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三十五章:第二个儒道神通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有道是只要我不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尴尬的就是你们。

    看大家都不说话,许清宵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互相看着互相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众人震撼的内心总算是平复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大才啊,李某佩服,佩服!”

    李鑫端起酒杯,能见证千古名词诞生,还能看到许清宵以词晋品,无论是任何一样,都可以名震南豫府,前者更是可以享誉大魏王朝啊。

    三十年功与名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

    字字珠玑啊。

    李鑫折服,他朝着许清宵一拜,文人之大礼,代表着难以言说的尊重。

    李鑫一拜,众人也立刻回了神,纷纷朝着许清宵一拜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这是认可,也是尊重,更重要的是,他们知道大魏文坛又多了一位俊杰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路,能走多远,他们无法估量,但一定比自己要远。

    “诸位言重了,只是有感而发,算不上什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之大礼,逼装完了,也要懂得谦虚,不然就显得有些狂妄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清宵兄,你这首词,可谓千古名词,字字珠玑,如雷贯耳,我等虽作不出这样的名词,但也有鉴赏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才是言重,来,诸位,敬清宵兄一杯。”

    李鑫是个实在人,或者说在座众人都是实诚人,不敢去贬低只有崇敬。

    众人端起酒杯,又敬了一杯。

    此时,李鑫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敢问这首词可有名?”

    李鑫问道。

    “满江红·怒发冲冠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不假思索道。

    这首词乃是前世岳飞所著,其背景故事很符合靖城之耻,所以许清宵才会拿出来,应景应物。

    再者许清宵也解释了一番,这不是自己为自己作的,而是为一位将军。

    靖城之耻,自然有许多将军愤怒不平,所以完全可以代入,等自己回头看看书,找到一个将军人设套进去,就天衣无缝了。

    至于内容,许清宵只做了一点点改动,这个世界没有贺兰山,但有连云山,没有匈奴,所以改成了蛮夷。

    不做微调的话,难以融合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怒发冲冠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大才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拍掌,对这个名字感到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你这首词,是为那个将军所写?”

    李鑫继续问道,这个问题一出,众人皆然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说了,显得有些献媚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时辰也不早了,愚弟想回去休息休息,稳固一下才气,扰了诸位兴致,自罚三杯再走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哪里知道这首词适合那位将军啊,所以赶紧找个理由开溜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实话,许清宵想赶紧回去,刻印第二篇文章。

    儒道十品,每提升一品都可以凝聚儒道神通以及刻印儒道文章,他不想耽误,赶紧回去再说。

    “言重了,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去吧,稳固才气最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,明日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兄,明日有时间否?我订好酒楼,一同饮酒去。”

    “罚酒就不必了,清宵兄速去,莫要影响自己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开口,理解许清宵的心急,换做是他们自己,恨不得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多谢诸位谅解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照样罚酒三杯,随后转身离去,王儒跟在其后,也与众人告别。

    望着离开的许清宵,众人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宴会也莫名没什么意思,不过有人忽然开口,看向李鑫道。

    “李兄,不是说今日有位大人物吗?是谁?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众人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永平郡主与世子,不过他们临时有事,所以没来。”

    李鑫开口,说出对方来历。

    “郡主?世子?”

    “永平郡主,永平世子?这两位怎么来南豫府了?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他们?当真是大人物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开口,有些震撼。

    “本想介绍与诸位,但这两位太忙,也不好催促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鑫有些苦笑。

    郡主,世子,这是永平王的儿女,是王之后裔,李鑫哪里敢催促什么,全凭对方喜乐。

    众人能够理解,倒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路朝着酒楼走去,他步伐略急,身后的王儒紧跟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今日盛宴,你可是出尽了风头啊,能与陈兄同门而出,想来就不一般,日后待清宵贤弟金榜题名,踏上金銮殿,可不要忘记愚兄啊。”

    王儒跟在身后,他是引荐人,自然与许清宵关系算近,如今跟来也是为了稳固情谊。

    “兄长提携之恩,愚弟铭记于心,自然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客气的回应一句,王儒这人还算不错,不过他现在有事,比较急,所以不想耽搁什么。

    得到许清宵的回应,王儒兴奋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当真是品行高尚,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王儒跟在后面激动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回到客栈。

    许清宵显急,与王儒简单说了一句,便蹭蹭上楼。

    王儒理解,没有任何怨言,甚至特意找了小二,让小二注意点,若是有人大肆喧哗之类,要及时制止,免得吵闹到许清宵。

    待许清宵上楼后,不到片刻,陈星河的身影忽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王儒兄怎么还在这里?是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陈星河有些惊讶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方才一直在研究诗词,所以耽搁了许久,没想到王儒还在楼下。

    “陈兄,陈兄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陈星河出现,王儒立刻拉着对方,显得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这么激动作甚?”

