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五十九章:永平世子邀见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许兄直说,若能办到,愚弟绝不推辞,但若办不到,愚弟也不逞强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许清宵第二件事情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李鑫莫名感觉有些困难,毕竟许清宵说话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行,既然贤弟都这般开口,愚兄就不遮掩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这程立东认识之时,愚兄不过是区区一名衙役,但他却死盯着我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愚兄认为,程立东不仅仅是想要栽赃嫁祸于我,更有可能还有其他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恐防他加害于我,所以愚兄打算让贤弟为我取来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出自己第二个目的。

    “何物?”

    李鑫不假思索道。

    “卷宗。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“南豫府逃犯的卷宗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出声,说出自己请求李鑫办的第二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卷宗?”

    李鑫有些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很难办到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

    “若只是要一份卷宗的话,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李鑫惊讶不是因为难办,而是太好办了。

    卷宗就是犯人档案,对于体系外的人来说,想要弄到卷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对于李鑫来说,这简直轻而易举啊。

    说是手到擒来,也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当真。”

    李鑫点了点头,拿一份卷宗而已,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就劳烦贤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此事莫要和令尊去说,我想暗中调查,若愚兄能洗清嫌疑,这份恩情铭记于心,他日也不会忘记贤弟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加了一些许诺进去。

    这句话是空头支票,可空头支票分两种,一种是没用的,一种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具体看是谁说。

    许清宵说这话,那么这空头支票不但有用,而且对李鑫来说,如获至宝一般。

    “许兄,你放心,愚弟懂得分寸,也相信兄长之品行,断然不会去修炼异术。”

    “程立东此人急攻心切,为获取功劳,栽赃嫁祸,实乃恶人也。”

    李鑫表现的十分激动,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许清宵认可,能成为许清宵的好友,已经不是前程不前程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而是名声啊。

    他是李广新的儿子,府君之子,未来前程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若是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也能当个府君,运气差的话,就有些吃力了。

    可与许清宵结识,他日许清宵真成了大儒,入翰林院,至少也是个二三品的大官,手握实权,不需要许清宵开口。

    朝廷有的是人想要巴结自己。

    这才是李鑫在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鑫的想法,许清宵其实完全明白,他没有任何一点反感。

    因为这就是现实,任何朋友都是利益挂钩,那种君子淡淡之交很难得,大部分都是利益朋友。

    “贤弟莫要激动,不过卷宗不需要直接给我,抄录一份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淡然笑了笑,拍了拍李鑫的肩膀。

    后者点了点头,便跟随着许清宵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不多时便追赶上了王儒的步伐。

    街道中,三人并行而走,一路上的人偶尔会丢来几束目光,不过也仅仅只是扫过来一眼。

    整个南豫府都听说了自己的名号,但真正认识自己的人没几个,即便是读书人也只有一小部分见过自己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如今府试结束,这十五天都比较空闲,清宵兄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见许清宵与李鑫密语过后,王儒开口,询问许清宵最近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想法,休息几日,逛一逛南豫府,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暂时不打算这两天就去长平县,程立东还在暗中跟踪自己。

    倒不如这几日好好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吴言说了只要三个月内能送到就好。

    现在一个月的时间都没过,完全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,要不要去文轩楼看看?”

    王儒笑道。

    “文轩楼?”

    听起来莫名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有所不知,这文轩楼是雅楼,是我南豫府一大特色。”

    听到文轩楼,李鑫开口,面上也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“一大特色?”

    许清宵记起来了,之前杨虎杨豹兄弟二人,好像就提到过文武楼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文轩楼不同于普通的花楼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每一位姑娘都清秀美丽,而且琴棋书画不说样样精通,但各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想要得到这些姑娘的青睐,需要连过三关。”

    李鑫如此道。

    讲述这文楼的趣味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关,文楼的清倌人们,会写对联,若能对上,则可入座,但写出来的对联,需要得到她们的认可,一次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第二关,若是入内,则要赠诗,若赠诗不错,算是第三关,可以与其同桌对饮,畅聊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第三关,就是两者之愿,若双方相中,就是一刻春宵,若不相中,简单畅聊便可离开,但酒钱得付,二十两银子一次。”

    王儒连忙解释,将这三关说出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许清宵有些咂舌了。

    “送副对联就是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饮酒一番,就是二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若对方瞧不上眼,这就是三十两白银,如此高昂的费用,还会有生意?”

