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二十六章:启程,南豫府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周凌家中。

    望着跪拜在地的许清宵,周凌没有去扶,而是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清宵,为师思来想去,赐你守仁二字,希望你守有常德,仁义为先。”

    周凌所有的言语,都汇聚在这赐字之上。

    守仁?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咀嚼这二字,他明白其意,但还未彻底明白,不过依旧是朝着周凌一拜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赐字,学生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出声,由心而谢。

    “早些休息吧,这些日子还是要多去读书,其余事其余说。”

    周凌点了点头,来到许清宵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学生打算过几日就出发,去南豫府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起身,他看向周凌说道。

    “急吗?”

    周凌问道,他虽然不知许清宵为何要提前走,但并没有多问,只是问了句急不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应了一声,没有给予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当下,周凌想了想,随后提着油灯道。

    “早些时辰出发也好,可以熟悉熟悉南豫府,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周凌问道。

    “月底三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出时间,他与吴言商量好了时间,越早越好。

    “行,我让你师娘为你准备好行李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,好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周凌没有多说什么了,手中的油灯晃动,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许清宵望着周凌的背影不语,待周凌走后,他缓缓回到书桌面前。

    一切复杂的情绪,在这一刻也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脑中只有周凌说的六个字。

    其余事,其余说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许清宵看着书桌,随后重新换上一张白纸,取来毛笔,沾染点墨,在白纸上写下两字。

    一遍遍的练字,一遍遍的思索,直至天明,许清宵这才收笔,但也没有入睡,而是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读书要读。

    但练功也要练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,异术修炼起来,并非是那种邪祟功法,修炼起来有淡金色微光环绕,反倒是像纯阳功法。

    气血沸腾,金乌淬体,又是一道道金乌气血在体内凝聚。

    十品为养身。

    九品位凝脉。

    金乌淬体术,淬炼过一次肉身,如今凝聚金乌气血,可以尝试性的凝脉。

    打破桎梏,凝聚气脉,如此一来便可以产生‘内气’,产生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拥有内气之后,就可以做一些寻常武者几乎不可能做的事情,譬如说踏水而行,亦或者是说凝聚剑气等等,一品一重天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没有打算现在凝脉,自己才刚刚踏入十品武者,如果再突破到九品,难免不引起他人怀疑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打算离开平安县,去了南豫府再提升品级,再者还有一点便是,能不能凝脉成功也是一个问题,不如好好蕴养一下身体,等有足够的信心再说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待许清宵修炼完毕,整个人神清气爽,一夜未睡的疲倦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他尝试性的挥舞几拳,拳风阵阵,身体也结实了许多,细细感悟一番,自己一拳的力量,至少有五百斤左右,在平安县不敢说第一,但进前三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甚至许清宵明显感觉得到,自己每修炼一次金乌淬体术,身体都会得到改善,如此长期下去的话,或许有朝一日能凝聚出大日圣体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这大日圣体有多强了。

    练功完毕,许清宵简单洗漱一番,便从书架中取出一本书籍开始认真阅读。

    读书过程中,体内的燥热也逐渐冷却,浩然正气也在运转,全方位地压制魔性,这种感觉很直接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许清宵将手中书籍放下,他如今已达养气境,说不上过目不忘,但记忆超群还是能做到。

    一本书籍,看过一遍大概也能记住。

    然而读书并非是死记硬背,重点的是‘理’与‘解’,理是明理,明白书中文字阐述的道理是什么。

    解是解开自己的思维,用自己的想法,去解释文字,让自己更好的明白与领悟。

    许清宵手中的这本书籍,名为人欲论。

    所谓人欲论,指的便是人**望,书籍内容让许清宵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圣人也,灭人欲而存天理。

    世界为何有那么多战争纷乱,为何有那么多无辜屠杀,在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,君王如此,百姓亦如此,读书之人应当克制这种人欲。

    克己善我,时时刻刻保持一种理智,不得纵欲。

    听起来很有道理,可仔细一想,人无欲则自亡,一个人没有欲望,没有追求,只知道追求缥缈虚无的大道,若人人如此,那这个世界岂不是没了?

