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十二章:圣言,异变出现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儒道十品。

    才气入品。

    读书,写文章,悟道。

    这三个许清宵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问题都不是许清宵想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儒道一脉,若是修炼到后面,是不是就可以唇枪舌战,口绽莲花,言出法随,一篇文章斩杀千军万马啊?”

    许清宵询问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顿时引来周凌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?儒道怎可能如此至强,还唇枪舌战,口绽莲花,言出法随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有这般威力,那天下人都去修炼儒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凌笑道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毕竟许清宵说的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那儒道的作用是什么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他真以为儒道是那种才高八斗,一诗镇国这种的,没想到竟然不是?

    毕竟这个世界有仙有佛。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。”

    “儒道一脉,修身养性,治国平天下,蕴养浩然正气,延年益寿还是可以,但打打杀杀不行,一诗镇国,更是天方奇谭。”

    周凌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而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敢问先生,若是儒道一脉,只能修身养性,若是遇到妖魔邪祟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凌显得有些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儒者,蕴养浩然正气,偶尔也会强身健骨,有一定实力,当然一品大儒论实力,是打不过一名四品武者,可面对妖魔邪祟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小友,别看我连入品都没有入,但也养了一部分浩然正气,前些日子县不是来了一名逃犯吗?据说修炼了异术,属于邪道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是在我面前,根本无法靠近我三丈内。”

    周凌很是自信,尤其说到邪祟之事。

    “无法靠近三丈内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南豫府的逃犯有多强,他是见识过的,周凌看起来只能说正常,但许清宵只要愿意的话,一拳就可以轰死他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许清宵的怀疑,周凌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浩然正气,乃是天地至阳之气,先天可以克制一切妖魔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种还算一般,若是那种能将文气化形的存在,一句话便可镇杀妖魔,当然只能镇杀妖魔邪祟。”

    周凌很认真地说道,甚至搬出儒道大家来哄抬自己。

    许清宵不由点了点头,他虽然不完全相信周凌说的话,但也认同这个观点。

    儒者为天地,修身养性,凝聚浩然正气,邪魔歪道,怕的不就是这种至刚至阳之物吗?

    “那先生,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啊,你听说过文宫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说出天地文宫这四个字,只是简单的说文宫二字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周凌有些沉思了。

    “文宫?”

    他沉吟一声,过了一会摇了摇头道:“有一点点印象,但不记得了,不过我查查资料,或许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周凌的回答,让许清宵心头一喜,不过面上许清宵表现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那就劳烦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小事,不过要等我查查,也不确定是否真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周凌笑了笑。

    而很快,之前在门外扫地的妇人,也就是周凌的妻子,此时此刻端来了几盘热菜,一脸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做了几个小菜,尝尝。”

    周凌妻子将菜肴摆在桌上,盛情许清宵吃饭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了,这已经打扰了先生和夫人,怎还劳烦夫人为我做饭,也莫要叫我什么大人,叫我清宵就行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这一口一口的大人,有些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没事,吃顿粗茶淡饭而已,既然不见外,就留下来吃。”

    对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凌也点了点头道:“没事,正好到了吃饭的时候,一边吃一边聊。”

    两人既然都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只能顺命了。

    一顿饭许清宵吃了一个时辰,大多时间还是在听周凌谈论儒道。

    周凌是秀才,对儒道自然了解,不过太过于深度的东西,周凌就不知道,这也在理解范围内。

    一直聊到了酉时,尽管周凌夫妇二人还拉着自己吃饭,许清宵是没这个脸皮。

    这才认识人家多久啊,硬蹭两顿饭有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临别时。

    周凌从书房中拿了数十本书,厚厚一叠,递给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清宵小友,这些都是一些大儒著作,你仔细看看,尝试着理解,说不定可以因此凝聚才气,从而入品,即便是不入品,平日里多看看书,修身养性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急着还我,看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周凌是个爱读书的人,如今见到许清宵对读书有兴趣,自然心有好感,备好一份藏书,借阅给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接过这些书籍,满是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乃读书人,本就有义务传道授业,若是有朝一日,清宵小友能成为真正的读书人,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周凌笑道。

    这番话虽然是客气之语,但也有道理,他身为夫子,传道受业,倘若有朝一日,他门下弟子有人成为读书人,他也可以获得文气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能成为大儒,对他来说好处极大,当然这概率很低很低罢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告别周凌。

    心中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县的人都很不错,性格善良,也十分淳朴。

    带着书籍,许清宵往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待目送许清宵走后。

    周凌的妻子走来道。

    “这人还不错,礼貌的很,不像其他官差,流里流气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以后还真能成为个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她夸赞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恩,这年头县里少有这种有上进心的年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能不能成为读书人,还是要看悟性,哪里是个人都像为夫这么优秀?”

