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三十二章:府君押题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面对王儒的询问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说夸过,有些虚伪,说没夸过,又伤人自尊。

    想了想,许清宵只能笑着回了句自然提到过王儒兄长,然后再来几句为人仗义之类的话,让王儒笑颜逐开起来了。

    古人的社交一般都比较含蓄腼腆,尤其是文人,大多数的内心想法都是,我行你不行,除非你文采真的惊为天人,不然的话都出自于书香门第,拜的是名师。

    谁会认为自己资质差?

    所以除非是关系特别好,或者是特意巴结,不然的话大多数见面就是问个好。

    反观许清宵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跟着王儒等人同行,接下来不管遇到谁,许清宵可谓是巧舌如簧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长俊俏不凡,当真是美如玉,实在是让愚弟自感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兄长是否已经入品?为何见兄长周围环绕浩然正气,当真是羡煞愚弟了。”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能和诸位在一起,当真是我毕生的荣幸,还望诸位莫要嫌弃愚弟笨拙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的社交能力,在这次宴会上,可谓是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基本上任何与许清宵对上眼神的,都逃不过一顿夸赞,而且许清宵夸人还不是那种随便夸夸。

    知道你才华好,就夸你才华,看你长得俊俏,就夸你相貌,听说你要参加府试,连忙夸你高中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你是最棒的,我要向你学习。

    在许清宵这一番甜言蜜语之下,基本上与许清宵见过面的文人,哪一个不是喜悦激动。

    参加聚会,最大的爽点是什么?

    就是被人认出,被人夸赞,当然若是能在宴会上赋诗一首,得到大家认可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许清宵满足了众人赴宴的美梦,也因此结识了不少人脉。

    南豫府的才子,府下九县的才子,有书香门第,也有富家子弟,总而言之这些人都记住了许清宵。

    对许清宵充满着好感。

    也是,毕竟以往大家的社交方式,都是比较腼腆,若不认识都是朋友互相介绍,然后坐下来喝两杯酒。

    想要关系处得好,需要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君子之交淡如水。

    许清宵就不一样,上来就夸,把人夸的晕头转向,对于一成不变的君子之交淡如水来说,简直是降维打击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这样的行为,也引来了不少人反感。

    心中鄙夷。

    只是当许清宵来到对方面前时,又是一番夸赞轰击,心中的鄙夷顿时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便是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当真有双慧眼啊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一个开场,前后不到半个时辰,许清宵的好友莫名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约许清宵去家里玩的有十五人,约许清宵宴会结束后一同去酒楼的有十二人,约许清宵下次一起踏青的有九人,甚至已经有四五人相继约许清宵去花楼逛逛。

    文人相约基本上都是关系好才约,尤其是去花楼这种地方,不是特别看中你,或者是说关系特别好,基本上不会去约。

    毕竟花楼这种地方,多多少少有些不雅,能一同去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而且夸人的好处不仅仅只是认识朋友,自己的名气也有所提升,方才许清宵便听到有人在聊自己,也是各种好词形容。

    一个人夸自己,别人会觉得这人应该还行。

    十个人夸自己,别人会觉得这人可以啊。

    一百个人夸自己,别人会觉得这人真厉害,得见识见识。

    口碑就是这样形成的。

    许清宵称之为。

    “宴会开始,请诸位公子落座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随着一道高喊声响起,大部分正在交谈的文人顿时朝着宴会中落座去。

    设宴地方,是一处空阔的院子,左右各自摆放木桌,一共四排,每排十桌,一桌可坐两至三人,若是关系好不嫌挤坐四人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来这里坐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,这里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,坐这里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,坐我身旁,好好聊几句。”

    此时,随着许清宵入内,社交好处顿时体验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许清宵走进院中,不少人满脸喜色邀请着,一个个都想拉着许清宵同坐畅聊。

    一些还未曾与许清宵打过交道的文人不由惊讶,连忙询问他人许清宵是谁,感觉名气很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儒看到这一幕,心中莫名有些羡慕,他与在场不少人关系还不错,认识好几年,可愣是没一个叫自己,反倒是许清宵才不过认识他们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居然这么受欢迎?

    好家伙,长得帅真的这么吃香吗?

