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九十章:天啊,国公,你孙儿有大儒之资啊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第九十章:天啊,国公,你孙儿有圣人之资啊

    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北门。

    京都城门,巍峨宏伟,墙厚至少三十丈,有三条通道,普通百姓的民道,商贩的商道,还有官员走的官道,最后还有一条小通道,是专门给加急文件开的,不得阻拦。

    从马车走下来,许清宵望着这巍峨无比的京城,莫名之间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想要吟诗一首,但想了想还是算了,怕引来什么异象之类,不如留着往后参加宴会。

    “多谢二位一路相陪。”

    从马车下来后,许清宵取出两张二十两的银票,递给两位官差。

    虽说是官家活,但无论如何这几日两人也算是尽心尽力,许清宵不可能不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客气了,这银两我们不能收,您为咱们这帮兄弟伸冤,咱们要是还收您的银两,就真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拱手,拒绝许清宵的好意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好,多谢两位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也很大方,收回银票后,朝着两人微微作礼。

    两人也作礼,随后驾驭马车回去。

    目送马车离开一会后,许清宵开始正常排队了。

    进京的队伍很长,正常排的话,至少要一个半时辰。

    核对身份信息等等,容不得一点马虎。

    许清宵倒也有耐心。

    接近一个半时辰后,总算队伍排到了许清宵,将路引信息递交给负责审查官员,后者显得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但很快神色一变,紧接着将头抬起来,看向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许清宵?许万古?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目光中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大人是?”

    许清宵谦虚有礼答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当真是许万古,许兄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敢当,大人不敢当,在下周景安,乃是京都城门吏,见过许万古,许兄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周景安看起来三十多岁,长相普通。

    这周景安在京都内是芝麻大点的官,但好歹也是京城里的官吧?自然也听说过许清宵,甚至可以说,京都内谁不认识许清宵?

    前段时间闹的满城风雨,自然如雷贯耳,之前还在想自己能不能遇到许清宵,却不曾想到当真在此遇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周大人,许某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也十分客气,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官职品级,能在京城当官的,没有一个无能之人,说不定以后要找对方帮忙呢。

    入了京城,自己最要紧的就是人脉,只要对自己没有敌意,能结识就结识。

    “言重了,言重了,许兄已是七品明意,论学问,我得喊一声先生,论官级,许兄府试第一,如今更是被陛下召来,要不了多久便可入朝。”

    “许兄稍等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先是一番夸赞,随后起身让身旁的助手为他忙活,而周围也有不少目光投来,一个个露出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待交代完工作后,周景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许兄,你刚来京城,可能不太熟悉,周某带你熟悉一番,也帮你找个落脚之地,就不知许兄愿不愿意了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是什么人?

    别看他是区区一个京都城门吏,才区区从七品,可实际上呢?周景安基本上将天下许多有名之人全部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京城,天下名流权贵富商迟早要来的地方,万一那天遇到了怎么办?倘若错过,倒也没什么,可万一自己得罪了人家怎么办?

    虽然说名字有重复的,但问一句不就得了?人家不承认,自己也不得罪,人家承认,就可以攀攀关系。

    就好比现在,不就是攀到了许清宵的关系吗?不管许清宵答应不答应,至少算是留下了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要知道,许清宵现在可谓是超级香饽饽,府试之上,写下绝世文章,南豫阁楼宴更是留下绝世骈文,至于怒怼大儒,三日明意。

    这就更夸张了,最主要的是,他周景安又不是儒家的人,所以许清宵得罪不得罪儒家,也不管他事,再者大魏文宫也不仅仅只是朱圣一脉啊。

    “若是可以,就劳烦周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感情好啊,许清宵的确不了解京城布局,如果有个百事通领路,那挺好的啊。

    “客气,客气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笑着说道,紧接着请许清宵前行,而后两人并行。

    “许兄,大魏京都,东西横竖四千五百里,南北横竖四千三百里,划分内外,京城属内,一百零八街横纵布局。”

