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九十九章:千古名言!许清宵为万古妖孽!吏部上下的恐慌!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大魏读书人风起平安第九十九章:千古名言!许清宵为万古妖孽!吏部上下的恐慌!大魏皇宫。

    许清宵走出宫殿,他目光平静,朝着刑部走去。

    而宫殿内。

    张靖已经走出大殿,与其余尚书见面了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顾大人,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张靖先是对丞相陈正儒开口,而后又想着户部尚书顾言顾大人,礼部尚书王新志王大人喊了一声,至于其他人就一笔带过了。

    陈正儒是左丞相,五品大儒,不可不尊重。

    顾言是户部的尚书,再加上大理寺寺卿,乃东明会之首。

    礼部的王志新也是东明会之人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客气一声是应该的,至于兵部尚书周严以及工部尚书李彦龙,随便打个招呼就行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如此狂妄,今日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弥补大魏国运。”

    礼部的王新志开口,他声音平静,可言语之中却充满着冷意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不看好许清宵能够弥补大魏国运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魏国运啊。

    你以为是什么?随便就可以弥补?而且半个时辰内弥补?当真是痴人说梦话啊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呢,说不定许清宵能写出绝世文章。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周严开口,他反倒是看好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绝世文章?”

    “周大人倒是有些异想天开了,当真写出绝世文章也于事无补,这是刑部的问题,难不成说许清宵可以写出刑部的绝世文章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礼部尚书摇了摇头,并不认为许清宵可以写出关于刑部的绝世文章。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就能揭晓,何必着急呢?”

    周严开口道,但眼神之中也的确是担忧,许清宵必须要在半个时辰内写完一篇关于刑部的绝世文章。

    绝世文章本身就难写,除非许清宵已经有腹稿了,再者还必须要与刑部有关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即便是绝世文章,也无法弥补大魏因刑部损失的国运。

    这的确有些难啊。

    “若许清宵能为我大魏增加国运,此前种种,我可一笔勾销,我愿细细教诲他,愿他走上正途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陈正儒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他是儒官之首,大魏左丞相,吏部尚书,也是大儒,说话分量以及地位,比刑部尚书张靖要高太多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其余几位尚书脸色却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众人的神色,陈正儒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以七品明意之境,却能凝聚圣意,这可是大儒才能做到的,此子的确是天纵奇才,说是万古大才,陈某也认可。”

    或许在他们眼中,许清宵狂妄,可在陈正儒眼中,他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要知道儒者十品。

    十品:养气,蕴养浩然正气,下笔如有神。

    九品:开窍,开智慧窍,一目十行。

    八品:修身,修养身心,延年益寿。

    七品:明意,明读书之意,明自我之意。

    从七品开始,就是真正的读书人,明白自己读书的道理,有所追求。

    一旦立心,就要围绕自己的心意,去认认真真做事,勤勤恳恳,譬如说陈正儒立的心,便是让大魏走向繁荣,这就是陈正儒之心。

    立书,著作书籍,将自己的心得写在其中,有劝言,有自我理解,有对圣人的理解,也有对世间的理解,尽可能的帮助别人,或者是阐述一个道理,让天下读书人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这就是五品大儒的境界,需要立书,才能成为大儒,而且绝对不能随便立书,一定是真正有学问的东西。

    著作的书籍,得到天下文人的认可,得到百姓的认可,亦或者得到一些相关重要之人的认可,比如说当今陛下,如果皇帝认可你的学问,影响到了皇帝,那么皇帝以后做事,会因为你的著作,而改变心意,或者是换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可能就会影响大魏无数百姓,这就是成就天地大儒的要求,若得不到认可,即便你当真有所才华,也没有办法,当然等你死后,千百年之后,如果你的著作,得到天下人认可。

    你会被天地追封为天地大儒,后世人也会为你塑造雕像。

    立学!你著作的书籍,形成一个学派,或者你创建一个学派,在当代影响极大,至少有一成读书人是你的学生,这样一来,便可以成为半圣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一种办法,将圣人的学问发扬光大,基本上所有半圣都是如此的。

