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八十七章:文宫昭文,为许清宵立像,暗度陈仓,歹毒至极【为最单纯加更】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文宫之处。

    七位大儒静静坐在文宫大殿内。

    数百位儒者则坐在后侧。

    大殿首座,是一位老者,他很苍老,可眼中没有任何浑浊。

    这是大魏四品儒者,天地大儒,而且早在六十年前,他便已经是天地大儒境,一直停顿在此境界。

    若他往前一步,便是半圣。

    继承朱圣之意,可惜的是,这半步一停便是九十年。

    儒者的寿命一般,甚至说任何体系的寿命在前面都很一般,哪怕是武者,七品之前,最多就是强身健体,百病不侵罢了。

    延长寿命很难,一般来说,一位大儒的寿命一百二十左右,修炼养气术,再吃些灵药续命,也就是一百五十岁极限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天地大儒,目前已经一百三十九岁了,十年内不破圣境,这一世也就到头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大殿内。

    众人如学生一般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“正明大儒,方才传来消息,许清宵立意之时,有诸般异象,受天地衣袍,天地玉冠,得天地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只怕对我等来说,不是一件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有人响起声音,道出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许清宵明意成功,大魏文宫第一时间知晓,但后续的事情,他们并不知晓,是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自然要进文宫内,听一听这位天地大儒的意见。

    许清宵与朱圣一脉,已经结下梁子,圣像自毁,此乃祸端,多少儒生在外哭泣,恨自己无能,害圣像被狂生毁之。

    这仇深似海,本来还想着等许清宵进京之后,再去找许清宵麻烦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到,许清宵竟得天地认可,这下子算是打乱了他们的阵脚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一来的话,许清宵顺从天意,他们如何去针对?

    “是啊,正明大儒,如今文坛之中,更是有人质疑,认为五百年后的今日,大魏又要出一位圣人,据说这许清宵入学才不过一个月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此等天赋异禀,如今在外,都说他是圣人转世。

    “入学余月,就七品明意,这速度的确太快了,若不是儒道没有异术,否则我都要怀疑他修炼了异术。”

    众儒生议论,说出自身的担忧。

    然而宫殿首座上,正明大儒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众人安静,听他慢慢开口。

    “吾已与几位前辈商谈过此事,得出相应结论,如今一一解答。”

    “如吾之前所言,许清宵明意又立言,此事是好,但他明之错意,立志错言,这才是问题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尔等认为天地加持,就代表天地吗?那吾也是天地大儒,是否也代表天地?”

    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吾不是圣人,也有犯错之事,他许清宵也不是圣人,自然也会做错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大才,这一点不可否认,吾也欣赏其之才华,但立意不同,更是立言,就注定与朱圣一脉,背道而驰。”

    “而吾等,并非是要置他于死地,而是要教化他,要让他知晓,他明之意,是错,他立之言,是错。”

    正明大儒出声,他语气平静,阐述目前朱圣一脉要做什么,怎么去做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所有儒生都幡然醒悟。

    的确,许清宵明意的一瞬间,众人先是惊愕,紧接着是有些不服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位真正的大人物开口,将许清宵认定为朱圣一脉的大敌。

    但这位大人物神龙不见首尾,他高高在上,如坐云端,看不上许清宵自然是常态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众人还是有些不解,有些困惑,尤其是后面,许清宵立言之后,有诸般异象加持,更是得到天地认可。

    这下子让众人沉默了,得天地认可,就意味着自己不能训斥许清宵不尊天意,忤逆圣人了。

    毕竟天大于圣,换句话来说,许清宵所做的一切,都是合情合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正明大儒方才所说,完全给众人一个新思路啊。

    是啊,你许清宵得天地认可,我们得承认,承认你的确是大才,承认你是个读书人,也承认你的地位。

    可这不代表,我就承认你的立意是对,承认你的立言是对。

    就好像佛门与道门一般,争吵了多少年?你能说佛门是对的吗?你也不能说佛门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只能说你的想法是对,但你的方向错了,亦或者你其中某些东西有问题,不适合天下文人,这样一来就是很好的争辩之地。

    既可以争,那一切还好,他们儒道最擅长的是什么?不就是争辩?要不是佛法有些稀奇古怪,往些年的时候,道佛之争他们都可以去参合参合。

    “我等明意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算是明白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都是七品之上,已经明意,明朱圣之意,所以他们对朱圣是狂热的崇拜,不只是他们。

    天下读书人,有多少尊重朱圣?有多少读书人将朱圣奉为心中唯一真神?而且儒道便是这样,只要明意之后。

    那么就算是彻底明悟,誓死追随朱圣,无法撼动,若是撼动,那就证明你根本就没有明白朱圣之意,而你就要重新修行了。

    听到众人回答,正明大儒面容十分平静,随后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异象之说,天纵奇才之说。”

    “吾为天地大儒,三岁识字,五岁作诗,十岁入儒道十品,半年内踏入九品,一年内踏入八品,同年明意。”

    “六十年前,吾证天地大儒,亦有异象,天花乱坠,圣贤诵经,此番异象,弱于许清宵否?”

