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七十五章:丹神古经,武帝辛秘,回南豫府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子时。

    大夜弥天。

    平安县,望秋山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,每逢月圆之时,十里八乡的百姓都会聚集此地,来登山赏月。

    但因一次地震,山路崩塌,故此便再也没有人来这里登山望月,荒凉至今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,一道身影出现在望秋山中。

    山势峻峭,寻常百姓难以登山,这道身影却极其灵活,简单攀爬,不到半刻钟便攀上高峰。

    这是许清宵。

    他以最快速度登山望秋山。

    月光下,他的身影略显孤寂。

    不过待登顶之后,许清宵没有急着直接凝聚阴阳之力,尝试打开入口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而是潜入树林之中,屏息等待。

    平安县有两个白衣门门徒。

    一个是陈捕头,底层门徒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是白衣门的大人物,至于有多大,许清宵无法得知,唯一知晓的就是,比陈捕头职位高一些。

    自己在客栈画白衣。

    按理说两个人都会来,但偏偏只来了陈捕头。

    这就有些不合理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不敢轻举妄动,他担心对方一直在暗中窥探自己。

    若自己开启武帝遗宝,对方会不会直接出现,将自己灭口?

    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,但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才没有急着动手。

    他在静等。

    安安心心的等待。

    若没有足够的安全,许清宵宁可不要武帝遗宝,也绝对不会为别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许清宵屏住呼吸,内敛一切气机,隐藏在暗中。

    这样做具体有没有用,许清宵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防一手总比不防要好。

    “第二枚暗子到底是谁呢?”

    黑暗中,许清宵趴在地上,心中思索白衣门第二个暗子是谁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完全没有任何头绪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外面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天即将要亮了。

    整个望秋山安静的很,没有任何异响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许清宵从暗中走出来,他不想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来到山顶,望着明月,许清宵凝聚阴阳之力。

    几乎是刹那间,周围空间扭曲,取而代之的便是一股强大吸力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,直接没入其中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入内,一瞬间旋涡消失,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进入旋涡中,恐怖的失重感瞬间袭来,以及一种无法言说的压力袭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许清宵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伴随着滴答滴答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意识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,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古老祭坛中。

    祭坛呈现八角形。

    面前有一块石碑,不过石碑上没有刻字,而祭坛当中,摆放着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盒子旁还有一张羊皮书,其余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武帝遗宝?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待彻底清醒后,许清宵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做好提麻袋装宝贝的梦了,结果当来到秘境中,不曾想到的是,竟然如此简陋。

    这里如同一个山洞,除了这一座祭坛之外,就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梦想中的武帝遗宝,应该是珍宝无数,黄金璀璨,各种东西应有尽有的啊。

    怎么就这些破烂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穷酸?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理出,这应该是晚年武帝遗留的宝物,毕竟武帝早期大魏还是特别有钱的,不至于连点黄金都没有吧?

    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许清宵走上祭坛,看似随意,其实的确挺随意。

    倒不是不愿意提起警惕之心,而是到了这个地步了,如果还设立什么陷阱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设立陷阱防谁?防君子还是防小人?

    你防小人还好说,防君子不是有点问题吗?那为什么要藏宝于此?

    走上祭坛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动箱子,而是拿起箱子旁的羊皮书。

    展开羊皮书,很快一些信息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羊皮书中洋洋洒洒不到百字,但让许清宵感到惊愕的是最后三个字。

    猴赛雷。

    这不是现代用语吗?

    这武帝跟自己一样,也是穿越者?

    这不可能啊,武帝若是穿越者的话,早干嘛去了?再没文化也知道如何发展经济吧?

    而且就算不发展经济,搞点文学作品也不难吧?

    就算以武为帝,整首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总不过分吧?

    到时候还可以来个文治武功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一点看,武帝都不可能是穿越者,大魏愣是没有一点穿越者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所以武帝绝对不可能是穿越者。

    但若武帝不是穿越者,这猴赛雷怎么解释?

    思来想去。

    许清宵只能认定为,这只是一个巧合。

    也只能这么想啊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武帝真是个穿越者,那只能证明这家伙是个铁废物。

    堂堂穿越者北伐七次都打不过蛮夷,打不过就算了,经济经济没搞好,政治政治也没搞好,这种穿越者简直是丢人。

    巧合。

    是巧合。

    许清宵认定这是个巧合,极有可能这只是武帝喜欢喊的一句话罢了。

    收回心神。

    武帝是不是穿越者先放一边。

    许清宵将目光放在了宝箱之中。

    “丹神古经!蕴藏世间一切丹方,可炼破境丹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羊皮书最后的一句猴赛雷,震撼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光是这条信息,自己会被震撼许久。

    但有了之前的震惊,许清宵明显平静了不少,但依旧有些咂舌。

    武道或仙道,都是一品一重天。

    甚至说任何一个体系,都是一品一重天。

    越往后想要突破一品境界,说比登天难都不夸张。

    而这丹神古经,竟然记载破境丹丹方。

    有了破境丹,直接突破品级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逆天宝藏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许清宵原谅了武帝的穷酸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就是这种东西,不然一直被魔种压制着,简直是提心吊胆,总担心往后提升不了品级。

    可现在有了这个,还担心什么?

