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零四章:郡王怒斥?尚书被辱?要杀许清宵?调遣八门京兵!格杀勿论!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什么?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?”

    安国公府内,所有人都震惊了,当得知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之时,没有一个人不震惊。

    反倒是安国公,此时此刻皱紧眉头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这回安国公没有乱说话,反而露出深深的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爹,这是要出大事了吧?”

    李兵忍不住询问,许清宵这也太会闹事了,细细算来,这一两个月,怒怼大儒,大闹刑部,现在直接连郡王都动手了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节奏,许清宵下回得动亲王啊,再下一步,那岂不是......

    “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深吸了一口气,紧接着开口道:“传老夫之令,加固京城防卫,宫内当差不得乱换,做好一切紧急应对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如此说道,这一刻李兵等人脸色一变,虽然安国公让他们不要多想,可说的这番话却不得不让他们紧张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秒记住.42zw.

    这句做好一切紧急应对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细细想想就知道啊,怀平郡王是谁的儿子?

    怀宁亲王的啊。

    掌握麒麟军的亲王,是真正手握大权的存在,国公在他们面前也要低一等。

    如果怀宁亲王真要造反,或者是做出一些出格之事,那就是极大的灾难,对如今的大魏王朝来说,极为麻烦。

    大魏文宫内。

    陈正儒,孙静安,王新志,包括几位大儒皆然聚集于此,众人脸色都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,他这到底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新志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,先是大闹刑部,而后又缉拿郡王,这可是实打实的皇亲国戚啊,父亲还在,乃是亲王。

    这般有权势之人,真不能用刑部尚书来对比,两者的差距很大,天差之别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自来京城后,便没有任何消停,他之心学,难道就是无法无天?想什么就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日就去陛下面前参他一本。”

    有大儒实在是忍不住怒斥,朝堂本就有些涌动,许清宵不但不为国分忧,反而还加剧朝廷的争斗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怀平郡王可是他们大魏文宫的人,一心崇文,却没想到被许清宵缉拿?

    无论这件事情是否与怀平郡王有关,许清宵这一声令下,怀平郡王名声一定会有所下降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等不要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涉及太大,至少诸位不要参与。”

    陈正儒开口,他立刻制止,不允许任何大儒参与此事,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可怕,一旦参与进去,会惹上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众人神色微微一变,但他们没有说什么,陈正儒是大儒,并且还是左丞相,自然愿意听从。

    大魏六部。

    刑部有些沉重,户部和吏部则是议论纷纷,至于礼部和工部,实打实在看热闹,最为焦灼的是兵部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不是兵部的人,但他父亲是兵部的人啊,甚至说兵部有不少大人都是怀宁亲王曾经的手下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许清宵又是他们兵部如今新起之秀,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了,这对兵部来说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兵部上下都急啊,帮怀平郡王肯定是不行的,现在怀平郡王惹上了事,而帮许清宵也不行啊,这不是明摆着和怀平郡王翻脸吗?

    “造孽啊!”

    最终兵部总结出来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,如同一道惊雷,让整个大魏京城再次沸腾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人感慨,许清宵这造势能力实在是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大闹刑部,弹劾司法,减少国运,如今一个月后,直接缉拿怀平郡王,这.......简直是绝世猛人。

    万古狂生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府。

    刑部官差已经来到郡王府外,前前后后四百人,缉拿怀平郡王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们只能多喊点人,怕万一真打起来打不过。

    而怀平郡王府外,数十名守卫看到这一幕后,不由愣住了。

    几百名刑部官差突然出现,换谁谁不愣?

    “奉,刑部主事许清宵,许大人之令,抓拿嫌犯怀平郡王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诸位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刑部官差捕快开口,他站在郡王府下,声音不大,显得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许清宵虽然是下令缉拿怀平郡王,可这话他不敢说,得老老实实一些。

    果然,此话一说,门外的守卫脸色一变,随后更是冷冽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刑部主事,也敢下令缉拿郡王大人?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,不要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开口,对许清宵不屑一顾,还以为什么大事呢,没想到竟然是许清宵下令缉拿怀平郡王,这可真是有够好笑的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刑部已经下令了,还望诸位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对方讪笑道,他鬼知道许清宵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可刑部下了令,那他就必须要老老实实来办事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“行个屁方便。”

    对方态度高傲,他是郡王的属下,虽然官职没有他们高,可地位超越他们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刑部官差被当众训斥,自然有些尴尬,放在平时他们掉头就走,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

    可现在有令在身,实在是躲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还望通报一声,刑部有令。”

    当差的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后者看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开口,一时之间也有些拿不准主意,故此转身朝着王府内走去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一道暴喝声从郡王府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是怀平郡王的声音,一个字,如雷一般炸响,四百名刑部官差皆然吓得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不仅仅是郡王,而且还是一位五品高手啊,真要打起来,别看他们人多,一个照面就可以躺地上了。

    很快,方才进去通报的男子不由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!”