    只是一般活着的半圣很少,大多数是死后过了几百年甚至是千年,才会成为半圣。

    不过当世还是有半圣,大魏文宫可能就有,只是到了这个境界,很有可能依靠着一些灵药续命,对于当世来说,只怕很多人都以为他们逝去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半圣也不会出现,可能真逝去了,也没有人知晓,王朝会封锁一切消息,毕竟半圣对于妖魔来说,恐怖滔天,一个二品妖魔,在半圣面前如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无限接近与圣人之境,其之所学,在当代影响极深,天下读书人,天下百姓,包括天下的具有影响力之人,七八成信服此学,影响三代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亚圣,可一般来说,圣人前后五千年不可出新圣。

    如果世间诞生了一位圣人,他死后五千年是不可能会有新的圣人诞生,连亚圣都不可能,试问一下如果你是一位读书人,摆在你面前的是圣人之学,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有道理,但对方可能现在还是一位天地大儒的学问。

    请问你会选择什么?

    毫无疑问去学习圣人的学问啊,天地大儒虽然也是遥不可及,但跟圣人比还是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圣人的威望,至少要过五千年才会逐渐消散,这才会有新的圣人诞生,当然这只是一个理论。

    因为往往万载不见一尊圣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一品。

    天下读书人之首,凌驾于皇权之上,凌驾于一切之上,八方朝拜,众生虔诚。

    浩然正气养天地,这个境界无法言说,无法形容,一切的不可思议,都是文圣。

    若世间诞生一尊文圣,那这天地之间的妖魔,就可以该吃吃该喝喝了,什么都不用作,等死就好。

    这就是儒道十品的划分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调动圣人伟力,这是大儒才能做到的程度,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儒。

    唯有大儒,可调动部分圣人伟力,许清宵弹劾刑部所展现出来的伟力,就是顶尖大儒才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如若没有碰到什么大事,他陈正儒也做不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这就是陈正儒看到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许清宵七品便能做到五品都难以做到的事情,说万古大才,真的一点都不足为过。

    所以陈正儒起了爱才之心,真正的爱才之心。

    哪怕许清宵得罪了朱圣一脉,那又如何?他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是朱圣一脉,可自己立下的心,是大魏之心,在他眼中,大魏的繁荣胜过文道之争,争来争去,又有何意?

    能让天下百姓吃饱一顿饭吗?

    又能让天下百姓多穿上一件衣服吗?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可为何之前他略显得对许清宵有些不友好,这是因为许清宵并没有展现出能让他惜才的本领。

    可今日他对许清宵产生了惜才之意。

    但很快,陈正儒摇了摇头,任何事情都不能过早下定论,许清宵有没有万古之才,还没有彻底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再者许清宵与武官关系极好,未来肯定是主兵伐的,与他的意见不相同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个立意上,自己就绝不可能与许清宵是同一路人。

    不是别的意思,如若许清宵否决北伐,愿意支持大兴王朝,休养民生,他陈正儒会毫不犹豫支持许清宵,儒道当中不管谁打压许清宵,他都会接近权力帮助许清宵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,不管谁找许清宵麻烦,他也会竭尽全力帮助许清宵。

    甚至在告老还乡之前,将许清宵扶持到一个高不可及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啊!

    许清宵主兴北伐,那么许清宵就是他的敌人,而且是一个天大的敌人,若让许清宵当真掌权,掌势,甚至权衡朝野,北伐或许就真的要死灰复燃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这样做。

    不过好就好在一点,北伐之事,今年必须会有一个结果,这一年内许清宵绝不可能手握大权的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若是许清宵真能为大魏增加国运,那么关于朱圣一脉的恩怨,他陈正儒愿意放下,可朝堂上的争斗,就没有办法,再惜才,也不可能影响国家。

    陈正儒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暂时无法看到许清宵的安国策,若能看到,只怕会颠覆他一切想象。

