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六十六章:做自己的太阳,何须借他人的光?【为黑色大佬加更】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与慕南平聊至丑时。

    两人最终道别。

    慕南柠喝的烂醉如泥回去了,一路上都还在胡话连篇,什么真嫰,柔美,有些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很开心。

    目送慕南平离开后,李鑫特意找了自己一趟,带来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吴言的卷宗。

    吴言的卷宗不算是一件难事,至于程立东的头发就有些难,李鑫需要找个借口。

    许清宵提点了李鑫一句,带点东西去程立东家中找他,头发这种东西不难找到。

    李鑫会意,而后闲聊几句,也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至于王儒,则与许清宵结伴前往客栈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不过客栈之外,已经是人满为患,诸多读书人都在这里等着许清宵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丑时,许清宵也不想扰他人清梦,便没有走正门,直接爬上去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忘记自己是武者。

    入了品的武者,爬个窗户还是简单的很。

    腾腾两步,便入了房中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临走时没有关窗,小二也不敢随意入房,即便是打扫也得客人自己说,才会安排人上去。

    否则少了什么东西,根本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尤其是面对一群文人,自古哪里有文人偷窃的事情?就算有,那也是借鉴。

    房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摸来火折子,点上油灯后,便开始观看吴言的卷宗。

    整个卷宗很详细。

    有抓捕时间以及地点,甚至谁抓的都记在其中,虽然啰嗦了一些,但这就是卷宗。

    所有事情必须要写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一点都不能忽略,往往忽略的地方,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但吴言的卷宗,已经是盖棺定论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想了解的是。

    吴言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整份卷宗洋洋洒洒四五千字。

    许清宵每一个字都认真阅读。

    看到一半时,一个词汇顿时吸引到了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白衣门!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惊讶,这白衣门他知晓是什么。

    朝廷缉拿的要犯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头号要犯。

    抓到一名白衣门门徒,赏百两黄金,封准百户,这百两黄金是实打实的一百两黄金,可不是那种所谓的赏金三千,其实就是一堆黄铜。

    之所以给如此丰厚的报酬,是因为白衣门是个造反势力。

    恩,而且是头号造反组织。

    最绝了的是,白衣门是打着武帝旗号造反的。

    大致意思是,武帝前半生英勇非凡,有勇有谋,虽七次北伐没有扫荡蛮夷,但前面几次是硬生生打的蛮夷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最后几次走了下坡路,一次比一次麻烦。

    最终武帝归朝,晚年昏庸,听信奸言,屠杀忠良,可谓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这是史书记载。

    然而白衣门却认为,武帝并非是晚年昏庸,而是被朝中奸臣控制,失了神智,成为了傀儡。

    甚至还立女子为帝,简直是不可思议,同时白衣门认为,武帝还有一个儿子,本应该继承大统,尤其是这位武帝之子,有中兴之相,但奈何朝中有奸臣,为了稳固自己的势力,从而将武帝之子放置民间。

    扶持女帝,祸国殃民。

    白衣门顺势而出,一来寻找遗落民间的武帝之子,二来肃杀奸臣,三来推翻女帝,建立新大魏。

    从这些出发点来说,这个白衣门简直是替天行道,为民除害,还大魏一个朗朗乾坤。

    可这仅仅只是说辞而已。

    谁会说自己出师无名?

    武帝有没有儿子,这是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朝中是否有奸臣把控,这又是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女帝登基到底是不是正常的,这还是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拿不出证据,光靠一张嘴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白衣门最大的梦想,就是找到武帝遗孤,这样一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造反。

    然而大魏王朝对这种组织的态度就是一个字。

    杀。

    两个字的话就是。

    杀绝。

    绝对不会留一点情面。

    可这个吴言,为何没有直接处死?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疑惑,但没有思索,而是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将卷宗剩余部分全部看完。

    只是后半部的卷宗内容,并没有什么价值,大部分是审问信息,审问吴言来南豫府的目的,以及其他白衣门门徒在何处。

    整份卷宗,许清宵唯一得到的信息就是。

    吴言来自白衣门,在南豫府落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其他信息没有太大价值。

    “白衣门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吴言让我接头的人,也是白衣门门徒?”

