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九十六章: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,上达天听,五尊圣像齐鸣【为最单纯加更】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大魏读书人

    守仁学堂。

    出现六道身影。

    是杨豹杨虎等人。

    自从得到许清宵的书信,杨豹杨虎兄弟二人可谓是兴奋无比,在南豫府时,许清宵为他们出头,不惜得罪当朝大儒。

    这份恩情他们可是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如今许清宵邀请他们过来做事,他们自然不会拖拉,几乎是没日没夜朝着京城赶来。

    到了京城后,也自然被京城之繁华给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有忘记来的目的,各方打听得知许清宵所在的位置后,第一时间赶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众人进入学堂,许清宵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杨豹与杨虎二人顿时半跪下来,朝着许清宵恭敬一拜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属下杨虎!”

    “属下杨豹!”

    “参见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开口,其余四人也在第一时间跪下,他们看着许清宵,眼神之中满是敬畏与尊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喊了一声,随后缓缓走来,示意众人去亭中休息。

    六人起身,跟随着许清宵来到亭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先落座,挥了挥手,让六人依次坐下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这两位是赵大赵二兄弟,当差分别十三年和十五年,这两位是李健李康兄弟,当差也有十年,实力最强,已经是十品大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他们也参与了那件事情,对许大人敬畏尊重,也忠心耿耿。”

    杨虎起身,第一时间介绍其余四人。

    “我等见过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四人起身,朝着许清宵恭敬一拜,面容坚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许清宵为六人斟茶,紧接着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连夜奔波,一路着累了,我已让人打扫好客房,往后你们就住在这里,也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告知他们住处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六人齐齐开口,感谢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小事。”喝了口茶,众人也纷纷喝了一口,一路奔波的确有些着累,而待他们稍稍缓了口气后,许清宵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既然你们来此,有些事情许某还是要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杨虎杨豹推荐而来,我许某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所以对于你们四人,许某无完全信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但许某也清楚,诸位不管是因敬重还是其他原因,其真正目的,也是想要向上爬,想要出人头地,这一点许某清楚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我许某人可以保证,若你们忠心为我办事,权财不会少,但也请诸位一定要记住一件事情,许某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可若是有一次背叛,就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十分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明白!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行,往后就是互相照应了,这是我的令牌,明日你们拿着这块令牌,去吏部录取信息,再来此地等我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杨豹接过令牌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客房休息吧,记住,来了京都,每日洗漱干净再上床睡觉,不要弄得乱糟糟的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道。

    这帮武夫都是粗汉,往往不洗脚不洗澡就直接睡觉,许清宵自然要叮嘱一句,否则的话,自己这学堂岂不是要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个人卫生还是要注意。

    “行,许大人您放心,我等肯定不会乱来。”

    杨豹几人笑着开口,紧接着朝着客房走去,而后又走了出去,将行李从外面拿进来,热热闹闹地住进客房中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,许清宵不由一笑,安静的学堂也多了一些人气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个新的麻烦事出现了,那就是没人做饭啊。

    这个只能以后再说了。

    起身舒展一下筋骨,许清宵也没多说,离开学堂去客栈找掌柜谈了一下,这几日定时送饭过来。

    客栈本来没有这种规矩,但许清宵是刑部的官员,那这个规矩就有了,给许清宵送饭银两不银两是小事,伺候官老爷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朝堂之争,跟他们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,许清宵就算是满朝为敌,也不可能说连吃口饭都不行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许清宵静心读了会书,到了深夜也就安心入眠,他与刑部请了一天假,不需要去刑部。

    再者请不请都无所谓,反正又没什么事让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许清宵早早地便醒来,朝着刑部走去,杨豹几人也很早就醒了,昨日睡得早,起的也早。

    来到刑部后,一如既往地来到主事间内。

    面前依旧是平丘赈灾案的卷宗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早。”

    周楠笑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露出温和笑容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我去为您取卷宗来。”