    不是许清宵不解。

    主要是看了这么多书,许清宵对近代的了解就是一个字。

    穷。

    穷到离谱。

    候补差役,月俸一两,县衙当差二两银子,灰色收入有是有一点,但绝对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给人家送副对联,就要花十两银子,对比一下,就是自己之前一年俸禄啊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说送过去人家就要,写不好直接退回来,那你这十两银子就血本无归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清宵兄这就不懂了,文轩楼虽然收费昂贵,但物有所值,甚至说物超所值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清倌人,一半都是干净身子,剩下的也比较干净,绝对不是勾栏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她们自幼便在文轩楼中长大,有人教其琴棋书画,从小便用珍珠粉敷面,一个个五官清秀,相貌可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运气好,说不定可以收为通房丫鬟,愿意给点名分就纳其为妾,不亦乐乎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三十两银子算什么?有些财主,更是会请才子代写对联,一字百两都不足为过。”

    王儒说的津津有味,眼神之中充满着期盼。

    只是这番话说完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面容没有任何渴望,也没有显得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对于男女这方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直比较理智。

    事业为成,何以安家?

    再者,虽然听起来这个文轩楼充满着文人气息,可实际上呢?

    终究还不过是这群自认为风流之人的玩物罢了。

    从刚才王儒所说,若是看上眼,收为通房丫鬟或纳为小妾就可以看出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的命运,大部分都是可怜的。

    许清宵不是圣人,做不到去感化世人,但他不喜这种东西,一点都不喜。

    或许有时候开开玩笑,口头上花花,可性格上许清宵不允许自己去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也不会去碰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男女平等这种话,许清宵不会去说,也不敢去说,封建思想不是一两天形成的,而是日积月累,影响一代又一代人。

    改变不了,许清宵不会去逞强。

    但随波逐流,也不是许清宵的性子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中,文轩楼美如画,但在许清宵眼中,文轩楼中或许充满着悲苦。

    “王儒兄,这文轩楼虽然好,但也不是人人都喜欢,像陈兄貌似就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李鑫善于观察面色,他感觉得出许清宵对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,所以立刻出声,让王儒不要继续说了。

    后者也有所察觉,所以讪笑一声,便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李鑫所说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明白两人是在谨言,故此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兄台,陈师兄的确不太喜此物,我许某人也不是很喜欢花楼,但并不会制止他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自己不喜欢是自己的事情,扯上别人就没意思,容易影响感情。

    “许兄高风亮节,也是值得我等学习啊。”

    王儒夸了一句,李鑫也跟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突兀之间,两道人影快速走来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有要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站在不远处,朝着李鑫一拜,随后开口,告知李鑫有要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两位仁兄稍等。”

    李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还是先行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李鑫神色一变,紧接着点了点头,让两人退走。

    待两人走后,李鑫转身来到许清宵面前。

    “清宵兄,有人想见您一面。”

    李鑫出声,说出此话。

    “想见清宵兄?是何人?清宵兄如今可是南豫府的大才,也并非是什么人都能见的啊。”

    王儒先开口,询问是何人,同时也算是提醒李鑫一句,若是李鑫的朋友想要见许清宵,最好别开口。

    毕竟许清宵现在是南豫府的大才,要是什么人想见许清宵一面,许清宵就去见,那多丢面子啊。

    “永平世子。”

    李鑫淡淡回答道。

    刹那间,王儒闭嘴了。

    哦,是永平世子啊。

    那没事了。

    郡王的儿子,见见许清宵还是配的。

    “见我?”

    当下,许清宵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永平世子?

    郡王?

    郡主?

    等等......郡主?

    刹那间,一个个念头浮现在许清宵脑海当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