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九章:异术真正可怕之处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众人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不知道南豫府下来的大人还要问什么。

    但没有人阻止。

    李县令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当下,程大人的目光落在了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他面上依旧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弟莫要怪罪本官。”

    “异术之事,对朝廷来说是大事,天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修行异术,其实本官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修行异术可不是一件小事,一旦开了这个头,就是无尽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为何?”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他开口,依旧是谈论异术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这番话让许清宵有些好奇,不过许清宵没有蠢到接话询问,而是摇了摇头道:“属下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能证明清白,属下就已经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不上当,这个程大人绝非小人物,鬼知道是不是挖坑等自己跳。

    而对方似乎已经料到许清宵是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他温和一笑,如果脸上有点血色,说不定还挺好看的,但如此惨白的肤色,就显得怪异的很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当做是本官告诫大家,给各位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程大人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异术之恐怖,在于每一种异术,都可让人入魔化妖,失去理智从而制造杀孽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有一些人运气极好,没有入魔和化妖,只是这样更加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修行了异术,就一定会凝聚魔种,侥幸逃过第一次,即便是你不再去碰异术,可这个魔种会随着时间不断变强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你这一辈子再也不碰异术,可只要给予魔种一定时间,将会彻底爆发出来,也就是说早晚有一天会入魔化妖,而那个时候实力越强,魔性也越强。”

    他出声,将异术的可怕之处告知众人。

    但众人却皱眉,似乎有些听不懂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太深奥。

    后者没有尴尬,相反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换个意思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修炼异术,等同于体内产生心魔,这个心魔会自动修炼,一旦等心魔的实力超越了你的实力,将会直接夺舍,从而只知杀戮。”

    “而心魔的修炼速度,是远超正常修炼速度,所以魔性越来越强时,你唯一的选择就是,继续修炼异术,因为只有异术可以让你在一瞬间变强。”

    他用简单的比喻,说出异术真正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众人这次听明白了,一个个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,如果再修炼异术,假如运气好,又没有入魔呢?是不是镇压住了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提问。

    “愚蠢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不等程大人开口,李县令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魔种无法斩灭,即使你运气再好,连续逃过两劫,但蕴藏的危险更大,你提升实力,只能说暂时压制了魔种,等过一段时间,它依旧会出现,而你依旧要面临着生死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越到后面,魔性越强,大魏王朝立国之前,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诞生一尊大魔头,一念之间便是百万浮尸,这就是为何天下正道严禁异术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李县令的解释,让众人不由咂舌。

    但最为心惊的便是许清宵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异术竟然如此恐怖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自己逃过了一劫,而且还打算以后不修炼异术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自己不是逃过了一劫,而是陷入了一个长期死循环。

    不修炼异术,修行速度缓慢,早晚有一天会被魔种给超越,从而沦为妖魔。

    修炼异术,每次都是生死选择,渡过去了,危机更大,渡不过去,当场回家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当真是好家伙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彻底意识到异术的可怕了。

    自己还真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啊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解决吗?”

    有人继续开口,问出了许清宵想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刻,依旧是李县令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异术之祸,从古至今都难以解决,若能解决的话,也不会如此严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想想,若是可以解决魔种问题,完全可以让人修行异术,若是入魔化妖,只需要请强者在一旁镇守,入魔当场格杀,没有入魔就能为朝廷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何须天下严禁?”

    李县令这番话更加说的明白。

    是啊,要是有解决办法,大不了喊来一批死士,请强者在一旁镇守,有人入魔直接杀,没入魔留下来重用,假以时日天下高手如云。

    一统山河还不是指日可待?

    所以这就意味着,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确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拿了反派剧本吧?

    开局就修练异术邪功,到最后一刻爆发,成为最后魔头,然后被天命之子击杀?