    周楠笑道,依旧是一如既往,只是这份卷宗取了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你跟他们说一声,这份卷宗本主事已经等了五天,即便是在忙,也应该有个回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在与他们说一声,许某脾气好,可不代表一直都是好脾气,若是行个方便,大家往后还能照应,若是不行方便,就别怪许某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一字不漏传过去,我知晓你为我好,与对方说好话,可再这样下去的话,我还能继续待在刑部,你就有些难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口气说了许多。

    调一份卷宗过来,你硬生生拖了我五天的时间,着实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打压也好,冷板凳也好,差不多都要有个度,没必要一直揪着不放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大人,还是别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掌库之人,是侍郎大人的外甥,咱们真没必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今日好生去求,想尽办法也给大人弄来。”

    周楠有些左右为难,他打心底还是希望许清宵有些作为,这样的话他也能沾光,可刑部上上下下就仿佛跟说好了一般,对许清宵各种冷淡。

    让他也吃了不少亏,遭了不少白眼,原先就有些混不下去,现在就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想要吃这口官家饭,他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听到周楠的声音,许清宵看了他一眼,最终点了点头,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。

    主事间内。

    随着午时来临,不少人朝着外面离开,到了用膳时间了。

    周楠还未出现,看来还是一如往日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酉时,又到了下班的时候,周楠垂头丧气缓缓走来,显然今天又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属下无能。”

    周楠有些难受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记住我今日说的话,明日转告他们一声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在乎,他起身离开,既然都等了五天,也不在乎多等一天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周楠开口,他还是希望许清宵不要这样冲动。

    “若你做不好,明日我让别人来做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缓缓开口,周楠为自己好,这一点他清楚,可一昧的忍让,并不是一件好事,别人只会越来越嚣张,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这个道理许清宵十岁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周楠坐在此地沉默不语,过了一会,周楠追上许清宵,努力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明日我再去试一试,给我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周楠出声,许清宵没有理会,只是伸手挥了挥,下班走人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回到了学堂。

    此时,杨豹六人正坐在亭中不知在议论什么,随着许清宵出现后,杨豹六人立刻起身。

    “见过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六人抱拳,对许清宵恭敬无比。

    “事情处理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......大人,我们今日去吏部,他们以公务繁忙为由,让我们等了一天,并没有办好入职。”

    “请大人恕罪,是我等愚笨,未能将事办好,耽误了大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杨豹开口,他憨厚的面容上满是自责。

    六人都知晓,许清宵急忙将他们召来,其目的就是要办正事,可没想到连个入职都没办好,自然心中愧疚无比。

    “又是公事繁忙吗?”

    “虽然知道吏部对我有些意见,可没想到居然针对到这个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喃喃自语,而后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两日你们就着累一下,尽可能快点办完此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多说什么了,他让杨虎杨豹几人多跑跑。

    “是!大人!”

    杨虎杨豹等人齐齐点了点头,而许清宵已经没入房中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每日的练功不可少,运转三个周天后,许清宵再读了一会书,眯了半个时辰,又往刑部走去。

    算起来的话,自己到刑部也已经有六天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差不多快一周的时间,每天除了发呆之外,就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不介意,他倒要看看刑部到底要找自己多久麻烦。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周楠不见踪影,许清宵没有在乎,从附近书院借来几本书。

    这是天下通用书籍,里面记载了许多事情,国家势力,异族划分,各种修行体系等等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一共一百七十五册,每一册划分上中下三本,并且每一本都极厚,是正常书籍的二三十倍。

    既然没事,许清宵打算多看看书,了解一些事情,不可能真的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,许清宵将第一册看完,收获颇多,知道了天下势力划分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的布局,由五大板块组成。

    东州、南州、西州、北州、以及中州。

    每个大州都是被海水阻断,所以是五个不同的大板块。

    不过中州板块最大,东南西北四州加起来刚好与中州的面积一致。

    所以自古以来,中州便是龙兴之地,也被誉为圣地。

    五大州牵扯太大,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,而且彼此之间都是比较安静的,毕竟都存在内患外敌,强如大魏也没有一统中州,更何况什么征服全世界这种痴人说梦的话。

