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十一章:周秀才,儒家之说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平安县。

    赵氏药铺。

    随着店里的伙计喊了一声,许清宵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请我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,他提着东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掌柜的料事如神啊,说您今天会来,没想到真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伙计开口,接过许清宵手中的礼物,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“掌柜在何处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掌柜正在楼上养伤,您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伙计领着许清宵上楼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后者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便来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先生,清宵大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来到房门口,伙计喊了一声,禁闭的房门内传来了一道虚弱声。

    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虚弱,许清宵更加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病榻上的赵大夫便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很虚弱,躺在床上,头上束着一根白布,强撑着自己的身子,想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,莫要起身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快步走了过去,搀扶着他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走近一看,赵大夫的脸色有些惨白,看起来也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但稍稍看去,赵大夫胸口上有烙痕。

    这是铁烙所伤,虽有包扎,但依稀能看到一点点,白布上侵满了黑血,可以想象到赵大夫遭受了怎样的拷打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许清宵又是愧疚又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攥紧拳头,他由心怒骂一声,赵大夫乃是医者,口碑极好,平日里救死扶伤,如今年过六十,却还被严刑拷打。

    这如何让许清宵不怒。

    听到许清宵的声音,赵大夫当下按住了许清宵的手,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了,都过去了,活下来就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有些虚弱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许清宵也稍稍冷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,此事是我许某人亏欠了您,这份恩情我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当下,许清宵开口,满是歉意。

    “莫要觉得亏欠什么,其实我没有招供你出来,是知道一旦招供出来了,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包庇罪可不是什么小罪,口头上的许诺,永远只是白纸一张,我并非是为了你,更多的是为了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没有做错什么,想活命,这很正常,不过好的是,这一劫我们都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摆了摆手,他看得很开,活下来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至于没有招供出来,其实主要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是三岁孩童,自然不信南豫府来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也得感谢您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明白这个道理,但还是由心感谢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赵大夫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应该与你说过异术的弊端吧?”

    他忽然开口,提到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许清宵知道赵大夫说的是什么意思,他没有回答,只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算了,人都有自己的劫,你为求生,走上这条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清宵,若是有朝一日,你如果真的控制不住自己,为了无辜百姓,有时候要做好抉择,否则这将是我毕生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开口,他内心也纠结的很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原本是想要供出许清宵,可若不是医者仁心,再者怕牵累到更多无辜之人,否则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知道异术真正可怕之处,赵大夫却开始纠结起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一天,许清宵真正化妖入魔,到时候死的就不是许清宵一人了。

    而是许许多多的无辜百姓。

    就因为如此,他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毕竟医人不医心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,你放心,若真有那个时候,我不会伤害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明白赵大夫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但若是有一天,自己当真把控不住,不会任凭自己这样化魔的。

    伤及无辜,许清宵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得到许清宵答复,赵大夫点了点头,虽然不知许清宵是真是假,但能有这样的回答,已经可以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许清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,我问你个事情,你了解儒家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询问赵大夫。

    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,或许能够镇压住魔种,但自己不知道开启的方式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猜测,与儒家有关系,所以才会询问。

    “儒家?”

    赵大夫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的,儒家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赵大夫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儒家不算了解,不过县私塾先生应该知道,他好歹也是咱们县有名的秀才,虽说没有中举,但也是个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作甚?”

