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轮回乐园之战争领主 116.小丑后的奥特曼

时间:2021-11-19作者:小魔王z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黑衣男子动手了,双截棍再次挥出。

    但远处高飞往角落方向退后的动作让他诧异,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破片手榴弹在即将与双截棍接触之时突然爆炸,近距离爆炸的冲击让黑衣男子措手不及,火焰和气浪的冲击还是其次,数不清的破片直接扎进了他的身体,两侧的刀男和御姐也挨上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高飞是真的扔出了手榴弹,不过是在松开弹片后让手榴弹内部引信燃烧两秒后才将其投掷而出。

    破片手榴弹需要几秒的延时才会被引爆,这一点大多数人都知道,但若想将引信燃烧的时间把握得如此精准,难度虽说不上太高,但也需要经过多次训练。

    而这颗被玩出花的破片手榴弹的制造者可是高飞本人,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这些精密的数据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遭受重创,鲜血从破片刺入的伤口溢出,血流的速度不快,但出血口众多,出血量极大。

    刀男和御姐也受了轻伤,不过问题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高飞蹲在地上用膝盖架起黑渊,怀抱着狙击枪,瞄准御姐后直接开枪。

    此时的黑衣男子移动受限,竭力扑倒时让身体上的破片刺得更深,痛楚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刀男反应也很快,也立即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cc

    而御姐本想给黑衣男子施加一个治疗,所以动作慢了半拍,子弹从她的腰间穿过,从另一侧腰腹透出,伤口周边被高温烧至黑焦,内脏被破坏。

    打团当然是先杀奶妈!

    重伤的黑衣男子威胁已经不大,刀男的实力也一般,此时的御姐表现非常的不合格,有一颗战斧奶的心却想干普通奶妈的活。

    内心不够坚定的御姐此时也失去了战斗力,以目前的出血量来看,离死亡也并不遥远。

    真正的战奶怎么可能奶队友啊?帮忙套个就已经是极限了,自己上去把敌人杀光才能保护队友啊,靠治疗是救不了队伍的!

    黑渊的枪声再一次响起,准星中央是趴在地上的御姐,子弹再次命中,不完全的战奶被击毙,但没有掉落猩红卡。

    收起狙击步枪,高飞快步上前,手中的左轮狂响,黑金在咆哮,淡蓝色的弹幕将黑衣男子吞噬。

    十几颗激射而出子弹击中黑衣男子,打得他身体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瘫躺在地上,身上的枪孔鲜血狂涌,浸湿地面。

    刀男此时瞳孔猛缩,他眼中的高飞就是夺命的恶鬼,一步一步向他走来,代表着死神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‘内心还不够坚定啊,小伙。’

    高飞将手伸向脸上的面具,瞪大眼睛的刀男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但他迫切地想要在临死之前看清恶徒的面容。

    小丑面具被揭下,高飞的脸仰起,刀男的双眼血丝密布。

    一张奥特曼的脸出现在刀男的视线里,他气的血液上涌,满脑子热血的他愤怒地朝着高飞持刀奔去,全然忘却了躲避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正中眉心。

    死不瞑目的刀男跪在了地上,猩红卡浮现。

    高飞将其拾起,又走向黑衣男子那边,面无表情地补上击枪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地面上的人身体抽动,脑袋偏向一旁。

    ‘呵,果然没死吗?’

    一张猩红卡被高飞弯腰从尸体上收起,他并不是根据掉落来判断黑衣男子是否死亡,而是先前吃过的亏让他觉得自己必须补枪,这不,果然有了收获。

    高飞掏出手炮,两颗能量球直接在高墙上爆炸,在墙上开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夹杂着大量的烟尘,高飞从烟尘中走出,待人影被看清时,外面的阿胖被吓得坐在地上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卡其色的长裤晕起了另一种颜色。

    有液体从裤中沥出浸湿地面。

    他被吓尿了。

    冰冷的枪口对准他,阿胖闭上眼睛,恐惧和紧张使他脸上的肥肉在发颤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矛兵死了,又掉落一张猩红卡。

    颤抖的阿胖听到枪声后心脏骤停,呼吸急促,然后尝试着睁开眼。

    他的眼皮缓缓抬起,双眼的视线之中是一颗淡蓝色的子弹。

    “u~”

    子弹穿过眉心,阿胖向后倒去,没有任何掉落。

    将小女生和矛兵的猩红卡收起,高飞转身离去,身形渐渐透明,然后不见。

    再一次收获4张猩红卡,此时高飞的储物空间内已经有了足足10张。

    其实高飞更期待的是阿胖死后掉落的猩红卡,里面说不定能摸出大量的食物,之前的烤乳猪确实香,但奈何,阿胖不给力,什么都没掉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不能再待,已经有好几拨人来到这里搞事,高飞跟随定位装置朝深处走去,准备找新的地方躲过下一次的黑雨,他不想被淋成落汤鸡。

    一路上收回了两个定位装置,原先树洞中的那一个已经被破坏,但明知道有人会回来的阿胖一伙人并没有远离那棵大树,还在旁边扎营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“对死亡要保持敬畏。”

    行走间的高飞喃喃道。

    高飞来到第四个定位装置的位置,开始搜寻周边方圆两公里的区域,看是否能找到合适的栖身之所。

    树木。

    树木。

    一路上入眼的全是不符合要求的树,高飞连一个小土坡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‘这艾瑞大森林莫不是坐落在平原之上?’

    最初时用无人机观察到的几秒画面也确实没看见有地势的起伏,也有可能是森林太大太大,要更深入一点才有其他地形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高飞来到了与白眼豹王大战的水潭,它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,变异黑豹死亡的地方有拖拽的痕迹还有些许碎肉,看来是被其他野兽给弄走了。

    圆月当头,如镜面般光滑的水潭反射着淡淡的银光,此时潭中的水里已经没有红色,活水的尽头不知会在何处。

    耳边偶尔传来飞鸟群起升天的声音,是野兽路过,还是契约者不小心将其打扰?

    微风拂过,树枝上的“银叶”沙沙作响,难得片刻宁静,在这充满着未知的大森林内还会有更多的生命被抹去,甚至都没人能看见,也没人记得他(它)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高飞爬到一棵树上,将一块压缩饼干含在嘴里,双手负在头后,躺靠在结实的树枝上。

    静等天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