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零六章:怀平之狂,无人所及,证据确凿,陛下赐死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大魏读书人

    刑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清宵笃定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必死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。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怀平郡王方才说的每一句话,如果他不死的话,自己将会遭遇无情针对。

    自己不怕,可自己身边的人怎么办?自己可以不犯错,他们能不犯错吗?

    一旦犯错,按照怀平郡王这种行事作风,只怕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要枉死。

    死都有些好听一些,可能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所以怀平郡王一定要死。

    不死,自己心不会安。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敌,一个真正的大敌。

    许清宵离开了刑部,朝着皇宫走去,连衣服都不换,就这般吧。

    而看着许清宵的背影,怀平郡王眼中只有冷意,他确定了,他一定要将许清宵折磨至死,不对,不是折磨死许清宵,而是让许清宵这辈子只活在痛苦当中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报复许清宵,才能让许清宵真正的后悔,如果直接杀了许清宵,这一点都没有快感,他要折磨死许清宵,这样才有快感,持续的快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怀平郡王笑了。

    他眼中轻蔑无比地看着蒋鑫言,目光冰冷,没有说话,可眼神代表一切。

    他蒋鑫言也要倒霉了,怀平郡王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龙行虎步,他披头散发,朝着宫中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宫外,文武百官已经聚集了,今日发生的事情,可比许清宵大闹刑部要恶劣十倍。

    六部的官员皆然在宫外沉默,而随着许清宵的到来,百官眼神极其复杂,他们不知道许清宵为何非要与怀平郡王结下死仇。

    但他们唯一知晓的是,许清宵真的要倒霉了,毕竟怀平郡王是王爷,如他之前说的一般,陛下无论如何都不会杀他。

    除非许清宵能拿出关键性的证据出来,证明怀平郡王真有嫌疑,否则一切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许清宵到来,没有人与他说话,而国公等人看着许清宵点了点头,他们没有说话,眼神交流一切,让许清宵不要说一句话,到了朝堂上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很快,怀平郡王出现了,他依旧狂妄,眼神霸气无比,披头散发的样子,更显得威严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孙静安开口,他看着怀平郡王,想要好好劝阻几句,认为怀平郡王太过于冲动和激进,如今也陷入了泥潭之中。

    可怀平郡王却漠然无比地看着孙静安,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事情,关你何事?”

    一句话开口,让孙静安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是大儒,地位极高,怀平郡王是王爷,按照职位来说,的确比他高,而且不是一点点的高,是非常高,可怀平郡王也是读书人,是他们大魏文宫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他老师也是一位大儒,自己说教两句也很正常,可没想到的怀平郡王居然这样对自己说话?

    然而在怀平郡王眼中,自己所作所为,甚至包括与许清宵结仇,都是因为大魏文宫,他不在乎与许清宵结仇,而是在乎大魏文宫没有出手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再者他读书为的是什么?当真是为了修身养性?为的不就是压制黄龙大真气?为的不就是能拉拢儒官?

    可现在,自己惹下这么大的事情,怀平郡王知道自己今天有难,可那又如何?自己不会死就行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就被囚禁,大不了就受罚,大不了就去外地当个藩王,但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回到京城的,这些仇他迟早会报的。

    而大魏文宫,自己也没必要去尊重了,一群狗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孙静安有些颜面无存,他指着后者,想要怒斥一句,但立刻被陈正儒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招惹,他是王爷。”

    陈正儒一句话让孙静安沉默了,满腔的愤怒,只能憋在心中,脸部有些涨红。

    他本意是想要好好教育一下怀平郡王,但没想到对方丝毫不给自己面子,那自己也不能多说什么,只能低着头,吃下这个亏了。

    “宣,百官入朝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百官依次入朝,所有人的神色都有些严峻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思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闹得太大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知道,要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很快,百官来到殿下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太监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入朝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依次列位,朝着大殿内走去,而怀平郡王走中间之道,他是郡王,是王爷,大魏皇室,有资格走这条路。

    百官入朝。

    大殿内阴凉,可众人心情却极为沉重。

    这一刻百官入朝,还不等众臣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之时。

    李远的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臣,李远,有本参奏。”

    李远第一时间开口。

    “宣。”

    龙椅上,女帝高高在上,她开口一个字,让李远先说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参怀平郡王,目无王法,践踏律法,动手伤人,拘捕抗命,更是羞辱百官,辱我等是猪狗,此等言语,大逆不道,此等行为,天神共怒,臣,恳求陛下,严惩怀平郡王,以正律法,以平天下官员之心。”

