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七十三章:金乌神通,天明书院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金阳下。

    许清宵整个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    他的体质,完成极致蜕变,凝聚成大日圣体。

    至刚至阳。

    运转金乌淬体术,海量般的纯阳之力凝聚,提供源源不断的气血。

    最直观的便是修炼速度,何止提升十倍,说是百倍许清宵也信啊。

    最大的改变就是,感知上发生了极大变化。

    六识都得到了巨大提升,三百米内所有的声音都能被自己听到,一切风吹草动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至于其实力,许清宵没有直观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能起身,朝着一棵大树轰击一拳,许清宵给予全力。

    刹那间至少需要三人环抱的大树,当场震断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轰轰轰。

    树落之声,更是卷起滚滚尘土,淹没周围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许清宵后退几步,速度也是极快,不说像一阵风,但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日圣体的强大之处。

    全方位的提升。

    要知道许清宵现在还是十品武者啊。

    可换绝大部分的十品武者,连十分之一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甚至九品武者都打不过许清宵。

    但具体有多强,许清宵不清楚,需要自我测试一番,以及一场实战。

    内敛一切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入天地文宫中。

    待进入天地文宫内。

    朝歌的笑声已经响起。

    “恭喜贤弟,铸成大日圣体。”

    朝歌带着笑意,许清宵回之大礼。

    “一切多亏了兄长,若不是兄长助我一臂之力,只怕愚弟也铸不成这大日圣体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不是客气,的的确确是因为朝歌。

    “贤弟言重了,其主要还是依靠贤弟你自己,若不是你儒道八品,只怕就算为兄想帮你,也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朝歌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许兄,这大日圣体,乃是天地之间最为霸道的体质,体质之奥妙,难以言说,不过你可以去武门内试一试,看看自己的实力如何。”

    朝歌指着文宫内的武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可以测试自身实力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只知道武门内可以凝聚出观想敌,未曾想到还可以测试自身实力。

    “恩,可以测试,而且比较精准。”

    朝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正愁不知道自己实力到底是什么水平,听到此话,自然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“去试一试,正好我可以为你衡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朝歌让许清宵进武门。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朝着武门走去。

    武门之上有四个字,所以称之为武门。

    推开大门。

    当下一个类似于演武场的地方出现。

    擂台不算特别大,摆放着各类武器,还有一个假人木桩。

    “清宵,这擂台便是老师习武之地,那上面的木桩,名为测灵桩,可以测试你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朝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愚弟先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他一步跨越上去,朝歌显然还想在说些什么,可看到许清宵如此迫不及待,也就没说了。

    待踏上擂台。

    很快周围变化,擂台瞬间变得极为宽阔,足够施展拳脚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废话,他用尽全力,朝着测灵桩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一道沉闷声响起,测灵桩悍然不动,反倒是许清宵感觉自己的拳头有些麻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

    想到这是圣人用来测试的东西,许清宵也就没有什么惊讶,而是全心全意地开始测试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拳击,腿鞭,指力,掌力。

    唯一的缺陷就是,自己还没有学过任何武技,所以看起来有些笨拙。

    但全力以赴的感觉很爽。

    许清宵笑了。

    擂台下的朝歌看到这一幕后,神色莫名有些变化,仿佛是有点担忧。

    终于,足足两刻钟。

    许清宵轰击测灵桩两刻钟,总算是爽完了。

    眼下就等着测试结果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收手准备离开擂台时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一直悍然不动的测灵桩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朝歌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,莫名之间有点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没事,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擂台下的朝歌摇了摇头,让许清宵安心。

    刹那间,测灵桩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速度极快,如闪电一般,来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袭来,许清宵瞬间反应,他往后倒退,但还是慢了半步,胸骨被轰击一拳,瞬间断裂。

    剧痛袭击,让许清宵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咔咔咔。

    大日圣体的效果在这一刻发挥出来,断裂的胸骨自我痊愈,速度不算慢,但这种治愈过程也痛苦无比。

    “朝歌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的确有些懵了,这测灵桩怎么好好的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“贤弟莫慌,测灵桩可以测试你的综合实力,而且会根据贤弟的体质,进行调整,不会致命,就是少不了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权当做是磨练武技,否则凭借你方才的花拳绣腿,空有一番力量,是没有任何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朝歌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许清宵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测试多久?”