    他缓缓开口,询问众人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众人这才回过神来,是啊,眼前这位正明大儒,放几十年前也是震古烁今之才。

    也被誉为千古之奇才,甚至不要说这位天地大儒了,坐在前面的七位大儒,哪一个不是天才中的天才?

    他们年少之时,何其风光?一纸定山河,文章重千斤。

    能成为大儒的,没有一个会差,每一人都可著书,甚至个别几个,受天下文人敬仰。

    就好比严磊大儒,他所著法严治国策,也是绝世文章,不过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人们喜欢忘记过去罢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不语,正明大儒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异象,本为资质,资质越好,异象越强,许清宵有大才,如吾方才所说,这不可不认,但能成就大儒者,皆有不寻常之处,他许清宵是大才,胜过吾等或许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胜不过圣人,谨记,吾等并非是因己,而是因圣,并不是因为吾等不愿接纳大才,相反吾等更愿意接纳许清宵这般大才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许清宵误入歧途,吾等既为朱圣门徒,也尊朱圣之言,给予许清宵机会,劝他回头是岸,劝他放弃不良之意,他不敬朱圣之意,乃是他不懂朱圣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吾的意思,也是上面的意思,若许清宵愿弃当下之意,成为朱圣门徒,过去种种,一笔勾销,吾等也愿为他立像十年,也算是弥补他弃意之伤。”

    正明大儒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认为,许清宵不是逆圣,毕竟天地认可,若对圣人不敬,也说不过去,所以将矛头转向许清宵不懂朱圣之意。

    而众人应该给许清宵机会,只要许清宵愿意,便可来大魏文宫好好学习朱圣之意,从而舍弃自己的立意立言,虽然这样做对儒道修行有大坏处。

    可也愿意为你立像,受天下文人敬仰膜拜,这样一来的话,也算是一个天大的弥补了。

    毕竟若要立像,必须要当世天地大儒,或者已故之大儒,在几百年后其立作之学受世人敬仰,从而也会晋升天地大儒,方可立像。

    所以当听到要给许清宵立像,众人皆然神色一变,尤其是七位大儒,他们身为大儒都没有资格立像,可却让许清宵立像?这他们多多少少内心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但想到许清宵立言,有害于朱圣一脉,劝他向善,当做补偿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毕竟已明意,若弃意,这可比武者自废修为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毕竟自废修为可以重修,这是功法与天地灵气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弃意,就是你自己放弃你自己的君子之意,再去学习其他的,可万一你不明呢?那你这辈子可能都明不了意,卡在七品了。

    “吾辈儒道者需知,一品一重天,儒道至七品开始,一品更胜一重天。”

    “七品明意,六品立心方为正儒,五品著书为大儒,至于后面之说,更是难如登天,吾入学二十年,便已证大儒,而后二十年又证天地大儒之境。”

    “可在此境界,吾停顿九十年,这些年来,吾饱读诗书,博览天下群书,那如山如海一般的书籍之中,每一个能被记载之人,哪一个不是惊天之才?”

    “哪一个不是当世大才?可到头来呢?这天下的圣人有几个?不过一掌之数,百姓愚昧,只看得见眼前,却看不见未来,当年吾证大儒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百姓皆说吾要成圣,可其结果呢?所以莫要将许清宵神话,也莫要轻视许清宵,他之大才,不可否认,若能为朱圣弘扬其意,极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不能为朱圣弘扬其意,非一意孤行,再三劝阻不听,那吾等也只能任其自灭。”

    正明大儒说到这里之时,便没有继续再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。

    古今往来,多少惊天动地之人?翻翻书籍,看看古籍,拿出史记去看,便会发现能留名之人哪一个不是当世大才?

    枭雄也好,帝王也罢,大儒也好,武王也罢,可到头来呢?

