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八十章:府试揭榜,南豫楼宴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不是许清宵不理解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是这件事情的确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

    这群武夫官差为自己鸣不平,将天明书院的学生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往小了说,就是一场误会,自己亲自道歉行不行?若是不满意,罚他们杖刑,再赔些银两,这些银两自己找人借些,也不足问题。

    往大了说,这是阶级对立,自古以来读书人就高贵,武夫官差打读书人,这的确说不过去,是阶级的挑衅,发配千里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可就事论事,这件事情并非是组织性和预谋性,以及针对性,完全就是误会。

    你可以严惩,但也不能如此绝对,就好像错失杀人和有意杀人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可如今府君的态度和意思,让许清宵有些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听到许清宵的疑惑,李广新也没有遮掩,直接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守仁侄儿,看来这件事情你还是没有看透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滋事斗殴了,也不是所谓的文人受辱,而是立意之事。”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李广新开口,说出了这件事情的要素。

    立意?

    许清宵皱眉,怎么又扯到立意上面去了?

    看到许清宵不解,李广新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李叔也就不绕弯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如若只是一个万安国,万先生在背后,其实李叔也能压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巧的是,有一位大儒来了咱们南豫府,此人是天明书院一名学生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明白事情有多严重了吧?”

    李广新不隐瞒了,道出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果然,此话一说,许清宵与李鑫脸色都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怪不得身为府君,却说出这样的话,原来上面还有一位大儒,不然的话,作为当地父母官,权限自然大,稍稍压一压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一尊大儒亲临南豫府,只因为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李鑫忍不住开口询问,这有些不合理啊,一尊大儒,乃是天下文人之首,五品为大儒,四品为天地大儒,在往上就触及到了圣境了。

    所以基本上大儒已经到了顶,整个大魏也就只有一位天地大儒,不像武者修士一般,当世有一品的存在。

    故此大儒的地位太高了。

    可让李鑫不明白的是,堂堂一位大儒,就因为一件这样的事情,而大动干戈?

    这就有些不合理吧?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儒,肯定不会因为一件这样的事情而大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的其实是守仁侄儿,你。”

    李广新开口,此话一说,更是让两人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我?”

    许清宵看着李广新。

    “恩,这位大儒,名为严磊,乃是白鹿书院首座院长之一,此番前来,就是为了立意文章。”

    李广新说出核心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广新说到这里的时候,许清宵顿时明悟了。

    白鹿书院乃是大魏四大书院之一,也是天下闻名的书院,之所以闻名,主要还是因为出了一位圣人。

    这位圣人就是朱圣。

    自然进白鹿书院的学生,都是敬遵朱圣之意,视为自身立意,而其中的一位大儒,更是对朱圣无比敬重。

    自己写出一篇绝世文章,而且还是立意文章,自然会引来天下猜忌。

    尤其是信奉朱圣立意之人,更是迫不及待想要找自己,倘若自己这篇绝世文章,依旧是延续朱圣之意,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一来可以拉拢,二来可以学习,从而顿悟。

    可若是自己是新的立意,他们也会及时制止,以及打压。

    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刻许清宵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李叔,也就是说,无论是天明书院的万夫子,亦或者是这位严磊严大儒,他们都是来找我的,只为立意文章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李鑫忍不住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是挺好的吗?若只是来找许兄你的话,不管立意文章到底是什么,就说是遵朱圣之意,顺了他们的心,把事情解决了,到时皆大欢喜,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李鑫想法比较简单。

    说出这个方法。

    但话一说出,无论是许清宵还是李广新,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否认了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如若当真承认,自己写的立意文章,乃是延续朱圣之意,那这件事情将更不可能解决了。

    朱圣是何意?

    人有三六九等,读书人为一等,其余皆是下等。

    如此立意之下,武夫官差对读书人行凶,就是重罪,不可姑息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你说你是支持朱圣之意的,那你就不能为他们求情,这是圣人之意。

    但如果你说,你不是延续圣人之意的,那麻烦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,可以出手搭救这些人。

    但自己将会陷入一个天大的漩涡里面,跳出去了,自己就是圣人,跳不出去,那就可以等死了,当然心态好没事,任凭天下文人唾骂。

    任凭世人误解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彻底明白,李广新为何说,让自己不要参与进来了。

    严磊大儒以这件事情为由头,想要探自己的底。

    这一招不是阴谋,而是无解的阳谋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许清宵明白此事的严重性了。