    “郡王原话,告诉这个许清宵,狗一样的东西,也配缉拿他?再敢造次,就别怪郡王翻脸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这些人,就算来缉拿,喊来这么多人作甚?想闹事吗?”

    男子怒骂道,先是转告郡王的意思,而后怒斥这帮人。

    四百人被训的体无完肤,但他们真的不敢说一句话,直接灰溜溜地跑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瞬间被传开了,刑部抓人,结果雷声大雨点小,被怀平郡王一句话就骂走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守仁学堂当中。

    这帮官差兵分两路,一路回刑部汇报,一路来守仁学堂找许清宵直接汇报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并非是我等不抓人,主要是郡王府我等也不敢随意闯入,而怀平郡王态度也明确,不如等明日上朝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捕头看着许清宵,一脸无奈道。

    他倒不气怀平郡王,换做他是怀平郡王,他也这么做,人家爹是掌握实权的亲王,许清宵算个毛啊?区区一个刑部主事罢了。

    还想翻天?

    这明显不合理啊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不怪许清宵,毕竟皇命在身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许清宵要抓怀平郡王,可身为刑部主事,许清宵再蠢也不会栽赃陷害,肯定是有点东西的。

    那么只能怪自己倒霉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想法很简单,去了一趟也够了,至少面子上大家都有,怀平郡王没有被抓来,面子保留,你许清宵一个主事下令去抓堂堂郡王,虽然没抓来。

    但至少名气有了啊。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等明日上了朝,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。

    可学堂当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十分淡然地听着这一切,从面容上看来,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刻,许清宵将手令丢了出去,落在后者手中。

    “以刑部之令,去兵部调人,八门京军,若怀平郡王伏法入狱,一切好说,若怀平郡王不伏法,武力镇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面容冷漠道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一说,后者顿时懵了,别说他懵了,其余两百位刑部官差也懵了。

    尼玛,调遣八门京军?你逗我玩?

    所谓八门京军乃是大魏京城内最为精锐的守卫军,从京城两大军营中抽来的人,负责京城内的安危,每一位都是上过战场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是真正的军人,而不是他们这种官差,直属兵部,非特大案绝不可能调动八门京军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是疯了?

    闹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吧?现在竟然直接以刑部的命令,调遣八门京军,这他娘的简直是要翻天啊。

    “大人!三思啊!”

    后者朝着许清宵一拜,恳求许清宵三思啊,真动用了八门京军,这就不是小事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让本官彻查此事,本官只是依法办案,换句话来说,吾令既皇令,将我的话,告知刑部尚书,至于怎么做,让刑部尚书自己衡量吧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平静,没有什么三思不三思的,他所做的每一步,都是有打算的,莫说三思了?三十思许清宵都想过。

    “是!许大人!”

    许清宵这番话过于霸气,尤其是这一句吾令既皇令,几乎是表明了许清宵之态度,所以他没有任何废话,直接带人离开,去刑部找刑部尚书了。

    调遣八门京军这种事情,他不敢做,唯独刑部尚书才能定夺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应当是拿到了铁证,否则的话,他不敢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张口便是缉拿郡王,而后更是调遣八门京军,这他娘的,绝世猛人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王忠面色沉重,朝着刑部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捕头,怎么说?”

    有心腹上前询问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废话,许大人说什么,我等做什么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现在立刻将刑部所有兄弟全部叫上,要出大事了,那些休假的兄弟,全部喊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忠深吸一口气,他虽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接触完许清宵后,他莫名有一种直觉。

    这回,真的要闹起来了,而且绝对要比当初许清宵大闹刑部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所以让刑部的人提前准备,肯定没错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后者也不多问什么了,这事跟他们没关系,听令就好。

    不一会,王忠来到刑部,直接找到刑部尚书张靖,将许清宵的话,一字不动地告诉张靖。

    后者听完,脸色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“调遣八门京军?他许清宵疯了?”