    还怕什么?

    好家伙,这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这个武帝,有点东西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但很快,念头一转,许清宵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对劲的地方很简单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这个东西,武帝岂不是可以靠此物制造一批一品强者?

    若是这样,北伐还会失败吗?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丹神古经,只是记载了丹方罢了,或许药材很珍贵,无法批量炼制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许清宵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,不然的话,凭借武帝的资源,想要搞一批一品武者还不容易?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药材难得。

    应该说一两份还是可以弄到,但多了就难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的可能性,否则的话,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许清宵没有多想,而是凝聚阴阳之力,注入宝箱内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,等得到丹神古经再说吧。

    几乎是阴阳之力触碰到宝箱的一瞬间,箱子自动开启。

    一个巴掌大小的三足丹炉,出现在许清宵眼中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一个三足丹炉。

    不是一本经书。

    ????

    许清宵愣在原地了。

    这从头到尾都不按套路出牌啊。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丹神古经吗?

    怎么是一个丹炉?

    “有人捷足先登了?”

    许清宵皱紧眉头,古经没有,只有一个破丹炉。

    拿起丹炉,许清宵随手放在一旁,仔细寻找丹神古经,但宝箱内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这让许清宵感觉一丝不妙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许清宵皱眉时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。

    丹炉动了。

    是的,三足丹炉动了。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算是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武帝你这个王八蛋,把我封印在这里,你不得好死,我诅咒你后代世世昏君。”

    充满愤怒的声音响起,来自丹炉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的目光不由落在丹炉上,眼神更是充满着惊讶。

    这丹炉竟然还会说人话?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一直注视着丹炉,后者挪动身子,一张人面画像出现。

    大致就是两撇为眼,一竖为嘴,还有一点是鼻,有些简陋,而且还异常的搞笑,主要是画的眉毛极浓,就有那么点说不出来的别致。

    但要说许清宵不震惊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一个丹炉竟然会说话?

    是妖怪吗?

    许清宵下意识想到,不过眨眼之间他便想到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是器灵。

    法宝器灵。

    是的,法宝器灵,这天地之间,但凡有灵智的器物,统称仙道法宝。

    毕竟拥有智慧,可以与人交流,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?

    仙道法宝,可以说极其珍贵,不像小说中写的那般,随便一件法宝就有灵慧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也没有十件仙道法宝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件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可也不对劲啊。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丹神古经的吗?可为什么是一件仙道器物?

    难道藏在它里面了?

    许清宵眼中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还有它刚才好像是在骂武帝?

    一时之间,疑惑太多了,许清宵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捋清楚思路,只能一直将目光落在这丹炉身上。

    许清宵看着丹炉。

    丹炉也看着许清宵。

    一人一器就这么互相看着,彼此都不说话,仿佛再等对面开口一般。

    但终究还是丹炉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渴望力量吗?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语气中充满着严肃,如果不是这面相实在是有些搞笑,许清宵差点要入戏了。

    强忍着这种怪异感,许清宵还是比较严肃。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是?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回答丹炉的话,他想将事情问请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否疑惑,宝箱之中为何没有丹神古经?”

    丹炉十分平静,猜到了许清宵的内心想法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话还是比较尊重的,毕竟这丹炉来历很不凡啊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过你,丹神古经,就一定是一本经书?”

    丹炉出声,一句话让许清宵沉默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丹神古经不是经书?

    那单押算不算押呢?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丹炉开口,许清宵死都不会想到,被称之为‘丹神古经’的东西,不是一本经书,而是一个丹炉?

    真就好家伙了。

    看着有些沉默的许清宵,丹炉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丹神古经,只是为了蒙骗世人而已,倘若这天地之间若有汇聚天下一切丹方的经书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内容只怕早就流传于世了,世人还会苦苦寻找本丹神?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自誉丹神,毛病倒没什么毛病,不过总觉得哪里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他说的话也对。

    如果丹神古经是一本书,记载天下一切丹方,那这本书得写满多少东西啊?

    假设是一种传承,那更加不可能啊,天下丹方,一口气醍醐灌顶,直接脑死亡了。

    所以丹神古经不是一本经书,反而是一件仙道法宝,这个合理性更大。

    “是晚辈愚钝了,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显得有礼。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本尊问你几件事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大魏王朝还存于世吗?”

    “若是在世,当今皇帝是谁?是武帝吗?还是武帝之后?”

