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:朝皇室动刀?藩王震怒,女帝威严!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京都内。

    户部尚书顾言在房中来回而行。

    陛下突然赐许清宵大内龙符,而后又将许清宵提拔为户部员外郎。

    这摆明了要搞事情啊。

    户部的水很深。

    可以说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每一个官员都牵扯许多是是非非,他身为尚书,也牵连其中,但并非是说贪污一类。

    他身为尚书,又是先帝提拔而上,自然不可能会去做贪污之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他接手户部之时,也是脸色惨白,提心吊胆,每一件事情都要考虑万分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如今大魏遇到了什么问题,甚至他早就想动皇室一脉。

    可顾言更加明白的是,皇室一脉动不得啊。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一旦动了,这些亲王郡王包括一些皇室子嗣,哪一个不要叫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大魏在外有不少藩王蠢蠢欲动,人家就等着朝廷出现问题,然后再借机出手。

    如若动了皇室一脉的利益,大魏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可陛下拒见自己,这就表明了陛下的心意,她已经做好了决定,想来是麒麟兵符带来的底气。

    拥有麒麟兵符是好,可这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甚至说太急了。

    外面还有三块兵符没有收回来,藩王之乱还没有彻底解决,怎么能动手啊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!”

    顾言深吸一口气,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眼下无论如何都应该劝阻许清宵,决不能让他胡作非为,否则的话,真会带来天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顾言心中自语,他知道让陛下回心转意很难。

    可让许清宵住手倒不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顾言开口,呼喊属下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请吩咐?”

    门外,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去喊许清宵来。”

    顾言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让人将许清宵带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后者当下离开,去守仁学堂寻许清宵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对方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许大人说他有事在身,今日就不来了,说明日会来户部任职。”

    对方如此说道,此言一出,让顾言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半响无声,外面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人,需要再去请许大人一趟吗?”

    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言摇了摇头,既然许清宵说明日来,他也有耐心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怀宁王府内。

    怀宁王端坐在大殿中,显得老态龙钟,而他面前跪着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“告诉诸王,若陛下当真敢将刀口对准皇室一脉,竭尽全力弹劾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“若许清宵不死,便以清君侧之名,斩杀奸臣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怀宁亲王开口。

    自陛下旨意宣出后,怀宁亲王第一时间便猜到了陛下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压制皇室一脉,缴纳税银于国库,这件事情站在国家角度来说,是一件好事,也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盛世之时,养一批皇室子弟没有任何问题,可现在国家衰败,自然要一刀切。

    可这一刀要是切下来,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。

    比杀自己儿子要恐怖百倍,杀自己儿子,也只是自家的事情,其他藩王上上奏章,不过是看看陛下的态度。

    真因为这件事情而造反,他们不敢,因为没有涉及到他们的利益。

    可如果真的将刀口对向大魏皇室,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事情,京都内的郡王亲王还好说一点,毕竟还在京都。

    但在外面的藩王们,可绝对不吃这套。

    让他们出血?比杀了他们还要难过十倍。

    这是天赐良机啊。

    怀宁亲王现在恨不得许清宵赶紧把这一刀砍下来,只要这一刀落了,他就有数百种办法,置许清宵于死地。

    而且是必死。

    哪怕是女帝硬要保许清宵,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天下藩王可不管你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是什么大才,没想到竟是这般,本王高估了。”

    怀宁亲王心中自语,对许清宵的评价,莫名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许清宵,还有女帝。

    刚拿到麒麟兵符,就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动刀子吗?

    可笑啊!

    此时,安国公府。

    有不少列侯国公聚集,陛下旨意宣出后,他第一时间便知道女帝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许清宵大闹刑部,怒斩郡王,已经有威望,而后着手查办户部,针对最为麻烦的税银。

    他们如何不急。

    “这下子要是许侄儿敢闹,那就要出大事啊。”

    卢国功开口,第一个出声。

    “恩,如今大魏税银,唯一可以动的便是皇室一脉,大魏开国之时,皇室一脉也要缴纳税银,自力更生,直到后面盛世来临,国家富裕,这才有许多恩惠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大魏国力衰弱,若陛下真想要从皇室一脉下手,只怕会引来天大的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安国公,你是国公之首,而且与许侄儿关系不错,要不你去与许侄儿说一说?不然,当真会惹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几位国公开口,包括一些列侯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贵为国公列侯,但皇室的福利,他们是享受不到的,唯独皇室一脉,才有特权。

    所以聚集在一起,并非是因为自己的利益,而是怕许清宵这种性格脾气,惹来大祸啊。

    “行了!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开口,众人在旁边七嘴八舌,他根本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,需要这帮人一直说吗?

