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四十八章:安国之策,文宫五响【为最单纯大佬加更】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南豫贡院。

    当许清宵落笔之后。

    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是风。

    大风卷来,吹散天穹之上本就不多的白云。

    一张张白纸被吹的簌簌作响。

    很快,有不少人的白纸被吹散,这些读书人立刻起身捡取,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写的文章,若是损坏了,那才是麻烦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元站起身来,他看向天穹,没有邪祟,可怎么会突然卷起大风?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一道惊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快看,许清宵桌上。”

    有人惊讶,指着许清宵所在的方向喊道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不仅仅是这三位监考,即便是对面而坐的考生们,也不由将目光看向许清宵这里。

    只见,书桌之上。

    写下安国策的白纸,绽放出极其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炽烈的白色光芒,冲天而起,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考生们惊呼,还以为是仙法,不知道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三位考官也惊愕了,他们注视着这一幕,目光当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们,整个考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束直插云霄的光芒。

    除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陈星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陈星河进入忘我状态,书写文章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一道虹光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是甲等考场。”

    “甲等考场?许清宵,许万古好像就在甲等考场啊,这莫不是许万古引来的异象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当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嘶,早听闻许清宵在宴会之上,著作满江红,引才气入体,晋升九品,今日府试之上,许清宵又写出绝世文章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许兄,许万古引来的异象,一定是,一定是。”

    所有考生皆然沸腾,有人猜测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有人知晓发生什么事情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最为激动的是李鑫,他攥着拳头,激动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“喧哗者,剥夺府试资格。”

    众考官纷纷开口,他们内心也很激动,可还是维护考场秩序,待众人安静后,他们便想赶往甲等考场亲眼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考场不得擅自离开,包括他们也是如此,只能攥着拳头,显得心急。

    而随着惊虹冲天。

    府君宅内。

    正在批阅府内事务奏折的李广新,突兀之间感受到了一种莫名力量。

    他起身,走出大殿,一眼便看到东南方向的惊虹。

    几乎是刹那间,他眼中露出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“白虹贯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白虹贯日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异象。”

    李广新愣住了,他身为大魏南豫府府君,位高权重,掌管一府民生大计,见多识广,何等风浪未曾见过?

    但今日的景象,让他不得不震惊啊。

    “是贡院!贡院!”

    李广新几乎是一瞬间动身,他化作一道残影,速度极快,似风一般,朝着贡院奔去。

    白虹贯日,乃是祥瑞之兆,是天地异象,若是在他境内发生这等事情,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天大的功绩啊。

    不仅仅府君宅中。

    整个南豫府上上下下,数百万的百姓也都亲眼目睹这等奇迹。

    有些百姓更是跪在地上,高呼神仙显灵,一些老者更是惊呼,而后大喜着宣告,天降祥瑞,南豫府未来要风调雨顺了。

    南豫府外。

    官道之上。

    三驾马车缓缓行驶,马车当中坐着三位夫子,他们降妖归来,几日的降妖,也让他们有些疲倦,此时正在车内休息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随着惊虹出现,三位夫子仿佛有所感应一般,瞬间惊醒。

    掀开车帘,不等家仆开口,便已看到这直入云霄的惊虹。

    “白虹贯日,竟然是这等异象,南豫府发生了何事?为何会出现如此祥瑞?快,快,快,去府内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惊愕,待回过神后,立刻让马夫快速赶车。

    “白虹贯日,其方向是......府院,刘夫子,陈夫子,是府院的方向,难不成有人写出绝世文章,引来天地异象?”

    齐夫子瞪大了眼睛,他敏锐地发现,白虹所在的地方,好像是府院方向。

    “是府院方向,但不一定是贡院内,我等还是快点过去,等去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夫子开口。

    三位夫子还算是能沉住气,若是能将呼吸声控制一下,那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南豫府贡院内。

    冲天的惊虹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演化出来的异象,让所有人目瞪口呆,包括许清宵。

    他自认为自己这篇文章写的很不错,至少自己心里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这篇文章竟然引出这等异象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夸张?

    光环有点大吧?

    但很快,许清宵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所谓文章策论,就是先立意,告诉大家我要说什么,而后便是这个问题有多严重,紧接着就是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文章好与坏,无非两点,立意好不好,方案好不好。

    客观角度来说,许清宵认为自己的立意极好,因为它尖锐地指出大魏当下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致命问题,牵扯到的不仅仅是皇帝,而是国家,天下百姓,上至皇权贵族,下至黎民百姓,所以立意极好。

    而解决方案好不好?

    那肯定是极好啊。

    大魏钱庄这个理念,可以说是划时代的东西,而且若是能在儒家监管之下,就是利国神器。

    你说有没有缺点?

