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六章:交易,南豫府来人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平安县。

    案牍库。

    随着房门被轰碎。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发愣地看着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是不是自己上辈子得罪了老天爷,开局只剩下十二个时辰的寿命就不算,千辛万苦,绞尽脑汁得到了异术。

    结果第一次修练异术就凝聚出金乌杀念,若不是金手指出现只怕也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两次,现在又把逃犯弄到自己面前来。

    这是要玩死自己的节奏啊?

    节奏快点许清宵能理解,可这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案牍库门外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阴冷无比地站在许清宵面前,男子穿着黑色麻衣,面容极其消瘦,身体也散发出可怕的寒气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对比许清宵之前的寒气,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,直接使地面开始结冰,两者之间相差很大。

    阴冷的目光,布满寒霜的躯体,如同一个怪人一般。

    对方实力很强,能从南豫府大牢逃出来的狠人,肯定弱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再者光是他身上弥漫出来的寒气,让许清宵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,随着许清宵运转体内气血,这种冰寒感瞬间驱逐。

    许清宵体内已经有一道至阳之气,专克阴寒邪祟。

    若是再往前进一品,许清宵甚至感觉自己可以跨品杀人,不过现在许清宵不敢轻举妄动,对方至少是八品五脏境的武者。

    相差两品,等同于两个鸿沟之宽。

    冲动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没死?”

    男子开口,他第一眼看向许清宵就觉得有些眼熟,稍稍一想便记起来许清宵是谁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好奇,毕竟中了他的阴冥寒气,还能坚持到现在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仔细端详,刹那间男子动容了。

    “你体内的阴冥寒气已经没了,气血很旺盛,似一团火焰,你修炼了至阳异术,而且还入了品。”

    “将异术交给我,我可以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只一瞬间,他便猜出许清宵修炼了至阳异术,不然的话区区一个衙役,中了自己的阴冥寒气,不但不死而且还入了品。

    只有这一种可能性,所以他主动开口,让许清宵交出至阳异术,可以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种糊弄三岁孩童的言语,许清宵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浪费时间,而是看向对方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将异术交给你,不过一物换一物,将你的异术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想着杀我,我已经修炼至阳异术,领悟至阳神通,虽杀不死你,但足可以拖你一段时间,等到衙门里的人来了,你就算能逃也别想活着离开县内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刻,许清宵怎可能直接交出金乌淬体术。

    他要得到对方的异术,然后再吓唬对方,让其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“一个刚刚入品的人?”

    后者冷笑一声,目光中尽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往前走了一步,显得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个时候就不能怂,怂直接死,不怂最起码能骗过去,再不济拖他点时间,大不了一起死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看谁亏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许清宵往前走了一步,中年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狐疑。

    “行,这是我的异术,将你的异术给我,我立刻离开。”

    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他很果断,直接将一本小册丢给许清宵,也不担心许清宵耍计。

    “拿去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将金乌淬体术丢给对方。

    没有耍心机,也不敢耍心机,敌强我弱,吓唬住了就行,乱秀操作死的快。

    接过金乌淬体术,后者直接翻开,只扫了一眼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或许真是被吓唬住了,但许清宵更认为是因为对方不想继续逗留,毕竟都杀到县衙案牍库来了,再耽误一会,衙门里的人可就真来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离开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重重地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第三次死里逃生啊。

    这才刚开局就这么紧张刺激,可想而知后面得多凶险,以后无论如何得谨慎得稳健,一定不能浪。

    待人走后,许清宵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立刻来到受伤的差役面前,检查一下呼吸。

    死了。

    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,许清宵再看了一眼另一人,也死了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人命如草芥吧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自己吓唬住了对方,可能自己也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悲伤弥漫,许清宵神色变得冷冽起来。

    他走进案牍库,将烛火取下,而后点燃案牍库内所有的卷宗,包括木盒。

    卷宗不厚,所以燃烧速度极快,不到半刻钟的时间,十几座书架被点着,大火吞没整个案牍库。

    同时许清宵翻开异术,依旧是大魏文字,写着。

    快速阅读,许清宵以最短的时间内,记下异术上所有内容,而后放在火架上燃烧,直至化成灰尘,这才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待大火浓烈起来,许清宵走出案牍库,随后朝着自己心脏旁狠狠拍了一掌。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强大的劲力,让许清宵体内五脏一颤,气血更是涌动,一口映红色的鲜血吐出,染红了衣襟。

    这样做是为了洗清所有嫌疑,自己中了阴冥之气的事情整个县衙都知道,无缘无故痊愈,换谁谁信?