    听到安国公这般开口,众人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旨意,是让许清宵管税银,皇权特命,这一点我等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的税银,已经高达三成,无法再从百姓身上取之,只能从皇室身上取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尔等也不要担心,许侄儿看似鲁莽,可实际上心思缜密,我等能猜到,他也能猜到,眼下大魏的局面,他应该已经有所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老夫亲自去找他一趟,但具体如何老夫不敢明说,该劝会劝,你们也莫要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.......做好万全之策,两手准备,肯定没错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不愧是国公之首,他知道现在面临着什么,但也知晓许清宵的性格,故此没有直接说什么,只是尽可能去劝阻,能不能成他不确定,但也会将众人的心意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大家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真要出了事,就只能硬顶着了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,同时莫名有些感慨,自许清宵来了京都以后,实实在在有些离谱,每每有点举动,都是惊天动地的。

    而且一次比一次夸张,让人实在是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在这里等吧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起身,朝着守仁学堂走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必须要去一趟,平时许清宵怎么闹腾都行,但这一次真不能乱来了。

    安国公离开了,众人望着安国公的背影,各自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守仁学堂外。

    安国公渡步而来,恰好看到了一道人影,是刑部尚书张靖的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喊了一声,后者正准备进入守仁学堂,然而听到安国公的声音后不由止步了。

    “见过安国公。”

    张靖走到安国公面前,十分客气道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张靖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安国公这是......要找守仁吗?”

    张靖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找他有些事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行,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张靖没想到安国公也会来,所以第一时间想走,毕竟自己找许清宵有别的事情,安国公在,怕不太好说。

    “别走,一同去吧,你我心意一般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制止了,反而让张靖留下,此言一出,张靖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多说,与安国公一同进入守仁学堂。

    学堂当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拿着大内龙符开始细细研究。

    龙符由纯金打造,周围环绕宝石,正面刻龙符二字,反面刻大内二字,两旁雕龙画风,绝对是一件珍品,而且许清宵感觉得出,这块龙符不是普通之物。

    内蕴一缕帝威,是一件宝物,至少也是灵器级的。

    这龙符陛下也没几块,见符如见朕,许清宵自然要好好端详,以后看情况能不能复制一块来,万一陛下收走了,自己去外面惹事,可以拿出来吓唬吓唬人。

    如此大胆的想法,若是让别人知道,估计要夸一句。

    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两道身影走来,许清宵立刻看去。

    安国公和张靖。

    “见过安国公!”

    “见过张尚书!”

    许清宵拿着大内龙符,朝着两人一拜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两人连忙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“臣,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两人有些慌张啊,这大内龙符是什么?不仅仅是一个象征,而是一件宝物,他们若是不敬,陛下是有所感应的。

    否则怎敢说‘见符如见朕’?

    看到两人如此,许清宵立刻将大内龙符收起,然后笑呵呵地朝着两人在此行礼。

    这回两人才勉强接了这礼。

    “国公,张大人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请两人落座,同时略有些明知故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自己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张靖第一时间开口,他拉着许清宵坐下,本来想要继续说,不过看了一眼安国公,后者点了点头,张靖就没什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“守仁啊守仁!老夫之前就跟你说了,让你低调一点,最近安稳一点,你回头就搞出这种事情来,老夫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种种胡闹,老夫就不说了,但这一次,你一定要听老夫的,绝对不要碰税银。”

    张靖直接说明来意,他也不废话什么了,没必要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许清宵有些皱眉了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,如今国库空虚,若不动一动税银,大魏难以支撑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不得不说这帮朝臣当真是一个比一个老狐狸,陛下这才刚刚宣旨,他们就全部知道自己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!可你也要知道,什么能动,什么不能动,税银之事,牵扯太大,尤其是诸王之争,这件事情已经超脱朝堂之外了,是你我都不能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靖苦口婆心道。

    大魏江山,内忧外患,这个内忧,不仅仅是北伐之争,还有经济问题。

    而这个外患,也不仅仅是边境蛮夷,还有诸多事情,比如说藩王之乱,你解决不了就不能在他们头上动刀子。

    张靖说的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一旁的安国公点了点头,但他没有说话,不过许清宵只要否决,他马上也会加入劝说大队中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,你是哪里听来的谣言啊,什么什么诸王之争啊?怎么又扯到了诸王?”

