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二十五章:周凌赐字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平安县衙。

    程立东站在庭院中。

    神色笃定。

    “大人,既然可以确定,那为何不直接缉拿他?修炼异术不是小罪,哪怕只是怀疑,都可以抓他去大牢。”

    鹰钩鼻走上前来,他看向程立东忍不住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笃定他修炼了异术,但没有实质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还是与新朝有关,异术要除,可不能像以前一般。”

    程立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派两个人去盯着他们,就说是府试之路比较辛苦,担心他们安危,护送他们去南豫府。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“等他到了南豫府,有没有修炼异术,请一位儒者亲自来鉴就能知晓真假。”

    “习异术者,体内有魔种,我等看不出来,但儒者修炼浩然正气,天生便克制这种邪祟,他们一眼便能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去了南豫府,对我等来说便是瓮中捉鳖。”

    程立东交代下去。

    不抓拿许清宵,说来说去还是担心给府君引来麻烦,但只要许清宵不离开他的视野就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无非是时间早晚罢了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鹰钩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快速出现。

    “报!程大人,我等发现逃犯踪迹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,庭院当中程立东神色瞬间一变。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他十分冷漠地喊出这句话,而后众人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周凌家中。

    已是戌时二刻。

    天色早已暗沉下来。

    内堂中,吴氏将饭菜摆放好在桌上,热腾腾的菜肴散发出香味,周凌,陈星河,许清宵三人分别落座。

    “饭菜好了,你们赶紧吃。”

    吴氏招呼了一声,随后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房间内便只剩下三人。

    不过周凌有些沉默,陈星河也在思量着什么,许清宵则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他两个时辰便来到周凌家中,然后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部说出,当然修行异术的事情不会说出。

    大概意思就是,自己中了阴冥之毒,而后毒发之时恰好遇到逃犯,对方窃取平安县异术,简单修行一番之后,给了自己一掌,却没想到以毒攻毒奇迹般的恢复了。

    虽然听起来有那么些不可思议,但至少道理和逻辑上是能说通的。

    不过事情说完了,周凌和陈星河却一言不发,让许清宵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“先生,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牵扯异术之事,涉及太大,或许会影响两位,若是先生担忧的话,清宵绝不会坑害先生,也不会牵扯到师兄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他说话很平静,毕竟这种事情牵扯很大,而且最重要的是,自己的的确确修炼了异术。

    若是以后真的查出来了,陈星河与周凌也会受到审讯,所以许清宵说这话倒不是什么以退为进,而是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“莫要胡言。”

    周凌摆了摆手,他直接打消了许清宵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老师,异术之事牵扯太大,学生并非做作,而是由心而言,尤其是对于星河师兄来说,若是真牵扯到了,可能影响仕途,清宵担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认真,他担心牵连,倒不如现在撇清干系,这样一来的话,也不会坑了别人。

    至于接下来的路,大不了就自己一个人走得了,反正天大地大还怕没口饭吃吗。

    “清宵,胡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为师根本就不是担心这个,你有没有修炼异术,我与星河一眼便看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主要担心,这个程立东会对你不利。”

    周凌摇了摇头,他并不是因为许清宵招惹麻烦而沉默,反倒是担心程立东对许清宵不利而沉默,在想办法。

    并且周凌语气很坚定,相信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。

    “有何惧之?此番府试,学生定能高中,到时候有功名加身,他若是敢对师弟不利,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出声,一句话显得十分霸气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周凌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星河,你还是太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异术之罪,远远没你想的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异术都是各朝各代的禁忌之物,莫说朝廷了,整个仙道也严令禁止。”

    “私藏异术,满门抄斩,修炼异术,株连九族,从古至今,因异术而死的人太多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的是,新朝当立,陛下登基之后对各方进行打压,削弱权力,朝堂涌动,否则的话,换做是武帝在世之时,只要清宵被怀疑,至少要遭受牢狱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周凌认真解释异术之祸,这一番话让许清宵有些庆幸生在了对的年代。

    “那如何才能化解?总不可能一辈子蒙受冤屈吧?”