    许清宵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长,方才你打了它两刻钟,也就翻个倍。”

    朝歌笑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:“......”

    也就在失神的一瞬间,测灵桩再次杀来,动作快狠准,而且没有丝毫留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又挨了一击重拳。

    许清宵吃痛,但他也明白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朝歌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自己虽有大日圣体,有超越普通武者的力量,可一点技巧和战斗意识都没有,无非就是个肉靶子。

    与其在外面被别人打,不如在这里被测灵桩打,毕竟也没人看到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,真的有点痛罢了。

    就如此,四刻钟后。

    擂台上。

    许清宵瘫痪在地。

    他足足挨了四刻钟的打,拳拳到肉,浑身上下基本上没有一处不被测灵桩锤过。

    测灵桩的确是狠,愣是一点情面不给,而且每次都是往痛处打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许清宵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,只能躲,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体能上的区别,武技技巧,战斗意识,被各种碾压和吊打。

    但好在,噩梦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测试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武者十品。”

    “力量,视为甲等。”

    “肉身,视为甲等。”

    “速度,视为甲等。”

    “武技,视为皮毛。”

    “武道意识,视为皮毛。”

    “综合评价,超越十品,与普通九品武者不相上下,但需加强武技以及武道意识,可与八品武者一战。”

    测灵桩的声音响起,给予一个简单的综合评价。

    力量,肉身,速度,皆为甲等,但武技和武道意识基本上就是稀烂,皮毛二字足以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听到测灵桩的评价,许清宵也算是略感到开心,至少挨了一顿打,也明白自己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依靠大日圣体,自己拥有越品作战的能力,若是能将武技和武道意识提升上来,甚至可以与八品武者一战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令许清宵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清宵贤弟,莫要难受,这测灵桩乃是圣人之物,若是时不时来测试一番,能极大提升你的武道意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武技,为兄待会送你一门武道神通,免得你只晓皮毛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朝歌走上擂台,搀扶起许清宵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愚弟明白,虽有些痛楚,但方才一战,的确让我有些受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心里明白,不过听到朝歌要送自己一篇武道神通,许清宵有些喜悦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确缺一门武道神通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对了,你去看看妖魔图录,方才你镇压金乌杀念之时,妖魔图录也有些变化,说不定有其他收获。”

    朝歌开口。

    让许清宵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起身之后,许清宵舒展一番筋骨,身为大日圣体,伤势会自我痊愈,如今修养了一会,没有任何酸疼痛了。

    走出武门。

    许清宵径直来到妖魔图录下。

    果然金乌图录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妖魔图录的信息出现,第一眼吸引到许清宵的不是两个神通。

    而是那句‘已伤其魂,需半年恢复’这句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并没有彻底镇杀魔种,只是重创了魔种,半年之后将会痊愈,到时候会直接晋级七品?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自己费尽千辛万苦,才凝聚太阳圣体,眼下还没有踏入九品,这金乌魔种直接八品也就算了,毕竟是自己放任生长。

    可痊愈之后,直接晋级七品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半年的时间,自己要么武道晋级七品,要么儒道晋级七品?

    搞事是吧?

    之前只给三个月的时间,现在才给半年?

    一品一重天。

    到了儒道八品后,许清宵才算是更加明白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自己晋升八品,想要晋升儒道七品,就必须得。

    若不立意,就无法晋升,任凭自己写多少绝世文章,千古名词都无法提升品级。

    而这个立意,倒不是立新意,而是读圣人书,理解读书人的真谛,找到属于自己的立意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极难。

    多少八品儒者卡在这个境界?

    而武道七品就更别说了,自己目前还是十品,虽说想晋升九品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但晋升八品呢?