    许清宵皱眉。

    若是跟这种人牵扯在一起,那就是天大的麻烦啊。

    白衣门门徒,诛九族。

    与白衣门有牵连,也是诛九族。

    大魏朝廷对白衣门的态度很强烈,完全是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发现就杀,一点机会都不给。

    可如今吴言让自己去跟白衣门的人接头,这就有些棘手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跟其他逃犯碰个面,许清宵还好说。

    造反组织的人,是什么人?

    都是一些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沾惹上他们,也极其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能碰他们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当即摇了摇头,决定不能去接头了。

    但很快,许清宵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不接头。”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吴言已经死了,白衣门的人可能不知道信息,但若是在相应的时间内,自己没有过去接头。

    只怕这帮人一定会去调查。

    一旦调查,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程立东能猜到自己有猫腻。

    白衣门的人不可能猜不到。

    到时候这帮人一定会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这帮人找上门了,那自己麻烦更大了。

    可能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哦,不对,把可能去掉。

    自己一定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能和整个大魏王朝对抗的造反组织,不说有多强吧,但搞死自己一个儒生还是比较简单。

    别看自己现在前有千古名词,后有绝世文章。

    但在这种人眼里,都是屁。

    你千古名词和绝世文章,能让我当皇帝不?

    不能是吧?

    不能有什么用?我要你文章做什么?拿去显摆?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很好。

    你心爱的女神,其实只是富人的....。

    绝世文章,千古名词,在有些人眼中,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但在有些人眼中,还不如一文钱有价值。

    所以不去接头,更麻烦。

    必须要接头。

    “直接告密,让朝廷派人,来个一网打尽?”

    突兀之间,许清宵想到了这个法子。

    只是琢磨了一会,许清宵马上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样更惨。

    再抓一批白衣门又能如何?

    跟吴言接头的人,地位就算比吴言高一点,也高不到哪里去,总不可能白衣门门主亲自过来跟我对接吧?

    所以抓一批小喽啰,只会引起白衣门的重视。

    结果会是什么?

    还是自己倒霉啊。

    嘶。

    许清宵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程立东的事情还没解决,现在又来了个白衣门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看卷宗了。

    看了只徒增烦恼。

    哎呀。

    这个程立东真该死。

    许清宵越想越气,越想越觉得这个程立东该死。

    “不对,要不要设计,让程立东替我接头?”

    许清宵忽然想到,设计让程立东去送死。

    只是念头一出,马上就被否决了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。

    以程立东的性格,估计这家伙见到白衣门,会直接臣服,然后从中获取好处,甚至借助白衣门来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反倒是养虎为患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程立东,白衣门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个极好的念头,出现在自己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将计划彻底完善,而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甚至面上都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,一来可以解决白衣门的祸端,二来也可以顺势解决程立东这个麻烦。

    办法很简单。

    与白衣门接头,谎称自己是吴言培养出来的暗子,一直躲在平安县。

    自己无父无母,却能活到现在,这一点可以解释为是吴言暗中帮忙。

    其次,吴言去平安县,为两件事情,一是异术,二是什么?二就是来找自己,让自己将东西带过去,否则明知必死,他为什么来?

    这又可以解释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自己会重新做一本小册,而且是一模一样的,交给白衣门。

    打消对方的防备之心。

    到时候借白衣门之手,除了程立东,这就是一石二鸟之计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有缺陷吗?

    有!

    那就是他们不信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如果真到了这个地步,有办法解决吗?

    有!

    加入白衣门。

    真心实意的加入。

    至于女帝不女帝的,也就不管她了。

    自己命都没了,还在乎女帝干嘛?又不认识。

    这样做危险不危险?

    危险。

    但不这样做危险吗?

    更危险。

    一个五成概率被识破,但还有挽救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个是九成概率被盯上,然后这辈子天天提心吊胆等死。

    至于告诉朝廷,让朝廷保护自己?

    那就呵呵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会不会重视自己,就算是重视,自己要不要离开京城?

    总不可能一辈子待在京城吧?

    就算待在京城。

    人家难道就不能在京城动手?

    白衣门专门杀朝中大臣,那些朝中大臣难道就不受保护?

    所以,靠别人,你只是公主。

    靠自己,你才是女王。

    许清宵从来不希望依靠别人。

    做自己的太阳。

    何须借他人的光?

    很好,计划定了。

    过两日回平安县。

    调查些事情后。

    再去接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