆摆手,站起来,这是要送客了。

    徐柠当然不能就这么走了,说道:“郭先生的花最近不好卖了吧?最近出现的那什么新标准,对花市影响可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郭枫义撇了他一眼,道:“还可以吧。我这人心宽,少赚点也没啥。……就是心里觉着不平,那新标准,完全就是不懂花的外行写的,全是胡扯。”

    说到气闷处,他拿起桌上一盒金葫芦烟,让了根烟给徐柠:“抽烟不?”

    徐柠接过来,道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啪嗒,郭枫义点着烟,向后倚着,道:“没办法啊,这年头苦口良言没人听,糊弄人的话大家倒认可了,上哪说理去?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啊。“徐柠摇了摇头,道:“自从那个什么新标准出来,我们公司损失也很大,心里急啊。不过呢,这新标准相信的人越来越多,再说什么也没用了。我们公司现在就转变了经营方向。这不,刚收到了一些符合新标准的花,品相还不错。您可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郭枫义吐着烟圈,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他要是也收这花,那就是认可了新标准,自己存的那些花怎么办?更不好卖了。

    徐柠立刻明白了他的顾虑,说道:“现在这情况,就是养花的人太多,就得通俗易懂的标准才有人听。这标准已经定了,您再怎么宣传也白搭。那还不如顺势而为,是吧?您要是感兴趣,我等会就把花送来。要是不感兴趣,那也没事,我这就去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郭枫义想了想,道:“这样,你先把花带来看看,我看完再决定,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可以。”徐柠点点头。

    下了楼,徐柠喊上俩跟班,匆匆离开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