    光是征服整个中州都是一件无与伦比的难事。

    中州五部,大魏王朝立于中部地区,占据资源最好,突邪王朝占据东部区域,初元王朝占据北部区域,这两个国家论单挑肯定是单挑不过大魏,但联合起来大魏就不敢动弹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就更麻烦了。

    南部地区最为贫苦,到处都是荒漠,而且许多邪修就在南部地区,比较混乱,不是正常人去的地方,好在的是佛门一脉在南部,否则的话,任凭妖邪肆意发展,那正邪大战早就上演了。

    至于西部则是海上天国,群岛为王,国家有上百个,而且有一部分投靠了大魏王朝,譬如说番邦,胡人都是由西部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大魏最强盛之时,也的确征服了海上天国,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最关心的仙道势力也有记录,仙道有七大圣地。

    太上圣宗、斩天剑宗、如意器宗、天谷丹宗、太苍符宗、七星道宗、归元阵宗。

    七大圣地,各自有不同领域称王,不过太上圣宗与七星道宗本质一样,两家互相争夺,其余互不干扰,毕竟专业不同。

    而这七大圣宗所在的山门,不属于任何王朝势力,相当于单独的势力,不争权谋,闭门修仙。

    三大王朝也皆有他们的影子,大魏王朝当中,监道司就是他们落脚之处,平日里也会接取一些王朝颁布的任务,譬如说哪里有妖魔出现,若是朝廷人手不够。

    便会发布任务,而他们若是觉得价格合适,便会接任务,只是监道司设立点在京城郊区,他们并不喜欢在闹市之中,这个许清宵能理解。

    修仙的吗,总喜欢清净一些。

    将书籍合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尘界通典是个好东西啊,要是自己全部看完了,不说样样精通,但至少什么事情都能知晓一二。

    行,努力把这本书啃完。

    起身,下班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周楠来不来已经无所谓了,等杨虎杨豹他们入职了再说,靠周楠是靠不住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后。

    杨虎几人并没有回来,许清宵等了一个时辰,他们这才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如昨日一般,今日还是没有入职成功,理由借口依旧是一样,公事繁忙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只留下两句话,便继续去啃书了。

    第八日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,不过让许清宵有些好奇的是,周楠还是没有出现,不过对于沉迷于读书中的许清宵来说,这个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杨虎杨豹依旧没有入职。

    第九日。

    老样子。

    第十日。

    放假。

    第十一日。

    老样子。

    第十二日。

    老样子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十五日。

    老样子,不过师兄传来书信,告知南豫府又有几个县求老师周凌讲课,所以他要晚些日子来。

    李鑫也传来书信,水车工程已经彻底搞定,现在就等着效果了,目前来看很不错,至少庄稼都能享用水源了。

    周楠没了身影八天,有些古怪,下班问问看他最近做什么了?大概率是辞官了,差事太苦,左右不是人,辞官也正常。

    下班了,找人问周楠的情况,没人理自己,那就回家。

    第十六日......

    学堂外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们再去入职,直接找吏部员外郎,随便是谁都可以,将我的令牌给他,告知他们,已经拖延了十日,今日若办不好,明日我亲自会去。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过了十天。

    除了看了不少书以外,其余愣是什么都没有进展,刑部晾了自己十六天,吏部晾了自己手下十天。

    而且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   要是大事晾自己,许清宵反而不会有任何一丝波动,可这种小事卡自己,就显得有些吃相难看啊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事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了,许清宵不打算这样折腾了,他要开始做事。

    “是!大人!”