    张靖听完之后,整个人也傻眼了,知道许清宵狂妄,知道许清宵无法无天,可尼玛也有个度吧?

    你直接就调动八门京军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人造反。

    理论上真让八门京军出动,要么就是京城发生了暴乱,要么就是有人造反,缉拿一个郡王,没必要这么夸张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属下也是这个意思,可许大人说,他令便是皇令,属下也拿捏不准,只能来找您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靖这般反应,王忠也是附和的。

    的确啊,没必要闹这么大,差不多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许清宵,不得胡闹。”

    张靖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忠点了点头,但还没起身,张靖摇了摇头道:“算了,让他来找我,亲自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张靖如此说道,还是决定见一见许清宵,不过不等王忠开口,张靖又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我去找他,我去找他,许清宵,你当真是狂妄啊!”

    张靖实在是有些气了,也郁闷陛下为什么将许清宵安排到刑部,这种人真是害人不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靖心情有些郁闷,而后朝着守仁学堂走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张靖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尚书的架子,也没有任何一点大官的气派,走进守仁学堂,便有些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到底要搞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张靖上来就是质问许清宵,实在是有些气。

    而学堂当中,许清宵正在煮茶,看见张靖来了,不由起身。

    “下官许清宵,见过张尚书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平静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整这套,说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靖一路走来风风火火,有些口渴,直接端起桌上的茶水,刚一喝马上吐了,烫嘴皮子。

    “缉拿嫌犯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缉拿嫌犯要动用八门京军?是你疯了还是我听错了?”

    听许清宵这样说话,张靖更恼了,这他娘的实在是有问题啊,你缉拿归缉拿,动用八门京军,非要把事情闹大吗?

    “张尚书,刑部抓不来人,只能动用八门京军了,要不张尚书您去抓人?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平静,甚至落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是有大才,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大闹刑部,我回头想了想,刑部的确有错在先,你宣泄怒火,我也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朝堂上的事情,你不懂,但可以慢慢学,可有些事情,你不能胡作非为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去找怀平郡王,你在这里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朝廷不是打打杀杀,是人情世故,我见你才华,愿意多说两句,可若是你还一意孤行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张靖深吸一口气,他显得有些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许清宵大闹刑部后的一个月内,刚开始张靖的确觉得有些羞耻,同时每夜都睡不着,生怕打开被子发现许清宵在里面。

    可随着他每日进入刑部,看着许清宵留下的千古名言,逐渐的张靖有了一些不同感悟。

    勿以恶小而为之。

    勿以善小而不为。

    他曾经也是从刑部一步一步爬上来的,他虽没明意,也没有立心,可他也立志过,为刑部尚书,为生民伸冤。

    铲除一切不公之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当年的立志,所以逐渐的他发现,许清宵这两句话,说到了他心坎里,虽然他对许清宵带有一定的偏见。

    可这一点点偏见,是个人的偏见,与他为人品行不一般。

    他知道许清宵是大才,为刑部立言,也是为他立言,故此这一个月来,他矜矜业业,找回了初心,这一点他要感谢许清宵。

    无非是碍于面子,但他与许清宵之间的恩怨,说来说去,不过是一点点笑话罢了,至于千古之后,世人的谈论。

    张靖认为,当自己做的足够好,对得起自己本心之时,管他后世人如何说,公道自在人心。

    他现在愿意好好教导许清宵,可如若许清宵不听他劝言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说完此话,张靖拂袖离去,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缓缓起身,朝着张靖一拜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尚书大人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但,请尚书大人明鉴,属下是为破案,为无辜者伸冤,此乃刑部之责,此乃属下之责!”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慢走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番话说出,让张靖愣了愣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许清宵第一次自称属下,以往都称下官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靖明白,许清宵愿意化干戈为玉帛,自己说的话,许清宵明意,可张靖还是叹了口气,不为别的,只希望许清宵能够慎重。

    莫要胡来啊。

    很快,张靖离开守仁学堂,朝着怀平王府走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。

    张靖出现在怀平王府中,守在门口的几人看到来者何人后,当下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他们敢怒斥刑部官差,还真不敢怒斥这位。

    甚至张靖都没有任何通报,直接走进郡王府内,有人引路。

    不多时,在一处庭院当中,张靖便看到怀平郡王。

    此时,怀平郡王正在欣赏歌姬跳舞,显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下官刑部尚书张靖,见过怀平郡王。”

    张靖朝着怀平郡王一拜,对方是郡王,他是尚书,品级比不过郡王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一同欣赏,一同欣赏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起身,发出爽朗笑声,来到张靖面前,十分热情地邀请张靖一同欣赏歌姬表演。

    对方是尚书,即便是郡王,也要客气一二。

    只是张靖摇了摇头,看着怀平郡王道:“公务在身,就不欣赏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王大人,可否换个安静之地说话?”

