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二十章:陈星河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盆内满是灰烬。

    但灰烬中有几个字,字体烫金,字是魏字。

    “原来玄机藏在这里啊,不是密码本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惊讶,他瞬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南豫府逃犯给自己的小册有玄机,得用火烧。

    这下子许清宵有些郁闷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打算临摹一份给接头人的,可没想到其玄机就在原本上。

    到时候把临摹版的交给别人,人家拿回去一烧,一看发现不是,那自己岂不是倒霉了?

    而且平安县又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问题出现,让许清宵有点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将盆内的烫金字取出,许清宵用力揉碎,化成淡淡的金粉,紧接着装一盆水倒进杂草中。

    不管到底藏着什么秘密,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又接了一盆水,许清宵洗了把脸,让自己清醒一些。

    已是辰时。

    许清宵来到书桌面前,取出一张白纸,随后在纸上写字。

    这是许清宵的习惯,当事情变得复杂和多了以后,许清宵便习惯把事情列清楚,然后一件一件去做,严格执行。

    除非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许清宵在纸上动笔,大脑也在飞快运转。

    首先第一件事情,武道提升,有儒道压制着,所以可以继续修练异术,三个月内必须要抓紧时间突破到九品,这是当务之急,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情,离开平安县,去南豫府,参加府试,无论府试通过还是不通过,不能继续待在平安县了,地方太小,想要获取一些信息都难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情,调查南豫府逃犯真正目的,查清其中真相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在纸上不断落墨,所有的事情顿时变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理清楚就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眼下的三件事情都比较急,至于其他事情可以暂时缓一缓。

    确定好后,许清宵起身,将笔随意一放。

    随后,许清宵在房内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修炼的是异术,不敢抛头露面,所以没有出房。

    盘腿坐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许清宵开始第二次修炼金乌淬体术。

    或许是有文宫的镇压,再加上自己已经达到养气境。

    许清宵倒也不怂,直接开始修练。

    心观金乌,身化太阳。

    至阳之气一缕缕地涌入体内,虽然是一缕缕增加,但每一缕都胜过之前一道气。

    至阳炼金身。

    许清宵感觉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了,这种感觉很畅快。

    筋骨皮肉都得到了熬炼。

    金乌吼声也在脑海当中阵阵响起。

    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出现,同时暴虐之意也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但不等这暴虐之意弥漫开来,体内的浩然正气直接镇压,如同寒水遇火苗一般,当场浇灭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彻底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肉身有一层淡金色光芒,如同朝阳沐浴一般,筋骨肉身熬炼,让许清宵的体质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金乌淬体术,如若修炼到大乘,可以凝聚出大日圣体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极其强大的体质,每一滴血液都可以镇杀妖魔。

    若不是异术的副作用,只怕这种东西将会无比珍贵。

    但回头想想,如果没有副作用,是个人都能修炼,还能变强,那这方世界的人早就进军宇宙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抛开脑海当中的杂念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时辰的修行后,许清宵心情畅通,实力有明显的提升,就好像一个饿了数几天的人,饱餐一顿似的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仅仅只是一个时辰的修行,体内便凝聚出五道金乌气血。

    每一道金乌气血都胜过之前十道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一天的修行等同于之前五十倍有余,甚至按照质量换算的话,说是百倍也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修炼速度,三个月内踏入九品,并不是一件难事,可能都用不上三个月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许清宵忍不住感慨。

    “异术,永远滴神。”

    修炼完后,许清宵起身,他要去找周凌。

    起身离开后,许清宵扫了一眼书桌上的白纸,纸上密密麻麻写着一些东西,看了看时间有点晚,许清宵没有烧毁,就放置在桌上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离开家中后,不过临走之前,许清宵锁门时耽误了一会。

    一刻钟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跃墙而入,是一个三十岁的男子。

    身影十分敏捷,而且动作也干练,直接开门,房门上了锁,但对方仅仅用一根铁丝便开启。

    待入内之后,男子的目光直接落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白纸染墨。

    他将目光看去,当下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此人是程立东的手下,今日过来是程立东交代,让他过来查一查许清宵的底细。

    之所以安排在今天,是不想要打草惊蛇,想要等待许清宵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恰好今日许清宵在书桌面前待了这么长时间,所以他才忍不住过来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但让他皱眉的是,这纸上的字,他一个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文字啊?”

