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莫扎特游戏 第152章 艺术家

时间:2022-05-04作者:好想撸猫猫

    女子沉默片刻,声音缓和下来,不再冰冷,而是带着些许温度的恳求:“能不能……暂且不透露……”

    陈泽苦笑一声,内心也十分无奈。互道姓名是展开合作互助的前提条件,也是人与人取得信任的最快捷方式。但既然她不肯开口,陈泽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刘韦华不动声色,对这神秘女子的身份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如何对付这设坑害人的店小二?”陈泽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询问两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直接把他给灭了。”刘韦华人狠话不多。

    “不能直接和他翻脸,”斗篷女子沉声道,“这个客栈一部分由他来控制,或许和他存在着极为密切的联系。既然如此,贸然把他消灭掉,庇护我们不受荒村厉鬼侵犯的客栈,会产生如何严重的后果,尚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陈泽点头,表示和她的看法一致,却话锋一转:“但若不提早把这个祸患给铲除干净,下一次的荒村探索,指不定会有更为致命的陷阱。既然我们被这块石头给绊倒,就不能再吃一次亏。”

    斗篷女子和刘韦华同时一愣,都陷入了思考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陈泽似是很有把握,微微一笑道:“放心,我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,这店小二并不是这间客栈的灵魂支撑,真正的支撑这间客栈运行的,是一件鬼物。”

    两人抬眸看向陈泽,神色都带着讶异。刘韦华早已被陈泽冷静的判断力所信服,讶异之余并未怀疑。而斗篷女子也没有发出质疑的声音,似乎本能的信任陈泽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第二轮时间段,还有一个小时。老掌柜和店小二不知道藏匿到了哪里,刘韦华和斗篷女子回到了三楼自己的房间,陈泽也打算打道回府。沿途始终警惕着危险,可店小二却始终未露出马脚,一楼里间也空空如也,似乎蒸发一般。

    陈泽自走廊径直走向自己房间,路过201房间时,房门吱啦吱啦地自动打开,昏暗阴森的里面,小女孩从一堆娃娃中钻出来,一手拿着根针线,另一只手则拿着一只娃娃血淋淋的腿,似乎在缝补些什么。脸蛋抹上一道血痕,再加上她诡异的纽扣眼,看起来格外血腥。

    “咦,你竟然从荒村中回来了?要知道我这实力放在那群厉鬼中都排不上号。”娜娜的声音夹杂着诧异与不解,她困惑地歪着头,好奇地打量陈泽,似乎试图发现他缺胳膊少腿。

    陈泽微微一笑,握着那块怀表朝她挥了挥:“谢谢你赠予的这块表,帮了很大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能帮上你的忙最好……还有,我善意提醒一下你,不要试图进入205房间。”

    205……陈泽回忆着店小二关于二层的介绍,目前自己未知的房间还有204、205。204是位外乡来的艺术家,至于205……店小二当时说自己关于那间房间的记忆被抹除,现在再琢磨,很有可能是故意卖关子,隐去对205客人的介绍。

    店小二为何对205避之不谈?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陈泽皱眉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想知晓最深处的秘密,不仅有魄力,还得有与之匹配的实力。”娜娜不知何时来到了陈泽面前,踮起脚尖,苍白得病态的小手拽住他的领口。小脸凑上去,差一点和陈泽嘴唇相贴时,她嘻嘻一笑,而后一把将陈泽推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205房间再度闭合,只有娜娜那带着警告的冰冷声音回荡在走廊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的话,不要有丝毫质疑。”

    陈泽面色凝重起来,他将娜娜的话牢牢记在心里。再度起身,或许是心理作用,前方笼罩在黑暗中的205房间,瞬间变得如同择人而噬的厉鬼血口般可怖。

    突然间,陈泽耳边回荡起小提琴悠扬的乐声,他心头大为警惕,身体绷紧,目光锁定前方的205房间,随时准备朝一侧躲闪而后反身一击。

    然而预料中的偷袭却没有出现,陈泽定睛一瞧,发现204房间打开一道缝隙,悦耳乐声正是从里面传出,205房间反而寂静得反常。

    陈泽心头剧烈挣扎,最终还是选择开门进去。毕竟204房间的主人并不似娜娜那样,怀揣着恶意一把将自己拽进去,显然是抱着善意的邀请。就算是抱着获取线索的目的,陈泽也没理由不赴约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这间屋子比陈泽目前见过的任何一个单人间都宽敞。离谱的是,天花板上竟然吊着璀璨生辉的水晶灯,差点没把习惯于黑暗光线的陈泽的钛合金某眼给亮瞎。

    房间里摆满了画架,架上撑着由黑墨水画就的黑白水墨画。诡异是的是,每幅画的内容都出奇的一致,是一张女人的脸,大得将整张画纸给填满。女人有鼻子有嘴巴,只有眼睛被涂成一团黑球。

    对于这张脸,陈泽再熟悉不过了,正是志梅那巨型头颅上似镶嵌进去的诡异面庞!

    陈泽赌对了,这间屋子的主人,虽说不一定和志梅是同伙,起码对她有很深的了解,包括她化作厉鬼后的模样,都能清晰刻画出来!

    房间的窗户旁,有位身穿燕尾服的男子。他背对着陈泽,手臂撑着个木质的小提琴,正忘情地拉奏着,身躯随着悠扬的音调而有规律的摇晃,看起来十分陶醉。

    随着乐声在房间回荡,四周的女人画像似乎都如同活过来一般,愈发立体形象。女人眼眶染上一丝猩红,而后愈发浓重,仿佛下一瞬便会从画中扑向陈泽!

    被如此多女人头颅盯着的陈泽,无论心理承受能力多么强,都不禁汗毛林立,额头滴下一层冷汗。若是被如此多的头颅包围,在这单人间里,他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有,便会被瞬间啃咬成肉沫!

    “你好啊,久违的人类客人。”

    那身上富有艺术气息的燕尾服男子,缓缓转过身来,朝陈泽温文尔雅的笑了笑,而后手掌贴胸,行了个极优雅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唯一和他打扮向违和的,是男人那空洞洞的眼眶,黑血从汩汩流淌,与他这身装束和举止放在一起,愈发诡异恐怖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睛,和志梅一样,都被活生生掏了出来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