    陈星河替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师就是在思考如何化解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刚才想到了化解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周凌如此说道,引来许清宵注意。

    “想要化解,其实办法无非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清宵这次参加府试中举,有功名在身,除非是府君出手,否则的话,任凭程立东如何怀疑,拿不出绝对性的证据,也不敢动弹清宵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请一位六品的正儒,凝聚浩然正气,睁开儒道法眼,鉴别魔性,若无魔性,就算是府君出手也不行,但想请一位六品正儒帮忙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南豫府就一位正儒,而且目前并不在南豫府内,但若是真到了那一步,为师一定会出面,想尽办法找到这位正儒,请他为清宵证白。”

    周凌说出两个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而这两个办法说出之后,无论是许清宵还是陈星河都觉得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中府试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许清宵连书都没有读多少,参加一次府试怎可能直接中举?

    至于请正儒来也有些牵强,六品正儒是什么概念?走到哪里都是人上人,各地读书人都要参拜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往上一品,就是大儒啊,名扬一国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个六品正儒,可能连府君都请不来,周凌虽是读书人,有一定人脉,可请一位正儒来帮忙,牵强的很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至少还是有办法的,不至于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异术如此害人,为何不焚烧毁之?”

    “弄得人心惶惶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出声,略显得好奇,觉得这种东西这么害人,为什么不烧毁得了。

    “异术如洪水,堵不如疏,焚烧之法,也存在许多麻烦,复刻抄录难以解决,再者烧毁一卷异术,并不代表这是孤本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王朝收集异术,会让儒道大家去研究,从而想出克制之法,并且若是有人修炼其异术,也好分辨出来,单纯的烧毁并不能解决根源麻烦。”

    周凌给予回答。

    但说完这句话,他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,你莫要有什么负担,总而言之,若是你真没修炼过异术,身正不怕影子斜,即便是遇到麻烦,为师想尽办法也会帮你渡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周凌神色笃定。

    声音说完,许清宵点了点头,但心情莫名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因为他修炼过异术。

    可这番话他说不出口,并不是害怕周凌会举发自己,而是许清宵担心将周凌与陈星河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先吃饭吧,清宵,这几日你好好读书,莫要乱了神。”

    见许清宵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,周凌开口,让两人不要在想些什么,先吃饭再说吧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多说,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子时。

    大夜弥天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书房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缓缓将笔放下,白纸上已经落满数百字,字体工整,简而干净。

    可许清宵的心,却一直没有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练字一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可越练,字越乱。

    心不静,字不平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毛笔,许清宵站起身来,透过窗户看着黑穹明月。

    心情莫名复杂。

    晚饭过后,许清宵心情一直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得知修行异术者,株连九族就更加静不下心了。

    曾经一直以为,修行异术无非是自己倒霉,可今日才明白朝廷对异术到底有多严厉。

    若是有朝一日自己真的被发现修炼异术,岂不是牵连到了周凌,甚至包括陈星河。

    周凌为自己先生,尽心尽力,也没有嫌弃,可若是自己坑害了他,这道坎许清宵内心过不去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许清宵沉默了许久,他脑海当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自己一个人前往南豫府。

    甚至他想要逃离南豫府,这样一来即便当真被发现了,也与周凌无关。

    没有正式拜过师,算不上师父,可若是拿着师父的举荐信去参加府试,这层关系就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思前想后之时,房门忽然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是周凌。

    他提着一盏油灯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惊讶,他没想到这个时辰周凌还没入睡。

    “清宵。”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周凌开口,他提醒许清宵休息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只是想了想,他微微叹了口气,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时,周凌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清宵,我今日见你有些心事,为师虽然不懂,但也能猜到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听为师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言,差而不教,非师也,慧而不教,自学也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底下没有好与坏之分,一切遵循本心,为师看的出,你是一块璞玉,虽你我只有数十日的交集。”

    “但为师不会看错人,你心肠极好,懂得是非,善明辨恶,无论发生了什么,为师都相信你,也明白你有苦衷。”

    “你莫要担心什么,好好读书,但一定要勿忘本心之善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来找你,一是醒你早些休息,二是来为你赐字,你愿意否?”

    周凌一番话让许清宵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显然,周凌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是啊,许清宵今日的表现,的确有些古怪,周凌教书这么多年,察言观色自然熟练,活了这么多年,也不是傻子,隐约猜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让许清宵发愣的是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周凌还愿收自己为徒,并且以圣言教诲自己。

    让许清宵着实感动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响。

    许清宵回过神来,他看着周凌,随后缓缓跪拜在地。

    “学生许清宵,请先生赐字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