    “皇城居上,左为朱雀大道,乃是国公王侯居住之地,右为玄武大道,为皇亲国戚和朝廷百官居住。”

    “往下左右七十二坊,东西二街,热闹无比,许兄等过些日子,可以去两街游玩,吃喝玩乐,繁华至极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为许清宵解释整个皇城的布局。

    皇城极大,这里是内城,但常驻人口达到三四百万,错综复杂,而且距离皇宫至少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才能走到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皇城内的街道布局也很大,考虑到马车行驶,划分行人道和马道,让许清宵惊讶的是,竟然还有交通管制。

    啧啧,不愧是皇都啊,就是与众不同,交通管制都来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惊奇的目光,让周景安很是享受,可惜他不知道的是,许清宵的惊奇,并不是这么先进的设定,而是如此封建的时代,竟然还会出现交通管制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差不多聊了许久,周景安喊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真要步行去真正的京中心,至少还要走一个多时辰,坐一辆马车就快多了,半个时辰就能到。

    皇城里面的马车,皆然都不是凡品,用千里马形容都算是侮辱,马身不大,反而有些矮小,但脚掌很大,在皇城中奔跑,速度极快,而且也不会扬起什么尘土。

    马车内,许清宵看着窗外,望着窗外的人群,欣赏着大魏皇都。

    甚至过了一会,更让许清宵惊讶的画面出现了。

    金发碧眼。

    歪日,外国人都有?

    许清宵还真没想到能在大魏王朝见到外国人,倒不是没见过,而是在这种世界见到就有些惊奇了。

    “周大人,这些人是番邦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指着已经过去的金发碧眼之人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许兄是否感到惊奇?不过也正常,周某当初来京城时,也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都是外邦之人,大魏王朝曾号称万国之国,版图极大,但这天下也不仅仅只有魏国而已,自然有不少小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皆然奉我大魏为上国之上,年年朝贡,而历代陛下也欣然接受,毕竟我大魏乃礼仪之邦,允许这些番邦来大魏做生意谋生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给予不少恩赐,也算是给他们一些面子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此话一说,许清宵却不由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此做生意,要交税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压根就不惊讶外国人,而是惊讶在这种世界见到罢了,但仔细想想,番邦自古都有,一方水土一方人,有点这种金发碧眼的也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做生意谋生,许清宵就有些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赋税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毕竟这些番邦都是来自穷苦之国,再者每年朝贡,朝中儒官认为,他们既有诚意,所以也就施天恩于己,让他们享受点天恩。”

    “也让其他国家看看我大魏之宏图,我大魏之国威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说的十分热血,显得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可许清宵听起来却有些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不交税?”

    “享受天恩?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腐儒误国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有些不平静。

    贸易经济对国家最大的好处是什么?无非两个,货币流通,获取税收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就是获取税收,若不给予税收的话,那他们过来做生意,就是纯粹赚钱,把赚到的钱带到自己国家,发展自己国家经济,促进劳动力生产,然后随便做点东西又来赚钱。

    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?

    但这些番邦无需交税也能理解,不就是满足一个国家的虚荣心罢了。

    说直接点,大魏王朝自认为是万国之上,如果周围小国不同意,各种嘲讽,是不是没有权威?那大魏就要进攻教训教训你了。

    可打仗是要有目的性的,纯粹为了让别人喊一句,你牛逼,这种战争几乎没有任何意义,除非是殖民一类。

    但如果大魏认为自己是万国之上,周围小国纷纷表示赞同,甚至派人过来送礼,那怎么办?儒家治国的情况很简单,你给我面子,我给你十倍面子,这叫礼仪。

    其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这几乎没有任何价值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皇帝的虚荣心,臣子的虚荣心,百姓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可到头来吃亏的是谁?皇帝吗?臣子吗?百姓吗?