    他沉默不语,而李广新也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已经是死局,牵扯的也不仅仅只是立意问题,还牵扯国法。”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守仁侄儿,这件事情你当真不要牵扯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杨豹杨虎等人,若是发配千里之外,我会找人关照一些,苦是苦了点,但运气好的话,或许能捡回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广新拍了拍许清宵的肩膀,算作是一种安慰道。

    可这话说出来,李广新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发配千里,这就是穷苦之地,做苦役的有几个能善终?每日操劳,若是做的不好,还得受罚。

    至于说找人托点关系,这种关系也不牢靠,刚开始过去或许会关照一二,但日子久了,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。

    所以发配只是慢性死亡罢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李叔指点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了一句,但他显得有些心事重重,还在思考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一定没有挽救的机会,这样等过些日子,楼宴之时,我亲自向对方求求情,或许有挽救的机会,争取十年监禁吧。”

    李广新稍稍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让许清宵放宽点心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点了点头,也就没有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时辰不早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告别,李鑫送许清宵回到房中,而后又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自己父亲,李鑫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件事情,当真没有任何挽救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孩儿知晓许兄之意,他为人仗义,仁义无双,不可能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李鑫问道。

    大堂内。

    李广新摇了摇头,许清宵在的时候,他话不敢说的太绝对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自己的儿子,李广新直接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涉及太大,文人立意,自古以来就是禁忌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的确是大才,但你一定要好生劝阻,点到为止,说几句好话就算了,也算是仁至义尽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的话,会酿出大错,到时他会迎来真正的麻烦,天下文人九成都会是他的敌人,去了朝廷更是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吗?”

    李广新说道,让自己儿子这几日一定要好好劝阻许清宵,不可莽撞。

    “孩儿明白,可......若是许兄依旧坚持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鑫问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有另外一重意思。

    意思也很简单,若是许清宵非要坚持,宁可得罪天下文人,那他还要不要与许清宵走这么近。

    会不会影响自己父亲的仕途?

    “你是何意?”

    李广新瞬间会意,他看向自己儿子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孩儿意思简单,许兄为人仗义,品行高尚,若许兄得罪天下文人,孩儿也愿意陪伴许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仁义无双之人,值得深交。”

    “但孩儿害怕,会影响父亲的仕途,如此一来,则是不孝,孩儿一时之间无法抉择。”

    李鑫说出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很看重许清宵,尤其是许清宵愿意为一些官差武夫而出面帮忙,这一点就让他钦佩无比。

    如此之人,若是结交,这便是真正的朋友,互相帮助。

    听到李鑫这番话,李广新沉思了一会。

    最终长叹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就随你自己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此人,的确是罕见大才,既有才华,又有如此品性,我之前觉得他未来成就或许是大儒,如今看来,至少也是天地大儒。”

    “但该劝阻还是劝阻,尽可能的不要走到哪一步。”

    李广新没有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支持李鑫。

    “是,多谢父亲。”

    李鑫作礼,随后离开。

    待李鑫离开后,李广新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望着门外的月色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就如此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。

    南豫府来了一位大儒的事情传出来了,一时之间,整个南豫府既是震惊,又是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而后南豫府官兵开始挨家挨户去搜查。

    两日前参与斗殴之人,没有一个逃的过,无论男女老少。

    这两日南豫府可谓是有些人心惶惶,但更多的还是憋屈。

    毕竟外来的读书人,跑南豫府挑衅不成,却因为一场误会,而大动干戈,前前后后抓了三四百人走。

    其中不缺乏有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可民不与官斗,百姓们也只能等待消息,不敢妄动,但民间积怒。

    好在的是,百姓们都听说了,许清宵亲自前往大牢,答应会救下众人。

    所以虽有些愤怒,可却将所有希望放在了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就如此,又是两日。

    南豫府官兵依旧在搜捕,而且比前面两日还要严肃一些。

    从之前参与者,到现在目睹者都被抓紧去了,以及一些散播谣言的百姓,也纷纷抓了进去,有一小部分放出来,因为的确无辜。

    整个南豫府可谓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但对天明书院的学生来说,则是欣喜连天,甚至有几个学生看到官兵抓人,更是鼓掌大笑。

    也引得一些民怨。

    只是愤怒归愤怒,但没人敢出手了。

    前车之鉴摆在这里,谁还敢对读书人动手?

    有气。

    但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日。

    大魏武昌年间,第一次府试也正式揭榜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排名第一之人是许清宵。

    对比大魏王朝各大府城的热闹。

    南豫府却显得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同样的,就在今日。

    南豫府楼宴,也正在筹备,楼宴盛情当地所有夫子文人,以及各地府县官员。

    只是不少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今日的楼宴,恐怕要闹出一些是非出来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