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七十八章:矛盾激烈,官府镇压,正儒之态,许清宵救人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大魏读书人风起平安第七十八章:万安国的态度是夜。

    北街一处宅院门外。

    一阵阵的声音响起,充满着愤怒。

    “夫子,我等简直是冤枉啊,无缘无故被许清宵喊人打了一顿,这简直是天大之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许清宵明面上不敢找我等麻烦,背地里耍阴招,简直不当人子。”

    “亏他还作出绝世文章,我看此人就是心胸狭隘。”

    “夫子,若不是府君带兵前来,只怕我等都要被活活打死,若这还不上书奏告,难保下一回许清宵不会更大胆。”

    宅院内,众书生的哭喊声响起,有人愤怒为其打抱不平,有人哭喊着,头上缠着纱布。

    这群天明书院的学生,死都不会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挨揍。

    而且还这么狠。

    但最气的不是挨揍,而是面子上挂不住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他们是谁?

    是读书人。

    天之骄子,走在路上都会引来无数羡慕目光,从来只有他们指责别人的时候,却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魏王朝,敬重读书人。

    若有功名还不得上刑。

    可今天挨的这顿揍,比上刑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吵闹声彼此起伏,万安国的声音响起,一瞬间镇住场面。

    他看着众人,不过并没有露出怒色,而是极其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莫要再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儒进八品,显然不是这种心术不正之人,再者他也与天明书院无冤无仇,即便是有仇,也不可能指使官差对读书人动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因嫉生恨,将这些是非加在许清宵身上,何以为君子?”

    万安国如此说道,训斥众人。

    他心比明镜还要亮,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帮文人在想什么事情,无非就是想要借助这次机会,让自己上告,影不影响许清宵府试第一无所谓。

    只要能泼脏水,对他们来说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毕竟许清宵太优秀了,压过天明书院所有学生,产生嫉妒。

    可他不会这样做,这并非是君子之道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相信许清宵是这种人,一个能写出绝世文章的儒生,还是立意文章,绝无可能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夫子,可无论如何,我等平白无故被揍是事实,即便退一万步来说,不是许清宵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与许清宵有关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不服气,忍不住嘟囔道。

    的确,是不是许清宵指使的,他们也不敢完全确定,但挨打了总是事实吧?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府君已经与老夫商谈过,大魏律法不容挑衅。”

    “该如何处理,便会如何处理,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在这点上,万安国倒是偏袒自己的学生,毕竟自己学生的确挨打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。

    大魏敬儒,读书人地位极高,官差打读书人,这是重罪,轻则也得判入大牢十年,重则流放千里。

    万安国相信这件事情跟许清宵无关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相信,所以他更加愤怒。

    若是这背后当真有许清宵的影子,他反而不会如此愤怒,毕竟使出这种手段,由此可见许清宵也没多大前途了。

    可没有许清宵的影子,那么这就是违了大魏之法。

    往小了说,不尊律法。

    往大了说,不尊圣人。

    人分三六九等,对文人来说,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。

    这也是朱圣之意,是每个读书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区区官差武夫,不顾礼仪,打伤读书人,这是重罪,天大的重罪。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情,万安国绝对是从严处理,容不得一点人情可言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在挑战圣人之意,侮辱读书人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他才会生气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此时,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夫子,许清宵,李鑫,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,宅院内瞬间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来作甚?是看我等笑话吗?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替那些人求情吧?夫子,若是许清宵是来求情的,千万不能答应,我等不服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就少说几句,让夫子抉择。”

    他们低声议论,有几个身上缠着纱布之人,更是开口,依旧愤怒。

    “问他造访何事?”

    万安国有些好奇,让其去询问,许清宵来此作甚。

    是表达歉意,还是说替人求情?

    若是表达歉意,倒也无妨,见一面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可若是替人求情,那就免谈。

    即便是许清宵,也免谈。

    当下,通报之人离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又快速回来。

    “夫子,许清宵说,是来表达歉意,同时想要出面化解此事,说是愿意和平协商。”

    对方开口,说出许清宵来意。

    “他还真有脸?”

