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十八章:儒道刻诗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第一时间便将小册取出。

    他翻开小册,阅读其中内容。

    一个逃犯,死都不怕,却非要将这东西送出去,肯定藏着什么大秘密。

    正所谓知己知彼,方可百战百胜,许清宵肯定要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只是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眉头不由紧皱了。

    这书很古怪,是一些名言名句,完全没有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“反派也读这种书的吗?”

    油灯下。

    许清宵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书的内容没有任何信息,就是纯粹的名言名句,这东西到处都有。

    “拼死也托我带出去,肯定不会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但其中有加密手段,或许这是个密码本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猜想这是密码本,需要密码数字,然后对应页数和字数,就可以得其奥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许清宵有些来气了。

    既然把东西交给自己,就说明看重自己是个守信之人,结果还藏了一手?

    防小人许清宵没话说。

    正人君子都防就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有些无奈,许清宵再看了一遍,将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全部记在脑海中后,许清宵将小册放在油灯之上。

    没错,许清宵烧书。

    他没那么蠢。

    南豫府的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,无非是目前腾不出手,这玩意是不是密码本许清宵不确定,但若是带在身上,万一南豫府的官差发现了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解释?

    直接烧了,等离开了平安县,再临摹一遍问题也不大。

    儒道入品后,许清宵记忆也得到了增强,倒也不怕出错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来说。

    真出错了又能怎样?

    你又不知道原本,只要自己一口咬定,那这就是真品。

    小册被点燃,许清宵丢进盆子里,随后开始思索今天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南豫府逃犯说的话,依旧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不修炼异术,魔种会吞噬自己的气血,还会时不时扰乱心境。

    这异术也太恐怖了吧。

    这两个麻烦,让许清宵有些寝食难安啊。

    吞噬气血,阻碍修行,这让本就修炼速度一般的自己,岂不是变得更拉跨?

    还时不时的会侵蚀心智,进入短暂疯魔期,这个就更麻烦了,一旦平安郡县出现什么怪事,肯定会算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如果被逮到现场,那想不死都难。

    这是比定时炸弹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所以眼下唯一的出路,就是继续修练异术。

    可继续修练异术,文宫能不能继续压制?这又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能压住,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压不住,当场等死。

    捏着指骨,许清宵认真衡量。

    “不过,方才我体内气血涌动,但浩然正气却可以压制住魔念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儒道还是有用的,只是我体内的魔念不算强,到了后面就不知道能不能压制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冒险,不能完全寄托在浩然正气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思索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选择困难,许清宵其实也想着一鼓作气,莽一次。

    但莽错的后果就是死,让许清宵极其纠结。

    毕竟小命要紧啊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脑海当中一道声音忽然响起,令许清宵打起十二分精神来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台,在吗?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,许清宵顿时知道是谁的声音。

    美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下,许清宵闭上眼睛,刹那间便意识便来到了文宫之外了。

    天地文宫。

    无论多少次观看,都能给人不一样的震撼。

    踏入文宫内。

    俊美男子便快速走到面前,一脸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我大概知道我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让许清宵也激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迫不及待道。

    “人族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后者激动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大英雄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昨日说的话,我反复思考了许久,突然之间我灵光一闪,想起了一部分曾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日月沉沦,赤月临空,妖魔出世,为祸人间,我记得我是在封印这尊大魔,但记忆太过于破碎,详细的事情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通过昨日说的,我大概推测的出来,我应该是与妖魔同归于尽,但有人将我的神魂放置在文宫内,等待复苏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将自己破碎的记忆串联在一起,告知许清宵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信息并没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,知道自己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知道自己叫什么,他还可以去找找相关资料,不然凭借这一段描述,压根就找不到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得,又是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难受了,为什么别人穿越,不是觉醒系统就是来个简单易懂的金手指。

    自己觉醒金手指,还整的跟探秘一样,这种节奏写法,真不怕扑吗?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吐槽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我能给的信息就是这些,其他的估计要慢慢想,如果可以的话,还需要麻烦清宵兄帮我调查一番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朝着许清宵抱拳感谢。

    只是许清宵有些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倒不是许某不愿,只是许某也摊上了麻烦,恐怕命不久矣,有心无力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诉苦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是心烦意乱的很。

    异术当真是个毒瘤,一旦接触就是无尽深渊,让你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说实话许清宵真有一种直接莽起来的冲动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就死,总比这样慢性死亡要好一万倍,至少自己拼了,无悔!

    “许兄有何麻烦?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叹了口气,想了想还是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给对方听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将所有事情全部说完后,俊美男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怪不得妖魔图鉴上会有三足金乌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许兄,你莫要担心,这座文宫可以压制魔念,你大可直接修炼,莫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开口,说出一则让许清宵惊讶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文宫可以完全压制住魔念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?就是修炼异术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若是文宫可以完全压制,那岂不是可以无止境的修炼?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

    “妖魔之念,难以根除,我唯一知道的是,这座文宫来头很大,可以镇压魔念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许兄不是已经入品了吗,以文宫镇压自身,便可以让你修行异术,从而不至于被反超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若是魔念晋级九品,儒道也要晋级九品,否则的话,无法镇压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解释道,同时也告知池中的东西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同品可修行异术?”

    许清宵大概明白对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异术这种东西,只要修行就会产生副作用,无非是说第一次更危险,后面要好一点,但依旧存在着危险。

    而现在借助文宫的力量,自己可以修行异术,只要儒道品级跟得上自己武道品级,那就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喜讯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修练,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现如今看来,是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说,我还可以修炼其他异术了?”

    突兀之间,许清宵思维启发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后者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“同时修炼两种异术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,就算有的话,也不需要担心什么,反正又解决不了。”

    后者的回答很简单,但说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多谢前辈赐教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区区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记得好像还有一个办法,可以镇压住魔念。”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认为这只是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同时又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,只是暂时想不到。

    许清宵很有耐心,站在一旁静心等待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俊美男子在许清宵眼中就如同一座宝藏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记忆,十分杂乱,需要时间想想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认真思索着。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不敢打扰他,静心等待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他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儒道一脉,每提升一品,都可以用才气刻印一篇文章或者是诗词在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无论是诗词还是文章,都有奇效,你要不尝试一下?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开口,说出儒道之法。

    “刻印诗词或者文章在体内?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。

    “恩,我记忆中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尝试一下,试一试又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诗词吗?没有我帮你想一首?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出声,还担心许清宵没有诗词,打算自己临时作一首诗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还能白嫖到一首诗,许清宵肯定开心啊。

    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此人来头极大,不是大圣人也跟大圣人有关联,他作的诗词,至少也是半圣诗吧?

    白捡啊!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“好,等我酝酿一下,许兄,你也莫要一口一口前辈,叫我美男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点了点头,同时让许清宵不要喊他前辈,叫他美男子。

    许清宵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辈分不可逾越,晚辈不敢。”

    叫美男子?

    这话许清宵喊不出来,还不如叫前辈。

    当下,许清宵立在一旁,静待佳诗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俊美男子忽然一笑,显得胸有成竹道。

    “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,他下一刻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许兄命在夕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绝境取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一波就起飞。”

    “许兄,如何?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深情无比地念完这首诗。

    念完之后,还一脸得意地看着许清宵,问好不好。

    许清宵:“......”

    如何你妹啊。

    这是诗吗?

    这是数来宝啊。

    不对,数来宝最起码押韵,你这个连韵脚都没有。

    文圣?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许清宵满腔的郁闷,却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只能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“好诗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