    陈星河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,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,的确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你我一同去宴会,我向李鑫公子赔个礼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陈某之所以拖延,倒不是有意之,恰好有感而发,作了一首词,打算在宴会之上,献丑一番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误以为自己迟迟不去,引来有人不悦,所以王儒特意赶来提醒。

    故此他显得有些无奈,也说出自己没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灵光迸发没办法,想了一首好词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是诗,但作了半天诗作不出来,索性就改成词了。

    整体还不错,有韵有味,算得上是上等之作,谈不上绝词,但绝对比等闲之辈好太多。

    “陈兄作了词?”

    听到作词,王儒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傲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啊,走走走,陈兄,趁着人还在,莫要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王儒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许清宵是陈星河的师弟,能作出千古绝词。

    陈星河是许清宵的师兄,这要是作首词出来,那岂不是惊天动地?

    没有任何多想,王儒急忙拉着陈星河。

    而陈星河也已然习惯这一切。

    唉,太优秀了,没办法。

    两人消失在大街中。

    而客栈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已经回到房中,进入了天地文宫内。

    “恭喜清宵兄,一个月内,竟晋升两品,当真大才也。”

    文宫中。

    俊美男子早已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许清宵踏入儒道不过一个月的时间,直接升两品,这晋级速度快到没谱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就莫要笑话晚辈了,敢问前辈,现在刻印文章,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苦笑一声,升不升品是其次,主要是能不能压住体内的魔性,这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“来得及,我以文宫压制你的才气,没有让你真正突破,你速速去文池中刻印文章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便没有废话,直接跳进文池内。

    如上次一般,盘坐在文池之中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次经验,第二次许清宵刻印文章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文章许清宵也选好了,就满江红吧。

    诗词刻印。

    浩然正气在周围形成飓风。

    比第一次要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紫色的浩然正气,形成一个胚胎,之前是散乱的,如今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个胚胎,似乎在孕育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观想器物。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许清宵顿时回过神来,开始观想第二件文器。

    第二件文器凝聚什么呢?

    升品太快,让许清宵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啊。

    以后没事得想想,不然万一又升品了,岂不是尴尬?

    临时抱佛脚,肯定是不好的行为。

    戒尺。

    许清宵脑海中想到了一样东西,普通的文房四宝,莫名就觉得有点low。

    要整就整点常人没有的。

    就戒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清宵开始观想一把戒尺。

    三尺长就好。

    龙凤就算了,戒尺正反绘画天地,再加点师言进去,以后万一混的不行去当夫子,也省的去买戒尺。

    三尺长的戒尺很快浮现。

    尺正面绘天穹云彩。

    尺背面绘大地山河。

    刻有师德劝言。

    确定无误后,第二件文器也凝聚而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文笔也浮现而出,或许是晋级九品,文笔也发生了细微变化,笔杆上有龙纹痕迹。

    文笔追赶着戒尺,两件东西仿佛有灵智一般,你追我赶,环绕周围。

    欣赏了一会自己的作品后,许清宵挥了挥手,当下两件文器没入体内。

    紧接着,紫色的浩然正气没入体内,凝聚在双眼。

    这是儒道神通。

    第一个儒道神通是,许清宵还没搞懂,不过今日盛宴上,许清宵感觉之所以能引起众人共鸣,或许与自身的儒道神通有所关联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是不是,就很难分辨了。

    而第二个儒道神通。

    凝聚于眼。

    可观一切法,一切物品,妖魔鬼怪无所遁形,这个神通很好,比言字神通要好太多,最起码有作用。

    待文章刻印结束后,许清宵又一次的从文池中爬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