    李远上来就是一大堆罪名扣在怀平郡王头上,而且态度极为强烈,否则连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都不喊,便要参本,可见李远是有多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何来目无王法?他区区一个刑部主事,要来缉拿本王?本王乃是郡王,大魏的郡王,若束手就擒,有辱王位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拘捕抗命,是正常反抗,本王未曾杀一人,反倒是京兵杀本王手下若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张文臣之嘴,颠倒是非黑白,本王问你,本王何来之错?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是真的狂妄,已经狂妄到无边了。

    当着陛下面前,竟然直接开口,而且将自己所作所为,说的如此之被动,反而将执法者骂的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侮辱我等是猪狗,又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李远冷漠开口,盯着怀平郡王,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这朝中文武百官,难道就不是我们季家的狗吗?你们是大魏的臣子,大魏是我们季家的,难道本王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朝堂炸锅了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是真的疯了,当着陛下面前,他还敢说这种话,而且如此羞辱,满朝文武都怒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大魏的臣子,没有错,可他们辅佐的是陛下,而陛下辅佐的是天下百姓,他们不是奴,不是猪不是狗,而是为天下百姓的臣子。

    在怀平郡王口中,他们成为了大魏的狗,是皇帝的狗,这等羞辱,......令人肺炸。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,你狂妄!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是目中无人。”

    “耻辱,耻辱,奇耻大辱啊。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,你羞辱我等?”

    “恳请陛下,严惩怀平郡王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恳请陛下,严惩怀平郡王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声音响起,文臣也好,武官也罢,儒臣也开始骂了,这话太难听了,骂他们是猪狗,对他们而言,是奇耻大辱,他们齐齐开口,请陛下严惩。

    而怀平郡王却大笑,他已经彻底放开了,反正横竖都已经要倒霉,何不畅快一点?

    他笃定的就是!

    陛下不敢杀他!

    再者,人人都畏惧陛下,他不畏惧,甚至说每一位郡王都不畏惧,要按辈分来说,他们与女帝辈分是一致,再者女帝并没有彻底掌控大魏。

    嚣张如何?跋扈又能如何?

    我是大魏的王,谁敢动我?谁又敢杀我?

    只要有自己父亲在,就没有人敢杀自己,并且他之所以如此嚣张,是故意在许清宵面前展示的,他知道自己方才一番话可以得罪很多人。

    但他就是要让许清宵看着,看着自己,即便是如此狂妄,即便是如此嚣张,到头来陛下还是不会杀自己,陛下还是不敢杀自己,满朝文武也不过是一群只会犬吠的狗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然而此时,女帝的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掌嘴三十。”

    女帝的声音落下,很平静,但声音响起,两名金甲侍卫走了进来,面无表情,直接将怀平郡王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是大魏的王,你如此羞辱我,也是给皇家抹黑,请陛下三思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怀平郡王皱眉了,他皱眉不是害怕,而是他没想到女帝竟然要掌自己嘴,这对他来说,是耻辱。

    故此他开口,直接打亲情牌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更加显得他霸道无比,眼前的人是皇帝,是陛下,是大魏的天子,可怀平郡王竟然还敢让陛下三思?

    真是狂妄的没边。

    然而女帝没有说话,而金甲侍卫毫不犹豫朝着怀平郡王的嘴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每一巴掌都极其清脆,大殿内回荡着这掌嘴之声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没有反抗,他再狂妄也知道,自己不能在陛下面前狂妄,这要是真狂妄了,自己还是不会死,可会给自己父亲带来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他忍。

    还是有一些理智的,他愤怒他固执他偏激,但他不蠢。

    阻拦办案,不会影响自己什么。

    真杀了许清宵,也不会影响自己什么,一条狗罢了。

    欺压刑部尚书,也不会影响什么,也是一条狗罢了。

    杀了京兵,也没有任何影响,除皇室之外,全是大魏的狗。

    他何惧之有?