    周凌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瞧你得意的,连入品都没入,还觉得自己很优秀,指不定人家明天就入了品。”

    周凌妻子笑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明天入品?娘子,清宵小友看起来是不错,但一日入品?你这是羞辱为夫这些年的努力啊,要是清宵能一日入品,从今往后家里的杂活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周凌有些不服气了。

    只是后者没有搭理他,自顾自的去处理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就如此,两刻钟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回到家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一个差役同僚出现在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清宵哥。”

    见到许清宵,后者立刻走来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县老爷让你最近休息好来,养养伤,给你放月假,不过每日得去衙门里点卯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告知许清宵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点卯?”

    许清宵顿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看来李县令还是有些不放心自己,不过这也是在情理之中,毕竟谁敢保证自己真没修炼异术。

    一个将死之人,突然好了,谁敢相信?

    “行,这没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“恩,清宵哥,你也别觉得什么,其实县老爷也是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,这南豫府下来的人,一个个铁血无情,压根就瞧不上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没必要的争吵,你就委屈点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出声,安慰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明白,你回去告诉县老爷,我受委屈无所谓,关键是咱们县衙不能受委屈,县老爷也不能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自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行,还是清宵哥聪明,来,清宵哥,这是衙门给你准备的药材,都是补血养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是十两银子,是衙门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得到许清宵这番话,对方也笑颜逐开,将一袋银子交给许清宵。

    十两银子半斤多重,垫在手中有些沉。

    差役月俸是一两银子。

    大魏王朝的经济体系还是比较稳定,最小的货币是铜钱,一两银子等同于一千文钱,而一文钱可以购买两张饼。

    等同于前世两千块左右。

    差役的身份其实就是临时工,所以一两银子也差不多,转正之后月俸二两,逢年过节有点其他福利,也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衙门一口气补偿十两银子,等同于是一年的俸禄,还算是厚道,当然死了的话补偿更多。

    “多谢县老爷。”

    辛辛苦苦赚来的银两,许清宵自然接下,这可是自己的血汗钱啊。

    过来通信的同僚走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推开了房门,将书籍放在屋内,随后关上房门,开始挑灯看书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。

    许清宵拿出第一本书。

    书籍不算特别厚,但也不薄,许清宵翻开第一页,上面标注着著书者。

    ‘文圣’

    编著者。

    ‘言北斗’

    通过今天与周凌的对话,许清宵知道文圣是谁,天地之间第一位以儒入圣之人。

    儒道圣人。

    基本上所有读书人都要读他的书,从而树立自己的观念,明白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而文圣没有名字,准确点来说,即便是有名字也不能直呼,必须要以文圣尊称。

    读书人,无论是在大魏还是对整个天下来说,都是受人尊重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奈何读书这种东西需要天赋,毕竟不是人人会读书,再者太平年间,百姓丰衣足食,有吃有喝,娱乐项目也多。

    什么勾栏听曲,什么赌牌蹴鞠,还能修仙问道,能静下心读书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这就是许清宵主动上门询问,周凌很开心的原因。

    翻开书籍第二页,前言浮现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前言,许清宵逐渐沉下心神。

    他一页又一页的翻开。

    每一个字都认真阅读,每一句话也都会认真去理解。

    就如此,足足两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许清宵将圣言第一卷第一篇全部看完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数万字,每一个字都蕴含着道理,同时每一个字都让许清宵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瞬间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脑海当中的文宫忽然震颤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宏伟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人之一生,不过百年,草木一生,不过一瞬,人生苦短,所为几何?”

    “应如钱权,不得其意,应如美色,不得其悦,应如饕餮,不得其心。”

    宏伟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仿佛醍醐灌顶一般,让许清宵觉醒智慧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许清宵晕了过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