    杨虎六人点了点头,这十日他们也烦躁无比,就一个入职足足拖了十天,俸禄什么都还好说,主要是这种感觉让人很不爽。

    没有说什么,许清宵直接离开学堂。

    朝着刑部走去。

    如往日一般,进入自己的主事间,准备新的一日学习。

    然而一封信却出现在长桌上。

    是周楠的辞官信。

    对于周楠辞官,许清宵没有太多的惊讶,毕竟跟了自己也是周楠命不好,没帮自己办好事就算了,在外面还受气,能坚持这么长时间,看得出来周楠是真的热爱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也不会拖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算了,去看看他吧。”

    辞官信的内容许清宵不看,反正也没事,不如去看看周楠,致歉一番,毕竟无论如何都是自己害了周楠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即便是再不受待见,也不至于辞官。

    走出主事间,许清宵看着来来往往行走的卷吏,随便挡住一人。

    “知晓周楠家住何处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,十分直接,他知道刑部上下都针对自己,所有人估计都知道不能招惹自己,故此许清宵也不交谈什么,免得因此遭殃。

    “周楠?大人,属下不知道,属下还要去送信,还望大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看到许清宵挡在前方,卷吏顿时有些慌张,尤其是提到周楠之时,更是眸中闪过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几乎是刹那间,许清宵察觉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把知晓的事情说出来,此事与你无关,若不说,即便是本官再没有权利,弄走你一个卷吏还是轻而易举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诸位国公与我关系甚好吧?”

    许清宵语气莫名冷了下来,一句话说的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大人,属下当真.......”

    卷吏还想要解释,可看到许清宵冰冷无比的目光之下,当下不由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这事也没什么,周楠前些日子每日去案牍库取要卷宗,因说错几句话,被掌库罚仗刑二十,如今在家养伤,刑部也解了他的职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此事真与我无关,具体之事,属下根本不知,还望大人放过属下。”

    对方有些诚惶诚恐道。

    “仗刑二十?”

    刹那之间,许清宵目光愈发冷冽下来了。

    周楠不是武者,只是普通人罢了,刑部的仗刑可不是开玩笑,一棍子下来不说皮开肉绽,但也绝对要紫青一块。

    “他家住何处?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住在临河街,具体的属下当真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卷吏说话都有些哭腔了,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说什么了,他直接朝着刑部外走去。

    临河街不算太远,许清宵稍稍加快了步伐,两刻钟后便来到了临河街,找百姓打听一番,不多时便找到周楠家中。

    周楠家是一处类似于四合院的地方,十几户人家住在一起,他的俸禄不可能在京都有房。

    走进院中,有孩童玩耍,也有一些老人晒着太阳,几个年轻人正在做着一些苦力,修补瓦房之类。

    看到许清宵一个官员走来,莫名之间众人皆有些惊讶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敢问周楠家在何处?”

    许清宵面色温和,询问众人。

    “周楠家?大人,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有人回过神来,指着左边第二间房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致谢一声后,便直接走到房前。

    敲了敲门便静等了。

    很快,一道声音响起,比较微弱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是女声。

    “刑部主事,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道出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下房门打开,一名妇女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,妇女眼眶红润,显得有些憔悴,看向许清宵的目光中带着惊讶和好奇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有何事?”

    妇女开口,声音略显沙哑。

    “本官找周楠有些事商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人请进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找自己相公,妇女不敢多说什么,侧身让许清宵入内。

    待走入房中,一股浓郁的药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床榻上,趴着一人,是周楠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!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周楠虚弱的声音响起,他想要动身,但很快牵扯到伤口,瞬间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立刻开口,让其不要动弹,免得影响伤势。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愧对你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许清宵的声音,周楠有些感动,毕竟自己如此遭遇,许清宵还来看自己,自然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何事,细细说来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坐在一旁,他看着周楠的面色,十分虚弱,嘴唇都没有血色。

    “大人,倒也没有什么,是属下不会说话,挨了罚,属下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也没什么作用,如今被刑部辞了,也没什么好想的,只希望日后在京城做点买卖,大人关照一二就行。”

    周楠似乎不愿提起,他不想给许清宵带来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周楠,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深吸了口气,他摇了摇头,让周楠将事情来龙去脉说出。