    其实若是挖掘内心的想法,怀平郡王根本不把女帝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称帝,这本身就是天大的讽刺,可很多事情他也不了解,女帝为何能上位,他不清楚,这些事情他父亲没有说,只告诉过自己,无论如何先不要招惹女帝。

    所以他冷静下来了,没有继续作死。

    可这仇,他也记在心中,一部分算在女帝身上,但更多的,是算在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每一巴掌,他都死死记着。

    是许清宵害的自己这般。

    三十下掌嘴很快结束。

    两名金甲侍卫将怀平郡王放下,后者缓缓起身,内敛了部分嚣张,可眼神依旧霸气无比。

    有底气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龙椅上,女帝淡淡地扫过一眼怀平郡王,她没有说这件事情了,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许清宵身上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朕,命你查的案,你如今查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女帝开口,这般询问道。

    她没有谈论许清宵与怀平郡王今日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不去追究这件事情,因为这些事情的核心,就是围绕‘平丘府赈灾案’,说直接一点,若是许清宵拿出实质证据。

    那么许清宵赢了,怀平郡王必会受到严惩。

    可若是许清宵拿不出来,那许清宵就完了,之前做的种种事情,要因此付出惨痛代价。

    故此与其浪费时间,不如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回,陛下,臣,许清宵,已将平丘府赈灾案彻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一句话让满朝文武皆然惊讶,他们知道许清宵敢动怀平郡王,肯定是有点底气的,只是听许清宵这般口吻,似乎是找到了实质证据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女帝出声,让许清宵直言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自臣接管此案,废寝忘食,没日没夜彻查,终于在前日,臣发现几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案卷前五位经手人,皆在第一段提出过问题,而后第二段却马上改口,臣认为,他们遭受威迫,有人暗中阻止他们办案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,除李建全之外,其余四人皆然枉死,虽死法正常,可一疯四死,其中必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刑部张尚书派人护送李建全入京,臣连夜审问,最终臣得知,怀平郡王乃幕后真凶,张南天是无辜之人,被怀平郡王诛杀,甚至平丘府府君张南天,全家之死,也是怀平郡王一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但声音落下,怀平郡王的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本王还以为你找到了什么证据,却没想到竟然是在此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“李建全已经疯了,你怎么一个连夜审问?一个疯子还会记得这么多事?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笑了,他真的笑了,一开始他真以为许清宵有什么实质证据,却没想到的是,许清宵竟然满口谎言。

    李建全有没有疯掉,他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所以许清宵就是在这里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李建全的确已经疯了,但臣并非是询问得知,而是臣发现,李建全腹部有一道伤痕,这道伤痕十分古怪,臣调查李建全伤痕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得知李建全追捕大盗,被后者砍伤,可李建全做事老练,从不会低估敌人,所以臣认为,这刀疤之中有所悬疑,故此臣击晕李建全。”

    “将伤口切开,果然发现其中藏有一封密函,而后臣将李建全伤口缝合,送往医馆治疗,陛下可派人查看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道出真相,紧接着取出密函呈现。

    当下,赵婉儿从殿上走了下来,来到许清宵面前,将密函取来,而后来到陛下面前,递给后者。

    这一刻,怀平郡王眼神之中露出一抹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畏惧,只是惊讶,这密函竟然藏在李建全腹部之中,这一点他失算了。

    密函揭开,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此密函乃是平丘府府君,张南天所写,其中内容阐述,自赈灾银运至平丘府时,已经缺少两千五百万两,而他想上奏朝廷,却被怀平郡王拦下。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愿给他百万两白银,让他闭嘴,同时将五百万两白银,换成猪狗都不吃的低劣糟糠,用来充当粮食,让百姓吊着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张南天假意答应,可实际上却留有一手,准备揭发,不曾想被怀平郡王得知,而怀平郡王威迫张南天,甚至拿其全家性命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府君张南天为官清廉,死活也不接受怀平郡王之意,故此全家惨遭毒手,张府君最小的儿子,被活活挖去双眼,他妻子更是被拔尽十指肉甲,过程虐心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臣,难以言说,也说不出口。”

    “还望陛下明鉴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不想继续念下去了,怀平郡王之歹毒,极其罕见,与之性格有关,暴虐无比,这种人即便是没有得罪自己,许清宵也不会容他在世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此时此刻,也皱紧眉头,他们其实之前也猜到与怀平郡王有关系,可没有足够的证据,也没有相关的物证,所以只是怀疑。

    如今许清宵拿出密函物证,自然而然,他们可以笃定,这就是怀平郡王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完许清宵这番话,他们眼神之中也露出冷意,虐杀无辜者,这已经违背人之常理,没有任何品行品德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,人人厌恶,可目前的事情,他们插不了嘴,也说不上话,只能先等陛下明察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怀平郡王依旧高高在上,他无惧一切。

    “一封密函就能证明是本王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那本王问你,倘若这密函当中写的是朝堂尚书?写的是其他郡王,是不是说,他们就是罪魁祸首?”