    张尚书显得有些严肃道。

    刹那间,怀平郡王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。

    “就在此地说吧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架着腿,吃着葡萄,显得无比嚣张。

    而张靖看了一眼周围,微微沉默,而后深吸一口气道:“王爷,下官之属,许清宵着手平丘府赈灾银之案,如今王爷有些嫌疑,还望王爷去一趟刑部,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张靖开口,说出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跳,继续跳!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冷冷开口,众人继续奏乐与歌舞,然而怀平郡王目光冷冽无比地落在张靖身上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,本王敬重你是大魏尚书,邀你一同观赏,可不要扫了本王的兴致啊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忍住了,他没有直接暴怒,而是提醒张尚书。

    “律法如山,还望王爷知法。”

    张靖微微低头,朝着怀平郡王一拜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下一刻,怀平郡王直接掀翻面前的长桌,散发恐怖的气息,压在张靖身上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!你狂妄!”

    “本王是郡王,是皇室,天底下除了陛下能定我的罪,能缉拿我之外,谁能缉拿我?”

    “再者,你让本王知法?本王要知什么法?”

    “他许清宵区区一个主事,在本王眼中,就是蝼蚁一般的东西,平丘府之案,与本王有何牵扯?”

    “明眼人都知晓,这是许清宵记恨于我,若本王去了刑部,天下人岂不是要笑死本王?”

    “而且,张尚书,当日刑部有难,可是本王出手帮忙,因此在刑部大牢受罚一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张尚书不会不记得吧?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他与百官的关系还算不错,唯独与兵部关系一般般,尽可能的往文臣去靠,刑部有难,他更是直接仗义出手,可没想到的是,今日张靖为了区区一个许清宵,让自己再去刑部?

    若再去刑部,他岂不是无了颜面?

    “王爷息怒,王爷对刑部的恩情,下官知晓,下官也铭记于心,可律法就是律法,刑部就是刑部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此事真与王爷无关,下官愿带许清宵亲自前来,向王爷道歉,以还王爷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张靖也知道,他也难为,但面对律法,他只能这样做,因为他是刑部的尚书。

    “让许清宵来道歉?他算什么?他连本王的一条狗都算不上。”·

    “张大人,本王知道你的苦衷,许清宵如今破案不成,将怒火撒在本王身上,你身为刑部尚书,若许清宵破案不成,你也会受到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许清宵这般小人,也会找你麻烦,你放心,明日朝中,本王会替你说好话,如何?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还是不愿彻底将张靖得罪死,他依旧希望张靖能够回去,不要闹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下官不畏许清宵,也不畏陛下之罚,只是希望王爷能够尊重刑部,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张靖还是苦苦恳求,希望怀平郡王去一趟刑部。

    缉拿二字他不说,去一趟刑部,接受一番调查即可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怀平郡王彻彻底底暴怒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黄龙大真气爆发,山洪海啸般的气势,压的张靖当场弯腰。

    “张靖,本王与你好说歹说,是念你在大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也是读书人,愿意礼让你三分,可你莫要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是谁?是郡王!大魏的王!大魏的王爷!

    天下都是他家的,张靖说的好听一些,是大魏的臣子,可说难听点,不就是他们皇家的狗罢了?

    跟张靖好说,是念他身份,可若是张靖一再在再而三的挑衅他,他自然愤怒无穷。

    “王爷,此事既与你无关,你为何不去刑部走上一趟?”

