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五十二章:许清宵入睡【为最单纯大佬加更】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天穹如墨。

    南豫府贡院。

    十三位夫子端坐在贡院之外,他们皆满头白发,可此时神采奕奕,目中有神。

    他们是刘夫子三人请来的朋友,从各地府县,用最快速度赶来。

    南豫府出了一位绝世大才,这件事情已经传出去了,至于怎么传的就很难形容。

    各种版本都有,有说许清宵十五岁,有说许清宵二十岁,也有的说许清宵八岁,更夸张的还说许清宵有六十岁,寒窗苦读四十年,四十磨一剑,最终著作出绝世文章。

    这个版本最为广泛,毕竟人们愿意接受这种先苦后甜的故事,不愿接受少年得志的事实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许清宵,许大才,许万古这个名字是彻底传开了。

    十三位夫子镇守贡院,就是担心妖魔偷袭,甚至南豫府大半的官差都来了,将贡院里里外外三层包围,一旦有异样,直接拔刀。

    可见对许清宵有多看重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然而此时,南豫府中,许清宵没有睡着,可有部分人却睡着了。

    是一些考生,他们本来考完就回去休息的,为了封锁消息,就只能被禁足,等到朝廷大儒过来了,便可放回家休息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是武者,再加上几日的通宵达旦,如今自然扛不住,一个个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一个书生躺着熟睡。

    然而在梦中,他却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梦中,他府试高中,加官封爵,与好友来到花楼,引得不少绝色青睐,数十个绝美女子环绕周围,每一个女子都国色天香,翩翩起舞,让他心神荡漾

    唯一古怪的是,这些女子开口都不说一些,公子你好坏,公子你好大这种话。

    反倒是问一些府试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书生没有防备之心,一五一十地将所有事情全部说出,待说完之后,刹那间这些女子顿时变化模样,一个个肥胖丑陋,将其扑上床榻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道身影消失,来到了另外一人梦中。

    这是魇魔。

    他没有急着去找许清宵,一来是不知道许清宵是谁,二来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。

    所以他潜入其他书生梦中,再套取信息之后,便继续套取第二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来到第二人梦中。

    满天星河,一座孤山之上,一道背影出现在眼中。

    是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背影很孤寂,充满着萧条,望着星辰,莫名伤感。

    “天不生我陈星河,儒道万古如长夜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”

    “府试中举,绝世文章,进京面圣,成就大儒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!”

    “为何!”

    “为何这些都与我陈星河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陈星河,又何尝不想装逼,但为何这些都被师弟装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生陈,何生许。”

    悲声响起,充满着悲凉。

    这是陈星河的梦中,今日府试过后,他极其兴奋,自己文章写的又好又顺,可没想到的是,自己师弟竟然作出绝世文章。

    那一刻,没有人知道,有一只蚂蚁被踩死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没有人知道,他陈星河的梦想又破裂了。

    他不敢悲,怕别人说他心眼小。

    他不敢哭,怕别人说他非君子。

    他只能笑,祝福自己的师弟。

    他只能哈哈大笑,来表示自己的喜悦。

    可这些,都不是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 唯有入梦时,才可当真我。

    悲伤成河,想哭。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的悲伤情绪,魇魔抖了抖身子,顿时化作绝世美人,扭动身子,朝着陈星河走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长夜漫漫,为何独自一人伤心,要奴家为你排忧解难吗?”

    绝色靠近。

    陈星河回过头去,目光中含着泪。

    随后.......

    足足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魇魔足足听了陈星河讲述自己的梦想,讲述自己的理念,讲述自己心中的不甘,以及心中的渴望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这半个时辰全是废话。

    一瞬间,魇魔褪去表层的衣纱,打算贴近陈星河,从陈星河的话语当中,他得知许清宵就是他师弟,所以想要询问更多关于许清宵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陈星河一直不说,一直不说,气的他想直接弄死陈星河,可一旦弄死陈星河,必然会被发现,所以他才隐忍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平时,他早就弄死这种人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这师弟当真有如此才华吗?入学不过足月,就已晋升八品了吗?”

    魇魔褪去表面的一层衣纱,同时开口询问,身子朝着陈星河贴近,可突兀之间,陈星河面容瞬间清冷,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连你也觉得我不如我师弟?”

