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三十九章:夫子前来,名词入京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午时。

    柏庐书院。

    这是南豫府最有名的几座书院之一。

    曾出过一位五品大儒,风光近百年。

    基本上被誉为南豫第一书院。

    平日里也有不少人会来书院借阅书籍,亦或者与朋友相约而来,饮茶闲谈。

    但今日,柏庐书院的人明显有些夸张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有三层人,大半个南豫府都的文人全部来了。

    满江红·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这篇词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,便成为了全城读书人追捧的名词。

    而且传播速度极快,只怕等不到今日过去,满江红将传遍整个府都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“齐夫子来了,齐夫子来了,快闪开,快闪开。”

    “陈夫子也来了,快让开,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应天书院的刘夫子也来了,这位大人物都来了,这个许清宵当真是大才啊。”

    随着几位老者的到来,人群涌动,各种议论之声响起,尤其是应天书院的刘夫子到来。

    更是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大魏王朝,有四大书院,是大魏文人挤破头都想入内的书院。

    岳麓书院,嵩阳书院,白鹿书院,应天书院。

    这四大书院皆然出过半圣,尤其是白鹿书院更是出过一位圣人,朱圣。

    故此白鹿书院号称天下第一书院,虽有所争议,但大部分人还是服气,能出圣人足以代表一切。

    南豫府都,有名流儒士,其中地位最高的便是应天书院刘夫子。

    但齐夫子和陈夫子也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夫子,是一种尊称,有德行之人,才能被称之为夫子,教书的也算。

    这三位夫子,皆已是八品修身之人,品级上高许清宵一品,但地位决然不同。

    武道一品一重天,是武力上的变化,不过大魏治国,也不全看武力,七品武者给八品武者做事的也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但儒道一品一重天,是地位上的变化,受天地而封,不得质疑,上下品阶森严划分。

    三位夫子到来,数千名文人儒者,几乎是同一时间朝着他们三人一拜。

    “我等见过三位夫子。”

    学生们礼拜。

    三位夫子也回小礼,这是德行素质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刘夫子也来了,看来待会是一场苦战啊。”

    走在左边的齐夫子开口,他穿着碧蓝色的儒袍,看向中间位置的刘夫子笑道。

    刘夫子穿着素衣,白发用青布束着,显得十分俭朴。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,在下只是听闻南豫府出了一位大才,想见一见,没有争抢之意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说明来意,他之所以过来,倒不是为了抢人,而是想看看这个大才是谁。

    他来自应天书院,即便是有爱才之心,也无法让许清宵去应天书院。

    毕竟四大书院,可不是通过举荐就能进去的,品级,品德,素养,立意,需要考核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就算是皇帝的儿子,也只能以旁听身份去书院学习。

    想要真正成为书院的学生,依旧要通过如此严酷的选拔。

    刘夫子不抢人,齐夫子和陈夫子眼中闪过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虽然在地位上与刘夫子齐平,可架不住人家的来头大,真要向许清宵抛橄榄枝,基本上争不过刘夫子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南豫府都之中,竟然平白无故冒出一位大才,这满江红一词,荡气回肠,道尽千百将军之恨,既是劝言又不失激昂慷慨,比我等这种迂腐要好太多了。”‘

    一袭白袍的陈夫子开口,他由心感慨满江红这篇绝词。

    方才他细细端详半柱香的时间,来来回回看了数十遍,可谓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所以他心中已经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将许清宵引入自己书院之中,若是许清宵不嫌弃,他愿意收许清宵为学生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首词若是身经百战的将军所著,我倒不会太过于惊讶,但偏偏是一位年轻人所作,此人忠国,未来若能入兵部,或许有生之年可看到我大魏铁骑,横扫蛮夷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点了点头,他做出极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让其余两位夫子惊讶,也让周围文人惊愕。

    到了刘夫子这个程度,一般极少夸赞他人,反倒是指点的多,这般夸赞足以证明,满江红这篇词到底有多好了。

    “字如人,词达意,能作出这等绝词,心中有宏图之志,几位越说,我倒是越想见见这位大才了。”