    不,是国家吃亏。

    而且吃大亏,古今都有这个通病,人家过来向你俯首臣称,喊你几句大哥牛逼,送点破羊皮破蔬菜,哭着喊着一句礼轻情意重,回过头赏一堆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甚至你的人来了以后,还有各种优待,什么经济补贴,学习补贴,美曰其名是过来让你学习文化,可非我族类,就是狼子野心,聪明点的,拿你的钱学你的东西,回国自己发育。

    蠢一点的,拿你的钱,去吃喝玩乐,爽完以后,拍拍屁股回家,让自己儿子接着过来爽,这个时候你还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儒家嘛,礼仪之邦嘛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没有太大的情绪,这种事情自己暂时解决不了,事情涉及太大,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大事,不可能是自己批评几句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情,还是得多多留意。

    马车疾驰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问了不少事情,周景安一路上也在耐心讲解。

    “其实许兄也莫要担心朱圣一脉,毕竟大魏文宫内,又不是他朱圣一脉坐镇。”

    “文宫修建,尊五位圣人,这朱圣一脉,说是说天下文人皆尊朱,可还是有不少学其他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这些年来,儒官一脉也的确有些嚣张,常常惹陛下生气,毕竟这大魏还是陛下说了算,不是圣人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吗?许兄?”

    周景安开口,与许清宵谈论到了朱圣一脉。

    “恩,大魏终究是陛下的大魏,并不是圣人大魏,不过我许某也尊敬朱圣,能为圣者,自当不凡,为天下造福,不可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如今朱圣一脉,借朱圣之言,行自我之事,以公谋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对圣人还是很尊重的,圣人就是圣人,他绝对不会不尊朱圣,只是理念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许兄说的是啊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也跟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终于,马车停了下来,来到了皇城核心之地,里面就不允许驾车了。

    两人从马车走下来,本来周景安是打算带许清宵去贤臣馆的,但许清宵打算清净一会,所以就选择一家酒楼就好。

    他手头上还有二百两银票,都是变卖国公礼物得之,倒也住得起京城的客栈,故此周景安带着许清宵去了一家还算可以的酒楼。

    京岩客栈。

    入了客栈,周景安主动上前,让掌柜开了一间上房,同时还为许清宵付了银两。

    当下许清宵想要拦住周景安,可后者却各种阻拦道:“许兄,你第一次来京城,再者也是周某来迎接,说实话这是缘分,区区几两银子的宿费,莫要争了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拉着许清宵,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力气完全可以推开周景安,但他也知晓对方是在为人处世,自己也不好拒绝这番好意,倒也是承了情。

    待上房开好后,周景安也从房内取出一张纸,在上面横竖画着,片刻过后,周景安递给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许兄,这是内城的大致地图,周某听闻有些国公对你青睐有加,如今时辰也不晚,可以去拜访诸公,怕你不识路,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当真是老练的很,方方面面都为许清宵安排好了,的确是好人啊。

    “多谢周兄,若等忙完,必请周兄一醉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感激道。

    而后者摆了摆手,笑了笑:“许兄客气了,不过许兄若是去的话,应该准备点薄礼,不需太多,诸国公也用不着,心意到了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许兄去的话,周某可以陪同,也免得许兄遇到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?买些东西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吧?”

    周景安说的话,让他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正常买卖的确不会有什么麻烦,就是东西两街中,有不少番人胡人做买卖,性子不太好,脾气有些火爆,只准看不准碰,若是碰了就得买。”

    “经常闹出一些小是非,他们是番邦之人,朝廷考虑到大魏国体,所以也就不怎么严管,免得激出些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回答,这番话让许清宵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天子脚下,皇城之内,还会有这种事情?

    做生意不就是你来我往,只准看不准碰?好大的权力啊?你说要是玉器之类也就算了,若是普通做生意,岂不是横行霸道?

