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三十一章:许清宵的社交能力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客房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将行李放下,随后直接躺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连续几天住在马车内,自然不舒服,睡觉都要缩着脚,哪里有床睡得安稳。

    稍稍休息一会后,许清宵便起身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一连五天,许清宵都没有修炼过。

    如今好不容易一个人,许清宵自然不会懒惰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过了二十天,距离三个月入九品,只剩下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急,许清宵倒不是特别急。

    依靠金乌淬体术,剩余两个月内踏入九品,可以说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肉身再次出现淡淡金光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气血沸腾涌动,一道道金乌气血凝聚而出,前前后后也有数百道金乌气血在体内。

    眼下有两条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凝聚金乌气血,蕴养肉身。

    以金乌气血,开拓筋脉,完成凝脉。

    许清宵暂时选择第一种,他打算等到过些日子再突破,晚一点最好。

    没必要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许清宵收功。

    随着这段时间的修炼,许清宵也愈发感觉体质的蜕变。

    可以说每天都有不同变化,无论是体魄还是反应能力,全方位的提升。

    只是具体有多强,许清宵并不了解,但举个例子,若是遇到杨豹杨虎兄弟两兄弟。

    许清宵感觉一只手就能击败二人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也是十品武者,但许清宵有自信一只手击败。

    “豹哥说过,府衙里面有一种东西,名叫震鼓,可以测试武者的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机会,可以去测一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思索,关于武者体系,他也是一头雾水,说来说去还是知识缺乏。

    “要去看书,南豫府有书院,藏书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府试就算了,虚无缥缈的东西,多读点书,等府试结束后就离开南豫府,隐姓埋名去其他府。”

    “程立东死了也麻烦,难保上面不会瞎猜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没死就更麻烦,这家伙估计对我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一件件事情浮现在许清宵脑海中,他在规划未来。

    南豫府只是一个落脚地。

    过来主要的目的,并非是为了府试,主要还是为了摆脱嫌疑,让吴言有机会动手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来看书,自己最大的问题,就是信息量太少了,必须要多读书来弥补自己的知识盲区。

    要看书。

    多看书。

    许清宵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“哦,不对,还要去参加盛宴。”

    差一点准备直接出发的许清宵忽然想到晚上还有一个宴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清宵不由叹了口气,但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缺乏娱乐性的古代,最大的爱好就是设宴聚友,文人有文人的玩法,粗人有粗人的玩法,甚至孩童老人也有自己的玩法。

    毕竟到了晚上,除了去逛花楼以外,你找不到什么其他娱乐方式,撑到死也就是个赌牌。

    对于晚上的宴会,许清宵想的很明白。

    扩展一下自己的社交人脉,方法也很简单,见人就夸,你文采好就夸你文采,你丹青好就夸你丹青,要是文采都一般般,就夸你长得帅。

    试问一下,谁会觉得自己长得不帅?

    这种社交手段,许清宵简直不要太熟练,前世陪领导出差,靠的就是口才好。

    就如此,又是半个时辰不知不觉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,让许清宵放下手中书籍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后,许清宵站起身来,将门打开便看到王儒与一名丫鬟装扮的女子出现。

    “见过王儒兄长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是客气,同时眼中略带着一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你师兄说晚些赴宴,让我带你先去,这套衣服是你师兄特意让我准备的,你先换好衣裳。”

    王儒对许清宵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“换衣服?”

    许清宵看了一眼自己的素衣,干净是挺干净的,不过的确没有文人墨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,劳烦王儒兄长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接过丫鬟手中的托盘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你先更衣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
    王儒说了一声,便帮许清宵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待房门关上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开始更衣。

    陈星河为自己准备的衣袍是绸缎锦衣,整体为白色,上衣一尘不染,下裳边角有点青色花边,整体看来简约而不失雅。

    换上衣裳,许清宵用一根簪子随意束发。

    古代没有镜子,即便是普通的黄铜镜,也不是便宜货,好在上等客房都有黄铜镜。

    看不到全貌,只能稍稍看看自己的样貌。

    还行,挺帅的。

    简单整理一番,许清宵推开房门,朝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一楼,王儒正在饮茶,等待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王儒兄长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后者顿时回过头,待看到许清宵后,王儒不由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?”

