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盛夏1981 第五十四章 盛况

时间:2022-03-06作者:东院的枣树

    朝阳公园,今天比节假日还热闹很多,离着好几百米就已经拥堵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是郭枫义搞的事情,要举办什么鉴赏义展。

    义展嘛,这个大家都熟,年初的时候郭枫义就跟人办了个义展,然后君子兰市场才火了。这次又办义展,怕不是又要火一次?

    “各位,大家应该还认识我吧?我叫郭枫义,年初的时候那个义展就是我办的。很欣慰啊,看到如今的君子兰市场这么火热。”公园中央,郭枫义正拿着话筒,站在临时搭的平台上讲话。

    他一指旁边站的几人,接着说道:“介绍一下,这几位是春城有名的君子兰鉴赏专家,王跃胜,养花五年,见过的君子兰没有一万也有八千。”

    王跃胜上前一步,朝台下的观众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这位,赵志丰,养花三年。”

    赵志丰笑着说了几句话,但是没有话筒根本听不清。想跟郭枫义要话筒,结果郭枫义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台上的几人挨个介绍一遍,郭枫义接着做总结发言。

    “我们养了这么多年君子兰,说实话,感情很深厚啊,是打心底里希望君子兰市场发展更好的。不过呢,这林子一大什么鸟都有,难免有些让人痛心的事情出现。就前些天,我认识一个姓钱的朋友就被人骗了,花高价买了盆次品君子兰,亏了好几千啊。办这次义展,我们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要普及君子兰鉴赏知识,让大家不再上当受骗。”

    台下哗啦哗啦的鼓掌。

    台上一角,扣着帽子、戴着墨镜的徐柠正拿着照相机在那拍照。不说别的,就这咔咔拍几下,义展的档次立刻提了一大截,这就叫专业!

    讲话结束,废话不多说,很快有人摆好桌椅展架,然后搬花!

    义展计划开设三天,第一天展示鉴赏上品品相的君子兰,第二天是珍品品相,第三天是极品品相。

    就是讲究一个层层递进,最厉害的最后出现嘛。

    摆上展架的花又分了三部分,不仅有成品花跟半成品花,还分成了长叶君子兰跟短叶君子兰。

    不用说,又是郭枫义他们加的内容。短叶君子兰是之前流行的品种,几个养花大户哪家没存了百八十盆?就是想趁这个机会翻身呢。

    徐柠倒也没在意,地方跟人都是人家找来的,义展能办成也是人家的号召力,只要不耽搁他赚钱,那就无所谓。

    展会开始,一盆一盆的花在台上摆好,全部用玻璃盖子罩着。想近距离看的就交十块钱听讲费,排着队依次上台,听专家们详细讲解。

    哎,这就又一次筛选了,能花十块钱就为了上台听几句的,那绝对不介意花几千买一盆回去。

    听讲费高的离谱,但大家蜂拥着交钱上台,几分钟就收了一千多块。

    只收听讲费都赚了个盆满。

    郭枫义拿着话筒,指着那些花继续讲解:“这君子兰呢,品相标准很多,我跟几位专家商议之后,选出了六个标准:分别是叶片长宽比、光泽、颜色、纹络、弧度、厚薄。其中,三个标准符合为上品、五个符合为珍品,全部符合为极品!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这个叶片长宽比很多人有误解,说什么长宽比接近三的才好,其实不是的。君子兰分长叶跟短叶,长叶的标准比例是三,而短叶的当然不是三,是一点五……”

    徐柠看的想笑,这是打不过就加入啊。

    他也不闲着,就站在他的那几盆花旁边,跟那些上台上台听讲的土豪们介绍。

    “各位请看,这几盆是油匠,养了半年多了。瞧这盆,叶片长宽比例是三点五,叶片纹路清晰,光泽透亮,厚薄适当,五个标准里至少占三个,这就是标准的上品品相。还有这盆……”

    徐柠刚说到一半,一个胳膊夹着包的男子指着一棵问道:“这盆多少钱?我买了。”

    呦?

    徐柠冷笑一声,摇头道:“这是展品,不卖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两千五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三千!卖不卖?”

    徐柠还想再摆一会架子,好再抬抬价,哪想到那边郭枫义那边已经开始讨价还价了:五千?好,就五千!

    上台的都在问价,几个专家终究是没忍住,把形象扔到一边就开始了推销。什么鉴赏义展,他们就是来卖花的。

    得!也不用再装了。

    徐柠朝附近的几人道:“这种品相的,我们这次总共带了五盆,都是半成品,价高者得!”

    “两千五!我买五盆,是一盆两千五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三千。我买三盆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五!我也买三盆。”

    几人跟疯了似的往上加价,徐柠面上毫无波澜,只是记录着报价。

    台上很快变成了菜市场,几个专家红着眼睛跟买家讨价还价,台下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不过,气氛倒是烘托起来了。台下有的人还抱着花准备让专家看看,一看这情况,还看什么啊,有人开价吗?开价就卖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很快成了一个样,到处是喊价还价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柠的花毫不费力的就全卖掉了,一共五盆,卖了两万。平均一盆四千,几乎接近成品花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等展会结束,郭枫义他们匆匆离开,各自一算,都赚了一大笔。

    郭枫义当然也赚了不少,把从徐柠那赊的十盆花也结账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义展继续。

    来的人更多了,还是一样的流程,先讲花,再开卖。

    徐柠这次带了八盆,都是珍品,价格自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起步价就是五千,然后一路涨到八千五,同样几分钟卖掉。

    入账近七万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当天晚上几人又在郭枫义的花场聚面了,商量着明天的展会。

    最后一天,当然得拿出能压轴的极品君子兰来,可问题是,不好找啊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以前是有极品花的,但那是以前的标准太含糊,反正自己吹一顿就是了。可现在不一样,标准在那摆着呢,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这要是拿出来,大家不认怎么办?要不然,明天的义展就取消吧?“郭枫义有些担忧道。

    他很想继续推销自己的凤冠,但又担心搞砸了,到时候名声可不好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取消啊?你没看今天卖的多火吗?你要走你走,我们继续。”王跃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想,咱上哪去找极品花?”郭枫义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你从你的凤冠里挑几盆好的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“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啊可是,老郭,年初的那次义展你都没二话,这次怎么怂了?”

    “谁怂了,我就是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怂了,不怂就去啊。”

    几人争了半天,还是决定,继续!

    有钱不赚王八蛋。

    等送走了几人,郭枫义转眼看到徐柠,奇怪道:“林经理,你不是把花卖完了吗?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徐柠笑了笑,说道:“不是还有一天吗?我这正好还有一盆花,也想去凑凑热闹。“

    他手里还有一盆花呢,也就是那盆极品*模板*君子兰。

    他也想看看,那盆花能值多少钱,毕竟,那可是一棵完全照着标准长的君子兰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