    而大殿内,龙椅之上。

    大魏女帝静静地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许清宵。

    脑海当中并非是今日之事,而是关于北伐之事。

    到底是否北伐,今年必有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要盖棺定论了。

    “待过些日子,安国策,是要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女帝心中自语,朝堂之争已经越演越烈,北伐之争因为自身登基第一年,文武百官不敢太过于争吵,但今年年末,迟早要决策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国不能定意,对于大魏王朝来说,百害而无一利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尚书,则非常好奇,许清宵如何增加国运。

    甚至刑部尚书张靖都已经开始想好了,该如何治许清宵之罪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许清宵已然来到刑部当中。

    刑部官员已经被唤醒,此时此刻都趴在房间内休息,但依旧可以看到大门口迎面走来的许清宵。

    刹那间刑部上上下下都有些恐慌了。

    生怕许清宵又发起疯来,那到时候大家还有命吗?

    只是,来到刑部大门,许清宵没有继续前行了。

    缓缓抬起手来,刹那间浩然正气凝聚成文笔。

    手握文笔,许清宵声音洪亮有力,传遍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“吾乃许清宵,今为刑部立言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声音洪亮,无数京都百姓皆然听见这道声音,人们惊讶,不知道许清宵要做什么?

    此时,刑部大门之外。

    许清宵提起文笔,在左右两旁写下两行字。

    许清宵落下十七字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大魏天穹之上,出现一朵朵祥云,光芒照入刑部之中,整个刑部瞬间变得宏伟而神圣。

    漫天的祥云出现,连绵万里,一束束光芒照耀在大魏京都当中,沐浴在大魏百姓身上。

    而这十四个字,也悬浮于天穹之上,供大魏京都内的百姓观看。

    这是无上祥瑞,这一朵朵的金色祥云,朝着大魏宫廷聚去,为大魏增加气运。

    其中有数朵祥云,落在许清宵头顶之上,照射一缕缕光芒,滋润许清宵的肉身。

    嘶!嘶!嘶!

    这一刻大魏所有权贵真的震惊了了。

    对于百姓而言,许清宵弹劾刑部,他们其实并不是那么反感,因为他们也遇到或者听说过一些不公平之事,所以许清宵弹劾刑部,反而引来民心支持。

    只是刑部乃是大魏国本之一,六部之一,许清宵弹劾,虽让百姓感到痛快,但也让百姓知道刑部不公,所以影响到了百姓对刑部的看法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。

    国运受到一丝丝削弱,虽然只是一丝丝,但这代表着的是大魏国运,哪怕是一丝丝,也十分恐怖,是常人无法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,许清宵以十四字,为刑部立言,警示天下,劝人向善,又将今日发生的事情,盖棺定论,可谓是一语三关。

    百姓们明白许清宵这句话的意思,也明白这是为刑部立言,自然拍手叫好,如此一来失去的民心,在这一刻全部回来,而且因为许清宵的到来,更是让百姓更有希望,认为出了个好官。

    也就是如此,天降祥瑞,国运再次重聚,不但把之前那一丝丝补回了,甚至还增加了一丝丝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许清宵这十四字。

    十四字增国运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大魏京都,大量读书人面色尴尬,本来许清宵弹劾刑部,以致于大魏少了一缕国运,他们聚集在此,就是为了弹劾许清宵,准备等陛下宣旨结束之后,就开始讨伐许清宵。

    势必要让许清宵付出惨烈代价。

    甚至连怎么骂都已经商量好了,还有人更是写好了讨伐文章,将许清宵贬的十恶不赦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许清宵只写了十四个字,将他们所有的文章全部变成废纸一张,甚至有人邀请朋友在家商谈如何如何辱骂许清宵。

    现在全部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想到,许清宵竟然能写出这样的千古名言出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读书人,更是有些懵。

    这他娘到底是什么人啊?前有千古名词,后有绝世文章,然后再来个千古第一骈文就算了,今日更是来了一句千古名言。

    这许清宵莫不是圣人转世?