    王儒有点小情绪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许清宵开口。

    “多谢诸位好意,不过愚弟是随王儒兄长一同前来,待会还要等我师兄过来,就不好打扰诸位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委婉拒绝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盛请,这是好事,但若是处理不当就是坏事,无论答应谁都会冷落其他人的热情,反倒是与王儒坐一起,既不失礼格,又不让人心冷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的确是跟着王儒一同赴宴,真要跟别人坐在一起,岂不是打了王儒的脸?

    而许清宵这番话一说,王儒心里舒坦了许多,莫名觉得许清宵知礼不忘恩啊。

    先前那一点点的不愉快荡然无存,王儒带着许清宵落座下来。

    前面第三位,不算近但也不算特别远。

    落座下来后,许清宵立刻与周围几人作礼,自报家门一番后,这才缓缓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太懂人情世故也不是一件好事,想要左右逢源,八面玲珑就得事事注意,有点累人,但好处也不少。

    今日这场宴会结束后,自己在南豫府遇到点事,估计都能直接摆平,不至于给师兄惹麻烦。

    叮。

    很快,清脆的琴声响起,伴随着一个个歌姬从院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歌姬面容娇美,肌肤细嫩,穿着薄纱,随音而舞,偶尔的若隐若现,更是撩动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许清宵静静地欣赏着,没什么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古代歌姬表演再好看,也比不过现代的表演,一两次或感新鲜,但仔细去看会发现也就这样。

    若不是歌姬长得漂亮,许清宵的确也欣赏不来。

    “黑色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喝了口果酒,心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一段精彩的歌姬表演结束,众人轻拍桌子喝彩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一道身影也院内走出。

    二十岁出头,锦衣富贵,白绿相交,腰系美玉,束冠羊脂,面容也俊俏。

    人一出现,王儒压低着声道:“这就是李鑫,李公子,南豫府府君长子。”

    王儒告知许清宵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扫了一眼,许清宵发现众人见到李鑫仅仅只是稍稍点了点头,并没有那种起身喊一句见过李公子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个个悠闲自在,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啧。

    古代文人就是拽啊,府君之子,这是什么概念?前世市高官的大儿子,别说同龄了,就算是一些比他大十几岁的人,也要恭恭敬敬喊一声李总好。

    这帮文人也不是说不给脸,但压根没有那种恭维,反倒是一副,我来赴宴是给你面子的态度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当真是好家伙。

    许清宵逐渐摸索出一些门道,再看看李鑫,脸上没有一点不愉,反倒快步来到主位,端起桌上的酒杯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,因发生一些小事,导致耽误了时辰,还望诸位莫要生气,李某自罚三杯。”

    李鑫开口,快速喝了三杯酒,算是自罚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毕竟是府君之子,府内事务繁忙,这点我等是知道的,今日邀宴,不胜荣幸,敬李公子一杯。”

    有人开口,第一个举杯,众人也跟着举杯,毕竟李鑫自罚三杯也算是给足众人面子,而众人虽然直白,可又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我等敬李公子一杯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纷纷举起酒杯,朝着李鑫敬酒。

    后者也痛快饮下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之后,一个又一个节目表演出现。

    大多数离不开琴棋书画,奏乐跳舞,一些杂耍游戏,前半段时间都是欣赏节目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亥时。

    众人也喝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随着一些琴师离开,院子安宁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今日邀约,其实所谓两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一来是,府试在即,李某作为府君长子,自然要为诸位设开功宴,待府试过后,李某还会宴请诸位。”

    “二来是,此次府试,极为重要,新朝第一次府试,可谓是万众瞩目,家父这些日子与不少儒道大家交流,尝试押题,今日也就是为这件事情,耽搁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鑫出声,道出这次宴会的目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话一说,满堂哗然。

    “府君为我等押题?”

    “新朝第一次府试的确重要,却没想到府君竟愿为我等押题。”

    “李府君当真是我辈楷模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第一反应是惊讶,紧接着便是兴奋与激动。

    押题。

    通俗点说,就是猜考试题目。

    民间允许押题,毕竟出题者皆然是朝中大儒,不会泄题,真要泄题,不需要朝廷触发,天地自然会有时候感应。

    能成为大儒者,也不会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不过押题这东西,有很多讲究,地位越高的人,猜测的越准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关系。

    了解出题者是谁,又是什么性格,从这里开始挖掘,其实能猜到部分。

    所以府君押题,的确不得不让人激动啊。

    “那敢问李公子,府君大人押的是什么题?”

    有人回过神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李鑫没有回答,只是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当下,院外便走来几个家仆,抬着一块石板,板上有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白纸上赫然写着两个字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