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七十章:接头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一个衙门内部人员或者与衙门关系密切之人。

    同时还可以悄无声息跟踪李成县令,那么此人必然是入了品的武者。

    结合以上两个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陈捕头了。

    平安县只有他一个人入了品,而且身为捕头,在衙门里来去自由。

    最让许清宵笃定的原因是。

    陈捕头听到异术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一个大夫开口,说的东西都是一些根本不可能实现之事。

    可陈捕头却在第一时间打断。

    这是为何?

    下意识的打断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因为平安县有一本异术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因素就是,当初自己说吴言就在远处,想要调虎离山。

    陈捕头二话不说就去追赶?

    原因是什么?

    陈捕头当了这么多年的捕快,怎么可能一点分辨能力都没有?

    他想要见到吴言。

    比谁都想要尽早的见到吴言,交代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想到,自己会捷足先登,也没有想到吴言一直在跟踪自己,或者是说,吴言一直躲在案牍库附近,他也不敢显身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显得十分巧合,但就是这种巧合,让自己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陈捕头吗?”

    笃定主意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扫了一眼天色,已经是卯时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离开原地,不过他没有去陈捕头家中。

    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平安客栈。

    刚到卯时,平安客栈还没有什么客人。

    将准备好的斗笠戴上,许清宵来到客栈之外,随便找了个不算特别显眼,但也不会特别隐蔽的地方,画上了一件衣服。

    这是白衣门的对接暗号。

    画完之后,许清宵便走入客栈内。

    戴着斗笠,改变声线,许清宵显得有些孤僻,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,让小二端来两壶酒,给了半两碎银。

    而后便开始漫长地等待了。

    陈捕头会不会来许清宵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每一个来平安客栈的人,许清宵都会认真关注。

    因为许清宵也不敢完全保证,陈捕头就是白衣门的人。

    万一不是呢?

    这可不敢赌。

    还是稳妥点好。

    斟上一杯酒,许清宵开始认真观察众人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客栈内的人也越来越多,大多数是旅客,周围十里八乡的人。

    而讨论的内容,基本上跟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二,说起话来更是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不是吹的啊,咱们这位状元郎,许清宵,许万古,平日里没事就喜欢来客栈喝点小酒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没事就抱着一本书看,我那个时候就觉得,许万古肯定是个读书人,没想到真让我猜中了。”

    小二的声音在客栈内响起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。

    角落中,许清宵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。

    当你有了成就以后,你周边的人会莫名其妙觉得你有这块料。

    辍学的人,去打工赚了钱,成了大富豪,村里人都会说,打小就看这孩子聪明,一看就是能挣大钱的人。

    你小时候不管多顽皮,只要有成就,那就不叫做顽皮,而是机灵。

    你要是没有成就,那就是玩物丧志。

    人们议论着,各种奇奇怪怪的话都说出来,甚至有些许清宵都不认识的人,说自己从小去他家看书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。

    平安县出了一位旷世奇才,整个村里都高兴,而且十里八乡的读书人也全部过来,参观的参观,学习的学习。

    许清宵坐在客栈中十分安静,等待着有缘人到来。

    又是接近两个时辰的时间。

    许清宵依旧耐心。

    每一个过客许清宵都会关注,但大部分的人是周围乡镇旅客,平安县的人不多,即便是来了,也没有关注自己。

    而是吹嘘着关于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直接点,许清宵没有等到自己想要来的人。

    但许清宵耐心足够。

    一直到客栈即将打烊,依旧没有人来。

    许清宵直接在客栈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寅时。

    客栈还未开门。

    许清宵依旧来到了昨天的位置,还是老规矩,一壶酒,半两碎银当做打赏,小二屁颠屁颠地拿着钱走了,也没有多关注许清宵,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耐心还真足啊。”

    客栈内,许清宵端起酒杯,有些好奇,一天一夜对方都没有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按理说平安客栈位置比较显眼,自己留下的印记,也不是特别隐蔽。

    这交接能力当真有些差啊。

    就这还造反?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吐槽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了。

    是陈捕头。

    客栈内。

    陈捕头穿着官服,走进客栈之中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小二的喊声立刻响起。

    “陈捕头,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?”

