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六十九章:交接人!一切的谜题!【六千字大更,为黑色21大佬加更】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天下文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作的文章,竟然是立意文章。

    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南豫府中的三位夫子,也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毕竟立意文章是好是坏,谁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唯一能得知的就是,许清宵这回真的要出名了。

    若是安国论策,大家只会惊叹大魏又出了一位大才啊。

    可立意文章,一定会大量引来争纷,而许清宵也一定会被推上首位,或能得到尊重,但更多的会是质疑以及反驳。

    当然若是许清宵公开表示,自己写的文章,是阐释朱圣立意,我坚决拥护朱圣抉择,那就没太大问题了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文人,九成都是学习朱圣,你支持朱圣,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但到底是如何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因为许清宵仿佛人间蒸发一般,也不知道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文人瞩目的许清宵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正出现在一处官道上,策马狂奔。

    从南豫府到平安县,正常速度是五天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连夜赶路,到了一个驿站花钱换一匹马,如此反复,两天时间便可以赶到平安县。

    一路上许清宵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有钱走遍天下,没钱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一匹良马的价格是二十两银子,每次置换都需要半两银子。

    许清宵倒也想买一匹千里马,价格也不贵,毕竟这是修仙世界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一匹千里马售价五百两白银,这谁顶得住?

    没有办法,只能一匹马又一匹马的换乘。

    好在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总算是赶到平安县了。

    来到平安县后,许清宵目的很简单,直接去找自己老师,其余人少见为好。

    仗着入了品,许清宵趁着天黑,潜入了平安县中。

    至于坐骑也已经放生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舍不得,但也没办法,只能放生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周凌家中早已经熄灭了灯火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个翻身,便来到了周凌院子当中。

    借助月光,许清宵来到主室,压着声音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老师,学生许清宵拜访。”

    大晚上突然拜访,许清宵也知道有些吓人,但没办法,毕竟有事处理。

    来回一趟花费四天。

    鬼知道程立东会不会冒着危险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就算不会,自己也要早些时间回去,总不可能府试揭榜自己都不出现吧?

    好在的是,府试揭榜要等一段时间,想来大家的热情会逐渐冷却下来,不会急着想要见自己,所以这几天还是有时间逗留的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周凌的声音响起,显得十分质疑。

    “老师,当真是我,有要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清宵?”

    下一刻,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很快周凌提着一盏油灯,来到房门前。

    待房门打开后,借助油灯之光,周凌看清楚了许清宵的面容,而后不由惊叹。

    “清宵,你怎么会突然回来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当看到许清宵时,周凌的确震惊,按理说许清宵不应该是在南豫府等着府试揭榜吗?

    怎么好端端回来了?

    “老师,方便说话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没有直接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走,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周凌没有废话,直接朝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待来到书房后,周凌将油灯摆放在桌上,没有询问什么,而是等待许清宵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师,学生此次前来,为两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需要老师为我准备些材料,写在这上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学生想问老师,可否知道明月山在何处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门见山,也不藏藏掖掖了。

    他将材料清单递给周凌。

    同时询问明月山。

    “明月山?”

    周凌眉头紧皱,他在沉思。

    “从未听说过还有明月山这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容为师好好查查。”

    周凌压根就没听说过明月山,最起码平安县肯定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麻烦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算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,你突然来访,为师就不多问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这次在南豫府,可谓是名动天下,这满江红你是什么时候作出来的?还有你竟然能写出绝世文章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当真是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周凌没有询问许清宵为何来平安县,反倒是提起满江红和绝世文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师教得好,偶然之间,灵光一闪之作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灵光一闪?”

    周凌顿时有些郁闷,他知道许清宵不想说出来,不过他没有细细追问。

    而是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你许清宵之名,传遍了整个大魏,更是有人称你为许万古,但清宵你切要记住,不可骄傲,也绝对不能自傲。”

    “你儒进八品,将面临儒道真正困难的地方,为君子立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若你没事,一定要好好熟读圣人之意,从而明确心中之意,若不明意,毕生难以晋升七品,若能明意,你的道路将会更加宽广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吗?”

    周凌循循教导,许清宵也是认真聆听。

    “老师之言,学生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得到许清宵的回应,周凌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后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回来几天?在为师这里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两三日左右,住就不用了,学生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,两日后再来找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打扰,还望老师莫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来的快,离开的也快,他不能耽误,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。

    他要调查清楚几件事情。

    一,金乌淬体术怎么会出现在平安县。

    二,是谁得到的金乌淬体术。

    三,吴言来平安县,到底是为了异术,还是有其他目的。

    这三件事情许清宵一定要想明白,若是想不明白的话,难以解开谜题。

    解不开谜题,去长平县跟人碰头,那无疑是找死行为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方可百战百胜。

    “好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凌点了点头,让许清宵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“恩,学生告退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多说,朝着周凌一拜,随后离开。

    待许清宵离开后。

    并不是没有目的,而是直奔县令家去。

    想要得知金乌淬体术的来路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办法,询问县令。

    但直接去找县令,无疑是自爆身份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打算用入梦大神通,进入县令的梦中。

