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七十四章:晋九品,望秋山,目标武帝遗宝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南豫府。

    一处大宅院内。

    数百位年轻男子正坐在院中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穿着一致的长袍,长袍呈现墨绿色,皆是天明书院的学生。

    而一名老者,则坐在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老者已有花甲之年,眉毛都发白了,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儒袍。

    儒袍看起来十分老旧,甚至有些地方,洗的有些泛白,看得出来这位老者节省的很啊。

    此人便是天明书院的上任院长,万安国,是一位已经立过意的六品正儒。

    再往前一步,便是名动天下的大儒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年龄已经八十了,有生之年基本上很难突破这一品。

    看似一品之差,实际上是天地之别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当然对比大儒来说,六品正儒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对于绝大部分天下读书人来说,六品正儒似高居云端一般,遥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等从天明府长途跋涉,只为见一见这许清宵,却不曾想到,这许清宵连面都不露一次,实在是不尊重我等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先生,若我等无名无分也就罢了,可我们天明书院乃是长平郡第一书院,这些年来为大魏做出多少贡献,这许清宵不尊重我等也就算了,可我等代表天明书院,他这般的不尊重,我等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许清宵恃才傲物,当真是可恨,就算他看不起我等也就算了,可您来了,他都不出来见一面,这已经不是恃才傲物,这简直是目中无人。”

    宅院内。

    不少声音响起,充满着愤怒。

    他们很生气,认为许清宵不尊重天明书院,不尊重他们也就算了,如今他们的老院长亲自来到南豫府,许清宵竟然还不出面?

    这让他们如何受得了?

    然而人群之中,面对着众儒生的愤怒讨伐,万安国没有任何怒色。

    反而显得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待众人不说话了,万安国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“君子养气,儒者修身。”

    “尔等读书数十载,却依旧原地踏步,视为养气不行,视为修身不端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乃大才也,这一点不可否认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大才,有些傲性也属情理之中,他不见尔等,有何过错?”

    “他为何要见尔等?”

    万安国的声音平静,但言语之中还是有些责备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先生,他不见我等没错,可不见您,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啊,我等不服。”

    面对万安国的责备,大部分人沉默不语,可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,为自己先生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万安国扫了一眼众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莫不是当老夫年迈愚昧了?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为老夫打抱不平?还是为你们自己打抱不平?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,说的众人彻底沉默。

    直接戳穿了众人的内心想法。

    “哼,学者,理当谦爱理学,互相成就,尔等未有功名,也没有儒品,却在这里争强好胜。”

    “那许清宵再狂妄,也著作千古名词,绝世文章,仅凭这两点,即便是老夫也比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见与不见,是许清宵的自由,有什么好不服的,若不服,你也作一篇绝世文章,再来争论。”

    万安国的一番话,说的众人有些难受了。

    他们本是想请万安国前来为他们撑腰,却不曾想到万安国将他们先训斥了一顿,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的确如此,堂堂正儒,活了快八十岁,怎可能不知这些人的心思,再者即便是文人相轻,可到了这个层次,基本上就是立意之争了。

    大家立意差不多一样,那就是好朋友,大家立意不一样,就道不同不相为谋,也不会去骂来骂去,或者是互相陷害辱骂。

    除非是涉及到原则根本问题,不然的话,彼此之间是互相尊重的。

    “先生,那您来此是为何?总不可能过来受辱而归吧?”

    有人开口有些不太理解万安国来此的目的。

    既然你把许清宵说的这么好,那你过来作甚,还以为你是来帮我们的。

    众人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老夫前来,是为了询问清楚,许清宵的立意文章。”

    万安国说出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许清宵写出绝世文章,他没有任何一点不服气,相反很开心,发自内心的开心,人族又多了一位大才,如何不悦。

    如若许清宵这篇文章,乃是安国之策,或许他都不会过来,只会赞叹一声长江后浪推前浪。

    可许清宵这篇文章是立意之章。

    他就不得不过来一趟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不是代表自己一人前来的,而是代表一部分人过来。

    想要提前询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可许清宵连见都不见我等一面,还怎么问啊?”

    他们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。”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南豫府新楼便建好了,南豫府府君邀请了他,平日不见倒无所谓,但这一日他必会出现,到时在宴会之上,老夫亲自问问。”

    万安国开口,道出南豫府过些日子的宴会。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,也算是彻底明白自己这位老院长为何长途跋涉来南豫府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为了他们,看来是他们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说若许清宵写的文章,当真是新的立意,会如何啊?”