    读书一脉,能成圣的有几个?就五个。

    无数枭雄,天下鼎立之时,皇帝有几个?

    说来说去,是世人愚昧,只看到眼前之震撼,却看不到未来,若有异象便可成圣,那他们早已成圣了。

    故此他要求朱圣门徒,千万不要因为许清宵有些异象,被天地认可,就觉得许清宵证以圣位,他距离圣人距离太远太远了。

    莫说圣人,如今才不过是明意,下一个品是立心,明意惊天动地,你立心总不可能也惊天动地吧?

    立心之后还有立书,著作书籍,让天下文人阅读,这就是真正的难度,还真不是你天赋高就能立书,要有所经历,有所感悟,才可立书。

    否则随便写的一本书,不得天地认可,你照样成为不了大儒。

    “我等敬遵大儒之言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儒者们露出笑容,他们的心结被打开了,而今日所听所闻,他们也会立刻告诉其他人,直至传到整个朱圣门徒耳中,为他们解开心结。

    许清宵是大才,可惜走了歪路,若能拨乱反正,弃暗投明,他们朱圣一脉愿意接纳,给许清宵改过自新的机会,可若是许清宵执迷不悟,那就不怪他们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立意之上,就有足够的理由,去与许清宵好好辩论辩论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若是这番言论传了出去,那就更加显得朱圣一脉无私。

    你许清宵辱圣,你许清宵骂朱圣门徒,你许清宵更是立言,与我朱圣一较高下,然而我等不气,反而邀请你过来看看,邀请你学习。

    因为我们知道你是大才,不过是走了歪路罢了,我们给你机会,让你好好学习,从而弃暗投明,这样一来岂不是显得朱圣一脉无私高大吗?

    这个一定要宣传。

    当然至于说不气?不气是不可能的,大部分门徒都很气,毕竟这涉及到了他们的信仰,可他们眼界太低了,看不到上面所看到的东西,自然觉得愤怒与不理解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原本许清宵明意,对大魏文宫有所打击,可随着这番话说出,轻轻松松便化解一切问题,反而让天下朱圣门徒更加相信与崇敬朱圣。

    众人离开,面上带着笑容,而待这些人离开后,正明大儒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静安,明日吾亲自前往皇宫,找一趟陛下,此事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出声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后者立刻一拜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听得出这是什么意思,前日在朝中,女帝可是说过许清宵若是明意,就同意孙静安告老还乡。

    可若真告老还乡,对他们儒道一脉打击太大了,这毕竟是一位大儒,在朝中有极大的威望权力。

    若是他离开了,很多事情就要有所变动,相当于白费十年功夫,自然大魏文宫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行了,退吧。”

    正明大儒开口,众人退散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大魏文宫传出一道信息,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大致意思很简单,许清宵与严磊之事,现已查明,是一件误会罢了,闹到这个程度,双方都有过错,但严磊之过错更大,身为大儒,与后辈斤斤计较,实乃失德,罚其于文宫闭过三月,抄写百份圣言,赠予长平郡各府各地之书院,视为惩戒,而许清宵虽有狂妄,但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只是明意立言,过于偏激,但念在许清宵过于年少,入学不过一月有余,所以还可教诲,希望许清宵放弃当前之意,当前之言,来大魏文宫,好好学习圣人,多多阅读圣人之书,从而改过自新,若许清宵愿回头是岸,大魏文宫也愿为其立像,以作补偿。

    昭文发出,一时之间,瞬间在大魏文坛炸锅了。

    许多朱圣门徒得知此事之后,第一反应不是惊讶,而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何德何能,竟可立像?”

    “他污蔑圣人,更是狂妄立言,如今给他立像?我等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的话,那我也污蔑圣人,可否给我立像?”

    “这许清宵,立言威胁我等一脉,害的上面不得不做出退让,当真是心机如海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文宫之中的那些先生,一个个太过于善良,许清宵都骑在脸上,却还希望他知错能改,唉,朱圣一脉过于心善,若我证儒,我绝不可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些大儒一个个太过于心善了,区区许清宵,还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这是大部分文人第一反应,极大的愤怒,认为给许清宵立像实在是过于讨好,根本没必要。

    许清宵配吗?