    不过能不能入梦进县令的梦中,就说不准了,但多试一试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根据之前潜入慕南柠梦中的经验,自己入梦术应该有范围限制,或许越近越好。

    就如此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。

    已是丑时。

    县令宅中早已经是漆黑一片,除了几盏灯笼还亮着光,一切安宁。

    许清宵爬上屋檐,他知道县令住在那一间房,偷摸上去,直接躺在屋檐之上,尽可能的不发出任何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而后开始运转入梦大神通。

    刹那间,昏睡感袭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后,是梦中。

    很快,许清宵发现不是李县令的梦中,而是她夫人的梦中,故此许清宵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第二次尝试。

    依旧不是李县令梦中。

    第三次尝试。

    第四次尝试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五次尝试。

    终于,许清宵潜入李县令梦中了。

    是在衙门当中。

    有了之前入梦的经验,许清宵很聪明,他变化成一只燕子,飞进衙门。

    衙门内。

    李县令有些焦急地走来走去,其余一些捕快衙役则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县老爷,您放心,这许清宵如今府试第一,又作出绝世文章,朝廷肯定会奖赏咱们平安县,县老爷您更是居首功,最起码也得加官进爵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县老爷,您就别急了,朝廷的人正在路上,估计要不了多久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府君记了大功,他也绝对不会忘记您的,说不定老爷您马上就要去南豫府上任做大官了。”

    捕快衙役们轮番开口,说着一些祝贺之词,

    许清宵顿时明白李县令做的是什么梦了。

    当真令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自己如今名动大魏,府试第一,作为地方官,李县令自然有好处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日估计日日夜夜都在想自己能得到什么赏赐,做这种梦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

    许清宵立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怎么融入梦中了。

    平安县外,许清宵变了模样,不过不是本尊,而是陈心大儒的模样,紧接着一挥手一派金甲铁骑出现。

    足足有数百位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李县令正在等待着朝廷嘉赏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就假扮朝廷的人,吓唬吓唬李县令,同时把自己想要的信息给问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许清宵的主意。

    随着金甲铁骑的出现,许清宵再变出一位将军跟随在一旁。

    直接朝着平安县衙门走去。

    梦。

    本身就千奇百怪,不需要太过于合理,只要别太离谱,对常人来说,一觉醒来可能都会忘记。

    同时若在梦中有过激行为,睡梦者会自我醒来,就好比从高楼摔下来,只怕立刻会被惊醒。

    许清宵还做不到维持梦境不变,所以只能融入梦中,尽可能的不显突兀。

    免得李县令惊醒。

    很快,许清宵来到县衙当中。

    衙役们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李县令也急急忙忙从内跑了出来,眼中有遮掩不掉的喜悦。

    只是当李县令看到杀气腾腾的金甲铁骑后,莫名有些慌张了。

    “下官李成,拜见大人,不知大人是?”

    李成朝着演化陈心大儒的许清宵一拜,毕恭毕敬,眼神之中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“此乃陈心陈大儒,李成,你身为读书人,居然连当朝大儒都不认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说话,而是让身旁的将领开口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李县令顿时震撼连连。

    大儒?

    他虽然也是读书人,不过没有入品,莫说大儒,就算是一个入品的读书人在他眼中,都显得十分尊贵,更何况一尊大儒。

    “学生李成,拜见陈大儒。”

    李成激动无比道,但同时更加敬畏。

    “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“李县令,此番你平安县,培养出一位当世大才,陛下十分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赏千金,任知府,不过有件事情,陛下让我先调查清楚,不知李县令可否配合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一瞬间,李成显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赏千金是小事。

    任知府之职。

    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吧?

    知府啊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官职?

    比他这个县令强多少?

    “请陈儒询问,下官必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李成激动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举报,许清宵偷偷修炼异术,陛下命我彻查,而举报之人说,这异术就出自于你们平安县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你这小小的一个平安县,怎会有异术之物?还望李县令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。

    李成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修炼异术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可千万不要被小人蒙骗,这许清宵我从小看到大,老实的很,而且从小就有慧根,是块读书的料,他绝对没有修炼异术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程立东举报的?这个小人,想要强行抓人去领取功劳,故意陷害许清宵,若不是下官硬保许清宵,只怕绝无这绝世文章。”

    “陈儒,您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,许清宵是好人,大大的好人啊,下官当初见到清宵时,就看得出来,他是国之栋梁,是我大魏的栋梁,若许清宵心术不正,那天下人都心术不正。”

    李成激动无比道。

    他听到这话,是又气又恨。

    眼看自己马上就要加官进爵了,可没想到的是,竟然惹上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他一瞬间就想到是程立东在搞鬼。

    所以各种怒斥,恨不得活剥了程立东。

    听到李成这番话,许清宵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为了加官进爵,这种话都能说出来?

    当真是慧眼啊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是好是坏,陛下自然会查清,不过我只想知道,平安县怎么来的异术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还是回归正题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说出来您可能不信,这异术算是捡到的。”

    李成有些尴尬道。

    “捡到的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懵了,如此珍贵的异术,怎可能是捡到的?