    “大人......当真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周楠在刑部混了这么多年,他知晓许清宵憋着一口气,但他更加知道的是,一个人的力量,是改变不了什么的,与其作对,倒不如认认怂,吃点亏就吃点亏吧。

    “周楠,你的辞官信,本官没有同意,所以你现在还是本官的属下,本官令你将事情来龙去脉全部说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语气平静,但目光无比坚定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不想再啰嗦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许清宵的态度,周楠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五日前,我如往常一般,去案牍库为你取卷宗。”

    “但掌库大人,依旧百般拖延,属下忍不住,就说了句,已经拖延如此之久,许大人有些怒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属下未曾想到,仅是这一句话,掌库大人勃然大怒,对属下百般羞辱,甚至赏了属下两个耳光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属下并没有生气,只希望掌库大人发完怒吼,再将卷宗交给属下,可不曾想他还是不愿拿出,让属下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没有走,他便赶我走,属下当时也是一时糊涂,死活不走,于是掌库大人罚我二十仗棍,属下身子本就有些不好,这二十棍落下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.......属下......属下差一点就没命了,我贱命一条,死不足惜,只是想到我这妻子,往后就要孤苦伶仃在这世上,所以硬撑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不求您为我伸冤,只求大人若是可以,帮属下恢复官职,若无这官职,属下在这京都,恐难生存啊。”

    周楠说到后面,委屈的满是哭腔,他夫人立在一旁,也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房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长长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自入刑部时,得知刑部针对自己,给自己穿小鞋,许清宵忍了!

    一天他忍!十天他也忍!

    哪怕他们再拖延自己十日,许清宵也能忍。

    杨虎杨豹等人,去吏部入职,整整十天都没有入职成功,许清宵也忍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刻。

    许清宵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你可以穿小鞋,你可以玩阴的,政治就是如此,许清宵明白。

    可针对自己也就算了,针对区区一个卷吏,就有些过分吧?

    而且还将其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这未免太过分了吧?

    刹那间,许清宵起身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......”看到许清宵起身,周楠有些惊讶,不知许清宵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去给你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安心养伤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语气平静,随后取出一张百两银票,交给周楠的妻子,不等她反应过来,许清宵便已离去。

    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街道当中,许清宵面色冷漠。

    他步伐极快,朝着刑部赶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许清宵回到了刑部。

    刑部外,烈日照耀,一名卷吏捧着大量卷宗,立于门口,满身大汗,却不敢吱声,而当许清宵出现后,卷吏更是眼神充满无奈。

    这名卷吏,便是方才许清宵问话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站在此地,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到,是因自己受罚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这刑部当真是好的没谱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语不发,他越过众人,直接来到刑部员外郎办事之地。

    “下官许清宵,有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的声音响起,毫无感情。

    “公事繁忙,有任何事,明日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也是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,一句公务繁忙,推阻一切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,五日前下官之属,周楠于案牍库中,被掌库刑罚二十仗,更是殴打其属,还望陈大人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没有理会,他直接走进房内,声音平静道。

    房内,一名中年男子正在阅读书籍,听到许清宵之声后,直接将手中书籍一摔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!你未曾听到本官方才之言吗?”

    “公事繁忙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对方目光冷漠,看向许清宵这般斥道。

    “请大人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理会,依旧是请对方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!”