    这种极端思想的儒书,让许清宵有些不敢苟同。

    可让许清宵好奇的是,这本人欲论却摆在书架上端第一位上,足以证明这本人欲论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思索时,陈星河出现。

    他也是来取书。

    见许清宵面前摆放的人欲论,不由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弟看过这本书?”

    “刚刚看完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感触?”

    陈星河直接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严厉,不太理解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不敢乱点评,古代读书人思想十分固执,将一些大儒或者是圣人立为目标或者偶像,要是敢乱说几句话,轻则翻脸,重则老死不相往来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人欲论,乃是朱圣所写,第五代文圣,虽有些严厉,但字字珠玑。”

    “我辈读书人初看时的确会有些不适,毕竟人皆有欲,克制己欲本身就是一件极难之事,但多看几遍,细细领悟,便会发现其中之精妙。”

    果然,陈星河推崇这篇人欲论。

    “师兄,欲为人性,克己人欲,否为人也?”

    许清宵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欲望是人性质根本,若是克制自己的欲望,那还是不是人?

    然而陈星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理解错了,这人欲论,并非是说要灭绝人欲,其根本是不要过度释放欲望,譬如娶妻生子视为天理,但三妻四妾则为人欲。”

    “三餐而食,视为天理,山珍海味,视为人欲。”

    “欲望太大,则无穷也,古今往来,烽火连天,尸骨如山,皆因人欲,若能克制,便绝人祸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阐述朱圣之理。

    许清宵明白这番话,但还是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敢问师兄,天理又是如何划分?人欲又是如何划分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朱圣已经在天理策中所写,不过老师家中应该没有天理策,等去了南豫府,师兄为你找来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无法完全回答许清宵这个问题,但书中记载,所以打算等去了南豫府给许清宵找来相关书籍解答。

    “劳烦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客气一声,同时又忍不住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朱圣之论,是当下文坛的主流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朱圣为天下第五位圣人,后世文人受其影响,主流是必然的,不过也并非只有朱圣之论,上四代圣人以及近代也有一些其他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文坛哪里有什么主流之分,只要思想是对的,既可百家争鸣,也可百花齐放,只是朱圣之言在大魏极其盛行,朝廷半壁江山都学朱圣言论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许清宵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问这个,其主要原因就是担心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文人相轻,尤其是党派之争,还有思想之争,党派之争还好说,争的是利益,而且要根据大局来定,彼此之间还不会直接撕破脸。

    而且圣上最讨厌的便是党派,故此也不敢显露的太直白。

    可思想之争不一样,你要是侮辱我的信仰,我就要想方设法的除掉你,拳打脚踢是常事,碰到几个极端的,那可不是闹着玩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就担心,自己不太喜欢这种言论,万一说错点话,那岂不是平白无故得罪人?甚至还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故此,明白这点后,许清宵心中暗暗告诫,无论如何思想之争不要去参与,反正谁势力大就跟着谁,其他的闷头读书就好。

    陈星河取书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门外来了人,是两个捕快,程立东的人,不过这次过来两人没有嚣张跋扈,反倒是有些客气的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要护送两人去南豫府,怕许清宵和陈星河路上遇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众人明白程立东的意思,而且这个理由也不好推辞,故此也就答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就如此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过了五天。

    已是月底。

    许清宵要提前走的事情,周凌告知了陈星河,对此陈星河倒无所谓,毕竟早点去也有好处。

    平安县到南豫府,一路上就算不遇到什么事,也要差不多五日左右的行程。

    四月三十。

    马车已经准备好了,是程立东手下准备的,这还不错至少省了一笔路费。

    院外。

    周凌与吴氏将东西交给许清宵与陈星河。

    行李不算多,一份干粮一份衣裳,干粮用来应急。

    周凌的话不多,只是说了几句勤勉之话。

    吴氏则各种叮嘱,虽相处时间不长,但许清宵的品行和善,一段日子下来自然有些感情,多番叮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已是辰时。

    金阳高照。

    许清宵与陈星河朝着周凌与吴氏恭敬一拜,而后坐进了马车当中。

    程立东的捕快手下,左右牵马,一语不发地护送两人。

    驾!

    随着一道喝声。

    马蹄绝尘。

    滚滚黄沙掀起。

    人睹物,物思人,十年寒窗望高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