    “这番邦也是一根筋,没咱们大魏做生意精明,不过大事没有什么,就怕遇到,啰里啰嗦,回头还要去衙门扯来扯去,到头来只能调解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为他们浪费什么时间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看的出许清宵有些不开心,但这也没什么,习惯了就好,反正不招惹也没什么是是非非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劳烦周兄陪我去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将东西放下之后,便随着周景安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出客栈,步行大约四百步,便看到了一条宽阔无比的街道,街道当中,可谓是人声鼎沸,京城内的百姓都聚集于此,有茶楼酒馆,也有戏楼杂耍。

    外面摆着不少摊位,各种稀奇古怪之物都有,书法字画,玉石宝器,一眼看去令人眼花缭乱,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许清宵走在街道中,既为诸位国公准备礼物,许清宵倒也没有考虑字画玉器这种东西,一来是性价比不高,二来是这些武官也欣赏不来。

    至于补品药材也不打算买,身为国公,每日吃的补品药材肯定是上等,自己的银两可买不起,所以想了想许清宵就买了一些上等绸缎,这种东西即便是国公们用不着。

    拿去给下人们置办点衣服也没有什么问题,东西送什么不重要,只要人去了就行,真要自己送些名贵之物,那反而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一个书生哪里来的银两?

    只是很快,许清宵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京城的消费能力了。

    绸缎一尺动辄二两银,是一尺!不是一匹,一匹四十米,也就是说一百二十五尺左右,算起来就是二百五十两银子一匹布。

    这价格让许清宵顿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再逛了逛其他地方,虽然有些便宜的东西,但都是小玩意,许清宵送不出手。

    想了想,许清宵一咬牙,买了十把不错的折扇。

    也不便宜,一把折扇十两银子,扇骨用的是百炼铁,扇面也是用一种火绒布制作。

    借店家毛笔一用,许清宵飞快在扇面上落字。

    正面忠君报国,反面高风亮节,写完之后,落了自己的名字,随后将其中一把扇子,赠送给周景安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劳烦了周兄,许某身无长物,也不知周兄需要什么,此物小小心意,还望周兄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将扇子送给对方,十两银子一把的扇子本身质量就很不错,再者加上他的题字落名,翻个倍不过分吧?

    也算是礼尚往来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,这这这,多谢许兄,多谢许兄啊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下意识是想要拒绝,可亲眼目睹这是许清宵提名落笔的扇子,实在是说不出口,毕竟此物价值,绝对不止十两银子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倘若许清宵在朝中地位越来越高,这一把扇子价值千金,哦,不对,万金。

    “周兄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摇了摇头,同时有些感慨京城的消费这么贵啊,看来如果皇帝回头不赏自己点银两,那就麻烦了,指不定还要去周景安家中蹭吃蹭喝蹭住。

    留有一百两银子,许清宵也不多想了,带着其余九把扇子离开店铺。

    “许兄,一路朝着这条街走去,往左边拐,就到了朱雀大道,按照地图看,国公的位置我都标记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某就不过去了,先告辞,若是许兄忙完,想要找人喝一杯,随时来找周某。”

    周景安为许清宵指路,他倒是想要跟着许清宵一起过去,只可惜自己过去了,估计自己就别在京城待了,有些东西还是不能蹭。

    “多谢周兄指点,过些日子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笑了笑,告别之后,便按照周景安的地图,摸索安国公的住址了。

    街道上,许清宵缓缓行走,很快不远处一些官差的出现,吸引住了许清宵的目光。

    四名官差来到一家店铺面前,不少人围观,投来目光,激烈的叫声响起,显得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“这个!东西!非常非常!珍贵!他碰了!就应该买!不然,他,为什么要碰?”

