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三十章:抵达南豫府,偶遇故友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杨豹杨虎兄弟二人对许清宵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其原因倒也简单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官差办案,都是特权而行,吃吃喝喝一点,哪怕是砸毁点东西,店家也不会说些什么,毕竟官差保卫的是太平。

    也权当做是一种保护费。

    除非是砸损的有些严重,不然哪里有官差给百姓银子的?

    许清宵这一番话,一来是品性崇高,二来是给两人提个醒。

    也是新朝已立,各种变法改革打压的都是官员,小事不做好,或许来日就会因为这种小事倒霉。

    当然最重要的是品性。

    果然,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马车依旧均速而行,杨豹与杨虎明面上说说笑笑,暗中却在警惕打量周围,若是有任何突发情况,两人会直接拔刀。

    车内的许清宵也有一些警惕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谁都不敢保证到底会不会遇到危险,如若真有危险,就是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,一路上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接近三个时辰的时间。

    马车终于来到了南豫府外。

    与之前不同的是,官道上的人流量越来越多,一辆辆马车行驶,行商,小贩,书生,形形色色。

    马车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掀开帘子,其目光注视着前方的古城。

    南豫府城,目测高有十三四丈,呈现青灰色,古城斑驳,至于有没有刀剑痕迹许清宵看不见,相隔数百米压根看不清,不过修补的痕迹倒是很明显。

    是攻城器导致的,火石一类的撞击伤痕,即便是经过修补也无法遮掩。

    “清宵老弟,南豫府到了,你瞧瞧,气派不气派?”

    杨豹指着南豫府大声笑道,不知道的还以为南豫府是他家的,

    “气派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违心的点了点头,虽说古代建筑充满智慧,可见过现代钢筋大厦,许清宵还真气派不来,除非有各种特效,比如说什么圣光啊,龙影之类的。

    不然许清宵实在不敢苟同。

    “清宵老弟,不是哥哥我吹,南豫府可是长平郡最宏伟的古府,历经大魏十朝,是大魏建国古城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里面可是有长平郡会都没有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看着南豫府,杨豹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长平郡都没有的东西?是什么?”

    许清宵好奇了。

    郡会是什么?用现代化来说就是省会,省会基本上都是最发达的城市,什么都优先。

    如何不让许清宵好奇。

    “文武楼。”

    杨豹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文武楼?”

    许清宵还以为是什么勾栏春楼呢,没想到是文武楼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啊?

    许清宵的确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豹哥,文武楼是何物啊?”

    许清宵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老弟这就孤陋寡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文武楼,是我们南豫府独一无二之地,所谓文楼,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去的地方,里面的姑娘,一个个清秀水灵,才貌双全,不过需要互相相中才能快活,麻烦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这武楼就简单多了,没有那么多麻烦的事情,五百八十八枚铜钱就可以快活一下,往上还有八百八十八,一千二百八十八,最贵的也不过三千八百八十八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姑娘,虽比不上文楼的清倌人,但胜在武技高超,让人欲罢不能,老哥我虽然没多少银子,但要是兄弟不嫌弃,请你享受个最贵的,如何?”

    杨豹说到这里的时候,神色激动,一旁的杨虎也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懵了。

    淦,这还不是勾栏吗?

    还以为是什么呢,无非是素场子和荤场子。

    有些脑阔疼,许清宵倒不是自命清高,也不是说不好女色,主要是爱干净。

    不是嫌弃这行业的人,就怕染上什么不好的病,古代可没有拦精灵,万一中招了怎么办?

    呃,不对,是啊,古代没有拦精灵,自己可不可以做出来?然后赚取银子呢?

    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。

    只是陈星河的咳嗽声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好意,我替清宵谢过,不过这次前来主要还是府试,不可分心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出声,他是正经人,不喝花酒也瞧不上这种东西,听到两人要带许清宵去快活一番,他自然出声拦下,担心许清宵乐不思蜀,堕落温柔乡。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老哥的好意,这个就算了,若是喝喝酒还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相比陈星河不接地气的拒绝,许清宵就委婉许多了,两人讪笑一声,也就顺着许清宵的台阶下。

    “恩恩,那行,回头一起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在南豫府遇到什么事,清宵兄弟一定要找咱兄弟,别的不说,至少在南豫府混了这么多年,人脉还是有些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啊,就刚才清宵老弟的行为处事,真适合来当捕快,你要是来咱们南豫府,三五年必能当个捕头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啊,去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杨豹由心而说。

    许清宵遇事的反应能力,以及行为处事极其老练圆润,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有机会的,指不定府试没考过,还是回来当差,要真来了南豫府,两位哥哥可要好好关照我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这番话不是玩笑话。

    读书的根本原因,是为了压制体内魔性,压根就不是真想读书。

    就算读书真读好了,未来的命运最终无非就是两个。

    权倾朝野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站队失败,剥夺官职,五马分尸。

    政治这东西可不是闹着玩,毕竟你面对的,可是古今往来最聪明的一帮人,没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所以当官什么的不要太想,当官差就没什么问题,毕竟是皇帝家的忠实打工仔。

    听过宰相造反的,有听过官差造反的吗?