    这逃犯的出现,可谓是天赐良机,让许清宵有了一个完美说辞,而这个说辞的建立之下,必须要自己给自己一掌,否则圆不过去。

    自残过后,当下许清宵开始演戏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逃犯杀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,同时倒在地上,一来是将戏演好,二来是这戏演过头了,因为真的很痛,所以表情很真实。

    大脑更是晕乎乎的,让许清宵觉得自己有点脑瘫。

    没控制不住力道,真伤到了。

    此时案牍库大火弥漫,浓烟滚滚,这一刻县衙的人总算是来了。

    县衙距离案牍库相隔不到几十米,但因为陈捕快调遣了不少人离开,只剩下几个普通差役。

    方才他们就听到动静,可愣是不敢过来啊。

    南豫府的逃犯来了,他们过去就是送死,所以躲在县衙迟迟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陈捕快带着人火速赶回时,他们这才敢来。

    许清宵脑袋晕乎乎的,不过在晕厥之前,倒也听到了陈捕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怎么家都被偷了?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许清宵也不强撑着了。

    当场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亥时。

    大夜遮天。

    黑穹似墨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阵声音响起,许清宵的意识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奇迹啊,清宵小友体内的寒毒全部被祛除了,虽然五脏有些损伤,但开一副良药,修养数日就能痊愈,这当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啊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的声音充满着惊愕,也带着一些喜悦。

    “痊愈了?这怎么可能?清宵可是中了阴冥之气啊,怎么好端端的痊愈了?”

    陈捕快的声音也随之响起,言语当中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夫就不知道了,可以等清宵小友醒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房门外的声音很大,但在许清宵耳中有些微弱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清宵头有些晕,但还是能发出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,房门瞬间被打开。

    几道人影也立刻走了进来,为首的便是陈捕快,他眼神依旧带着震惊,不过也很关切,走来第一时间就是询问许清宵身体如何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发生了什么事情?我是不是快要死了,怎么感觉浑身有气无力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说出早已编好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清宵,你这次真是命大啊,你没事了,体内的阴寒全部没了,能活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陈捕快开口,跟随在他身后的几个差役就已经开口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喜庆事,自然忍不住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阴寒没了?陈大哥,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是县老爷给我找了灵药来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依旧明知故问,还假意是县老爷给自己找来了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,我问你,案牍库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怎么会晕死在地上?”

    陈捕快摇了摇头,而后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案牍库?”

    “晕死?”

    许清宵皱了皱眉头,他没有急着回答,陈捕快可不是愣头青,反而聪明的很,做了几十年的捕快,破案能力是有的。

    自己要是直接就回答,反而露出马脚,因为这不是正常人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他假装思索了一番,随后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只记得,我在案牍库休息时,那逃犯突然又杀回来了,我当时半死不活,他没有管我,而是在案牍库内翻找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在房梁上找到了一个木盒,随后狂笑大喜,再然后打开木盒就拿出一本书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看完那书后,浑身冒热气,身上金光闪闪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想趁他如此怪异时,拉他同归于尽,却没想到被他反应过来,拍了我一掌,还烧了整个案牍库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剩下的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,陈大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,他这番说辞其实就是要告诉众人,逃犯学会了金乌淬体术,然后打出至阳掌法,虽伤了自己五脏六腑,可误打误撞之间,将自己体内的寒毒逼出。

    这就是许清宵的计谋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陈捕快继续多问时,一阵脚步声出现。

    很快房门外,一名差役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陈捕快,南豫府来人了,县老爷请您快快过去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房内众人纷纷不由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南豫府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