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八章:赵大夫招供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是一个极其年轻的男子,只是肤色很白,白的有些吓人,给人一种极其虚弱的感觉,他戴着一顶乌黑色长帽,手中把玩着一块玉石。

    没有穿官服,而是穿着一件蓝绿色的锦衣,腰系蟠龙玉带,富贵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可目光当中,却蕴含着冷酷,这就是程大人。

    第三个问题,让许清宵一怔。

    但几乎是一瞬间,许清宵的回答也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何为异术?属下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否认,而是用这种方式回答,审讯是一门有讲究的学问。

    可以从神色、神态、以及说话方式来判断。

    许清宵早已经是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,如果直接否认的话,就意味着自己知晓什么是异术,因为对于一个正常差役来说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异术这种东西,太过于遥远。

    只是,许清宵的回答,并没有让对方打消怀疑。

    反倒是引来进一步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修炼?你体内的寒毒是如何驱散?”

    “而你又是如何入品的?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我看过你的卷宗档案,你修行武道数十载,也没有入品,甚至说距离入品还相差甚远,一夜入品,你还说你没有修行异术?”

    程大人的声音愈发冷冽。

    直接指出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深吸一口气,他眼神充满着惶恐与不安,先前所准备的所有说辞,他都舍弃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当真不知道,我只记得我被贼人拍了一掌,就晕死过去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原先的说辞,其实就是逃犯修炼金乌淬体术,而后给了自己一掌,至阳之气入体,逼出了阴冥寒毒,而后自己因祸得福,入了品。

    可当看到这个程大人之后,许清宵就明白自己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这个人,并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如果把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,恐怕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谎言最恐怖的地方,就在于可以不断找漏洞,而你要不断的去圆谎,想要弥补一个谎言,就需要另外一个谎言,反反复复几次,你难以自圆其说。

    所以不明不白的回答,胜过编造谎言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

    后者忽然收敛气息,面容略显得温和,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莫要慌张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异术,的确是重罪,但你是因伤修行,情理上可以饶恕,再者我见你气血旺盛,似火焰一般,而你目光有神,无入魔化妖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可直接承认,南豫府也需要你这种人才,毕竟你不过二十岁就已经入品,又修行过异术,未来也有不少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找你,也并非是找你麻烦,主要还是追捕凶犯,你修炼的异术,恰好可以克制他,若你能帮本官抓到凶犯,本官升职了,也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莫要错过这次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他语气温和,仿佛是肺腑之言,十分诚恳。

    但这番话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,或许真会上当。

    许清宵两世为人,不说是个老狐狸,但也没这么愚蠢,这种哄骗之言,他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当真不知异术是何物,也根本没有修行过这种东西,属下真的迷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若是大人需要我帮忙,属下也不是不可以承认,只是抓凶犯有些困难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露出谄笑,继续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然而对方摇了摇头,惨白的面容上,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他没有多说什么了,只是轻轻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隔壁牢房当中瞬间响起了惨叫之声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,让许清宵顿时动容。

    因为这声音是赵大夫的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,许清宵内心燃起怒意。

    这家伙有点狠,也聪明的很。

    整件事情唯一的突破口,就是赵大夫,只要稍稍盘问一番,就能得知那天赵大夫与自己说过的三个解救之法。

    想来陈捕快之前被召过去,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姓程的第一时间抓来了赵大夫。

    但没有第一时间动手,而是等自己死不承认时才动手,形成一种压迫感。

    让人恐慌。

    这审讯手段很高明,但也很卑劣。

    一切事情要讲究证据,这个姓程的根本不讲究章法,直接动私刑,不按套路出牌,是个狠人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满心的愧疚,但他更加明白一点的是。