    根本不配。

    但很快,随着上面的意思传达下来,顿时天下朱圣一脉的文人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如此,这些大儒意境就是不一般,他人毁我,辱我,谤我,我一笑泯之,反而给予好处,念其才华,希望对方知错能改,当真不愧是大儒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之前有些偏激,如今想了想,的确是如此,许清宵立像自然不配,但这是朱圣大儒给我等上的一堂课,对圣人不敬,但有才华,愿给机会,而我等尊重圣人,若有才华,那好处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大儒不愧是大儒啊,我等理当一拜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,为何这般,原来是有这个原因,朱圣一脉,当真是圣人一脉,我等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天下文人知晓之后,顿时议论纷纷,他们明白其中道理,对朱圣一脉的大儒更加钦佩了。

    至于对许清宵,则带着一些其他看法。

    “我朱圣一脉的大儒,如此给许清宵面子,用心良苦,也希望他能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“恩,希望许清宵莫要辜负大儒之意,若他愿意弃意,我等也愿意接纳他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天下朱圣门徒的想法,他们认为大儒如此让步,尽显圣人门徒之风范,可若是许清宵不知好歹,那就......呵呵了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,第一时间收到的是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毕竟文宫就在京都之中,各大国公,各大王府之内,皆然得知了这个讯息。

    安国公府内。

    安国公坐在太师椅上,其余族人分别落座两旁,第三代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大魏文宫当真有些恶心,这帮儒生竟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就是他们有错在先,许清宵被迫明意,如今在他们口中,说是说严磊有问题,但就轻避重,还让许清宵弃意。”

    “美曰其名给予立像补偿,以退为进,将朱圣一脉,说的人人如圣一般,可却无形当中将许清宵贬低,让世人误会,更是令许清宵再入绝境中。”

    “若许清宵答应弃意,没了骨气,若许清宵不答应,到时给了他们借口,怒斥许清宵不懂进退,不知好歹,狠,狠,狠!”

    大堂内,一位年轻男子忍不住开口,他也年轻乃是国公之孙,自然懂得一些是是非非,一眼看穿大魏文宫发的昭告藏着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得知其中意思,他不由勃然大怒,气的不行,也被这篇昭文恶心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这帮儒生竟然如此狠毒,将自身的问题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虽然没有再说许清宵不敬圣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其中之言,动不动就是误入歧途,歪门邪道,希望许清宵知错能改,自己化作圣人,而许清宵反倒成了坏人?厉害厉害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宁惹小鬼,莫惹儒生,一张嘴死的也能说成活的,当真是气人,也当真是为许清宵打抱不平。”

    年轻一代开口,愤愤不平,自从他们知晓自己爷爷在朝堂上帮过许清宵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也明意,甚至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之后,他们便对许清宵产生了好感。

    其一,许清宵为人直爽,怒斥大儒,他们本身就看不惯儒生,许清宵的所作所为,他们十分满意,很符合胃口。

    其二,安国公帮了许清宵,自然许清宵也会记恩,未来必会来他们安国公府上,很有可能会成为自己人,所以提前产生好感也正常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两点,当他们看到大魏文宫发出来的昭告之后,他们才会如此愤怒,如此生气。

    为许清宵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说完这些之后,大堂内一片安静,过了一会,安国公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说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没有?”

    他开口,声音平静,可却让所有人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待众人彻底安静,安国公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幼在皇宫,而且大部分已经有了要职,我本以为你们应该知晓一些朝中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可没想到的是,你们还是如此愚笨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开口,怒斥众人,骂的他们更加沉默,但也有一些不解,只是不敢提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方才说,这帮儒生狠毒?不择手段?”

    “我反而觉得他们做的对,再者你们是第一次认识这帮儒生吗?”

    “记住,在朝廷当中,在大魏京都内,永远没有什么对错,只有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立场,这件事情若是他们承认错误,那反过来说,天下文人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不会服气?他们不会服气,因为圣人不可辱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件事情,他们的确有错在先,可错有如何?只要不是大错,就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用这种办法,将敌人逼进绝境,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,总不至于说,让自己深陷绝境?”

    安国公开口,一字一句,斥的这帮三代儿孙更加沉默了。

    但他说的话,也没有一点错。

    的确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,许清宵有许清宵的立场,他安国公有他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帮你,或者是不帮你,看的是什么?看的是利益,朝堂之上,帮助许清宵,不是因为许清宵对自己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而是借许清宵来打压这帮儒臣,至于许清宵如此大才,这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他展现出自己的实力,展现出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那自己可以结交许清宵,可以指点指点许清宵,因为许清宵未来可以给他这一脉带来好处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哪里有一眼的朋友?哪怕是男女之间,所谓的一见钟情,不过是觉得对方长相俊俏,或者长相俊美罢了。

    朝堂当中,去谈朋友?去谈是非?去谈对错?这可笑吗?极度的可笑!甚至说极度的愚蠢。

    为官者,不一定说非要不择手段,但一定要看清楚每一件事情,不要拿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衡量。

    因为很多事情,没有对错,只有立场与利益。

    “爷爷教训的是,孙儿们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待安国公训斥完众人之后,有人开口,低着头认错,其余人也跟着认错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说这么多,那您的态度是什么?我等不碰许清宵吗?”