    八品之后的七品呢?

    “朝歌兄长,这魔种连文宫都镇压不死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郁闷,询问朝歌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以天地文宫的力量,莫说魔种了,就算是一头真正的三足金乌来了,也要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或许与异术的根源有关系,不过我记不起来,这样,贤弟也莫急,还有半年时间,容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想到了,再帮贤弟解决,若是想不到,半年时间也足够贤弟立意了。”

    朝歌给予回答,让许清宵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有一位半圣在,最起码不至于是孤身奋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清宵也不废话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两种神通之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两道金乌印记没入体内。

    开始领悟金乌传承。

    而在许清宵领悟传承之时。

    南豫府却忽然沸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自从前些日子,朝廷公布许清宵的文章乃是立意文章之后,整个天下文人对许清宵的猜测就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对普通百姓而言,他们皆认为许清宵是绝世大才,管他文章是立意还是治国,是绝世文章就行。

    而对于文人来说,立意之争是个极为敏感的话题。

    但大部分文人都是自己议论,拉几个好友聊天。

    可有一批人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准确点来说,是隔壁府的文人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长平郡第一书院。

    天明书院的文人。

    南豫府虽是长平郡首府,可论读书,隔壁的天明府一直压着南豫府。

    能以府名为书院的地方,自然非等闲。

    基本上次次郡试,皆是天明书院摘得前三甲,

    到了科举,天明书院每次都有不少中举者。

    可今年府试,许清宵一篇绝世文章,压过天下文人一头。

    这下子天明书院的学生们不干了。

    但许清宵所作之文章,乃是绝世文章,他们不服不行啊。

    所以一连郁闷了数日,都已经打算认命时。

    随着朝廷圣旨一宣,天明学院的学生们这下子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文章是立意文章。

    而立意分两种。

    新意和延续圣人之意。

    若是许清宵延续圣人之意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老老实实恭维。

    可若是许清宵立新意。

    这就不是小事了。

    立新意,即便是绝世文章,也会遭到诸多反对。

    绝世文章,乃天地认可。

    而天地认可,并不是说你这文章就一定适合天下文人。

    就好比佛门教化世人,不要杀生,不要饮酒,不要插花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佛门的教化经,也是天地认可,只是这并不能证明这就是完全对的。

    当然,抨击许清宵的文章,他们不敢。

    可反驳立意他们敢。

    这是学术上的讨论,是读书人之间的争辩。

    所以天明书院浩浩荡荡出发了,几乎是连夜赶路,跑来南豫府,就是想要见到许清宵。

    当面询问许清宵立意文章到底是延续圣人之意,还是新意。

    要是延续圣人之意,那就老老实实回去,就当做是熟络熟络一下大才。

    要是立新意,那就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直白一点。

    天明书院的人过来,就是想找茬。

    文人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要么你说服我。

    要么我说服你。

    不可能出现第三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但任凭他们想了无数种可能性,却忽略了一个。

    没找到许清宵。

    准确点来说,是整个南豫府谁都找不到许清宵。

    这下子天明书院的学生们怒了。

    可怒又能怎样?

    许清宵不见他们,又没有过错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凭什么见自己。

    有人开口,认为许清宵不敢见他们,知道消息怕了。

    但马上被自己人给否定了。

    能写出绝世文章,自然不是等闲之辈,这种自欺欺人的话就不要再说了。

    那既然不是怕他们,又为什么不见呢。

    最终,天明书院的学生们一致认为。

    许清宵。

    瞧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性,天明书院的学生心态产生了微妙变化。

    甚至到后面。

    南豫府也开始流传这些绯言绯语。

    大致意思就是,天明学院的文人,想来蹭许万古的热度,结果没想到的是,许万古根本懒得理他们。

    视他们如跳蚤一般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天明书院的学生集体炸锅。

    到最后,更是写信,把天明书院一位大人物请来了。

    儒道六品。

    一位正儒。

    距离大儒,只差一品。

    这下子,南豫府不得不沸腾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