    他有些郁闷,纸上的文字根本就不是大魏文字,从来没见过,不过看起来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他没有抽走这张纸,而是取出一支小笔和一本蓝册,照着上面的文字写下来。

    写完之后,他悄然无息地离开,门窗依旧是关好,不希望许清宵发现有人闯入,十分谨慎。

    巳时。

    金阳当头,三月有这样的天气算是很不错。

    阳光洒落在树林中,一道青色身影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是一名男子,看起来很年轻,二十四五岁的样子,束发戴冠,长相十分俊俏,一举一动都显得儒雅。

    陈星河走在林间小道中,顶着金阳,但额头上没有汗珠,有一定的养气。

    他气质不错,长得也俊俏,眉目更是清秀,带着一点少许冷峻,显得极其君子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。

    陈星河稍稍止步,从背后的书篓中取出灰色水袋,淡淡地浅尝一口之后,这才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“先生连夜送信让我来他家,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一路前行,陈星河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他是周凌的学生,也是隔壁县有名的才子,三代人都是读书人,算得上是书香门第,今年二十四岁足,正在预备府试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昨日,自己老师派人送信,让自己赶来,这就让陈星河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他必须要来,大魏王朝,儒道礼乐,天地君亲师。

    老师是第五位,仅次于父母,老师有事,做学生的不可不来。

    陈星河倒没什么,就是很好奇自己老师急忙忙的招呼自己过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,距离周凌家还有不到半个时辰的路程。

    再加把劲就到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周凌家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刻钟前便来了,如果不是路上买了不少东西,只怕会更早到。

    再次送礼,吴氏依旧是各种责备,就连周凌也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倒也说的直接,周凌领他入儒道,这就是师父,学生给老师也的确要送礼,就当做是束脩之礼。

    这样一说,周凌接收下来了,如此一来就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师徒关系,以后许清宵走出去,别人问家门的时候,可以说一声师承周凌。

    非要讲究的话,其实就差一个拜师礼,但这个倒无所谓,穷乡之地也不需要这么繁琐。

    书房内,师娘吴氏去做饭了,只剩下许清宵和周凌二人。

    “清宵,昨日我为你备好了一些相关书籍,下个月十五就是府试,这里一共有一百五十七本书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本书你都要细细去看,好好体悟,切莫因晦涩而略过,也莫要心浮气躁,读书需要耐心,不像习武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周凌开口,指着第一个书柜上的书籍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书柜上摆放整齐的书籍,许清宵心生感动,周凌藏书几千卷,整理出一百多本,估计耗费了一个晚上,瞧了瞧周凌略显疲倦的面容,显然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如何不让许清宵心生感动。

    还是古人心地善良啊,育人子弟,无有内外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拱手行礼,由心感谢。

    周凌点了点头,紧接着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,这趟让你参加府试,为师觉得还是有些不妥,所以连夜写信,找了我一位学生过来,叫陈星河,算起来你与他是同门,你到时见他,喊他一声师兄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今年也要去参加府试,不过你这师兄出生比你好,书香门第,而且略有才华,虽说他还没入品,但也快了,比为师要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性子有些清冷,还有些高傲以外,其实为人还是很不错,心肠不坏,若他说了你几句,你也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周凌开口,说出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学生明白,请老师放心,学生初入儒道,很多方面还需要学习,不会有什么记恨不适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明白这个道理,人嘛总有高傲的,再加上读书人在这世界地位也算不错,尤其是在穷苦之地,更受尊重。

    所以有点心高气傲能理解,自己两世为人,自然懂得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刚说完此话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外面便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学生陈星河,拜见老师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周凌不由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刚说就到,走,清宵,我带你们互相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,便走出书房,而许清宵也跟在身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