    那肯定有啊,但这个缺点跟钱庄没有任何一点关系,是看皇帝怎么使用。

    若能善用,利国利民。

    若不能善用,则害国害民。

    可这不影响大魏钱庄的影响啊。

    这个钱庄,可以说是镇国神器,胜过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综合下来。

    这文章好不好?

    好。

    而且好到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一般这种都称之为绝世文章,也可以称之为千古策论。

    然而,也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皇都东域,宏伟壮观的文宫当中,伴随着五道清脆且震耳的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惊动了整个大魏国都。

    “是圣钟,圣钟自响五下,是绝世文章,有人写出绝世文章。”

    一尊大儒的声音响起,显得极为激动。

    “圣钟五响,当为绝世,利国利民,是何人写出绝世文章?”

    又是一尊大儒的声音响起,充满着震撼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时隔五年,大魏竟然又显绝世文章,好,好,好啊,天赐大魏,天赐大魏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声音响彻整个皇都。

    引来无数猜想,绝世文章,或为立意镇邪文章,或为国为民之策论,无论是那种,对大魏来说都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大魏皇都内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也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星天院传来消息,南豫府显天地异象,为白虹贯日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内,大魏文宫,圣钟五响,乃为绝世文章出世。”

    悦耳的声音响起,很快一道平静声音落下。

    “查,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让星天院再查,此等异象者,文或武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。

    一名绝美身影,离开宫殿之中。

    而大魏文宫中,冲天的浩然正气没入天穹之上,速度快到肉眼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南豫府都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震惊之时。

    一幕让众人更加惊愕的画面出现了。

    恐怖的浩然正气,如同一条大江一般,倾盆一般地落在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如此浓厚的浩然正气,全部涌入体内,注入文池之中。

    浓厚的浩然正气,没入体内之时,化作一道道紫色之气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府君,以及三位夫子还有不少儒生全部聚集在府院之外。

    里面在考试,他们不能入内,这是大魏律法,再大的事情也绝对不能违背,否则是大罪。

    “这是圣人之气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指着这些浩然正气,身子忍不住颤抖道。

    “自西边而来,是大魏国都。”

    “国都?那就是文宫了,白虹贯日,唯有绝世文章才能引来这等异象,再者如此可怕的浩然正气加持,若不出意外,唯独许清宵,许大才能做到吧。”

    齐夫子与陈夫子分别开口,他们推测的很精确,只是看似一番话说的平静,但内心早已掀起千层浪花。

    “前有千古绝词,后有绝世文章,许清宵,许万古,当真是没有叫错的外号啊,此人,我一定要好好培养,好让我大魏再添一位圣人啊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开口,当然他口中的圣人,只是比喻,亚圣也是圣,半圣也是圣,当然圣人也是圣。

    只是刘夫子话一说完,齐夫子和陈夫子不服了。

    “刘夫子,你不是说不争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刘夫子,你不是说好不争吗?出尔反尔,何以君子?”

    两人有些不爽了,之前说好不争,如今看许清宵有如此大才,现在反悔?你还是不是君子啊?

    然而刘夫子扫了二人一眼,紧接着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此等大才,哪怕我背负骂名,也要悉心培养,我现在写信,告知老师,两位既然觉得我非君子,那我就当一回小人吧。”

    刘夫子懒得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不是君子就不是君子。

    这种大才摆在面前,我放着不要?我又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刘夫子如此不要脸皮,那我也不要了,齐兄与我一起,压着这个匹夫,不要让他写信。”

    陈夫子怒吼道,喊上齐夫子,直接动手,让刘夫子写不出信来。

    “三位夫子,周围还有人呢,莫要如此,丢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广新看到这种情况,忍不住立刻开口,好言相劝,毕竟周围都是人看着,不怕弄出笑话吗?

    “你区区一个武夫,有什么资格参与我等读书人的事情,这没你的事,自己去一边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介武夫,也配谈论文道?”

    齐夫子和陈夫子是真来气了,直接动手,也不管有没有人,反正绝对不能让刘夫子写信,这要是写信,许清宵绝对跟他们没半点关系了。

    至于李广新,好言相劝,结果换来的是一顿骂,当下李广新往旁边走了几步,表面上讪笑,内心却咬着牙。

    “鑫儿,好好给爹考上,以后成了大儒,给我往死里整这三个老东西!”

    李广新沉得住气,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
    而府院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文池注满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正式踏入八品。

    儒道八品。

    甲等考场。

    寂静可怕。

    三位考官,也彻底无言。

    二十岁的八品儒生。

    古今少有啊。

    而且许清宵这才入学一个月整啊。

    哦,不对,是二十九天。

    二十九天晋升八品。

    这要是再给他几年,那还不得起飞了?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望着安静的众人。

    晋品过后的许清宵,又一次的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免得场面更尴尬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