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四十六章:府试开始,试题安国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自古以来文人考核的文院都比较简朴。

    尤其是朱圣以后,杜绝铺张浪费,简约为美,甚至各地一度开始比穷,尤其是关于文人这方面。

    当然科举的贡院不一样,毕竟涉及到的是皇家,是大魏王朝。

    南豫府的贡院,就有些寒酸,没有瓦砖覆盖,用的是草垛,铺在建筑上。

    牌匾也没有涂抹金漆之类的东西,一切看起来简朴。

    此时,卯时还未到,整个南豫府贡院之外,已经聚满了文人才子。

    府院门口,更是站着二十名捕快,配着长刀,冷峻地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文人科考,无论是科举还是府试,都极为严格,但有舞弊,轻则终身不得入仕,重则发配三千里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扫了一眼,府院中只有二十名捕快,这明显有些少,按理说府试应该是南豫府目前最重要的事情,不应该这么少的。

    还没有细细去想,此时许多人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阁下就是许万古,许清宵,许兄吧?”

    有人走来,朝着许清宵作礼道。

    “万古不敢当,在下正是许清宵,诸位?”

    许清宵从思索中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几人有些好奇,同时对这个称呼实在是有些牙疼。

    许万古,这也太给面子了吧?

    而随着许清宵刚回答,几人顿时露出大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等乃碑林县读书人,昨日刚到南豫府,便听闻许兄宴会作词,一首满江红,道尽我辈读书人心中之愿,今日一见,许兄果然是气宇轩昂,英气逼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许兄大才,我等自读过您的名词之后,几乎夜夜无眠,只盼着能早点一睹面容。”

    “许兄,我等有个不求之请,许兄可否给个落名,这样即便我等府试败了,至少也没有白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几人开口,各种夸赞之词说出,宛若一副小迷弟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谓落名,其实就是签名。

    明白对方来意,许清宵也十分客气,点了点头后,几人更加喜悦,掏出册子,翻开第一页,将一支细小的毛笔递给许清宵,甚至还准备好了墨袋。

    沾上一点墨汁,许清宵在上落名。

    很快,几乎是一瞬间,许清宵给三人落名,刚落名结束,还不等许清宵放下毛笔,又是四五人走来,其目的也是一致。

    找自己喜欢的读书人落名是一件常有的事情,也是一件比较有逼格的事情。

    许清宵为人随和,可谓是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还没有到卯时,众文人要么在耐心等待,要么就是在闲聊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许清宵出现,而且还在给人签名,一瞬间如石落古潭,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“快,还愣在这里做什么,许万古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许万古来了?”

    “许万古在给人落名,咱们赶紧过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万古未来至少也是大儒,有大儒落笔,以后裱在家中,可以给儿孙增福啊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一个,带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许万古是谁啊?听都听过,找他落名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许万古是许清宵?写满江红的那个?兄台,等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人群瞬间沸腾了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跑去要个签名也不亏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许清宵周围人群涌动,里里外外围了几百人,全部是过来求落名的。

    人群当中,王儒等人努力地维护秩序,许清宵看到这一幕也有些慌,几百个男人如狼似虎一般地扑向自己,这谁顶得住啊?

    而一旁的陈星河,却面容平静地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实际上,陈星河很想问一句。

    要不要我的落名?

    但这种话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被众人追捧的许清宵,陈星河有些羡慕,但意志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今日府试之后。

    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陈星河才是南豫府最有才华的人。

    到时候你们求我陈某给你们落笔,我陈某也不给。

    也就在陈星河脑补时,突兀之间,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请问阁下是陈星河,陈兄吗?”

    这是一名清秀儒生,手中拿着小册和毛笔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陈星河内心兴奋起来了。

    总算有人认识我陈某了。

    很好,看你有一双慧眼,我给你落个名,第一个落名,以后可以向你后代子孙吹嘘了。

    陈星河心中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而后者也将小册与毛笔递出道:“听闻陈兄是许万古的兄长,能不能帮我要个落名?”

    清秀男子激动无比地说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已经伸手过去的陈星河缓缓收回了手,神色清冷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要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,他往后退了半步,眼观鼻,鼻观心,开启自闭模式。

    此时,府院之外的热闹,也引来院内的注意。

    南豫贡院。

    考场当中,九名老者站在不远处,注视着外面的喧闹。

    “再有一个时辰,便是府试之时,外面为何如此喧闹?”