    充满愤怒的声音响起,一听就是番邦之人。

    不远处,数十个番邦异人穿着怪异的服装,站在官差面前,一个个神色凶恶,虽然沉默,但却给人一种随时要动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在下只是碰了一下,并不知道还有这个规矩,再者,做生意哪里有碰了就买?东西摆放在此,也没有任何告示不允许触碰。”

    “官差大人,此事你可要为我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一名书生显得有些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碰了,就要买,这是我们的,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珠宝,是我们从圣山,找到的,有神圣之气,你碰了,就没了,没价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千两,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番邦的声音听起来很不舒服,语调也古古怪怪,但许清宵看明白了,典型的强买强卖上演,欺负外地人。

    “五千两?你把我卖了,我都没有五千两,你这是狮子大张口,大人,我绝不可能赔偿的。”

    书生听到五千两直接大喊了一声,正常人怎么可能拿得出五千两白银?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圣山上的玉石,五千两太多了,十两银子行不行?不要吵了,再吵就都去衙门。”

    官差的声音响起,他看向番邦等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两不行,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这群番邦异族纷纷摇头,觉得十两太少,同时还要继续扯什么神圣之气。

    “就十两,不行就去见官,那你们今天就别做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官差也来了脾气,很直接道。

    后者互相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,也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至于书生,则有些委屈和不解。

    “十两银子?在下就摸了一下,就十两?我不给。”

    他不服气,摸一下就十两,这简直是宰人。

    “你别不服了,这帮人不好招惹,去了官府,他们录个口供就能出来继续干活,你去了就要扣押十二个时辰,回过头还是要让你赔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就当是买个教训,你真惹急了这帮人,到时候真找你麻烦,我们可赶不及来帮你啊。”

    官差的声音响起,有些不耐烦,他也气啊,可有什么办法,这帮番邦异族就是这吊样,仗着朝廷各种恩施,再加上儒家各种礼仪之邦,要有国体形象,都不敢对他们做什么。

    花点钱解决就解决,没必要闹大。

    果然此话一说,书生有些慌了,看了看这群番邦异族的眼神,最终咬着牙取出十两银票,而后气冲冲地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官差拿到银票,交给这帮人也有些不善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得了,马上便是陛下寿诞,你们若是在那个时候乱来,可就真别怪我等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官差们也没什么办法,就只能放一句狠话便离开。

    而这群番邦异族则露出得意洋洋之笑,看着银票,显得极其美滋滋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微微冷眉,但也没有多管闲事,朝着前方行走,走了几步后,震了震脚,一枚石子激射而出,对准他们的摊位支撑点射去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只听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,随后便是各种玉碎之声,摊位塌了,各种玉器落在地上,至少毁了四五成,再便宜也比这十两银子多。

    “我的圣玉啊。”

    异人的哭喊声响起,脸上的笑容也彻底没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逗留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做好事不留名。

    约莫半刻钟,许清宵总算是来到了朱雀大道。

    相比较西街的繁华,朱雀大道瞬间冷清了许多,街道上人不多,而且来来往往都比较急促,再者街道上十分干净,两旁都是府宅,站着至少六人门卫,各种府匾。

    朱雀大道是国公王侯居住的地方,白虎大道则是皇亲贵族以及朝中大臣居住之地。

    许清宵根据地图搜索,终于找到了安国公家了。

    安国公府。

    硕大的牌匾出现在许清宵眼中,大门宽阔,左右各立四名护卫,每一位都精气充沛,许清宵察觉得出他们身上的气机。

    很强,至少也是八品的武者。

    丹田武者,来这里看门,当真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啊,不过这些应该是安国公以前的手下,是亲信一类,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来到府前,许清宵抱拳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许清宵,字守仁,受安国公邀请,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作礼,朝着府宅一拜道。

    声音响起,守门的八人纹丝不动,连目光都不投来,依旧是互相对视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此时,府宅的大门开了。

    一名似管家的老者走了出来,将目光看向许清宵,随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许公子,国公已备好宴席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露出笑容,朝着许清宵微微作礼,十分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国公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走上台阶,而后随着管家入内。

    进入府中,左右两旁皆是侍女丫鬟,一眼看去至少三四十人,每一个都是豆蔻年华。

    “见过许公子。”