    “你在糊弄本官?”

    许清宵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大人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知道,说出来大人肯定不信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准确点来说,是从一个死人身上捡来的,下官认为,这死者修炼异术暴毙,结果被下官得之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得到异术,下官第一时间便上奏朝廷,朝廷正准备派人来取,结果异术还没有取到,就被一把火烧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此时的确有些蹊跷,但下官实在是无从查询,还望大人明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成也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捡到一本异术。

    又无缘无故被一把火烧干净了。

    你说没有猫腻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怎么一个猫腻,他猜不出来,也猜不到啊。

    完全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也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异术是捡来的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巧捡来的?

    许清宵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等等,突兀之间,许清宵想到了什么,不由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异术是什么时候捡到的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月一日,未时。”

    李成不假思索道。

    三月一。

    “南豫府逃犯吴言,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平安县中的?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月二日。”

    李成继续回答道。

    好巧。

    一瞬间,许清宵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整件事情突然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莫名复杂了许多。

    平安县,无缘无故捡到一本异术。

    刚巧的是,吴言第二天就来了。

    你说这是巧合,许清宵还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吴言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?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的是。

    吴言为什么知道,金乌淬体术会藏在案牍库?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道惊雷一般,在许清宵脑海当中炸响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这一点许清宵一直忽略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吴言知道异术藏在案牍库。

    自己知道,是因为自己是体制中的人,而且当时自己必死无疑,属于灵光一闪,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。

    可吴言呢?

    他出现在案牍库,似乎是早就知道异术就在案牍库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他凭什么知道?

    暗子!

    暗子!

    暗子!

    吴言有一个接头人。

    就在平安县中。

    而且能知道这异术就藏在案牍库,肯定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谁是吴言的暗子?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一刹那间,很多事情想明白了,也彻底想通了。

    吴言为什么会来平安县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设想的是,平安县有吴言需要的异术。

    可是当时自己没有想到的一点是。

    吴言凭什么认定,平安县有异术?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平安县,怎么可能会藏有异术?

    所以由此可见,这异术是有人故意拿出来,随便找个人当替死鬼,然后顺理成章地出现在衙门当中。

    可新的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个人不直接与吴言交接?

    为什么不直接给吴言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当解开一个问题之后,马上又出现一个新的问题。

    许清宵大脑运转的极快。

    他想不到为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可以直接交给吴言,却不出面,反倒是借助衙门,将异术间接性给吴言。

    嘶。

    我怎么这么蠢啊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许清宵想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这个暗子,不能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准确点来说,这个暗子,可能不认识吴言,亦或者说吴言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得到了上面的安排。

    上面让他们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只有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双方都不知道谁是谁。

    可这个暗子是谁?

    “除了你以外,谁知道这本异术放在案牍库内?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异术之珍贵,除了下官之外,没有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李成思索一番,而后给予这个回答。

    但这个答案,显然不是许清宵想要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答案许清宵也没有质疑。

    的确,异术事关重大,他也不敢保证衙门里会不会有人偷偷拓印一本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敢声张,谁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发现这异术的?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衙门里的差役张明,不过他已经死了,追捕逃犯时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回答道。

    张明?

    许清宵回忆这个人,是个普通差役。

    跟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的确是死了,但不是被阴冥寒毒毒死的,而是直接被打死的。

    线索一下子就没了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不是线索没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故意将线索掐断。

    这就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盘问一些事情,将李成知道的全部盘问出来后。

    便给予了千金赏赐,还有知府官印。

    如果李成觉得不够,再送他块玉玺都行。

    信息得到,许清宵也没有继续入梦。

    当下,许清宵带着人马离开,等离开之后,许清宵悄然无息离开了梦中。

    寅时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。

    许清宵睁开眸子。

    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夜色正浓。

    许清宵依旧是小心翼翼地离开屋檐之上。

    离开了平安县,随便找了一处荒野之地,便开始沉思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思绪很简单。

    第一,吴言来南豫府,是有目的,拿金乌淬体术,找到交接人,将东西给对方,但不知什么原因,他没有找到这个交接人,极有可能是程立东追的太紧,毕竟这家伙也是个狠茬子。

    第二,交接人是白衣门的,这毋庸置疑,异术应该也是白衣门给他的,可这个交接人是谁?首先可以确定的是,他是衙门里的人,当也不完全确定,只能说大概率。

    第三,这个交接人,不认识吴言,准确点来说,他可能见过吴言,可还没有机会表明自己的身份,没有跟吴言真正接触过。

    而自己要做的事情很简单。

    找到这个交接人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他。

    一切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可以笃定,对方没有接触过吴言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接触过吴言,那么对自己来说就是有利的。

    自己完全可以谎称是白衣门门徒。

    来骗取信息。

    至于他信不信?

    许清宵有的是办法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。

    这个交接人是谁呢。

    许清宵认真琢磨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认真开始沉思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在平安县发生的一幕幕全部出现在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每一个画面,都仿佛定格一般,许清宵在找是谁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。

    许清宵睁开了眸子。

    他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浮现了一个人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