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三章:案牍库,藏有异术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寅时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。

    住处当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一枚褐红色的丹药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丹丸不大,许清宵直接吞服,也不管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了。

    体内的寒气愈发浓烈,说实话能坚持走回来已经算是体魄不错。

    很快,随着丹药入喉,不到片刻钟就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似一团火焰,在腹部燃烧,让许清宵浑身舒坦了许多。

    火焰蔓延四肢躯干,如同浸泡在温泉之中,快活无比。

    待过了一小会,许清宵起身又操练了一遍正阳拳法,将浑身筋骨彻底舒展开后,便开始思索解救之法了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异术?”

    眼下赵大夫给的三个自救方法,前两个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唯独异术这条路可以尝试一番。

    但异术这种东西,极其难寻,更何况区区一个平安县,怎可能会有异术?

    有些脑阔疼。

    房间内,许清宵没有点起油灯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许清宵闭上双眼,脑海当中只有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隐约觉得自己应该知道一些信息,但或许是因为刚穿越,信息接受的不是很完全,所以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生命只剩下最后十个时辰,许清宵不想耽搁。

    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。

    然而越是如此,人越是心烦意乱,也越是容易心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已到辰时。

    天早已经亮起来了,房屋内许清宵坐在凳子上,依旧闭目思索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阵轻微地脚步声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睁开眸子,当下敲门声出现。

    “清宵哥,是我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,许清宵起身打开房门,入眼的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男子。

    也是平安县的衙役同僚,只是许清宵不太记得此人名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,询问对方来访何意。

    “清宵哥,我来给你送药了,这是衙门里给你准备的良药,可以缓解你体内的寒气。”

    对方开口,提着几包药材。

    “这种药可以救我命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后者顿时有些尴尬,他手中提的药材,怎可能直接救许清宵的命。

    这东西勉强只能缓解一下痛楚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表情,许清宵也明白这药材的作用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什么,回到位置上继续沉思着。

    见许清宵不搭理自己,后者也不置气,毕竟已是将死之人,任谁都有些可怜,哪里会去计较这个。

    “清宵哥,药我帮你煎了吧,虽说作用不是很大,但至少有些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清宵哥,其实也不是一定没有解救的办法,我听说上面派了人下来,特意去抓伤你的逃犯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抓到了他,指不定就能找到解救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也很纳闷,这个逃犯从南豫府大牢逃出来,明明往北行可以逃出生天,非要往南行,好死不死来我们平安县,等真抓到他,无论如何我也要好好体验一下我们县衙的酷刑。”

    来的衙役有些话痨,本意还是想安慰安慰许清宵,也免得许清宵太过于消沉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番话,让许清宵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可以北行?却往南行?

    是啊,南豫府朝北是连绵大山,荒无人烟,即便是府差亲自捉拿,想要在连绵大山中找到一个活人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
    往平安县跑,到处都是人,极其容易暴露。

    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做不出来啊?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往人多的地方走?

    难道是有什么目的吗?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大脑运转的飞快,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纠结这个,可眼下也没什么可以去值得思索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许清宵运转着大脑,努力地回忆受伤之前的记忆画面。

    他隐约猜到了什么,但却很模糊,无法连贯。

    “南豫府!”

    “北行南下?”

    “平安县!”

    一个个词汇在脑海当中闪烁,可始终没有眉目。

    “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冷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心急如焚之下,许清宵深吸一口气,他努力地使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能乱了心神,否则的话,越急越乱,越乱越急,陷入死循环那就真没得救了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心神稳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回忆,搜索记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时辰,到了巳时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破碎的记忆恢复如初,一幅幅画面出现在许清宵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两天前,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正常巡逻郡县。

    只是在一间民房中察觉到了异样,只是敲了敲门,还没有真正走进去时,一道人影便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道人影难以看清楚容貌,可让许清宵记忆深刻的是。

    这道人影浑身弥漫着寒气,身体仿佛结冰了一般,随意拍了自己一掌,就导致阴冥气入体。

    寒气!

    寒气!

    也就在一瞬间,仿佛是一道闪电在脑海当中划过。

    所有的信息也连串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武者,而且还是修炼了异术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“他缠绕阴冥之气,显然是遭到了异术反噬,估计情况比我还要恶劣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去北行逃生,反倒是南行,而且偏偏选平安县,肯定是有所图谋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找解决阴冥气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思绪豁然开朗,根据仅有的信息,一点一点推理出来。

    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没有傻子。

    明知道北行可以逃生,即便是朝廷再重视,也总比来平安县强百倍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为什么要来平安县?

    走投无路?神志不清?

    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唯一能解释的就是,平安郡县对他来说很重要,对于一个修炼异术之人来说,什么最重要?

    当然是自己的命,毕竟修炼异术会遭到极其可怕的反噬。

    所以他是来找化解之法的。

    平安县,极有可能有化解之法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化解之法是什么?

    许清宵运转着大脑,他疯狂思索。

    可问题卡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平安郡县,有什么化解之法?

    地势?宝物?还是......其他异术?

    许清宵一个一个设想,一直到异术的出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刹那间,许清宵站起身来,他目光中露出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平安郡县,肯定是没有什么洞天福地,若是有的话早就被朝廷征走了,怎可能等到现在?

    至于宝物就更别说了,平安县就算真有宝物,早就献了上去,私自藏起来,也不可能被一个逃犯知晓。

    所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,平安郡县藏有异术。

    而这个异术极有可能是至阳异术,可以解决他身上的阴冥之气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许清宵深吸一口气,他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想没错。

    只是新的问题出现了。

    倘若真有异术。

    这异术在何处?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苦思不得其解之时,一道声音打断了许清宵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清宵哥,药我已经煎好了,过了半个时辰你记得喝,可别忘记,不然烧干了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是方才来的同僚,提醒自己喝药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声音,许清宵不由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不在的这两日,县衙有没有特别古怪的事情?比如说那里加防了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特别古怪的事情?除了那个逃犯以外,那里还有什么古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加防倒是有些,咱们县衙的案牍库加防了好几人,也不知道为何。”

    对方如此说道,让许清宵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案牍库?”

    案牍库乃是存放卷宗之处,自女帝登基,为稳定天下,各地城池下至郡县村镇都必须要设立案牍库,所有衙役捕快办案行事,必须要有人记录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以卷宗记载,藏于案牍库,若有人平反冤屈,无有卷宗,当地县官轻则摘帽,重则发配,大型案卷都需要备好一份,送往府城,倒也不担心有人烧毁案牍库,以此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清宵哥,你问这个作甚?”

    对方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问问,那如今谁在案牍库守着?领头之人是谁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领头的是陈捕。”

    后者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清宵哥,保重身体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许清宵不说什么,后者也拱手告别,许清宵回之一礼,随后便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“案牍库中有异术。”

    “虽不完全肯定,但十之八九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如何潜入其中,又是个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苦笑。

    他感觉老天爷再捉弄自己,给了个希望,又设置一道难关。

    平日里案牍库就不能随意出入,需要有相关令箭,更何况如今被加防一道的案牍库,自己想要潜入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领队的还是陈捕快。

    这可是十品武者。

    入了品的武者,力大如牛,身经百战,玩硬的十个自己打不过人家一只手。

    玩软的,以陈捕快的性格脾气,只怕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难。

    难。

    难。

    许清宵头都是大的。

    想活命当真就这么难吗?

    有些郁闷的许清宵不由给自己倒了一碗茶。

    只是嘴唇刚碰到茶水之时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许清宵眼中一亮,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