    “下官为刑部尚书,无论冤案疑案,只要彻查到任何嫌犯,都要去刑部接受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你到底在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被黄龙大真气压着,张靖感觉胸口沉闷,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袭来,十分痛苦,可张靖还是硬生生站起身来了。

    这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他立身王府当中。

    目光之中,平静无比。

    可这话却振聋发聩,他质问着怀平郡王,若当真你问心无愧,为何不敢去刑部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的目光,在这一刻寒冷彻骨,他一步一步来到张靖面前。

    而后声音充满着冷意道。

    “滚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许清宵,再敢招惹我,我今日杀他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怀平郡王挥手一动,顿时数名侍卫直接将张靖架起,将其逐出怀平王府。

    堂堂尚书,如丧家之犬一般,被逐出郡王府。

    而此时,张靖强忍着身体不适,他没有感到任何羞辱,而是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事情越闹越大,很多事情完全可以低调处理,免得引来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啊。

    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离开郡王府。

    张靖步伐很慢,他身体真的不太舒服,被怀平郡王以黄龙大真气伤到了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几个刑部官差立刻走来,搀扶住了张靖,他们虽然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也听到怀平郡王的怒吼之声。

    知道出了事。

    “无妨,方才的事情,不要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尚书深吸一口气,将所有不适全部压住。

    而后朝着守仁学堂走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张靖来到守仁学堂。

    他再次平复自己的气息,而后走了进去,但明显没有之前的风风火火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张尚书开口,呼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起身,但一眼便看出张尚书气息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“此事,我来处理,你就不要管了,明日上朝,如若你有任何证据,拿出来便是,到时候我该出来帮你说话,就会帮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也不要过于激进,有时候做事留一线,不仅仅是人情世故,这是朝堂的规矩,或许也是陛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尚书开口,他不想许清宵接手此事了,方才怀平郡王所说的话,他完全相信。

    如若许清宵再敢激进,保不准怀平郡王真会出手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真的不好惹,这是一位天大的人物,从小到大都比较霸道,尤其是修炼黄龙大真气,更是性格暴躁,否则他为何入儒道?

    为的还不是压制黄龙之气。

    张靖不希望许清宵因为这件事情送了命,即便是许清宵再怎么不是,不可闹出人命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.”

    许清宵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张尚书说这番话的意思他明白,所有的责任由张靖担,他不想将事情彻底闹开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,执法者,为民,为国,为天下,这件事情,许某自有定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张尚书摇着头,他不断摇头,长长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啊!”

    “你住手吧!”

    “莫要这般了,你之大才,过些年必会为大魏带来福泽,我看好你,但你要切记!”

    “这是朝堂!这里是大魏的中心!每一个人,心机如海,每一件事情,都错综复杂,你看得清,却看不穿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一言吧。”

    张靖认认真真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是朝堂啊!

    这里是京城啊!

    这里是大魏的中心啊,每一件事情,看似简单,可到底藏着什么,有谁能知道?

    每一个人,看似普通,诸如国公,诸如列侯,诸如文武百官,你看得清他的面容,却看不穿他的心。

    在朝堂当中,地位越高,越是如履薄冰,许清宵有冲劲是好事,有梦想是好事,有才华更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在没有足够的权势前提下,应当韬光养晦,等到有一天当真成型,再出来不迟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.......”

    许清宵准备继续开口,可下一刻,张靖身子一颤,而后哇的一下,一口鲜血喷出,溅在许清宵白袍之上。

    血染白袍,如一朵朵梅花一般,看起来凄凄惨惨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!”

    许清宵脸色陡然一变,他立刻搀扶张靖,而后凝聚内气,稳住张靖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不要妄动。”

    张靖死死抓着许清宵的衣袖,有些艰难地说完此话后,便晕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习武,也不是儒者,只是一个普通之人,怎可能扛得住黄龙大真气?

    饶是许清宵当初也差点受了内伤,若不是有大儒压制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主,何况张靖?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目光看向跟随过来的刑部官差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我等也不知道,唯一知晓的便是,尚书大人去了郡王府,被郡王怒斥一番后,尚书大人再被赶出,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尚书大人可能被郡王之势冲散了气血,受了内伤。”

    两人开口,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,唯一知晓的就是这些。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!你当真是天大的胆子啊!”

    许清宵身子都有些轻颤,他知晓张靖前往郡王府,肯定没什么好脸色,但千算万算没有想到,怀平郡王竟然如此大胆。

    连尚书都伤。

    这种狂妄,是骨子里的狂妄,是真正的狂妄。

    刑部办案,你阻碍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亲自去请人,你拒绝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伤人?

    这就是将大魏律法,踩在脚下,践踏无比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许清宵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杨虎杨豹你们六人,将张大人送房内休息,速请大夫来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其余人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让杨虎两人照顾好张靖,而后朝着刑部快速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仇!