    许清宵觉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呃?

    两人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找皇室一脉麻烦?”

    张靖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你想多了吧?属下怎么可能会去找皇室一脉麻烦?他们随便一个都能碾死我,安国公,你不会也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许清宵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瞎话,因为他本来就没打算找皇室开刀啊,最起码现在不会,找他们等于找死。

    在陛下没有掌控大魏之前,许清宵死活不敢动这帮人,动了他们自己也可以买副棺材等死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个税银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这回张靖和安国公都懵了。

    不是找皇室一脉麻烦,那是找谁麻烦?

    “异族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异族?”

    两人有点小蒙了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安国公,你们听我说哈。”

    “这异族自入我大魏,有一百年吧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。”两人立刻给予回答,异族来大魏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,尤其是前几朝的时候,大魏有钱的要命,这些小国家的人跑来,第一时间就是朝贡。

    虽然朝贡的东西都是一些破烂,但得到的好处极多,可以说当年大魏养活了不知道多少异国。

    “都不止一百年了,那行,我继续问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安国公,这帮异国人来大魏做生意,我就不说他们是怎么做的了,相信两位也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这里做生意,不交税,是当初几位先帝仁慈,考虑到这些人穷,如今几百年过去了,他们也该富裕了吧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两人点了点头,异族来大魏做生意的手段,他们的确听说过,基本上就是略带点强买强卖和碰瓷兴致,考虑到大国气派,往往遇到这种事情,一般来说就是以和为贵。

    别跟异族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靖,刑部每天都有很多这种事情,京城里的百姓学乖了,但京都每天都会来不少游客,这帮人常常吃亏,京都各街衙门也是为此头疼。

    但为了不造成恶劣的影响,一般都是劝阻一番,然后赔点银子算了,能来京城的也穷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刑部也为此立了一些规矩,让来往游客注意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镇压管教,这个行不通,这帮异族聪明的很,只要一个出了事,一群人就蜂拥而至,然后开始闹腾,一两个人还好,几百个人一闹,传出去像什么话?

    大魏再穷,也不能丢了面子啊,北伐七次大家心知肚明其实是失败了,可面子上还是要说七次北伐扬我国威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话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说......征他们的税?”

    张靖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许清宵摇了摇头,而后在两人好奇的目光下,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征他们的税,是让他们补税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补税?”

    两人又有点懵了,这怎么补税啊?就算你现在要针对他们,进行征税,他们可以理解,但补税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恩,补税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大魏王朝赚取银两,强买强卖,更是碰瓷买卖,极度影响京都形象,本来是要罚,但我想了想,大魏乃是礼仪之邦,又是天朝上国,罚就有些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他们补税吧,补三年的税,太多他们也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此道。

    “补三年?那补几成?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多,就补三成吧,往后征税征四成,还有各类关税都要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补三成?征四成?还有关税?”

    这回安国公叫起来了,他虽然不懂户部,可税收还是懂的啊。

    大魏如今衰败,收三成税,百姓叫苦连天,许清宵直接就征税四成?这帮人会答应?

    还有什么关税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可听起来就知道又是一笔开支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刀子太狠了吧?

    “守仁,你这征收未免太夸张了吧?只怕会引起民怨啊。”

    张靖忍不住开口,但语气还好,毕竟是针对异族之人,又不是针对皇室一脉,那就没事。

    这要是征皇室一脉的银两,别说三成四成了,一成都要闹出大事。

    征收异族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就是有点夸张。

    “民怨?”

    许清宵冷笑一声,随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异族在京都如此放肆,做生意强买强卖,他们为何不怕激起民怨?”