    “再者,本王与张南天没有任何交集,这份证据不足!而且本王可以怀疑,你在伪造证据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他知道有密函,一直找不到,可那又如何?真就算有人拿出来了,他也可以反驳。

    没有真正的证据,任何都是猜想和可能。

    如若是可能的话,陛下就定不了自己的罪,自己还是王爷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许清宵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仅凭这密函,的确无法定罪,可臣有铁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此话一说,这一刻满堂惊讶,平丘府赈灾案他们不可能不知道,甚至为此讨论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甚至早就将目光锁定在怀平郡王,甚至是怀宁亲王了,但问题是没有铁证,你如何证明?口说吗?这不现实。

    朝堂上讲规矩,朝堂外讲证据,拿不出证据,就算真是怀平郡王杀的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许清宵竟然真的有铁证。

    “有何证据?”

    女帝开口。

    “张南天死因蹊跷,他体内气脉被强行打通,并非是吞服灵果,但打通他人之气脉,需要强大的真气,所以只要将张南天张府君的气脉取出,请来绝世高手验明,就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气脉中残留真气,请绝世高手查一下,就能查出这残留真气,这个办法很好,也十分有效,因为怀平郡王修炼的黄龙大真气,不说天下独一份,但修炼这种功法的也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来说,就怀平郡王会,所以倘若气脉当中真有黄龙大真气的残留,那么就可以坐实他的罪名了。

    只是有人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张南天的尸体,当初已经被大卸八块,抛尸荒野,如今隔了数十年,怎么能找到?”

    有人提出疑问,不是帮怀平郡王,而是询问,毕竟尸体已经没了,就算你这个逻辑是对的,但问题来了,你怎么找到张南天的尸体?

    满朝文武都好奇了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却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一开始下官也很惆怅,但下官想到,倘若张府君真被冤枉,那么他就不是一个贪官,而是一个清官,毕竟能抗拒怀平郡王百万银两的贿赂。”

    “也要留下这份密函,这等人自然清廉,有浩然正气,而天下真正可以定夺谁是清官,谁是贪官的人,就只有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故此下官派人搜查,果然发现,有百姓生心怜悯,将张府君的尸体收起来了,而后好好安葬,故此下官虽于心不忍,可为张府君之清白,掘坟取尸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气脉已被取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许清宵看向女帝,而后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可否呈现证物?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些都是他瞎编出来的,一番话说的天衣无缝,逻辑顺畅,可他没有张南天的尸体。

    但自己没有,可陛下有。

    以大魏女帝的手段,伪造一份证据,根本不难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许清宵比较担心的便是,女帝不拿出证据,她不想将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,如果女帝不愿伪造证据,那她默认自己这般去闹,完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“呈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女帝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太监端着一根发黑的气脉呈了上来,气脉已经发黑,腐化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物便是张府君的气脉,现在只需要让人检验,即可得知真假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而怀平郡王却冷漠无比地看着这一切,眼神之中没有任何一点慌张,反而无比自信。

    “验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女帝之声响起,顿时一名老者从殿外缓缓走了进来,老者打出一道淡红色的光芒,没入气脉之中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轻微地龙吟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条黄龙虚影从气脉中凝聚而出,这一刻满堂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黄龙大真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黄龙大真气!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,你还不伏法吗?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,没想到你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!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,你还狡辩吗?”

    一道道训斥声响起,当铁证出现后,所有官员怒吼了,贪赃两千万两白银,杀人全家,甚至为了以绝后患,将所有办案人全部杀死。

    这等手段,这等狠毒,当真不为人子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然而,面对满朝文武的训斥,怀平郡王直接大吼一声,他声音盖过所有人,这一刻朝堂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绝对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死死地看着这一幕,而后将目光看向许清宵,眼神当中充满着不信。

    “陛下,如今铁证如山,还望陛下下旨,怀平郡王贪赃两千万白银,屠戮张南天全家,手段残忍,并且弄疯李建全,杀害张望四人,其中不知还有多少无辜者死于怀平郡王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平丘府百万无辜者死于饥荒之中,这等罪恶,天地不容,望陛下赐死怀平郡王,以正大魏之律法!以正百姓之民心!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!”