    侍女们齐齐开口,彰显国公府之气派。

    许清宵面容温和,微微点了点头后,便跟随着管家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越过数个庭院,假山湖水,安国公府上的管家,似乎是特意想要显摆一般,带着许清宵东走西走,一番参观之后,足足两刻钟的时间,这才来到了一处花园中。

    而此时花园内已经设宴,一张长桌,一眼看去,有十余人等候着自己,人群之中,一名老者坐在首位上。

    老者满头白发,可精神奕奕,没有半点残烛感,其目光如虎,气势如龙,端坐在此,莫名给人一种极大的压力,不出任何意外,这应该就是安国公了。

    “学生许清宵,拜见安国公。”

    “此番前来,学生本想买些礼品,但身无长物,有心无力,故,购买一把精良折扇,斗胆为安国公题字,望安国公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从衣袖中取出折扇,同时作礼一拜。

    管家拿着折扇,来到了安国公面前。

    “忠君报国,高风亮节,哈哈哈哈哈,清宵有心了,来来来,莫要拘束,坐下坐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此彬彬有礼,而且还这么用心,安国公自然开心,最主要的是许清宵面相就让人很舒服。

    他是武官,不太喜欢文人的作礼,反而喜欢随意些,若不是第一次见面,他也不会如此端坐。

    如今看许清宵这般礼貌,也就随意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安国公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也不客气,缓缓落座下来,太过于客气,在这种武官心中估计不是谦虚,而是做作了。

    落坐下来,马上有侍女为许清宵斟酒。

    而安国公也很直接,看着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一直听闻你许清宵有万古之才,如今见到本人,的确不错,内敛才华,外有其貌,不错,不错,来,都别愣着了,有客人来了,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笑呵呵地说道,众人也立刻举起杯子,饮下第一杯。

    “安国公实在是过誉了,万古之才还是太夸张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谦虚道,这话还是要说的,毕竟万古大才,担当不起。

    “可别,老夫可是听说过,天不生我许清宵,儒道万古如长夜,这话很霸气,有我兵家之味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莫要谦虚什么了,你们读书人就是这样,一直喜欢谦虚,直接点无妨,反而率性,老夫还好,你回头去其他几个国公府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比老夫还讨厌这种文绉绉的谦虚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笑着说道,随意一番话,其实是在点拨许清宵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都是武将,自然不喜欢这种做作谦虚,再者许清宵还年轻,又不是四五十岁,经历了大风大浪。

    嚣张一点也是年轻人的特征之一,只要别嚣张过头就好。

    “是啊,许老弟,我要是有你这才华,我保证我鼻子都要朝天,这朱雀大道谁敢看我,我就骂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武夫粗人,说话爽快点,许老弟,来,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的后人也跟着开口,笑声爽朗,邀请许清宵再喝一杯。

    第二杯酒入肚,不得不说,国公府上的酒就是烈,又烈又霸道,但就是涩口,纯粹为了烈而烈,没有前世茅台好喝也没有茅台烈。

    但还是得喝,得给面子。

    “诸位既然这般开口,许某也就不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笑了笑,但也只是这样说说而已,难不成说一声,安国公你站起来,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?

    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“恩,直爽点好啊,来来来,再来一杯,再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道,然后轮番敬酒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之后,终于安国公开口说正事了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此番你被皇上提前召来,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安国公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国公,学生暂无打算,只等陛下召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恩,也是,那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呢?”

    安国公继续问道,许清宵到底是不是兵家的人,到现在都只是一个猜测,毕竟许清宵没有亲口承认。

    所以再怎么猜测,也只是猜测,如今安国公很直接,询问许清宵怎么考虑和打算的。

    直接问也没什么,不管许清宵如何选择,他都可以帮许清宵参考参考,也算是长辈对晚辈的帮助。

    而面对这个问题,许清宵当下深吸一口气,他非常明白自己接下来的回答,有多重要了。

    回答的好,自己算是稳住,回答的不好,可能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国公,许某不才,毕竟初来朝廷,本不该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国公可知,我许某作过一首词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,叫满江红,老夫对这首词颇有感悟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认真夸赞道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此时不由站了起来,紧接着看向安国公道。