    就算真闹到造反这一步,赢了就是从龙之臣。

    输了,一般带头的都会说一句,放过我手下,他们是无辜的,我投降。

    基本上皇帝也会答应,一来成全仁义,二来都是自己人,杀一个少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许清宵瞎想的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你要是来,我和杨虎跟着你混。”

    杨豹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跟着笑了笑,是不是客气话无所谓,反正人家客气,你跟着客气就行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。

    马车来到南豫府城下。

    近距离观看南豫府城墙,有点震撼了,厚厚的城墙,代表着大魏前几朝的财力,也代表着无数百姓的苦难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兴亡苦百姓。

    没有感慨,也没有吟诗,许清宵老老实实下马,跟随着杨豹杨虎兄弟二人审查过关。

    取出平安路引后,算是身份证明,再有杨豹杨虎兄弟二人在,通关过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走进城道中,杨豹与许清宵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“清宵老弟,最近可不要出去,刚才城防兄弟告诉我,南豫府外的确有妖魔痕迹,府里现在一团糟,据说过些日子可能要宵禁,你要是有什么事非得出去,也要跟我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免得出了什么差池,可别怀疑,之前是奉命盯着你,现在是兄弟说点真心话,老哥我看人很准,你是个好人,程大人看走眼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的行程,让杨豹与杨虎兄弟二人对许清宵好感倍增,所以这番话也是掏心窝。

    “明白,老哥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听得出对方是心窝话,笑着点了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小半刻钟。

    杨豹兄弟二人带许清宵来到了一处酒楼。

    开了两间上房,是杨豹兄弟二人付的钱,任凭许清宵怎么说,两人都不肯收回,让许清宵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建交手段,让一旁的陈星河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他性子清冷,不愿与人交流什么,有些好友,但都是读书人,做不到许清宵这样八面玲珑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弟,我们两兄弟先过去了,有什么事去府衙找我们就行。”

    开好上房后,两人叮嘱掌柜一番事物后,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许清宵亲自送两人走出客栈,也引来不少人目光,毕竟让官差护送,多多少少有些排面。

    待两人离开后,许清宵与陈星河便打算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陈星河!陈兄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许清宵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是一个清秀男子,一袭白衣,朝着陈星河走来,面上尽是笑容。

    “王儒兄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略显惊讶,但还是立刻回礼,同时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,这是王儒,是为兄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为许清宵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王儒兄,在下许清宵,字守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也立刻作礼回之。

    “见过清宵兄。”

    王儒扫了一眼许清宵,随后也回之礼仪,同时好奇看向陈星河。

    “王儒兄,清宵是我师弟,我们二人同出师门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解释了一句,后者恍然大悟,随后又朝着许清宵淡淡行礼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立刻又回了个礼过去。

    文人就是这点繁琐,你回了礼,我必须要回,回来回去,累个半死。

    不像武夫那么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卧槽,清宵,好久不见啊,走,哥带你去新场子玩。

    卧槽,老哥,是你啊,别,还是老弟带你去新场子玩。

    这多直接啊,既显得尊重,又不失礼仪,更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“陈兄,咱们当真是有缘分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来的也巧,今夜李鑫兄摆设盛宴,宴请各地才子,你既然来了,就一定得来,可莫要推辞,李鑫公子对你可是有印象,正好你师弟也来了,一同见识见识也好。”

    王儒先是感慨一声缘分,而后拉着陈星河参加晚上的盛宴。

    “李鑫公子吗?”

    “行,何时?”

    陈星河念了一声,紧接着询问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“酉时一刻就开始,还有两个多时辰,听说还来了一位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陈兄你先歇歇脚,愚弟还要办些事情,申时二刻来找你,到时我们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王儒似乎有什么事,略显着急,所以语速很快,说完之后便直接离去。

    当真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陈星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清宵,先歇歇,晚上一同去参加盛宴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恩,不过师兄,若是带我不太方便,师弟可以独自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不知道李鑫是谁,但看样子有些来头,再者许清宵也知道,文人相轻,圈子互相鄙视,万一自己凑过去惹来什么麻烦,还不如不去。

    “无妨,无须担心,师兄在南豫府有些名气,没什么不方便,哪怕是李鑫公子也要对师兄礼让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李鑫公子是南豫府府君之子,品行不错,喜欢广结好友,你去了他反而高兴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淡然开口,尤其是‘有些名气’这句话,说出来时,更清傲了些。

    恩,有被装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