    “臣!许清宵,恳求!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他朝着陛下这般开口,请陛下赐死怀平郡王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但怀平郡王依旧不信,他眼眸当中是浓浓的不可置信,他望着许清宵,更是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铁证如山,怀平郡王,你还敢狡辩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声音如雷,问罪怀平郡王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证据,这不是证据,这是你伪造出来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张南天的尸体,你有什么证据证明,这是伪造的?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,你心狠手辣,不择手段,害死百万无辜百姓,你还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生性残暴,修炼黄龙大真气,导致你更加残暴,偏激,若你不是郡王,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有个好爹罢了,可你爹地位再高,你今日也要伏法伏罪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番怒斥,尤其是最后,露出一抹嘲弄的眼神,仿佛就是告诉怀平郡王,我就是区区一个刑部主事,但我照样你治你的罪。

    许清宵是故意激怒怀平郡王,因为他的目的,还没有真正达成。

    “你放肆!”

    “你大胆!”

    “你狂妄!”

    感受到许清宵那嘲弄的眼神,怀平郡王顿时火气冲天,他怒吼,指着许清宵,恨不得现在一巴掌拍死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任你犬吠,今日铁证如山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再次开口,一句犬吠,简直是骂的畅快淋漓,百官也舒坦了。

    而怀平郡王却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这绝对不是张南天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怒吼道,他青筋暴露,这般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本身就极度偏执,极度激动,极度狂妄,这个人精神上有很大的问题,受不得激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说这不是张南天的尸体?”

    “拿出证据来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怒吼道,一而再再而三地激怒怀平郡王。

    “张南天的尸体,早就被本王令人毁了,你真以为本王愚蠢吗?他的尸体,早就在本王亲眼目睹之下,烧毁干净!”

    “张南天,彻彻底底死了,他全家都没了,难道你还能回到过去,将尸体拿回来?许清宵!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的怒吼声响起。

    几乎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句话说出。

    朝堂.......彻底安静了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愣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,除了女帝和许清宵之外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刚才这番话,直接承认自己是罪魁祸首了。

    现在有没有证据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认罪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啊!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本王啊,这不是伪证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依旧偏激,他狂怒道,询问许清宵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收回了一切表情,而是平静无比地看着龙椅上的女帝。

    “陛下,平丘府赈灾案,臣已查清,还望陛下定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这一刻,众人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使诈。

    这气脉绝对不是张南天的,而是许清宵伪造出来的,其目的就是让怀平郡王自己说出真相来。

    这才是许清宵口中的铁证。

    他知晓怀平郡王的性格,所以故意激怒他,先是用密函,迷惑怀平郡王,让他明白许清宵是有证据的,而后拿出伪证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激怒怀平郡王,最终许清宵成功了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即便是许清宵不成功也无妨了,因为怀平郡王解释不清楚,这到底是不是张南天的气脉。

    若拿出证据,等于自己承认。

    若不拿出证据,解释不清,依旧有重大嫌疑。

    而一切的抉择,就在女帝手中,她想要让怀平郡王死,那么怀平郡王就得死。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在这一刻,也彻彻底底明白自己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骗我?”

    怀平郡王目呲欲裂,他眼神当中仿佛要迸裂出一团火焰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气势暴涨,但下一刻,大殿内的老者直接抬手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如同山岳镇压,当场将怀平郡王压在地上,如同死狗一般,而许清宵站在一旁,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怒火,怒火,怒火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疯狂挣扎,可面对大魏真正的高手面前,他一个五品武者,还是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朝堂上也敢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,你当真是无法无天。”

    有官员忍不住怒斥,他实在是没见过如此嚣张之人,也从来没想过怀平郡王竟然狂妄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“臣,恳求陛下,定罪!”

    “怀平郡王犯下如此大恶,还望陛下定罪。”

    “臣,请求陛下,赐死怀平郡王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满朝文武纷纷开口,既然铁证如山,那么怀平郡王真的要死。

    他做的恶事太多了,而且每一件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如果这不杀,真的难平天下百姓之心。

    难平他们之心啊。

    而龙椅上。

    女帝沉默着,她没有说话,谁都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就如此,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终于,一道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!怀宁亲王求见!”

