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四十四章:突破口,儒者降魔【给最单纯盟主加更】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客栈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与王儒随意闲聊了几句后,便独自一人回到了客房中。

    后天就是府试了,王儒也不好打扰,看到许清宵回来了,他就没什么说的。

    府试在即。

    基本上大部分的儒生都在备考。

    整个南豫府也贴了不少告示,要求大家尽可能的安静,一些闹市也全部停业,就是怕扰到儒生们府试。

    客房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从行李中取出一张白纸和一根毛笔。

    客栈有墨石,倒了点水,许清宵开始研墨。

    程立东此人对自己威胁太大了。

    野心大,手段狠,而且智商还在线,这才是许清宵头疼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仅仅与吴言交手,便猜到吴言将东西交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自己已经把东西烧毁了,所以程立东绝对找不到线索,除非自己说出来。

    东西涉及很大,许清宵相信程立东之前说的话,不会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有时候说真话比说假话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但涉及什么?

    线索就是平安县啊。

    这谁猜得出来?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纠结吴言交给自己的东西,这个不是重点,解决程立东才是眼下重中之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清宵开始在白纸上写计划了。

    不过第一件事情,不是程立东,而是入品。

    府试结束后,自己找时间入品,理由也不是没有,就说才气入体,有所感悟,一鼓作气之下突破九品。

    不是很合理,但不牵强。

    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入品,武道九品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情才是程立东。

    这家伙多活一天,自己就要防备一天,如今自己彻底得罪他,估计这家伙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眼下的局面只会是一种。

    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怎么弄死程立东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看样子应该不贪污受贿,野心大的人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。

    做事也认真,公是公私是私分的很清楚,在平安县就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脸色惨白以外,好像没什么缺点。

    仔细想了一会,程立东这个家伙好像还真没什么毛病,想要弄死他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这很麻烦。

    自己身为儒生,肯定做不得杀人越货的事情,违背良心也违背道德规律。

    重点还是道德,良不良心是其次,毕竟跟他有仇。

    子曰,以直报怨,程立东想要搞死自己,那自己搞死他,这个立场上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道德问题最大,儒道上的立场,人家找自己麻烦是本职工作,自己的的确确犯了错,然后你不服,还要杀人家。

    当然其根本原因还是......打不过。

    要是打得过,许清宵会找到合适的理由。

    即便是自己晋升到九品,也打不过程立东,这家伙是八品武夫,一品一重天,难以跨越。

    体内的浩然正气也没用,程立东又不是邪祟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要不让他也修炼异术?”

    突兀之间,许清宵脑海当中浮现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出,刹那间如树苗发芽一般,瞬间生长为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是啊,让这家伙也修炼异术,如此一来的话,他要是敢举报自己,自己就反举报,看看大家是相信一名读书人,还是相信一名武夫的话。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的好。

    人们不愿意相信一个麻匪叫做张牧之,人们更愿意相信他叫张麻子。

    这计划不错。

    许清宵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样才能让这家伙心甘情愿的修炼异术呢?

    拿出异术,告诉对方,你修炼了异术,我就把秘密告诉你?

    摇了摇头,程立东不蠢,不会上当的。

    许清宵皱眉。

    他想不到如何让程立东心甘情愿的修炼异术。

    “不能代入我的想法,要代入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摇了摇头,他站在自己的角度,根本无法想出办法,必须要站在程立东的角度才能想出办法。

    当下许清宵闭上眼睛,开始代入程立东。

    “假设我现在是程立东,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弄死许清宵,或者得知秘密再弄死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“以目前的情况来说,得知秘密是不可能了,所以就只能弄死许清宵,但府君只允许我暗中调查这件事情,明面上我不能动他,只能各种跟踪。”

    “可问题是,即便是跟踪许清宵,只怕这个小王八蛋也不会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杀他,不妥,会给我带来麻烦,而且线索就彻底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要找到足以让他绝望的证据,这样他才能被我掌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证据,可以让他彻底绝望?”

    “绝望!”

    “证据!”