    “而且在京都都敢如此放肆,在其他地方两位觉得会是怎样情况?刑部当中可是有不少这种案件,甚至闹出人命的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王朝,礼仪之邦,天朝上国是没错,但也要分时候,看情况,脸皮子重要是重要,可国家发展更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怕激起民怨,我反而觉得百姓会有所支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满是认真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防一下盗版,所以下面的内容是重复内容,差不多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刷新一下就能恢复正常!

    请大家原谅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    凌晨四点就醒了,待会九点还要去送人,喝了两罐红牛,写完了这一章!!!!!!!!!!!!

    写完人有点晕,再去睡两个小时,大家见谅一下!!!!!!!!!!!!!!!!!!!

    心疼一下七月吧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第一百一十一章:

    京都内。

    户部尚书顾言在房中来回而行。

    陛下突然赐许清宵大内龙符,而后又将许清宵提拔为户部员外郎。

    这摆明了要搞事情啊。

    户部的水很深。

    可以说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每一个官员都牵扯许多是是非非,他身为尚书,也牵连其中,但并非是说贪污一类。

    他身为尚书,又是先帝提拔而上,自然不可能会去做贪污之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他接手户部之时,也是脸色惨白,提心吊胆,每一件事情都要考虑万分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如今大魏遇到了什么问题,甚至他早就想动皇室一脉。

    可顾言更加明白的是,皇室一脉动不得啊。

    一旦动了,这些亲王郡王包括一些皇室子嗣,哪一个不要叫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大魏在外有不少藩王蠢蠢欲动,人家就等着朝廷出现问题,然后再借机出手。

    如若动了皇室一脉的利益,大魏就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可陛下拒见自己,这就表明了陛下的心意,她已经做好了决定,想来是麒麟兵符带来的底气。

    拥有麒麟兵符是好,可这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甚至说太急了。

    外面还有三块兵符没有收回来,藩王之乱还没有彻底解决,怎么能动手啊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!”

    顾言深吸一口气,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眼下无论如何都应该劝阻许清宵,决不能让他胡作非为,否则的话,真会带来天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顾言心中自语,他知道让陛下回心转意很难。

    可让许清宵住手倒不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顾言开口,呼喊属下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请吩咐?”

    门外,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去喊许清宵来。”

    顾言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让人将许清宵带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后者当下离开,去守仁学堂寻许清宵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对方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许大人说他有事在身,今日就不来了,说明日会来户部任职。”

    对方如此说道,此言一出,让顾言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半响无声,外面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人,需要再去请许大人一趟吗?”

    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

    顾言摇了摇头,既然许清宵说明日来,他也有耐心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怀宁王府内。

    怀宁王端坐在大殿中,显得老态龙钟,而他面前跪着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“告诉诸王,若陛下当真敢将刀口对准皇室一脉,竭尽全力弹劾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“若许清宵不死,便以清君侧之名,斩杀奸臣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怀宁亲王开口。

    自陛下旨意宣出后,怀宁亲王第一时间便猜到了陛下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压制皇室一脉,缴纳税银于国库,这件事情站在国家角度来说,是一件好事,也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盛世之时,养一批皇室子弟没有任何问题,可现在国家衰败,自然要一刀切。

    可这一刀要是切下来,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。

    比杀自己儿子要恐怖百倍,杀自己儿子,也只是自家的事情,其他藩王上上奏章,不过是看看陛下的态度。

    真因为这件事情而造反,他们不敢,因为没有涉及到他们的利益。

    可如果真的将刀口对向大魏皇室,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事情,京都内的郡王亲王还好说一点,毕竟还在京都。

    但在外面的藩王们,可绝对不吃这套。

    让他们出血?比杀了他们还要难过十倍。

    这是天赐良机啊。

    怀宁亲王现在恨不得许清宵赶紧把这一刀砍下来,只要这一刀落了,他就有数百种办法,置许清宵于死地。

    而且是必死。

    哪怕是女帝硬要保许清宵,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天下藩王可不管你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是什么大才,没想到竟是这般,本王高估了。”

    怀宁亲王心中自语,对许清宵的评价,莫名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许清宵,还有女帝。

    刚拿到麒麟兵符,就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动刀子吗?

    可笑啊!