    许清宵必报。

    管他大魏翻天不翻天,有这样的郡王在,大魏迟早要完蛋。

    他许清宵,今日就要为大魏除害。

    许清宵步伐极快,来到刑部当中,刑部的官差也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当许清宵出现后,众人的目光再次落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许清宵没有一句话,朝着内堂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尚书房中,众目睽睽之下,许清宵拿起尚书令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!你在作甚?这是尚书令!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张尚书在何处?”

    这一刻,李远和冯建华纷纷惊动,两人出门,看到许清宵取走尚书令,不由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平冤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缓缓开口,紧接着手持尚书令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放肆,这是尚书令,你这是夺权!你要作甚?这可是天大的罪过啊!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无论你之前如何闹,可这件事情你不能做,夺权之罪,几乎是死罪啊!”

    两人连忙开口,他们不是别的意思,许清宵身为刑部主事,来取尚书令,这就是夺权。

    拥有尚书令,许清宵可以做许多事情,甚至可以命其余六部配合,这就是刑部之责权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你万不可如此,属下之前听到怀平郡王说,您若是再找他麻烦,他会杀了您啊!”

    马上追随过来的官差,立刻出声,制止许清宵。

    可此话一说,冯建华与李远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杀了许清宵?

    他们虽然也痛恨许清宵,可这些日子来,张靖也偶尔提到过之前的事情,化解他们心中的恩怨,如今听到怀平郡王要杀许清宵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自然不舒服。

    堂堂刑部的人,你说杀就杀?王爷就了不起?要翻天啊?

    “许某,等他来杀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冷冷开口,而后走出内堂,举起尚书之令,声音洪亮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吾乃许清宵,持尚书令。”

    “平丘府赈灾之案,怀平郡王有莫大嫌疑,刑部抓人,怀平郡王无视王法,尚书大人,只身前往怀平王府,好言相劝,却被怀平郡王以势压身,重伤昏迷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刑部!巡查!缉拿!阅案!为天下百姓伸冤,而天下不公鸣冤!无畏强权!无惧一切!”

    “今日,许某既为平丘府无辜枉死者伸冤,也为刑部肃威,大魏刑部,为国之根本,郡王践踏律法,蔑视刑部,等同辱我等刑部每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传吾之令!”

    “刑部集结所有缉拿官差,抓人入狱!”

    “调遣八门京兵,镇压怀平王府,若有任何人敢有所反抗!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到这里的时候,停顿一番。

    紧接着,四个字从他口中缓缓说出,冷漠无比。

    “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四字落下。

    如陨石落入江河之中。

    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整个刑部,上上下下全部安静了。

    寂静!

    寂静!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!

    没有人会想到,许清宵会如此嚣张!

    也没有人会想到,许清宵竟然直接夺权!

    更没有人会想到,许清宵此时此刻的行为,为了百姓,更是为了张靖尚书!

    刹那间,众人忽然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是刑部的人啊。

    他是儒生,七品明意,个人恩怨是个人恩怨,可许清宵品德绝对没有任何问题,至少这些日子来,除了大闹刑部,其余时候许清宵见人都是笑容温和。

    他今日,既为百姓鸣冤,又为刑部立威。

    “我等遵命!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道声音响起,是周楠,他前些日子回来了,只是没有与许清宵相见。

    如今再许清宵这番话之下,周楠攥紧了拳头,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刑部上下所有人皆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等遵命!”

    众人的声音齐齐响起。

    唯独两位侍郎大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二人冯建华和李远也知晓了来龙去脉,面对许清宵这番话,两人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但过了一会,李远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闭上了眼睛,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“律不可辱!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持尚书令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遵命!”

    李远说到这里,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,他这一拜,是拜许清宵为刑部立威,这一拜也是为许清宵之恩情所拜,许清宵夺权,为百姓鸣冤,但也是为张靖尚书鸣不平啊。

    此等胸怀,他已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之前恩怨,一笔勾销。

    而当两人之声响起,这一刻刑部彻底沸腾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开始动员,一道道身影飞快离开刑部。

    “刑部官差,集合!”

    “速速集合!”

    “肃我刑部之威,尔等快快集合!”

    那一道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左右侍郎更是快步离开刑部,分别前往八门司所。

    “传令!调遣八门京兵,全部集合,前往怀平王府,缉拿嫌犯怀平郡王,若有不从者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李远之声响起,他一句话,让八门京兵统领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谁的令?”

    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而李渊冷漠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刑部上下的令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