    不是他们夸张。

    而是这十四个字,既是劝阻天下人,不要因为是一件较小的善事就毫不关心,也不要因为是一件较坏的但坏事就去做。

    这是人生之警句,也是刑部对天下人的警句。

    更是许清宵对刑部的警句啊。

    这巴掌打的是真够疼啊。

    比刚才仗刑二十还要疼,言语的力量,远胜刀剑。

    刑部之下,许清宵没有说什么,他静静立在门下,沐浴着国运之力,虽然仅仅只是一缕缕一丝丝,但没入许清宵体内后,这一缕缕的国运,却如同海啸一般,但好在许清宵以大日圣体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同时的确就是一丝丝国运,肉眼根本看不见,唯独许清宵才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此时,刑部左右的警句,也弥漫着一缕缕圣意,这是千古名言,可传至千古,石毁而字不灭,千古之后,这句话才会消散,被天地认可。

    大魏皇宫。

    宫殿之外。

    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左丞相,陈正儒。

    “好!好一句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,此言乃是千古名言啊,许清宵,万古之大才,万古之大才啊!”

    陈正儒第一时间惊叹,别看许清宵这简简单单十四个字,但这句话的意义,却无穷之大,因为这句话通俗易懂,又蕴含无穷大道理,即便是孩童也能知晓,极其适合教育这天下百姓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文学并不是他不好,而是学习程度极难,就好比朱圣著书,天下人都知道这是好东西,可天下百姓有几个能看懂?

    唯有读书人才能看懂,而读书人看懂之后,会去教书育人,会去教化百姓。

    可这个教化多漫长?这个教化又有多辛苦?

    可能你跟一个农夫说了三天三夜,他回过头一觉醒来什么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不一样,既有警世之用,又包含了无数道理在其中,用一句话概括一切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没有文化的百姓,也懂得这句话的含义,他们也可以教育自己的儿女。

    这才是文字的作用,教化万民,一句警言,却能做到无数大儒都做不到的程度。

    陈正儒顿时明白此话的含义,所以他才忍不住叫好。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,天降祥瑞,天降祥瑞啊,你看天穹之上,祥瑞无限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国运回来了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周严则无比激动地喊道,他指着天穹那一朵朵玄黄之云,大赞祥瑞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整个京都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百姓们感慨,露出喜色,读书人们惊叹,且有敬佩许清宵之才华。

    十四个字啊。

    十四个字便能引来天地异象,便能增加大魏之国运,这许清宵当真是万古之大才啊。

    大魏文宫当中,不少大儒看到这一幕后,更是沉默不语,尤其是陈心大儒。

    他立于文宫之下,望着满天祥瑞,不由自主道。

    “天不生我许清宵,儒道万古如长夜。”

    “简简单单十四个,却代表律法一切的道理,劝人向善,又警世天下人,这十四个字,胜过陈某一生才华。”

    陈心感慨,他认为许清宵这十四个字,胜过他这辈子所有的才华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大魏文宫读书人们皆然沉默,他们本想开口说些什么,可很多话卡在喉咙,实在是说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因为这十四个字,的的确确会让天下人明白一个道理,对后世之影响,无穷无尽也。

    周民大儒则长长叹了口气:“许清宵若我朱圣一脉,这一脉将昌盛万年啊!”

    他无尽感慨,莫名之间有些后悔当日对许清宵有那么一点清冷,可这没办法,他立心便是为了朱圣一脉,唉。

    正明大儒看到这一切,只是久久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朱圣一脉,只怕真要迎来一位当世大敌啊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开口,认为许清宵真会成为朱圣一脉的大敌,这个敌人,是学术上的敌人,学术之争,对文人来说,自然重要。

    如周民大儒一般,他虽欣赏许清宵,也震撼许清宵之才华,可他们都是大儒了,已经立心,为朱圣一脉,传承圣学,哪怕许清宵有再大的才华,他们也要坚守自我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无非是立场问题罢了。

    “朱圣仙逝不过五百年,大魏不可能会有新的圣人,我等朱圣一脉,还可昌盛五千年。”

    文宫当中,孙静安攥紧了拳头,他明朱圣之意,立朱圣之意,为朱圣一脉的死忠,他没有任何惜才之说,在他眼中,一切违背朱圣之人,除之前四位圣人,都是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他绝不可能让朱圣一脉,在这个时候落寞,无论如何,他都要让朱圣一脉,再昌盛五千年,这就是他的明意,他的立心,甚至他著作的学书,也是阐述朱圣之意,让天下人学习朱圣。