    后者站起身来,怒视着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还望大人!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许清宵再次开口,他也看向对方,无视这般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后者指向许清宵,但很快放下手,冷漠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归我管,去找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与许清宵纠缠,一句不归我管,想要打发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打扰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许清宵没有多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下子让李大人有些好奇了,还以为许清宵会继续纠缠,没想到这就走了?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多想,只是自语了句,狂妄,便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许清宵又来到一名员外郎门外。

    “下官许清宵,有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,这一刻引来了刑部不少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公事繁忙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如之前的回答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公事繁忙,明日再说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也如方才一般,直接走入房中,说出周楠之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对方没有勃然大怒,而是轻飘飘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,不是本官管辖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打发走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打扰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面无表情,退出房中,来到第三位员外郎门外。

    这一次,声音比之前更大了一分。

    案牍库中,不少人出来看热闹,刑部很多人也闻声而来。

    案牍库掌库更是冷笑不已道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个傻子,还万古大才,明摆着都不想搭理他,这种人啊,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当个书呆子吧。”

    掌库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,有些肥胖,此时负手而立,静看许清宵的笑话。

    不过第三位员外郎也依旧是同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许清宵直接寻第四位员外郎。

    但得到的回答......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四个员外郎都没有理会许清宵,下一刻,许清宵直接朝着内堂走去。

    他去吏司所,但吏司所给予的态度更加恶劣,如若说员外郎敷衍的话,吏司所的态度,就比较恶劣了。

    “这般事情也找本官?许清宵,不要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“刑部公事繁忙,你若无事,就去案牍库帮忙抬放卷宗,不要在这里生事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烦本官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声音响起,整个刑部有些热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在他们眼中看来,如同一个愣头青一般,一位位大人拜访,一次次吃闭门羹,甚至有更绝的大人,直接羞辱,引来刑部许多人大笑。

    而此时,许清宵依旧毫无表情,他往右侍郎办事之地走去。

    左侍郎远出不在,如今只有右侍郎李远大人在了。

    “下官刑部主事,许清宵,有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声音洪亮,此时的声音,已经传遍整个刑部了。

    然而房间内,李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公事繁忙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“下官之属周楠,遭不公之事,下官为其伸冤,还望侍郎大人,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理会,依旧是拿出这套说辞来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!”

    “好好做你的主事,本官劝你一句。”

    李远语气平静,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让许清宵回去,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主事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下官之属.......”

    许清宵再次开口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闹就滚回去自己闹,莫要再此喧哗,这里是大魏刑部,不是你那个破学堂。”

    李远怒斥一声,外带着羞辱许清宵的心学。

    “周楠遭不白之冤,还望大人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可许清宵依旧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!”

    李远暴怒,一股强大的气势,推开房门,房中李远怒视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大人!下官之属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依旧开口,而李远打断许清宵之言。

    “本官不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说完,许清宵当场闭嘴,紧接着将目光看向正大门的尚书房。

    房门紧闭,可刑部尚书张靖,就坐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!”

    许清宵刚刚开口,张靖的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很平静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怒意,但这一个字,却是天大的羞辱和不屑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刑部尚书,大魏最顶尖的一批官员,手握天大的权力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是谁?

    一个主事。

    莫以为得了点龙恩,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?

    许清宵若是不闹,他或许还对许清宵有些看法,然而今日许清宵如此闹腾,说来说去,为的不就是这段时间冷落了他?

    张靖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张靖一个滚字,让许清宵彻彻底底明白,这刑部是谁做主!

    他尚书是什么!

    许清宵又是什么!

    尚书房外。

    许清宵平静而立,刑部当中一阵阵大笑之声响起,尤其是案牍库,张尚书这个滚字,让他们实在是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许清宵目光平静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缓缓折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朝歌兄,助我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开口,简简单单一句话,传递到了天地文宫之中。

    刹那间,朝歌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字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此时,许清宵将目光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讥笑者,嗤笑者,不屑者,如看蝼蚁一般的目光,如看小丑一般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十七日。

    刑部上上下下百般阻扰,许清宵可以忍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以势压己,许清宵可以忍。

    吏部拖延自己属下入职,许清宵也可以忍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切,都在规矩当中,即便是怀平郡王破坏了规矩,但他有打破规矩的资格。

    可周楠因自己受罚,更是被当众扇打耳光,这就是破坏了规矩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任何意思,没有第一时间发怒,而是找上级处理,四位员外郎拒绝,二十七吏司所拒绝,右侍郎拒绝。

    张尚书一个滚字。

    好!好!好!