    小二的声音响起,许清宵的目光也落在了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随着陈捕头出现,许清宵心中的疑惑,瞬间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如今可以百分百笃定,陈捕头就是白衣门的暗子了。

    啧啧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清宵有些感慨,这白衣门还真是强啊,暗子竟然这么多,区区一个平安县都有白衣门的痕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的话,说不定朝中也有白衣门的暗子。

    以后自己当真要小心一点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感慨,丝毫不顾方才自己还在吐槽白衣门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按惯例巡逻。”

    陈捕头笑了笑,给予回答,同时他的目光落在周围,很快锁定在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捕头喊了一声,小二也识趣,没有打扰陈捕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捕头来到许清宵身旁一桌,喊了一壶酒,便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说话,依旧是自顾自的倒酒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圣代朝朝事,儒臣岁月新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是陈捕头开口,他自顾自的念了一句,而后给自己斟了一杯酒,一口饮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有点惊讶了。

    还有暗号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搞?

    呃......。

    许清宵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不知道暗号是什么啊。

    陈捕头没有急,而是静静倒酒,一杯又一杯,直到一壶酒喝完,这才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除了刚才说出暗号,其余的一句话没有说。

    但临走之时,陈捕头多看了自己几眼。

    似乎是有些眼熟,但没有多想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待陈捕头离开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动弹,喝着酒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敢动吗?

    不敢动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后,许清宵起身,回到客房内休息。

    暗号这个是真的让许清宵有些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吴言之前也没有跟自己说过暗号是什么啊。

    这下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笃定陈捕头是暗子,并不是许清宵要做的事情,即便陈捕头不来,许清宵基本上也认定他是白衣门门徒了。

    来这里跟陈捕头碰面,为的是套取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可对不上暗号,对方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又用那招了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不知道暗号,许清宵只能继续使用入梦大神通。

    毕竟梦中可以出错,现实是不能出错的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许清宵来到陈捕头住处,不过没有爬上屋檐。

    陈捕头是入品的武者,自己爬上去,一丝丝的东京都能被他听到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选择的位置,是陈捕头家外数百米处。

    找了棵树。

    随便躺着,许清宵便开始施展入梦大神通。

    随着昏睡感袭来,这一次运气很不错。

    一发入魂。

    进入了陈捕头梦中。

    陈捕头的梦中,依旧是客栈,不过他还在门外,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迟疑,化作一只麻雀,飞入客栈内,立在房梁上。

    陈捕头梦中有自己。

    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,坐在那里喝闷酒。

    很快,陈捕头走入客栈内,如今日一般,点了壶酒,坐在一旁喝酒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陈捕头先开口。

    许清宵立刻控制梦中的自己出声。

    “圣代朝朝事,儒臣岁月新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陈捕头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一愣,但许清宵认真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。

    陈捕头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万方皆帝子,一朝是天人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许清宵松了口气,总算是套到了。

    得到信息,许清宵也没有直接离开,而是继续与对方交流,套取关于白衣门的信息。

    不过或许是因为主动说出暗号,应该是顺序问题,陈捕头对自己一直很提防,反倒是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没有多说什么,差不多就退出梦中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情,就让陈捕头自己去想吧。

    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许清宵直接离开原地。

    如昨日一般,来到客栈中。

    依旧是待着斗笠。

    不过又重新画了一件衣服,免得陈捕头不来。

    寅时三刻。

    陈捕头再一次来了。

    要了一壶酒。

    小二有些好奇,陈捕头怎么接连来两天,不过也没有细想。

    陈捕头坐在许清宵身旁。

    如昨日一般,酒来了以后,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圣代朝朝事,儒臣岁月新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喝了口酒,而后平静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万方皆帝子,一朝是天人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陈捕头的目光,在这一瞬间落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说什么,而是起身,朝着客栈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陈捕头明白。

    立刻跟了上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