    “若是武帝之后,武帝死了多久?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询问道,但从语气可以听出,他很急迫,想得知这些信息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与武帝有什么故事,许清宵没有多问,只是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回前辈,大魏王朝自然存于世,当今陛下乃是先帝之后,也是大魏第一位女帝,至于先帝,算起来的话,驾崩有一年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女帝!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有些震惊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让许清宵顿时捕捉到了一个信息。

    丹神古经与武帝肯定认识,羊皮书就能证明,它是被武帝放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丹神古经听到是女帝,如此震惊,就意味着说.......武帝可能真有另外一位子嗣。

    这是许清宵通过简单的反应推理而出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白衣门当真是正义之师?”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充满着好奇。

    但明面上有些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陛下乃是先帝唯一子嗣,她继承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啊?前辈何故如此惊讶?”

    许清宵套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套我的话,你口中的女帝,并非是武帝唯一子嗣。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很直接的说出一则秘闻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许清宵的确震惊了。

    当今圣上竟然不是先帝唯一子嗣?

    如果当今圣上是男的,那还好说,无非是政治能力不够,可当今圣上是个女的,还能继承大统,甚至大魏上上下下都不知道武帝还有其他子嗣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简直是逆天啊。

    莫名之间,大魏女帝的形象在许清宵心中树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如此通天的手段,无论是借助朝中势力,还是通过其他手段,一名女子登基为帝,这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件事情与你无关,你不要过多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叫什么名字?本尊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打断许清宵的胡思乱想,提醒他不要多想,因为跟他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晚辈许清宵,见过丹神前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朝着丹炉一拜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?”

    丹炉沉吟了一声,而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能遇到我,便是一场缘分,从今往后,无论你想炼制任何丹药,只要拿十份药材于我,本尊帮你炼制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本尊出品,必属精品,十份药材听起来有点多,可保证你只赚不亏,算你捡个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出声,没有继续纠缠武帝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十份?”

    许清宵微微皱眉,炼丹之术,许清宵也知晓一二,的确风险很高,炸炉毁药是常有的事情,所以一般请人炼丹,都要准备三份药材。

    一次成功,剩下两份药材就当做是人家的报酬。

    若是三次都不成功,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十份有些夸张啊。

    寻常丹药还好说,要是一些极为珍贵的丹药,凑齐一份药材都是难事,十份就更夸张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许清宵的情绪。

    丹神古经再次出声。

    “当然,十份药材,也不需要是一模一样的,只要药材品级相等就好。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提醒了一句,也不需要找一模一样的药材,品质相当都行。

    “那武道八品破境丹,需要何等材料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八品属于武道前期,按理说不需要太珍贵的药材,若是不贵的话,倒也可以买十份,让丹神古经炼制,如此一来的话,自己早点突破八品。

    对战程立东就是十拿十稳了。

    “破境丹,乃是造化之丹,因人而异,你需将一滴血,滴入丹炉中,两个时辰后我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丹神古经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随后逼出一滴金色血液,没入丹炉之中。

    后者顿时沉默下来,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弹了。

    需要等待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而是准备自己的计划了。

    将羊皮书收起,宝箱合上,与此同时许清宵将目光放在了这块空白的石壁之上。

    本来许清宵的计划很简单。

    自己提前拿走了丹神古经,算是抢了白衣门的机缘,这肯定会带来麻烦,所以留下信息,告诉白衣门门徒,东西藏在另外一个地方,让白衣门继续浪费几十年。

    但随着了解的事情越来越多,许清宵想到了一个完美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取出文笔,许清宵直接在石壁上刻字。

    内容如下。

    空白的石壁,此时满是文字。

    这就是许清宵的计划。

    武帝有两个子嗣,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理论上应该是比女帝小几岁。

    若是比女帝大,那直接就是太子了,不可能封锁消息。

    极有可能是武帝北伐时生下来的孩子,只有这个可能,才会被封锁消息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的话,年龄上跟自己相仿。

    许清宵完全可以引导白衣门门徒,把自己当做武帝遗孤啊。

    试问一下,如果自己背后有一个白衣门支援,那岂不是要什么有什么?

    如果白衣门不信,那就算了,当自己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如果白衣门信,自己血赚,许清宵也不担心他们控制自己,因为没有必要,他们需要自己,尤其是前期的时候,所以不敢对自己不尊重。

    但倘若被朝廷发现了,许清宵也一点都不慌啊。

    你有什么证据?

    哦,就凭借上面写的东西?

    皇权虽然霸道,可大魏的国情还不允许皇帝霸道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许清宵直接承认,这是自己写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写?

    因为自己要打入白衣门内门。

    要一举歼灭白衣门。

    不信?

    吾乃读书人,有浩然正气在身。

    你可以不相信我许清宵。

    但你可以永远相信儒道。

    反正进退都有。

    危险肯定有危险,做什么事没危险?

    自己从修炼异术开始,就已经是在走钢丝了。

    与其老老实实,按部就班。

    不如放手一搏,拼尽全力。

    秘境内,许清宵看着自己石壁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而后再次运转阴阳之力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从秘境出来后,已是卯时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多想,直接朝着南豫府赶去。

    如今武帝遗宝到手,就没有什么值得逗留的了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后面还有。

    具体写多少,七月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只能保证,能写多少写多少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