    王儒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许清宵之前给他的感觉,只是略显清秀罢了。

    可穿上这套衣服之后,显得儒雅无比,清秀的样貌,也有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让人直感俊美不已。

    文人其实十分在乎颜值,毕竟一个满脸横肉的人,一口一口圣人言,岂不是显得违和感十足?

    许清宵换上衣服后,变化的确很大,不仅仅是样貌,主要还是气质。

    所谓人靠衣装,佛靠金装,的确有道理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一身衣服换了之后,满是儒雅气质,导致面容看起来俊美的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搞不明白了,而后者摆了摆手,有些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贤弟换了一身衣裳,就如同换人一般,俊俏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想想也是,能与陈兄结伴而来,清宵贤弟自然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贤弟,时辰不早了,我们一同走吧?”

    王儒连说了几句,看了一眼天色,略显着急。

    “好,劳烦兄长带路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便跟着王儒一同前行。

    设宴的地方,距离酒楼不远。

    步行一刻钟左右,便来到设宴地。

    是一处大宅,门外有白玉古兽雕像,左右各自一座。

    宅门很气派,数十名武者镇守,都是入了品的武者。

    入品武者,在平安县都可以当个捕快,到了南豫府却只能给人看门,这就是大城市啊。

    “见过王公子,敢问这位是?”

    宅门迎客的仆人走来,满脸堆笑地看向王儒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好友,是陈星河的师弟,叫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王儒开口,告知对方许清宵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两位公子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王儒王公子驾到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许公子驾到。”

    后者只是例行询问而已,待确定无疑后,便大声喊道通报其中。

    很快,有丫鬟从宅内走出,引领王儒与许清宵入内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你应该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愚兄提醒你几点,待会若是畅聊之时,你有什么见解,最好想想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第一次来,尽可能多结识点朋友,能来这里的人,都是南豫府有头有脸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关系处好了,以后在南豫府顺风顺水,哪怕是去了长平郡,都有些人脉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儒与许清宵并肩而行,压着声音告知许清宵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“明白,多谢兄长提醒,愚弟牢记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头。

    宅院很大,越过前堂,假山耸立,又有小桥流水,完爆前世所谓的大别墅,真正的园林。

    也就在越过一座小桥后,几道人影出现在前方。

    “志远兄,是志远兄吗?”

    王儒露出喜色,高呼开口。

    前行的几人顿时停驻,而后回过头来,看到是王儒,当下也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王儒兄,好些日子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男子满是笑容,与王儒作礼,而王儒也快速回礼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上次云岭一别,甚是想念,甚是想念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志远兄,这位是许清宵,陈星河的同门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这是赵志远,是柏庐书院,徐夫子得意门生。”

    王儒为两人介绍。

    许清宵当即作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志远兄,一直听闻师兄提到过志远兄长,未曾想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社交能力可谓是满级。

    话一开口,让王儒不由一惊,而赵志远更是一愣,紧接着便是愉快。

    而且夸起来还没有任何直白,既有文采又不显得直接。

    这是个好人啊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客气了,客气了,都是虚名,都是虚名。”

    赵志远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了,只能一口口的虚名虚名来回应,但对许清宵好感倍增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这两位也是我的好友,这位是锦云县林宁,这位是永凌县王兆。”

    赵志远开口,向王儒与陈星河介绍这二人。

    “原来两位便是林宁和王兆啊,这些日子时不时听到家师提到两位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说两位才华横溢,学富五车,让我日后遇到定要好好结交,清宵见过两位兄长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礼之后,露出兴奋之色,朝着两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两人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他们在各地也算得上是才子,但来到南豫府就一般般了,可许清宵这番话太过于真诚,不像是假的啊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两人莫名喜悦起来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言重了,我们二人也仅仅只是多读了几年书罢了,学富五车,才华横溢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两人谦虚有礼,但嘴巴上说不敢当不敢当,面上的笑容浓盛无比,哪里像不敢当的样子?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当真是谦虚有礼,待会一定要好好喝上几杯。”

    赵志远笑了笑。

    仅是简单的见面,几人对许清宵好感倍增,让一旁的王儒连连称奇。

    不过众人没有耽搁,一同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只是走在路上,王儒有些好奇,压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我问你个事啊?”

    “你老师.......或者你师兄...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夸过我?”

    王儒开口,略显得不太好意思。

    许清宵:??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