    赵大夫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,我体内有异术魔种,属于邪祟,而儒家是浩然正气,或许可以压制体内的魔性,当然这是我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面对赵大夫,许清宵没有撒谎,事实就是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赵大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稍稍思考一番不由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还真有可能,我时常听周秀才说过,什么读书人蕴气,可百邪不侵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找我店里的伙计,让他准备一份补气药,周秀才的妻子有些气虚,你替我送过去,再顺便问问,银两就不收了,权当做是学费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很是激动,直接帮许清宵想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,药材的银两我出,赵大夫你已经帮我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不想继续亏欠赵大夫,他起身拿出仅剩的银子,虽然不多但却是一种心意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明白许清宵的想法,他没有多说,只是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赵大夫,你好生休息,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代劳的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许清宵不想继续打扰赵大夫,他起身告别,一番话也很真诚。

    “恩,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大夫点了点头,而后目送许清宵离开。

    不多时,许清宵提着一包药材,走出赵氏药铺。

    平安县不大,九村二十四街,周秀才居住的地方也不算远,以如今许清宵入了品的体质,快步起来不到一刻钟便来到了周秀才家中。

    简单的院子,房屋有些平矮。

    门外有人在扫地,是一个妇人,约莫四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“敢问周先生是否在内?在下衙门差役许清宵,赵大夫让我给他送些药材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提着药材走来,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官差?”

    听到许清宵是官差,妇人有些惊讶,但听完后半句话后,当下露出温和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他正在里面读书,大人快进屋休息。”

    妇人开口,邀请许清宵入内休息。

    大魏王朝,无论是旧朝还是新朝,百姓对官差都比较敬畏,哪怕是个差役,也得尊称一声大人,尤其是许清宵这种差役。

    有道是阎王好惹,小鬼难缠。

    再者许清宵是过来送药的,自然要显得客气一些。

    “恰好有些事要找周先生问问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随着妇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话,大人当真是生疏了。”

    接过药材,妇人拎着许清宵走进院内,而此时一名中年男子手握一本书,在院内细细阅读。

    男子年龄也约莫四十岁左右,有些清瘦,穿着青衣,显得十分朴素,一根青布束发,树下看书时弥漫着一种文人气质。

    “周凌,有客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开口喊了一声,当下正在树下看书的周凌回过神了。

    “客人?”

    周凌抬起头来,将目光落在许清宵身上,目光中充满着好奇,但也立刻起身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“这是咱们县的官差大人,叫......”

    妇人开口,只是一下子忘记许清宵叫什么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提醒了一句,后者当下讪笑一声,随后继续说道:“是老赵让他给咱们送药来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此话,周凌顿时明白,朝着许清宵温和一笑:“原来是官府的人,来来来,请入内休息。”

    周凌十分温和,倒不是官差身份,他是大魏的秀才,在平安县开私塾,地位不差,平日里捕快见到了他也得喊一声周先生。

    许清宵不敢托大。

    “先生客气了,只是小小差役而已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周凌笑了笑,带着许清宵走进大堂内。

    随后直接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小友,想来还有其他什么事情找我吧?”

    周凌虽是读书人,但也不是书呆子,看得出许清宵找他还有另事。

    “倒没有什么大事,就是请教先生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说。”

    走进堂内,周凌为许清宵倒茶。

    “如今大魏新朝,女帝登基,对官员管制越来越严格,而且重用读书人,我虽小小差役,但也有一些梦想,若是未来能当上个捕快,可连一点文化都没有,岂不是显得太过于庸碌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略显讪笑道,让人感觉很憨厚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周凌顿时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很对,如今女帝登基,重用读书人,你虽从事衙役,可你想的一点都没错,未来想要升官,必须腹内有才气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番连夸带捧,让周凌很是受用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也顺势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敢问先生,儒道一脉,是怎么划分的?”

    他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儒道一脉?”

    周凌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儒道一脉,如武者一般,划分十品,只是儒道想要提升品级,依靠的不是打坐修练,也不是强身健骨,而是才气。”

    周凌回答。

    “才气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周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如何才能拥有才气?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儒者想要获得才气,有三种办法,第一种便是读书,所谓读万卷书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种办法,则是书写文章,诗词歌赋,不过需要得到天下人观摩,所以一般来说都是要著书,当然还有个地方可以积攒才气,那就是科举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第三种方法,就很高深了,是悟道,若能顿悟,一朝半圣,若不能顿悟,一生于此。”

    周凌说出儒道体系。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明白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