    “出面化解?他许清宵有多大的面子?”

    “若说他许清宵之前与我等相见,我等倒也不是不可以给他点面子,可他连见都不见我等,现在出了事,又跑来和解,当真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和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和解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法一致,绝不和解,他们本来对许清宵就有气。

    天明书院组团过来想要见一见许清宵,结果等了四五天,愣是没见到许清宵一面,被人笑话就算了,结果现在挨揍了,新仇旧恨算上,许清宵跑来说和解?

    他们本身就缺一个理由找许清宵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理由来了,自然不可能就此罢休。

    不压一压许清宵的锐气,他们还真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肃静。”

    万安国再次开口,镇住了场面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这些学生们带着私仇,站在君子角度上,这是不对的,若是没有这场事,他必然会训斥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可发生了这种事情,既身为他们的老院长,又身为六品正儒。

    于情,他自然不会站在许清宵这边。

    于理,侮辱读书人等同不尊圣人,他自然更不可能帮许清宵。

    故此万安国开口。

    “让他回去吧,告诉他,此事与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参合进来。”

    万安国开口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夫子。”

    后者当下离去。

    只是又是片刻,通报之人再次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夫子,许清宵说想见一见您,当面致歉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说道,转达许清宵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说我睡了。”

    万安国摇了摇头,许清宵越是如此不依不饶,他越是明白许清宵是想要为那些人求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传达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夫子,他说愿意等到明日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让万安国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万安国沉思,过了一会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转告他,此事并非是伤人如此简单,而是读书人被辱,不要参合进来,否则影响他仕途。”

    他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也是提点之话。

    武夫打读书人,这是大忌。

    大魏王朝独尊儒术,若有功名还不得上刑,这就是读书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结果被一群官差捕快,平民百姓打了,这还了得?

    的确,这种事情往小了说,可能真是一场误会,道个歉,赔些银两,再说点好话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往大了说,这就是侮辱读书人,不尊重圣人。

    对天下文人来说,都是弥天大罪。

    你今天敢打我。

    明天是不是敢杀我?

    误会,并不是理由。

    许清宵如今天下闻名,尤其是朝廷圣旨一宣,知晓他许清宵写了一篇立意文章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可以求求情。

    但许清宵不能求情,他若是求情,会惹来很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一点,许清宵或许看不透,但他看得透。

    所以他劝阻许清宵,不要参合进来,是为许清宵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后者再去通报。

    可很快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满脸苦笑的回来。

    “夫子,许清宵他就是说想要见一见您,说有些事情,当面说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若夫子不见,他就待在外面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也算是表决了许清宵的态度。

    然而万安国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两日后府试结果就要出来,府君已经邀我参加宴会,那时候再见吧,若是还在门外不依不饶,老夫明日就走。”

    万安国态度也很坚决。

    不见就是不见。

    为他许清宵好。

    也是为自己这帮学生出点恶气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不帮自己人吧?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宅院之外。

    许清宵与李鑫二人静静等候。

    随着宅门再次打开,对方传达万安国之意后,许清宵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万安国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还待在这里的话,对方的确会走,一旦走了,就挽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兄台为我传话。”

    “还望兄台在帮许某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此番,的确是一场误会,我许某人实在抱歉,希望天明书院的诸位兄台,莫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了一声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鑫跟在后面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如此低声下气在这里恳求,却连面都没有见到,这足以表明对方态度。

    看来事情真的要闹大了。

    “李兄,能去大牢看一看他们吗?”

    街道上,许清宵询问李鑫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李鑫点了点头,而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许兄,其实可以先回去,找我父亲一趟,问问他,或许也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鑫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待会再去吧,先去看看他们,我要问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想先去看看杨豹杨虎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。许兄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李鑫也没废话,前方引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