    有人继续问道,显得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只是此话一说,其余人的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怎可能会是新意?”

    “朱圣之意,将传世千古,这才五百年,不可能会有新意显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即便当真是新意,那又如何?天下读书人,九成八皆以朱圣立意,他若真写下新意,在朱圣面前,将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众人开口,纷纷反驳。

    而人群中,万安国却沉默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若是新意,只怕会引来一些争纷,甚至有一定可能性引来天下文人纷争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南豫府。

    平安县。

    一处荒芜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此时正在领悟金乌搏龙大神通,以及金乌真火大神通。

    相比较金乌真火大神通,许清宵更在乎的是金乌搏龙大神通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,三足金乌立于天穹,是神一般的存在,而金乌一族,喜爱吃龙,常常猎杀龙族。

    然而龙族战力无敌,金乌一族借助自己的速度,演化出一套搏龙大神通。

    是极致武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领悟着金乌搏龙大神通,而金乌真火大神通,则是凝法力化金乌真火,只需一点便可焚烧万物。

    但自己目前没有法力,根本没有修仙,所以无法施展出这门大神通,除非踏入更高层次,不然无法凝聚金乌真火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暂时不修炼。

    一招一式印入许清宵脑海当中,如今许清宵最缺的就是武道招式,眼下的金乌搏龙大神通,简直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足足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许清宵将金乌搏龙大神通完整观看了一遍,一招一式都记在脑中。

    这门武道大神通,招式凶猛,以速度取胜,将快狠准演绎地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待领悟之后,此时此刻,许清宵很想找测灵桩试一试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想了想,许清宵还是忍住了找虐的心态,毕竟这才刚刚领悟,并没有完全熟练,等熟练之后再尝试一下吧。

    武道大神通领悟完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晋级九品。

    这个不能再拖了。

    自己十品无敌,同阶以一敌百都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可越品战斗还是有些吃力,打打九品可以,打八品估计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程立东是八品武者,自己早晚要与他有一战,现在自己凝聚大日圣体,又有金乌搏龙大神通,只要晋升九品,就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能直接打死最好,一了百了,再无后患。

    若打不死,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他打死。

    这就是许清宵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晋升九品有两种方式。

    一种就是直接晋升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是靠异术晋升。

    直接晋升不算什么难事,可若是不依靠异术晋升的话,自己就无法得到武帝遗宝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挣扎,许清宵咬了咬牙,还是选择异术晋升了。

    两个因素。

    第一,有天地文宫在,自己的确不需要担心异魔念侵蚀自己,再者若是解决的了,那多修炼一门异术问题不大,若是解决不了,那问题也不大。

    第二,白衣门如此看重武帝遗宝,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至宝,若是自己有机会都不取,那不是傻子吗?

    综合以上两点。

    许清宵决定赌一把了。

    当下,许清宵没入文宫中,将太阴凝脉术默写给朝歌,恳求对方再次推演。

    朝歌没有多说,也没有任何劝阻,直接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太阴凝脉术交给朝歌之后,剩余的时间许清宵只需要等待就好。

    而有了之前的推演,朝歌告知许清宵,两个时辰内便能推演出完整版的太阴凝脉术,让自己先去运脉,为晋升九品做准备。

    故此许清宵离开文宫,开始在运脉。

    武道九品。

    为凝脉。

    所为凝脉,就是凝聚‘气’脉。

    十品武者,是淬体肉身,增强气血体魄。

    当体魄强大之后,那么便可以凝聚体内气脉,一旦气脉凝聚出来,便可以释放内气。

    这种气,可以加持在拳脚之上,也可以加持在刀剑之上,可以理解为拳芒,掌气,剑气,刀气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内气一旦诞生,实力便是巨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一名普通的十品武者,一拳轰击在一块石头上,可能会轰裂这块石头。

    但若是增幅了内气在上,便可以轻松将这块石头轰成齑粉。

    就好像吴言找自己交易之时,轻轻松松将一块巨石碾碎。

    所以十品与九品的最大区别,就是内气。

    而太阴凝脉术,其特点有两个。

    一个是凝聚蛟龙灵脉,一个是凝聚龙煞内气。

    简单点理解就是,内气雄厚,霸道猛烈。

    就如此,两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朝歌的声音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“贤弟,推演好了,不过这篇异术有些晦涩,我直接传入你脑中,为你醍醐灌顶。”

    朝歌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多谢兄长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感谢一番。