    许清宵的眉头越来越紧,他已经彻底代入程立东了,连自己都骂,代入的很深。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随着一阵风从窗外吹来,将油灯吹灭。

    房间瞬间昏暗。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许清宵屏住了呼吸,脑海当中一个又一个念头闪过。

    最终,许清宵猛地起身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到了突破口。

    赵大夫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自己绝对不可能成为突破口,而知道自己修练异术的人,目前只有两个半。

    一个是自己,一个是赵大夫,还有半个是周凌,毕竟周凌只是很隐晦的开口,是否知道还不确定。

    而且程立东也不敢去招惹周凌。

    他唯一可以控制的人,就是赵大夫。

    所以唯一的突破口,就是赵大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清宵没有迟疑。

    他起身走出客房,找来了小二,让小二带路去府君宅。

    许清宵不知道程立东会不会想到这一点,但防范于未来,万一程立东想到了,离开南豫府,去找赵大夫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担心暴露问题,更担心的是程立东如今怒火中烧,对赵大夫不利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相信,这个家伙敢做,一句彻查异术,上面也不会说什么,毕竟针对的只是一个郎中大夫罢了。

    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许清宵来到了府君宅。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府君宅外,八个差役武者守夜,配着刀,凶神恶煞地看向许清宵。

    不过当看到许清宵模样后,面容温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在下许清宵,是府君之子李鑫好友,麻烦几位进去通报一番,我有要事找李兄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自报家门,同时取出一张银票递给几人。

    礼多人不怪。

    十两银子很多,但事关重要,也不拘小节了,反正不是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?许万古?”

    对方听到许清宵自报家门,顿时露出惊讶之色,下一刻面容更加温和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稍等,我立刻通报,银两就算了,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宰相门前七品官,府君门前的衙役也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知道许清宵的来头,哪里敢收下银两,直接开门入内去通报了。

    而其余几人则时不时打量着许清宵,若是对视,后者必然讪笑谄媚。

    这就是名声的好处啊。

    蹭蹭蹭。

    没有过太长时间,李鑫的身影快速出现在许清宵面前,赤着脚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深夜造访,肯定是有要事,李鑫直接询问,充满着好奇。

    “贤弟,帮愚兄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我未离开南豫府之前,看好程立东,无论如何,不能让他离开,至于原因,等府试结束后,我会解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将李鑫拉至一旁,而后声音压的极低,在李鑫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“好,明白。”

    李鑫识趣,没有多问,回答的很简单,但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作礼,后者立刻摇头,认为许清宵太客气了,随后想邀请许清宵入内休息。

    但许清宵拒绝了。

    以府试在即为由委婉拒绝。

    后者也没有强留,再目送许清宵离开后便进了府宅中,不过临进之前,看着门口的差役道。

    “许兄今日找我之事,你们权当做不知,这些是本公子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取出一张银票,五两银子,的确是一点心意。

    “我等明白。”

    府君门下当差的最不缺脑子,吩咐了就不会乱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客栈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有些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但依旧是有一块石头压着。

    望着外面的明月,许清宵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本以为破了局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在局中。

    不过好就好在,自己有主动权。

    思索一番后,许清宵也没有忘记正事,他来到床榻上,准备进入文宫,告知俊美男子一些好消息。

    此时,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南豫府,二十里外。

    一座大山中。

    刺耳无比的低吼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条红白相间的巨蛇穿梭在山林间。

    巨蛇粗有一丈,体型更是有数十丈,看起来极其渗人。

    是蛇,不是蟒。

    大山东部。

    巨蛇一路横推,扭动身躯,月光之下显得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只是来到山脚之时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赫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妖孽,放肆。”

    怒吼声响起,一道道浩然正气环绕此人周围,在黑夜之中闪烁发光。

    这是刘夫子。

    面对妖魔,他浑然无惧,一声怒吼,震的蛇妖惊吼。

    吼。

    尖锐的嘶吼声响起,巨蛇不敢冲撞,而是扭身就跑。

    待巨蛇转身。

    刘夫子纹丝不动,没有上前追击的意思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。

    大儒镇魔,儒者慑妖。

    八品修身,能做的就是震慑妖魔。

    简单点来说就是,妖魔奈何不了儒者,但同样的,儒者也奈何不了妖魔。

    等到了大儒那个境界,会有一些手段,不过还是不如武夫或者修士那般直接。

    南部地区。

    陈夫子的怒吼声响起。

    北部地区。

    齐夫子的怒吼声也响起。

    最终西部地区。

    南豫府的官差武夫,早已磨刀霍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