    “国公,我许清宵,之所以作这首词,就是因为翻阅史记,看到这一段历史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魏王朝,乃上国之上,历代明君,国力强大,却没想到这北方蛮夷,侵我国土,杀我子民,掠我魏财。”

    “史书无情,一行字,道不出这般惨烈,一文章,说不清这蛮夷之凶,每每想到此时,许某心痛无比,每每想到此时,许某更是愤恨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年少,未能追随先帝征伐,杀尽蛮夷,只可惜无能,靖城之耻历历在目,而我等读书人,只晓空谈笔与墨。”

    “国安,许某之想法,便如满江红一般,驾车北伐,诛杀蛮夷,饿食其肉,渴饮其血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,也是发自内心之言。

    靖城之耻,他不会忘记,也不会无视。

    蛮夷之恨,他也绝对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只是,眼下,做不到,因为没钱打仗,所以我还是要为国家赚钱,等有了钱,再打仗。

    恩,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话许清宵藏在心中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,诛杀蛮夷,饿食其肉,渴饮其血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富有感染力的话,让安国公不由叫好。

    现在年轻人的确也想去打仗,但他们打仗是什么?是为了建功立业,是为了出风头。

    可他看得出来,许清宵眼神之中有仇恨,这种仇恨,是国家之仇恨。

    是真正想要为大魏一雪前耻的仇恨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得出,许清宵是他武官之人,不错,不错,不错!

    “许清宵,老夫与你喝一杯,希望有朝一日,你当真能为我大魏雪耻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开口说道,对许清宵极为喜欢。

    “国公言重,家仇国恨,还得国公来报,学生更希望的是,能跟随国公出征,杀他蛮夷,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许某,最佩服的便是安国公,七次北伐,安国公杀敌破万,学生敬佩,这杯酒,学生敬国公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可不敢应这话,还是得吹捧一下安国公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许清宵这番夸赞,安国公眼中更是喜色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首满江红是?”

    安国公看着许清宵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这满江红乃是千古名词,若许清宵当真是赠予自己的,简直是一件喜事啊。

    “国公,满江红的确是学生为他人所作,但怕世人说我献媚,所以学生不会说,但安国公是学生敬佩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在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不说满江红是给谁的,但这意思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不说的原因也很简单,给谁都不好,并且自己的确不是给谁写的,有感而发罢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好,好,好,清宵侄儿啊,你当真是谦虚,谦虚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人,学学人家清宵侄儿,多谦虚,多聪明,再看看你们,整天就知道去外面串胡同,吃喝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不学,就知道学坏的,仗着老夫还在,胡作非为,这要是有朝一日,老夫不在人世了,谁还能保你们?”

    “我就纳闷了,老夫怎么就没生出一个读书人啊,要是有清宵侄儿十分之一,老夫死也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的确很开心,也很器重许清宵,都开始称呼清宵侄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顺势也借助许清宵来骂一骂自己后人。

    众人不敢说话,许清宵也不好插嘴,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,他插什么嘴啊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一道声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爹,你们怎么在这里啊?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回首看去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不就是在城门口堵住自己要钱的紫衣中二少年吗?

    他原来是安国公的孙子啊?

    怪不得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许清宵算是明白了,同时也有些郁闷,没想到对方是安国公之孙,这就有点难收拾了啊。

    而紫衣少年快速跑来,来到自家爷爷身旁,而且毫不孤寂地拿起一块饼就吃,而安国公脸上的笑容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应该是很疼这个孙子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许清宵脑海当中浮起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刹那间,许清宵凝聚浩然正气,双目散发紫色光芒,落在了紫衣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惊奇,安国公更是皱眉,不知许清宵在做什么?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许清宵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嘶!国公!”

    “你孙儿有大儒之资啊!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一句话,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就他?

    大儒之资?

    你逗我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