    万般念头在许清宵脑海当中闪过,这一刻狂风席来,以许清宵为中心,大风卷来,黄沙滚滚。

    紫色的浩然正气,在这一刻爆发而出,淹没了整个刑部。

    这一刻,恐怖的浩然正气,形成旋涡风暴,凝聚出一根文笔。

    而后又形成一把戒尺和一口古钟。

    浩然正气席卷整个刑部,所有人脸色皆然变了,他们不知道许清宵这是要做什么,也震撼许清宵的浩然正气竟然如此浓郁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想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张尚书的怒吼声响起,狂风将他房门吹开,他皱着眉头,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”

    然而,许清宵没有理会张尚书,他声音响起,是正气歌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手中文笔运转,戒尺盘旋在左,古钟更是震动一响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恐怖的钟声,在这一刻传遍整个大魏皇都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惊到了,不知道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“武昌一年,五月二十五,大魏王朝,刑部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有卷吏蒙冤,刑部上下,无动于衷,刑部尚书张靖,身为刑部之首,见冤屈而不为动,品德不端。”

    “右侍郎李远,见冤屈而不为动,品德不端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七吏司所郎中,遇冤屈,如视而不见,品德败坏。”

    “刑部四员外郎,推卸职责,不忠不公,如猪如狗。”

    “今,学生许清宵,以文笔奏章,上达天听,恳诸位圣人,为天下之不公而显,为天下之不平而显,斥罚刑部不正之官员,以肃其正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他每一个字,都传遍整个大魏京都,文笔绽放万道霞光,在天穹之上书写罪状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胆敢欺骗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好大的胆子,竟用如此伟力,弹劾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疯了?”

    这一刻,刑部上上下下脸色大变,没有人会想到,许清宵竟然拥有如此之伟力,也没有人会想到,这么一件小事,许清宵竟然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尚书张靖,郎中李远,二十七吏司所,四位员外郎,包括一些主事,皆然怒吼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如何,许清宵这番话,传遍了整个京都,对他们的名声造成巨大影响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刻。

    天穹之上,许清宵书写的罪状,竟然化作虹光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大魏文宫震颤,是圣人的雕像在震颤。

    整个文宫所有读书人皆然惊醒,他们望向刑部,部分大儒更是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因为五尊圣人雕塑都在震颤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.......几乎不可能发生啊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轰!轰!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五道圣像,竟然在同一时刻,爆射出恐怖的光芒,朝着刑部涌去。

    光芒如芒,照耀在刑部官员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!我的浩然正气!怎么全部都没了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刑部侍郎李远发出惊愕之声,他已明意,是儒道七品,在文臣之中属于儒道品级最高的一批人,可现在体内的浩然正气全部被剥夺。

    这让他感到深深的惊恐。

    而张尚书更是在一瞬间衰老了几岁,他没有浩然正气,剥夺的是其寿命。

    震撼!震撼!震撼!

    整个大魏京有无数双眼睛看过来了,如此大的动静,他们不可能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国公府中,诸位国公瞪大了眼睛,惊愕无比地看向这一切。

    所有列侯也全然震惊,被许清宵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大魏文宫有部分大儒,攥紧拳头,他们恨,不是恨许清宵如此狂妄,而是恨,为何圣人愿意支持许清宵这个举动。

    而郡王府中。

    一道暴喝声也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!你当真是天大的胆子,削我刑部气运,这涉及国运,你是要找死吗?”

    是怀平郡王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,也传遍整个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彻彻底底怒了。

    那可怕的威压,如山洪海啸一般,越过千米,直接加持在刑部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可刑部当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无所畏惧,他更是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一束无与伦比的光芒,自许清宵身上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许清宵目光无比坚定。

    喜欢打压是不是?

    喜欢针对是不是?

    既然这么喜欢打压,那今日就闹到你们刑部再也不敢嚣张一句。

    许清宵已经忍无可忍了。

    所以......无需再忍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