    陈夫子感慨,三人对许清宵皆是赞赏有加。

    当下,三位夫子并肩而行,走进柏庐书院之中。

    书院之内早已经人满为患,已经不让人入内,但三位夫子到来,柏庐书院的院长亲自过来迎接,无论如何都腾出了位置,让三位夫子入内。

    南豫府内,没有人敢得罪这三位夫子,就算是府君大人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随着这三位夫子入内,一路上周围的学生纷纷行礼作揖,不敢逾越,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三人没有逗留,一路走进书楼中。

    来之前他们就知道许清宵在书院读书。

    书院内有许多文人,但书楼中却十分安静,读书不得喧哗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三位夫子走入书楼中,一道身影便走来,十分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三位夫子,他便是许清宵,不过正在读书,好像已经浑然忘我了,需要我喊一声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王儒,他压着声音。

    许清宵来柏庐书院读书,的确有不少人打扰,后来都被王儒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许清宵是想要来看看书的,若是接二连三有人打扰,怎么能认真看书?

    可现在夫子来了,王儒只能硬着头皮过来说一声,如果夫子真找许清宵有事,他也只能去打断许清宵了。

    三为夫子将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书楼中。

    透过书架,可以看到许清宵端详着一本书,在认真阅读,目不转睛,时而点头,又时而皱眉,显然已经忘我。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的声音响起,他看了一眼周围,随后挥了挥手,让众人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齐夫子和陈夫子没有多说,跟着刘夫子一同出去。

    待出去后,刘夫子这才出声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嗜书如命,府试在即,他一词扬名,却能不动尘心,来书院读书,此乃我等读书人楷模,也是尔等需用心学习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传我话去,若无重要之事,莫要打扰许清宵,我们在外等待即可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开口,他对许清宵更加看好了。

    宴会作词,名扬南豫,若是寻常文人,只怕恨不得到处呼朋唤友,一同鉴赏绝词,受众人之夸赞,得众人之羡慕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不但没有呼朋唤友,也没有到处张扬。

    而是能沉下心来读书,这一点让刘夫子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此等心性,未来至少大儒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许清宵此子阅书之时,浑然忘我,不出十年,我大魏又要多一位大儒了。”

    陈夫子和齐夫子分别出声,他们再一次对许清宵做出更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书院之中,数千文人再听到此话后,再一次咂舌。

    大儒。

    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啊,这个级别,可上达天听,直言圣上,可辩天下一切事,朝中朝外皆奉为座上宾。

    即便是江湖中的仙道之辈,也要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受天地而封,立大儒之根。

    十年之内,许清宵就能成为大儒,这夸赞未免有些太高了吧?

    “两位夫子,我等平日也未曾聚过,不如去一旁的亭内稍作休息,既等许清宵,也可谈论一些事情?”

    刘夫子忽然开口,他看向齐夫子和陈夫子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刘夫子客气,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面带微笑,三位夫子朝着柏庐书院亭中走去。

    而众文人看到这一幕既是羡慕又是惊讶。

    南豫府三位夫子,皆然在这里等候着一位读书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前所未闻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书楼之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确已经到了忘我之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开窍的原因,这些繁琐的古文,在许清宵眼中,简直比白话文还好理解。

    而且书中内容,也让许清宵时而喜悦,时而困惑,时而思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当静下心之后,许清宵总算明白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个道理了。

    倘若真正静下心来读书,会发现世界之大,想象之广。

    读书当真有趣啊。

    一本本书籍在许清宵手中掠过。

    这次过来看书,许清宵已经做好了准备,能看多少看多少书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种类的,反正看就完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。

    许清宵看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许清宵依旧在看书。

    然而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,许清宵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如往日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一道道身影穿梭在各地宅院之中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整个京都沸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处恢弘的宅府之中。

    一名白发老者,看着手中的绝词,眼神之中充满着激动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好一句驾长车,踏破连云山缺。”

    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”

    “未曾想到,当世竟然还有这等读书人,有如此之壮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首词是为一位将军所作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,没想到有生之年,竟然有人会为我作词,这个读书人叫什么?待他日后入京为官,老夫一定要好好提携提携他。”

    爽朗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但同一时刻,在京都之中,出现了十几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