    大魏文宫所有大儒的想法截然不同,但不可否认的是,许清宵用才华,再一次折服了天下读书人,天下文人。

    而大魏京都中。

    永平世子慕南平看到天穹之上的祥瑞之后,再听到许清宵这番话后,更是忍不住身子轻颤。

    “许兄,当乃万古大才。”

    他很庆幸,自己与许清宵结识,也没有得罪许清宵,如今看来,这是他人生做过最正确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安国公府。

    安国公望着天穹,感慨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孙儿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,他下一刻目光无比凶恶地看着自己的外孙道。

    “范儿,待你先生忙完这阵子后,老老实实去上课,若是爷爷听到许先生说你有一句不好的话,可别怪爷爷把你吊在树上打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安国公怒道。

    只是见李范还不回答,他父亲李兵直接踹了一脚上去,凶狠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听见你爷爷说的吗,半天半天不回应,小兔崽子。”

    李兵怒道。

    “听见了,爹。”

    李范哭了,他就楞了一下就挨揍?自从许清宵来了自己家一趟后,自己家庭地位瞬间暴跌。

    而刑部牢房中,怀平郡王看着天穹之上的玄黄之云,不禁死死地攥紧拳头,耳边也响起许清宵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目光阴沉,在牢狱之中发出嘶嘶低吼之声。111111

    然而,要说脸色最难看的人,不是李范也不是怀平郡王,而是皇宫内的刑部尚书张靖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许清宵十四个字,便能为大魏增加国运?而且还能损自己一句,这简直是......绝世妖孽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句,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

    既似乎警世之句,又是劝善之言,更主要的是,还是结合当下发生的事情所言,将自己批的体无完肤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靖有些懵了,这许清宵到底是什么妖孽啊,动不动就是千古名词,绝世文章,第一骈文,现在更是来了个绝世名言,还是为刑部立言。

    既结合发生了何事,又是绝世立言。

    此人之才华,当真是万古罕见啊。

    张靖脸色难看跟猪肝一样,不是因为许清宵为大魏增加国运,许清宵逃了这劫,而是因为许清宵这句话让他以后颜面何存啊?

    今日之事,想来必会传开,而许清宵这两句绝世名言,也会传开,到时人家一问这句话是谁说的?为什么会这么说?

    马上人家就告诉他,这是许清宵写的,当时许清宵被刑部打压如何如何,所以他一怒之下,弹劾刑部,害的大魏少了一缕国运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张靖请陛下治他罪名,结果许清宵写下这十四个字,补回了大魏国运,而刑部尚书张靖恐成最大输家。

    这话要是传开了,他们当真是羞愧无比啊。

    就好像南豫阁序一般,现在只要提到南豫阁序,便能联想到天明书院那几个倒霉蛋,他们还好最起码没人认识,没什么知名度。

    可自己不一样啊,堂堂刑部尚书,受此等大辱。

    而且更绝了的是,以后自己去刑部,还要天天看到,一时之间,张靖差点就要晕倒。

    “宣旨,许清宵为大魏刑部明意,十四真言,劝世人向善,为千古名言,刑部上上下下,抄录此等名言百遍,传至天下,往后入刑部者,皆抄百遍。”

    “刑部尚书张靖,罚抄千遍,以正其心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许清宵无过,但,一月之内,彻查手中卷宗,务必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大魏女帝的声音响起,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张靖,彻底成为最大输家了。

    然而其余五位尚书,表情神色皆然不一。

    而刑部当中,许清宵也缓缓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圣恩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说完此话,他转身离开刑部,国运已经吸收完毕,他没有在刑部第六,而是去找周楠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许清宵买了不少珍贵药材和补品。