    终于第二代有人开口,他们能够理解安国公的心思,可却不明白安国公到底是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是帮许清宵呢?还是不帮许清宵呢?

    安国公看了一眼对方,而后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已经被这帮儒生化解过去了,若是为父没有猜错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已经有人入宫去了,找陛下说情,大魏文宫可舍不得一个孙静安告老还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此事,到此为止,唯一麻烦的就是许清宵,他再一次陷入危机,不过好在他已经明意立言,寻常文人没有资格与他谈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过些日子他肯定会来大魏京都,这样,景儿,你派人给我千里加急,备好一份贺礼,记住贺礼不要太多,就说是我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邀请他到了京都,来我安国府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是大才,可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在没有见到之前,也不用想的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真的有能耐,老夫不建议将他拉来,大不了找个孙女嫁给他,联个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只是有才无智,那就算了,就当做是萍水相逢一场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里,已经算是彻底结束了,大魏文宫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也惩罚了严磊,虽然做法让人觉得恶心,但站在大魏文宫的立场上,这是对的,而且是极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能在朝廷待的人,没有一个蠢人,大家也不会就纠结什么,到此为止最好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许清宵又面临着一个选择罢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还是得等许清宵来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父亲您的意思是,明日在朝堂上,不会去争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点了点头,领悟其中意思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安国公眉毛一竖,看着自己这个儿子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会争?”

    “我不但会争,我还要痛骂这群破儒,如此天赐良机,要是不骂,岂不是白白错失?”

    “这帮狗东西,阴险狡诈,把自己伪装成圣人,明明是自己输了,还非要说成是他们宽宏大量原谅许清宵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明天上朝会不会喷这群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骂道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基本上都是儒官训斥他们这个不行那个不行,只要他们这群武官说错句话,就要被拿出来无限鞭尸。

    如今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,他还不骂?留着过年?

    众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有家丁极速跑来,气喘吁吁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,刚才小的在外面看到好几个国公派人去购买礼物,一车车的拖走,说是给许清宵送礼去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响起,安国公不由顿时起身。

    “好啊,这群王八蛋,早时还跟我,让我不要送礼,要摆一摆国公姿态,没想到一个个自己去送礼了?”

    “快,景儿,多去准备点礼物,给许清宵送过去,加快速度,用飞舟去送,别晚了这群老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安国公顿时懵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之所以这么说,完全是因为他与其他国公商谈好了,大家的意思就是说。

    不要对许清宵太好,也不要送礼之类的,毕竟他是国公,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官员。

    许清宵再好能好到哪里去?

    当时安国公还觉得很有道理,可还是留了个心眼,让自己儿子备一份礼物,不要太多,就当做是客气客气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这群王八蛋居然背着自己,一个个自己抢先去送?

    好啊,好啊,好啊,真是一群王八蛋啊。

    安国公气到了,直接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“爹,您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安国公头也不回道。

    “去讲道理!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众人再次沉默,因为他们知道安国公的道理是怎么讲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南豫府。

    待许清宵明意过后,所有百姓也皆然回去了,是许清宵主动开口,让众人回去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民变之事,可不是小事,不管你有什么理由,聚民众闹事,可都是砍头的大罪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明意,再加上百姓们也没有闹事,而是聚集在一起,为他伸冤罢了。

    以当今朝堂各种局势来看,不可能会做出太过于严法之事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第一时间,让众人回去,也算是及时挽救,免得惹出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百姓们也十分听从许清宵所言,皆然回去,该如何就如何,但他们知道,皇帝的旨意一日不下来,这件事情一日就不算完。

    李府当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静静在房中休息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却进入了天地文宫之中。

    既已经七品明意,就要铸新器,以及铸新文了。

    天地文宫内。

    “许兄,明圣人之意,当真是震古烁今,朝歌佩服。”

    见到许清宵,朝歌行礼,夸赞许清宵的资质。

    “只是七品,朝歌兄过誉了,儒道一品一重天,此时我才明白,这句话的意义,这般资质纵然再好,若是未来没有细细领悟,只怕一生难晋一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礼,同时也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七品明意,他已经做到。

    可六品立言,他还没有做到,并且立言更加困难,这个立言,不是说我要做什么做什么,我的人生要做什么做什么,就算是立言。

    而是发自内心的立言,否则你为何立言,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?