    太监的声音响起,这一刻众人总算明白女帝在等什么了。

    等怀宁亲王来。

    可众人却不由皱眉,怀宁亲王虽然地位极高,手握大权,可即便是如此,他儿子怀平郡王惹下这么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可能不杀。

    这是死罪,天大的死罪。

    他们好奇,怀宁亲王会有什么办法,来解救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必死的局啊。

    “宣。”

    女帝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殿外。

    人影年迈,杵着一根拐杖,有些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名老者,满头白发,看起来弱不禁风,眼神也极其浑浊,穿着蟒袍。

    左手拿着一个托盘,走入大殿内。

    “罪臣怀宁,愧对皇室,愧对陛下,愧对天下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罪臣之儿,犯下十恶不赦之罪,罪臣实在有愧为父。”

    “但恳求陛下饶我儿一命,我儿如此,皆因罪臣未能教好,也皆因他仗着罪臣之权,无法无天,目无王法。”

    “故,罪臣今日,送来麒麟兵符,从今往后,罪臣再无权势,细心教化我儿,让他这一生忏悔,还望陛下可怜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苍老,带着悲伤,来到大殿后,直接跪在地上,将手中托盘推出,更是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但此言一出,整个朝堂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包括许清宵神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麒麟兵符!

    大魏麒麟军的兵符,怀宁亲王竟然拿这个东西来换怀平郡王的命?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麒麟军是大魏五大军营之一,百万之众,如此庞大的兵力,说句不好听的话,这就是造反的资本,真要造反,不敢说能打赢,但至少也会让大魏吃个天大的亏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现在的大魏来说,若是麒麟军造反,大魏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若是任何人站在怀宁亲王这个角度,一个儿子,死了都没关系,而麒麟兵符若是上交,那就是真正的血亏,是十个儿子都换不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而满朝文武更为惊愕的是,陛下的算计,竟然是麒麟兵符。

    折腾了这么长时间,从许清宵刚刚入朝的那一刻开始,女帝就已经想好了这个计谋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按照女帝的计划来走。

    先是安排许清宵去吏部,被拒之后,安排到刑部,看似以退为进,却算准了许清宵会坐冷板凳。

    也算准了会将平丘府赈灾案交给许清宵,而后许清宵大闹刑部,陛下让其审查此案。

    若许清宵查出来了,那么定罪怀平郡王,若许清宵查不出来,那么许清宵的才能也能展现出来,同时女帝自有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而此事,怀平郡王必死无疑,然而女帝也算准了,怀宁亲王会拿出麒麟兵符来做交换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怀宁亲王为什么会这么做?他明明有理由也有机会去阻止怀平郡王犯傻,就如同大闹刑部之时,他就出面制止。

    可今日怀宁亲王没有这样做,而是让怀平郡王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女帝为何如此能笃定,怀宁亲王就一定会交出麒麟兵符。

    但众人知道的是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!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!

    都只是一场交易。

    一场政治交易,怀平郡王的命,换取麒麟兵符。

    “此事,怀平郡王罪恶滔天,理应处死。”

    “然,子不教,父之过,怀平因其父之权势,而目中无人,今怀宁亲王交出麒麟兵符。”

    “愿解甲归田,朕,饶恕怀平之死罪,但活罪难逃,削怀平王位,宗人府除名,怀平子嗣十代不得入京为官,望,怀平痛改前非。”

    “但,若还敢再犯过错,朕,决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,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一刻,女帝开口了。

    她的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麒麟兵符!

    至于怀平郡王,撤了王位,宗人府除名,也已经算是惩罚。

    虽然对比犯的错来说,这点惩罚不算什么,可加上麒麟兵符,的的确确可以抹平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些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毕竟麒麟兵符不仅仅是让陛下掌握兵权,更主要的是,国家可以更加安定,很多事情做起来更顺畅了。

    所以文武百官们没有继续开口了。

    怀平郡王的命,换麒麟兵符,值,太值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站在政治角度上来说。

    站在朝堂的角度上来说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认同。

    “臣等,遵旨!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百官们开口,他们认同了这个交易,这对国家来说,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而怀宁亲王,则感激涕零道:“多谢陛下隆恩!罪臣定当好好教诲怀平。”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仿佛是被安排好的一般。

    所有的东西,早就被标注了价格。

    朝堂当中,许清宵沉默。

    而躺在地上的怀平郡王,此时此刻将目光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这目光当中充满着的是。

    笑意!

    浓浓的笑意!

    狂妄的笑意!

    仿佛就是再说,你定了我的罪如何?我杀了人又能如何?百万百姓死了又如何?

    对,我是十恶不赦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我说了,我死不了!

    但.......你得死!

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!

    怀平郡王没有笑出声来,可他的心中,却发出无比刺耳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挑衅。

    眼中的狂妄。

    眼中的猖狂。

    显得无比刺目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都低头了。

    可唯独许清宵没有低头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臣!不认同!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这一刻,朝内文武脸色皆然微微一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