    周楠因自己而受伤,而自己也因周楠之事,将心中之怒宣泄出来,于情于理,许清宵第一时间都要去看周楠。

    带着不少礼品,许清宵再次走进院子当中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刻,院内的百姓没有只是好奇地看向许清宵,而是当许清宵出现后,齐齐跪在地上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拜见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对于满城百姓来说,今日发生的事情,他们还是没能搞懂,但对于周楠院子当中的百姓来说,他们却真真实实知道,到底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许清宵为周楠一个普通卷吏,大闹刑部,甚至不惜自毁前程,这样的官员,举世难寻啊。

    为百姓仗义出手,为冤屈鸣不平,这才是他们心中的好官。

    “诸位客气了,本官只是做了应做之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因此感到开心,也没有因此感到愉悦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些莫名感慨。

    为官者,做自己尽责之事,都会被称之为好官呢?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天下有多少不平之事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许清宵走入周楠家中。

    周楠妻子见到许清宵便跪地磕头,哭着感谢许清宵为她相公伸冤。

    而周楠也嚎啕大哭,对许清宵既是愧疚,又是自责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多语,只是将买来的东西全部放在桌上,再告诉周楠一声,让他好好养伤,养好了伤再来找他,依是他的卷吏。

    许清宵为他买的药材以及补品有不错效果,快一点三日就能好,慢一点五日也能补回来。

    说完这一切,不容他们说任何话,许清宵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走出院子后,许清宵下一站的目标,不是刑部,也不是去找国公。

    而是直奔吏部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一直在卡杨虎杨豹等人入职的吏部。

    大魏吏部与刑部相隔两条街,许清宵的身影不算慢,一路上有百姓投来目光,但为数不多,而是将目光看向刑部。

    他们只听许清宵之声,却没有见过许清宵,待异象内敛之后,许清宵自然如常人一般,非要说与众不同的地方,那就是很英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吏部上上下下也都出来了,刑部遭此大难,他们怎可能无视?

    只是看热闹归看热闹,让他们上前他们可不敢上前,许清宵仗刑刑部官员的景象,当时被映照天穹,所以他们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这要是过去阻拦,不就是纯粹找死吗?

    别说他们吏部了,整个六部,除了一些真正有权势的官员之外,谁还敢招惹许清宵?

    甚至对许清宵都产生一种恐惧了。

    这人实在是太猛了,去刑部十七天,把人家刑部上上下下都打了一遍,也就是尚书逃了一劫。

    可逃虽然逃过一劫,许清宵十四个字,把刑部尚书张靖批的体无完肤,明里暗里都在讽刺你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到,今日之后,天下人会如何评价许清宵,天下人又会如何去评价刑部尚书张靖?

    现在还好,至少张靖还是刑部尚书,至少许清宵在朝中还没有真正的地位,可十年后?百年后?甚至是千年之后呢?

    许清宵当世再狂,千百年后,当人们提起这句话的时候,张尚书就要被无限鞭尸啊。

    这种耻辱,胜过诛杀张靖。

    果然,宁惹阎王,莫惹文人啊,笔墨之下,无情至极,千古之后,文魂依在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吏部上下还震撼与此事之时。

    突兀之间,一道人影出现在吏部大门之外。

    来人十分年轻,相貌英俊,穿着刑部主事官服。

    是许清宵。

    待许清宵出现之后,整个吏部彻底麻了,他们不知道许清宵为何来吏部?

    “敢问,吏部主事何在?”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的到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四五道身影快速走了出来,是吏部两位主事,一位员外郎,甚至还有一位侍郎亲自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来吏部有何事?”

    吏部右侍郎开口,他面色平静,眼神之中有些好奇,他不知道许清宵怎么好端端的来吏部了?

    “见过侍郎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有几名属下,原是南豫府官差,后因刑部人手不足,所以下官将其调遣至京都。”

    “至十日前,来吏部办理入职卷宗,直至今日,还未处理好,此事就不劳烦侍郎大人,下官找吏部主事问问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语气平静道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一说,整个吏部瞬间炸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拖延十天?是那个王八蛋干的?”

    “嘶,许清宵这是要来吏部揍人了?”