    下一刻,随着完整版的太阴凝脉术浮现在脑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顿时明悟,这是醍醐灌顶,无需理解,直接领悟。

    朝歌推演出来的完整版太阴凝脉术,比之前的要完善太多了。

    醍醐灌顶之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运转体内所有的气血,在这一刹那间,心中观想一条蛟龙。

    刹那间,蛟龙印记出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只听一道轰鸣之声,一条气脉顺势而凝。

    气脉如龙,宽阔连绵,这是一种内蕴之术,只有意感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凝脉成功,刹那间蛟龙煞气也出现。

    若说金乌是杀念,这新的异术魔念,则是一种憎恶,一种厌世感袭来,憎恶世间万物一切,让人想要毁灭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天地文宫出现,几乎是没有任何意外地将蛟龙魔种镇压。

    吼。

    不甘的龙吼声响起,但面对天地文宫也无能为力,最终只能化成一道光芒,没入了妖魔图录内。

    镇压住蛟龙魔种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顺势晋升九品。

    太阴龙脉在体内形成,奔腾如江河一般,连绵不绝,可怕的内气运转全身,让体魄再一次蜕变。

    这是晋品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气脉开拓成功,体内的金乌与蛟龙也凝聚在一起,自我运转大周天,阴阳汇合,带来巨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又是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大夜遮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清宵已经稳固了自己的武道境界。

    正式踏入九品凝脉境。

    黑夜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释放出自己的内气。

    一道黑白相间的内气出现,两种异术的融合,至阴至阳内气。

    这是金乌之力与蛟龙之力的完美融合。

    这道内气中,有金乌之锐,也有龙煞霸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尝试着不断释放内气。

    足足一丈整。

    九品武者的内气释放基本上是以寸为单位。

    自己开局就是一丈,这让许清宵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脑海当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六个字。

    异术,永远滴神。

    内气释放的越长,自然也就越好,原本是近战武者,一下子变成远程武者,这还不强?

    而且太阴凝脉术,可以凝聚三条气脉。

    一条就有一丈,三条不得三丈?

    这样一来,完全可以允许敌人先跑八米啊。

    踏入凝脉境。

    许清宵只感浑身舒坦,整体实力再次提升,外加上有了内气,再次面对程立东时,想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没有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再一次潜入文宫之中,观看一番妖魔图鉴。

    蛟龙的信息,出现在第三块石壁上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好家伙,许清宵本以为只是一条普通的蛟龙,却不曾想到竟然是龙族怨气所化。

    而且如金乌一般,半年之后便突破至七品。

    虽有些牙疼,但许清宵也没办法,依旧是走一步看一步先。

    再次从文宫内撤出。

    许清宵借助月色,朝着自己老师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如今凝聚大日圣体,晋升九品,许清宵的整体实力几乎是百倍增幅。

    五十里路。

    大约半刻多一些便到了,精准点来说是十分钟。

    这速度比前世开高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实力提升的好处,最起码以后省了买马钱。

    来到老师家中,已是深夜,不过书房中依旧亮着灯,周凌还未入睡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惊扰师娘,而是来到书房外,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周凌出声,他猜到是许清宵,没有惊讶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,许清宵朝着周凌一拜。

    “学生深夜来访,还望老师见谅。”

    踏入书房内,许清宵朝着周凌一拜。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清宵,这是你让为师替你准备的东西,你拿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关于明月山的事情,为师查遍许多古籍,都没有找到明月山所在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急的话,容为师再帮你好好找找。”

    周凌开口。

    东西他帮许清宵买来了,不是什么稀缺货,但明月山他是真的没找到。

    “老师,学生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答,让周凌不用再找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到了?是何处?”

    周凌问道。

    “望秋山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答道。

    后者顿时皱眉,而后立刻找来一本书,翻了几页,很快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为师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算是明白为何是望秋山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学生马上就要回南豫府了,等府试结束后,学生再回来找老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逗留的意思,与周凌直接告别。

    “好,一路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府试之后你的确要回来一趟,为师要与你好好谈谈,关于从政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此番你府试第一是稳了,但有些事情,为师一定要与你好好说,为你权衡。”

    周凌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过些日子再见,学生就此告别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朝着周凌再次行礼。

    而后离开书房,悄然无息。

    离开周凌家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目标,直奔望秋山。

    如今掌握阴阳之力。

    自然不能继续拖延下去。

    早些获得宝物。

    早点多张底牌。

    只是让许清宵有些好奇的是。

    这武帝遗宝。

    到底会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希望不要让自己失望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