    如果赵大夫说出实情,自己只怕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而且赵大夫也要倒大霉。

    大魏律法,知情不报,视为同罪。

    惨叫声足足持续了十息,许清宵不知道对方使用的是什么刑具,但无论是任何一种刑具都很残酷,他心中愧疚,但更担心赵大夫因刑而言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异术之事,涉嫌太大,本官没有办法,只能出此下策,不过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说出实情,本官以性命起誓,恕你知情不报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个大夫,医者父母心,本官完全可以理解,绝不会加害于你,甚至还会禀告上头,对你嘉赏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本官可以保证,你走不出这大牢。”

    程大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他没有严问,相反他在攻心,甚至不惜以性命起誓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的确有些心悸了。

    因为换他是赵大夫,估计已经招出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与赵大夫非亲非故,没必要搭上性命来帮自己。

    许清宵沉默,他不语不言,也努力地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......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望大人明鉴,饶草民贱命啊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虚弱无比的声音响起,带着哭腔乞求道。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。”

    冰冷无比的声音落下。

    刹那间,又是一阵极其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声音撕心裂肺,伴随着一阵阵挣扎铁链的声音,从隔壁牢房传来。

    每一道声音,都死死地印在许清宵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大人!我当真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求你放过草民啊。”

    求饶声刺耳。

    许清宵内心饱受煎熬。

    他的确想要活命。

    但如果牺牲别人,来换取自己的性命,许清宵做不到。

    再者自己是穿越者,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,自己一人死就算了,没必要拉上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内心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赵大夫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招,我招,大人,我全招,许清宵找我询问过自救之法,是我告诉他异术可以自救,我根本就没想到他当真会去修行异术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草民也是受到牵连,此事与草民无关啊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的哭声响起。

    他受了刑罚,普通壮汉都难以抗住,何况他一个花甲老人?

    果然,随着此话落下。

    程大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“行,招了就好,本官说了,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他的目光再次落在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还有何辩解?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人证已经出现,种种线索都指向自己,想要抵赖否认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整件事情最大的破绽,就是在赵大夫身上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赵大夫招了,那么自己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但就在一刹那间,许清宵脑海当中闪过一道光。

    一瞬间意识到不对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这人是不是赵大夫?

    如果是赵大夫的话,为何要分隔两个牢房?

    怕自己见不得血腥吗?

    这显然不可能的,反倒是在一个牢房,还可以用酷刑吓唬自己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要弄两个牢房?

    有诈。

    另一个牢房内的人,不是赵大夫。

    是模仿赵大夫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世界,这可是有仙魔的世界,就算是古代,也有易容术。

    模仿别人的声音也不是一件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他在诈我。

    许清宵在一刹那间想到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虽说此人来自南豫府,可南豫府的人也不能私自动刑,要是问出了什么东西还好说,问不出什么东西,你私自用刑就是大罪。

    自大魏王朝,女帝登基后,对各方官员都给予了极大的限制,为的就是稳固朝廷。

    而且无论自己猜的对不对,没有见到赵大夫,就绝对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“大人!赵大夫污蔑我!”

    “我要与他对质!”

    “属下真的没有修炼异术,要是大人非要将罪名加在属下身上,那属下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就当个替罪羊,能为大人升官做出贡献,也是属下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不但说话,而且还讥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反正好话不听,不如直接点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牢内的程大人笑了。

    惨白的面容露出浓烈地笑意,显得有些违和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区区一个县,竟然能有两个意志坚定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本官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当做是本官多虑了,还望李县令恕罪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牢房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出现在门外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名老者,穿着蓝衣官服,镀金银鹊,头顶官帽,神色有些不太好看,身后站着平安县的捕快衙役。

    一个个脸色都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为府君大人办事,严厉一些自然正常,下官也清楚,只要能调查清楚,证人清白最好。”

    李县令的声音响起,不温不火,同时来到许清宵身旁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查清了,下官可否将他带走?”

    他继续问道,面容依旧是平静。

    “行,不过我还有几句话要跟这位小友说说。”

    程大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但也没有多说,只是看向许清宵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