    他目光带着冷意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魇魔有些懵,自己就随口问了一句啊,我又没夸许清宵啊?你反应这么大?至于吗?

    “你还说你没有!”

    陈星河语气更加冷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魇魔强颜欢笑,想要再贴。

    又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误会,你就是瞧不起我陈某人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怒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魇魔硬着头皮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听!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!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!”

    魇魔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勾引我?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不知廉耻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有云,女子应洁身自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半夜突来,在这荒山野岭之中,莫你不是勾栏之人?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污秽。”

    “我陈某人,不好女色,更不好你这种女色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越看眼前女子,陈星河越觉得对方看不起自己,故此恼羞成怒之下,陈星河大声怒吼,言辞犀利。

    而几乎是一瞬间,魇魔炸了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直接杀了陈星河。

    他化身绝色女子,听你逼逼叨叨半个时辰,刚想给你点福利,没想到你竟然这样骂我?

    好,陈星河是吧?

    你给爷等着。

    等我解决完许清宵,我再来弄死你!

    不,我要嫩死你全家。

    魇魔气急败坏,他一挥手,幻化山雾,随后消失在他梦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魇魔怒火中烧,怒气冲天,怒发冲冠啊!!!!

    曾几何时,自己受过如此耻辱?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遇到这种人,当真是......羞辱,羞辱,羞辱。

    陈星河!

    我要杀你全家!

    魇魔心中怒吼。

    足足半刻钟,魇魔冷静了半刻钟,他才平复了心情,但即便是平复了心情,他也要杀陈星河全家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的正事,他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许清宵。

    以目前得知的信息,魇魔可以确定两件事情。

    许清宵二十岁。

    短短十日时间,作出千古名词与绝世文章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人,的确是妖族大敌,自己若真能得手,那就是泼天大的功劳。

    说不定可以进入魇族核心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客房当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正在抄录文章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抄录的第十二份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许清宵觉得有必要多抄录几卷。

    万一真的半路上丢了呢?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群妖怪有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可问题是大魏的敌人,又不止妖族一个。

    大魏鼎盛之时,肯定得罪了不少势力,以武开国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谁不服就揍谁,揍到对方服气为止。

    后来没落了,那得人人踩一脚,不踩对不起以前挨揍的日子啊。

    人是如此,王朝也是如此,这个世界的本质也就是如此,实力代表一切。

    武帝七次北伐,头三次最凶而且取得的成果最好,但后面四次为什么越来越不好?

    真当是大魏不行吗?

    真不行就不去北伐了呗,还不是有外来阻力,导致后面几次的北伐都被自己人暗算了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还要继续?

    不服气呗,以武为国号,这种人是那种甘愿吃亏的吗?

    不服就打。

    打来打去,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许清宵在抄录文章之时,其实也在不断思考如何将钱庄这个点,彻底搞好来。

    比如说第一步怎么做,第二步怎么做,第三步怎么做,还要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钱庄这个设想。

    绝对是当下最符合的赚钱方式。

    赚钱方法有很多种。

    但让国家变得有钱,钱庄是最适合的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可以说搞彩票啊这种,但这种东西得建立百姓有钱,不然的话,你搞什么都没用。

    再者钱庄一定是越早搞越好,前面可能施行力度难,而且不见得立刻能看到大把大把的银两进入口袋。

    但利在千秋。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想着想着,不知为何,倦意袭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猛地一愣。

    他不傻,自己虽然一段时间没睡,而且还在这里抄录文章,但身体完全扛得住。

    再熬个三四天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突然一下来了倦意,肯定不是身体反应。

    “糟了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,许清宵想要大喊一句,可浓浓睡意袭来,一重比一重恐怖。

    许清宵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足足坚持半刻钟,许清宵最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门外的官差顿时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许先生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门外一直有人看守,若是许清宵睡着了,立刻通报。

    但通报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入睡了,就难以醒来,否则外面的夫子早就进来围观许清宵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魇魔出现,潜入许清宵梦中。

    开始施行计划。

    也在一瞬间,许清宵体内的浩然正气凝聚,形成文器模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