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五十章 万元户

时间:2022-03-06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回招待所提了箱子,徐柠又乘上了公交车,没座位,他也只能掏两块钱买了个座位,然后让牛富跟谭胜一左一右的站旁边。

    俩人瞪着眼睛,摄像头似的扫着车厢,两步之内愣是没一个人。憨是憨了点,但当工具人是真不错啊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徐柠提着箱子下车。刚到门口,门突然开了,一个人影抱着盆花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狗叫声一片,紧接着,郭枫义领着俩人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姓赵的,你把我的花放下。”郭枫义怒喊道。

    “老郭,你别不识好歹,你之前高价卖我的花坑了我好几万,我拿你一盆花怎么了?”姓赵的那人抱着那花,也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东西已经卖给你了,赔钱赚钱跟我有什么关系?要照你这么说,你要是赚了还得给我钱了?没这个道理。你把我的凤冠放下,不然咱就去公安局。”郭枫义指着那人,愤怒中带着小心。

    “那你赔钱!今天要是没有五千块,我就把这花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。”郭枫义骂了一声,跑过去就夺花。

    俩人一阵争夺,啪的一声,盆掉了。

    郭枫义眼睛都红了,那个姓赵的看闯了祸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一场闹剧最后以那个姓赵的挨了鞋子一击,仓皇逃窜结束。

    郭枫义灰头土脸的回来,骂骂咧咧的,然后赶忙让人找来新花盆,把摔地上的君子兰连花带土都装好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徐柠他们也走了过来。“花带来了,咱们去看看?”

    郭枫义心情显然不大好,点点头,抱着花盆往院子里去。

    “叔,姓赵的包落这了,咋办?”这时,刚才开门的青年提着一个皮包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包里都有啥?”

    “就一串钥匙跟钱包。”

    “放我办公室吧,**,那混蛋玩意要是敢回来,我得放狗咬他。”

    “真放假放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。”郭枫义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那个姓赵的叫赵志丰,也是养君子兰的,俩人以前是花友,关系其实还可以。之前郭枫义卖给他不少自己培育的凤冠,结果因为那个新标准,凤冠近来卖不上价钱,这才过来闹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五分是真恼,五分是开玩笑那种。

    到了办公室,徐柠把箱子打开,然后依次拿出四盆花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郭枫义坐那瞥了眼,道:“你这花是油匠,光泽好,叶片也够细腻,但是脉形平显,叶片太长,品相只能算中等。加上不是成品,一棵价格顶多给到九百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徐柠笑了一声,拿过箱子,就要把花再装回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,没必要这样吧,可以还价的。”郭枫义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用不着了。”徐柠摇摇头,“你的诚意不够,我还是找别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,一盆一千顶多了。你这花品相确实不成啊。”

    徐柠哼了一声,道:“我就问一句,这品相是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看叶片长短,二看色泽,三看叶端,四看脉形。”

    “谁定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定吗?一直就这么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徐柠冷笑一声,道:“最早流行的油匠跟黄技师可是长叶,前两年又吹嘘短叶品种,怎么就是一直的规矩了?现在标准又改了,是一看长宽比,二看宽厚比,三看纹路疏密,四看叶片光泽!我这花算不上极品,那也是上品偏下,就算不是成品花要打折,那一棵至少也值两千!”

    所谓油匠跟黄技师,都是早期的优质君子兰品种,是长叶。不过这两年鼓吹的极品君子兰却是短叶,郭枫义的凤冠就是其中代表。

    所以嘛,品相标准一直在变,就看谁能掌控风向了。

    郭枫义咂咂嘴,一时无言以对,这小子倒是个懂行的。

    能说什么呢,徐柠说的确实是现在流行的标准,那么这几盆君子兰品相至少要往上抬一个品级。

    不过,郭枫义本来就看不惯新标准,自然也不愿答应这个价格,双方坐那不吭声,一时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突然响起了脚步声,“叔,那个赵志丰又来了。……哎哎哎,你怎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那个的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郭枫义脸色一沉,拿起旁边的包扔过去。“包拿走,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赵志丰接过包,搭眼往桌上扫了眼,就往里走:“我凭什么滚。……哎,这谁的花啊?”

    徐柠盯着他:“我的。”

    赵志丰点点头,凑跟前一瞧,“品相不错啊,就是花龄小了点。……郭枫义,你开价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!还不赶快滚。“

    “他开价一千。”徐柠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千?郭枫义,你这不地道了啊。这花拿到花市,怎么也得两千起步。小伙子,这花卖给我吧,我出两千。”

    郭枫义瞧得牙痒痒,这家伙又来搅局。

    “两千太少,至少两千五。这花拿回去养个两年,至少能卖三千多。”徐柠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挺懂行啊。”赵志丰挠了挠下巴,瞥了眼郭枫义,说道:“那也成,我出两千五。你跟我回去拿钱?”

    徐柠却看向对面的郭枫义。

    郭枫义脸色沉着,半晌才说道:“我也出两千五。现在就可以拿钱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徐柠点头。

    赵志丰还要再说,但很快被郭枫义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四盆花,一共是一万块钱。

    郭枫义出去了一趟,回来时手里就多了厚厚的一摞钱。都是十块面值的,看着相当有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钱放在桌上,徐柠大概数了数,然后收到了自己带的包里。

    “林经理。”郭枫义站起来跟他握了握手,道:“你们公司如果再有君子兰出售的话,我希望还有机会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!”徐柠点点头。

    提着包下了楼,牛富跟谭胜俩人正坐那聊天,看到徐柠,连忙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……林经理。”

    徐柠往门口指了指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俩人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坐着公交车,徐柠他们在招待所附近下了车。

    从兜里拿出五十块钱,徐柠递给两人。“车票你们自己买,剩下的是你们的工钱。”

    两人接过钱,心里一阵惊喜,连连道谢。

    买车票要花三十多块,俩人还能剩下十多块呢!

    打发了俩人,徐柠回招待所拿了东西,然后出门直奔火车站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