    “许兄如此天赋,且又能如此沉稳,愚兄都有些羡慕了。”

    朝歌感慨道,他这句话是实话,的确有些羡慕许清宵,入学一个多月就已明意。

    而且明的还是圣人之意,如此这般,居然还有了不得的心性,实实在在让人不得不感慨啊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在此时,朝歌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许兄是来刻新文,铸新器的吧?”

    朝歌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已经晋升七品,怕有些来不及,所以安心下来,打算刻文铸器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也不含蓄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贤弟先不急,已经到了七品,可以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好好想清楚,明意文章是什么,以及铸何等文器,到了这个程度,不用太急。”

    朝歌认真说道,告知许清宵现在不用太急,想清楚之后再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拖延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,毕竟之前都不可以拖延。

    他也是怕耽误时间,所以才会急急忙忙回到李府休息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明意之后,不用如此着急,重点是明与意,之前养气,开窍,修身,皆然是基础,到了明意之境,就不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朝歌回答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明白了,之前急是因为刚刚入品,铸造任何文器,包括刻印任何文章都无所谓,因为在儒道当中,你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可如今明意,就代表你长大了,长大了你就知道你想要什么,不是说你随便铸造出来的东西,就一定适合你。

    适合,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“那既如此,愚弟就先行离开,外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,就不打扰朝歌兄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道,同时又朝着朝歌行礼。

    后者回礼,当下许清宵便消失在文宫中。

    待离开文宫后。

    房间内,许清宵睁开眸子,便听到外面细细之声。

    是李鑫与陈星河等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从床榻上走下来,许清宵推开房门,面上带着温和笑容,看向三人。

    “见过李兄,见过王兄,见过陈师兄。”

    三人聚集在门外,念叨着一些朝廷文宫的事情,怕打扰自己所以不敢入内。

    故此许清宵直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,有件事情师兄与你说,不过你知晓后,也莫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开口,同时怕许清宵生气,提前让许清宵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,自己如今明意,按道理不应该会有什么麻烦啊?

    即便是大魏文宫不想放过自己,那又如何?许清宵有自信,皇帝会保他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先看。”

    陈星河没有多说,将一张告示递给许清宵。

    这是大魏文宫的昭文。

    接过昭文,许清宵一眼看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许清宵便看完了其中内容。

    到了他这个境界,一目十行都显得有些侮辱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面容上没有任何表现,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,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许兄,您不生气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许兄,若是生气的话,大可以说出来,没关系的,我们都是你的人,根本不会传出去,骂就骂几句。”

    李鑫与王儒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许清宵看完昭文之后,居然一点都不生气?

    “我已经猜到他们会如何做,与我猜想一般,没什么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帮我传句话,我许清宵虽尊重朱圣,但道不同,不相为谋,不会弃意,也无需为我考虑,立像之事,有些托大,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淡然道,他压根不在乎。

    朱圣一脉这样做,无非就是恶心恶心自己,把他们形容成圣人,再把自己形容成一个误入歧途之人。

    上演一场圣人救赎之事,成与不成,他们都不吃亏,都能赢得一个好名。

    但许清宵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准确点来说,不是不在乎,而是先记住了。

    自己早晚要去朝廷,早晚要跟这帮人见一见,与其在这里无实质的怒骂和愤恨,倒不如好好计划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等到了京城,让他们一个个开心不起来,这不是很好吗?

    一时口舌之争没有任何必要。

    要看的长久一点。

    自己当世闻名,完全有资格斗一斗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自己年轻,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斗不过这些人,把他们熬死还不简单?

    到时候自己就朝堂无敌手了。

    “许兄气量当真是大啊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不愧是师弟,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三人开口,忍不住夸赞许清宵这气量。

    “行了,李兄,王兄,陈师兄,我打算写一篇文章,让府君派人送去宫中,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百姓受到牵连,就先不闲聊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。

    大魏文宫的这份昭文恶心自己。

    那自己也有必要在朝堂先恶心恶心回去了。

    知行合一嘛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南豫府外,两道身影也极速穿梭在山脉中。

    是程立东的身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