    “几位员外郎大人,赶紧跑啊,许清宵来揍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让左侍郎跑啊,许清宵待会发飙起来,谁都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阻拦拖延许清宵?有病吗?吃饱没事干,招惹这个猛人干嘛?想死别拉上我们啊!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吏部瞬间乱作一团,他们好奇许清宵怎么好端端出现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竟然是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拖延十日入职,这肯定是有问题的,只是他们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,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,毕竟许清宵又不是吏部的人,穿小鞋也不至于穿到别的部门去吧?

    众人有些恐慌了,刑部的教训历历在目,他们可不敢造次啊,万一被许清宵狂揍一顿,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此等事情?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荒谬!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的下属叫什么名字,本官亲自为你查,翻天了,翻天了!”

    “我吏部为大魏矜矜业业,所有人勤勤恳恳,却不曾想到竟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朗朗乾坤,光天化日,皇城脚下,当真是气煞老夫了。”

    当吏部右侍郎听到许清宵来意之后,眼中闪过一丝恐慌,他不清楚许清宵是不是过来找麻烦的,但他知道的是,这件事情自己必须要赶紧处理。

    这样许清宵就没有机会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侍郎大人,一件小事而已,随便找个主事就好,就不劳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客气道,入职这种小事,让堂堂吏部侍郎来处理,这的确有些说不过去,随便来个主事都行了。

    “不,许清宵,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“所谓,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,这虽然是一件小事,但在本官眼里,却是一件大事,发生这等事情,对吏部来说,简直是耻辱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彻查此事,简直是翻了天,外省官员入京,一个入职竟然拖延十日,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吏部右侍郎义正言辞道,他可不敢让个主事来处理这事,万一这主事脑子有问题,非要招惹许清宵呢?

    那岂不是把事闹大了?

    许清宵是谁?这就是个绝世猛人,无法无天,肆无忌惮,只要占理,许清宵就敢把天给捅破。

    这谁顶得住啊?

    所以他决定亲自处理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整个吏部开始动起来了,几乎所有人都在彻查这件事情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办什么惊天大案。

    很快,还不等许清宵说出杨虎等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刹那间,有人压着一个男子走了出来,看着右侍郎道。

    “侍郎大人,就是此人,生性懒惰,办事不利,耽误了许大人之事。”

    吏部瞬间查出是谁在故意拖延杨虎等人的入职之事,将其压在许清宵面前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此人拖出去仗刑二十,剥夺官职,扣押大牢三月。”

    右侍郎开口,目光充满着怒意道。

    差一点就要被这家伙给害死了,这事他真不知道,甚至说吏部大部人是不知道的,因为没必要啊,许清宵是刑部的人。

    吃饱没事干卡许清宵做什么?

    显然就是这家伙跟刑部关系好,受人之托,不过这些事不能放在明面上说,大家懂得都懂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此事是本官没有起到监督之责,你放心,从今往后,本官一定会好好监督。”

    “为表歉意,本官亲自为你下属办好入职卷宗,稍等。”

    右侍郎主动承认错误,随后根本不容许清宵说什么,朝着案牍库走去,让许清宵有些......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吏部其他官员,许清宵温和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可所有人的目光全部一缩。

    根本不敢与许清宵对视,让许清宵有些无语了。

    这.......我许清宵有这么可怕吗?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有些难受,自己最喜欢的还是交朋友啊,只要你给我许某人一点面子,我许某人必给你三点面子。

    何必这样呢。

    有些无奈,但半刻钟不到,吏部右侍郎快速走了出来,他直接查询到杨虎等人的信息,一一做好了京都路引,令箭,还有相应的信息资料。

    这办事效率,当真是快啊。

    接过杨虎等人的令箭路引,许清宵朝着右侍郎拜谢。

    吏部右侍郎也拜了下许清宵,满脸惭愧。

    等许清宵走后,整个吏部上下官员,皆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一道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左侍郎卡在窗户上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吏部众人愣住了。

    刚走出吏部的许清宵,也不由愣了愣。

    不是吧?要这么夸张吗?

    有些无奈,许清宵朝着刑部走去。

    他要开始办案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还没有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陛下一个月的期限。

    这是船新的挑战啊。

    7017k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