    中间为首的老者略微皱眉,这般询问。

    “回赵大人,方才打听一番,好像是许清宵来了,这些文人有些激动罢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回答,告知原因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?作满江红的许清宵吗?”

    他询问了一声,而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作出千古绝词,的确了不起,英雄出少年是好,但也不需要这般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制止一下喧哗,卯时一到,开院门。”

    赵大人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这位赵大人来头很大,来自翰林院,负责南豫府府试主考。

    从京城来的人,的确就是格局大。

    许清宵之名,名扬南豫,正常读书人哪怕是多读了几年书,见到许清宵时也会客气一番,毕竟有为青年谁不想结识一番?

    可这位赵元大人,不但没有任何惊奇,相反一如往常一般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大魏翰林院毕竟是天下仕子聚集之地,怎可能会有平庸之人。

    很快,贡院内派人制止了府外的喧哗。

    随着有人制止,许清宵这才松了口气,王儒等人更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一切安宁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帮文人实在是太凶猛了,若不是官差来制止,许清宵感觉这帮人都要上手摸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也就在此时,李鑫走来了。

    与许清宵作个礼后,给了许清宵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许清宵顿时明了,以微笑回应后,两人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如此,一直到卯时。

    “入内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钟声以及一道嘹亮的声音,府试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贡院之门打开,二十名官差聚集在一起,众学子排成四队,挨个进入。

    先是拿出路引证明,而后拿出府试入考证明,最后便是检查身上是否有小抄或者是衣着上有没有痕迹。

    严格检查过后,这才放人入内。

    名气的好处在这一刻瞬间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原本排在后面,但众人纷纷让行,硬生生让许清宵排到了前列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功夫,许清宵便领取号码牌,走进贡院之中。

    南豫贡院,共有四个考场,许清宵是甲号考场,随机抽选。

    入了贡院,许清宵基本上是跟在陈星河身后走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参加府试,很多东西都不懂。

    “师弟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入了贡院,陈星河低声开口,让许清宵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行,走进内堂中,领三炷香,朝着四方而拜,堂中四方都挂着圣人画像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画像都不是真正的本人,而是虚构出来的,是一种修饰。

    拜过圣人后,再走过内堂,左为甲乙考场,右为丙丁考场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去左边,我与王儒兄往右,好好考试,待结束后,客栈碰面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你应该没带笔墨纸砚吧?拿着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开口,指着左边入口,同时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包袱,这是为许清宵准备的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,师弟真忘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递来的笔墨,许清宵还真忘记了,好在有师兄,不然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随后三人彼此作礼,便各自离开。

    告别过后,许清宵朝着甲等考场走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考场全貌出现在许清宵眼中。

    横竖两排,比较小的空间,前面没有遮挡物,只是一张书桌,每个考场都由两名考官来回检查。

    交出号码牌,有人指引许清宵的位置。

    比较靠前,第七位。

    入了考场,许清宵动作轻缓一些,考场规矩最严格的一条就是不能喧哗。

    待进入自己的房间中,许清宵这才明白科考有多严格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房间内,比较阴暗,左右各有一个桶子,一个是专门方便的,另外一个盛满了清水。

    府试只有一场,时间是三个时辰。

    入座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便静心等待了。

    接近半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有不少人聚集此地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天色,已经到了卯时三刻。

    辰时正式开始考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名老者来到许清宵面前,这是审考官。

    六十余岁,白发苍苍,面上带着笑意,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许大才?”

    “见过先生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起身作礼。

    后者摆了摆手道:“莫要如此,好好考,为我南豫争些光彩。”

    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也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待老者走后,许清宵也没闲着,将小包袱当中的笔墨纸砚一一摆放好。

    有师兄就是好啊,什么事都帮自己做好。

    等摆放好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开始提前研墨。

    不过研着研着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目光不由落在这几支毛笔上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也有一支笔啊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文器。

    不知道......用自己凝聚的文器写文章,会有什么效果?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思索时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辰时已到。

    众学生纷纷起身,而审考官也站在中心位置,开始念诵考场规矩。

    待考场规矩念完之后,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是主考官赵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府试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试题。”

    “安国。”

    当声音落下,传遍整个府院。

    不少人露出惊讶和喜悦之色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