    有点脑阔疼。

    但心中的各种疑惑,许清宵都憋着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还没有彻底解除危机,不管如何,先活着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都是一场误会自然最好,清宵兄弟,我见你心智不错,而且也因祸得福,体内融入至阳之气,既入了品,又有些纯阳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想待在县内,大可来南豫府找我,过些日子南豫府就要新招一批捕快,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对方开口,热情招揽许清宵,如果没有之前的事情,还真让许清宵以为他是在招揽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人高看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了句场面话。

    “行了,李大人,今日有些唐突,事情调查清楚了,本官还要处理逃犯的事情,若有任何情报,及时传达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直接离开大牢内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慢走。”

    李县令喊了一声,而后目送对方离开。

    待对方离开后,李县令这才松了口气,紧接着看了一眼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快给他松绑吧,送他回去好生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,李县令也离开大牢内了。

    待李县令离开后,留下来的几名同僚顿时激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清宵啊清宵,你可差点把我们都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果然没有看错,清宵肯定没有偷学异术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哥,你是不知道,你要是承认自己偷学异术,咱们所有人都要跟着倒霉啊。”

    几人叽叽喳喳开口,同时也快速为许清宵解锁,一个个都显得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迷迷糊糊的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这话不假,整件事情他有些迷,虽然大概能猜到一些,可具体详情却不明不白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是这样的,一个时辰前,南豫府的人来了,就是刚才那个程大人,他把整件事情听完之后,第一反应就是要审讯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再审讯你之前,这个程大人已经审讯了赵大夫,不过苦了赵大夫,白白挨了一顿打,花甲之年无缘无故受了罚。”

    “县太爷一开始还好,看到赵大夫受罚了,就有些不满,然后跟这个程大人迂回几番,否则的话你也得上刑。”

    年轻同僚如此说道,将事情来龙去脉大概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上刑了?”

    许清宵皱眉。

    “废话,南豫府下来的人,一个个心狠手辣,我算是看明白了,能爬上去的没有一个不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赵大夫上刑,你估计也要上刑,还好县太爷对咱们都不错,没让你上刑。”

    “但话说回来,如果你真修炼了异术,县太爷的乌纱帽肯定没了,咱们也都要受到牵连,所以你是不知道,在牢外的时候,我们一个比一个紧张,生怕你真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万幸没有。”

    三人你一言我一言,让许清宵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当真是运气好。

    差一点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还好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的确后怕,一旦自己承认了,县太爷的官位肯定不保,这帮同僚估计也别想有什么好下场,自己修练异术,难保他们不修练。

    连坐虽然不人道,但通过李县令方才所说,许清宵彻底明白异术有多可怕了。

    也彻底明白,朝廷对异术的严禁程度有多夸张了。

    之前许清宵还觉得,自己以后不修炼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还真是自己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清宵,咱们去酒楼喝点,给你压压惊。”

    他们开口,拉着许清宵去压压惊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这件事情绝对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那个程大人一定不会就此罢休,尤其是最后那一番话,看似是在警惕众人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乱说,也什么都不要去想,当个普通人,等熬过这段时间再说。

    唯一让许清宵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就是。

    赵大夫受了刑。

    这是被自己牵连的。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平安县附近山脉中。

    程立东骑在一匹马上,静静注视着夜色。

    身后跟随着数十名官差。

    他极其安静,散发出一种威严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身后的鹰钩鼻下属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个许清宵太过于可疑,要不要安插两人在身旁?或者说直接杀了,也免得留有祸患?”

    他是程立东的下属,跟了几十年,自然知晓程立东在想些什么,所以主动开口,为其排忧。

    然而程立东摇了摇头,语气平静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若是在其他县,杀一个差役自然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李县令上面有人,我们这番强势,已经引他不满,若是再强杀一名差役,告到府君哪里是小事,但要是到了朝廷里就不是一件小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朝刚立,陛下严法,朝堂当中波涛汹涌,没必要为这种事情影响到府君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一个刚刚入品的武者,也翻不起什么浪花,就算他真的修炼异术,第一次侥幸活了过去,第二次也必然原形毕露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无非是麻烦一些,眼下的事情,是尽快抓捕那名逃犯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身上,牵扯的事情太大了,府君不能等。”

    他出声。

    一番话,冷酷且有凌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