    此时,安国公府。

    有不少列侯国公聚集,陛下旨意宣出后,他第一时间便知道女帝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许清宵大闹刑部,怒斩郡王,已经有威望,而后着手查办户部,针对最为麻烦的税银。

    他们如何不急。

    “这下子要是许侄儿敢闹,那就要出大事啊。”

    卢国功开口,第一个出声。

    “恩,如今大魏税银,唯一可以动的便是皇室一脉,大魏开国之时,皇室一脉也要缴纳税银,自力更生,直到后面盛世来临,国家富裕,这才有许多恩惠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大魏国力衰弱,若陛下真想要从皇室一脉下手,只怕会引来天大的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安国公,你是国公之首,而且与许侄儿关系不错,要不你去与许侄儿说一说?不然,当真会惹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几位国公开口,包括一些列侯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贵为国公列侯,但皇室的福利,他们是享受不到的,唯独皇室一脉,才有特权。

    所以聚集在一起,并非是因为自己的利益,而是怕许清宵这种性格脾气,惹来大祸啊。

    “行了!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开口,众人在旁边七嘴八舌,他根本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,需要这帮人一直说吗?

    听到安国公这般开口,众人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旨意,是让许清宵管税银,皇权特命,这一点我等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的税银,已经高达三成,无法再从百姓身上取之,只能从皇室身上取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尔等也不要担心,许侄儿看似鲁莽,可实际上心思缜密,我等能猜到,他也能猜到,眼下大魏的局面,他应该已经有所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老夫亲自去找他一趟,但具体如何老夫不敢明说,该劝会劝,你们也莫要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.......做好万全之策,两手准备,肯定没错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不愧是国公之首,他知道现在面临着什么,但也知晓许清宵的性格,故此没有直接说什么,只是尽可能去劝阻,能不能成他不确定,但也会将众人的心意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大家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真要出了事,就只能硬顶着了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了点头,同时莫名有些感慨,自许清宵来了京都以后,实实在在有些离谱,每每有点举动,都是惊天动地的。

    而且一次比一次夸张,让人实在是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在这里等吧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起身,朝着守仁学堂走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必须要去一趟,平时许清宵怎么闹腾都行,但这一次真不能乱来了。

    安国公离开了,众人望着安国公的背影,各自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守仁学堂外。

    安国公渡步而来,恰好看到了一道人影,是刑部尚书张靖的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喊了一声,后者正准备进入守仁学堂,然而听到安国公的声音后不由止步了。

    “见过安国公。”

    张靖走到安国公面前,十分客气道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张靖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安国公这是......要找守仁吗?”

    张靖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找他有些事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行,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张靖没想到安国公也会来,所以第一时间想走,毕竟自己找许清宵有别的事情,安国公在,怕不太好说。

    “别走,一同去吧,你我心意一般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制止了,反而让张靖留下,此言一出,张靖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多说,与安国公一同进入守仁学堂。

    学堂当中。

    许清宵拿着大内龙符开始细细研究。

    龙符由纯金打造,周围环绕宝石,正面刻龙符二字,反面刻大内二字,两旁雕龙画风,绝对是一件珍品,而且许清宵感觉得出,这块龙符不是普通之物。

    内蕴一缕帝威,是一件宝物,至少也是灵器级的。

    这龙符陛下也没几块,见符如见朕,许清宵自然要好好端详,以后看情况能不能复制一块来,万一陛下收走了,自己去外面惹事,可以拿出来吓唬吓唬人。

    如此大胆的想法,若是让别人知道,估计要夸一句。

    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两道身影走来,许清宵立刻看去。

    安国公和张靖。

    “见过安国公!”

    “见过张尚书!”

    许清宵拿着大内龙符,朝着两人一拜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两人连忙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“臣,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两人有些慌张啊,这大内龙符是什么?不仅仅是一个象征,而是一件宝物,他们若是不敬,陛下是有所感应的。

    否则怎敢说‘见符如见朕’?

    看到两人如此,许清宵立刻将大内龙符收起,然后笑呵呵地朝着两人在此行礼。

    这回两人才勉强接了这礼。

    “国公,张大人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请两人落座,同时略有些明知故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自己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张靖第一时间开口,他拉着许清宵坐下,本来想要继续说,不过看了一眼安国公,后者点了点头,张靖就没什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“守仁啊守仁!老夫之前就跟你说了,让你低调一点,最近安稳一点,你回头就搞出这种事情来,老夫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种种胡闹,老夫就不说了,但这一次,你一定要听老夫的,绝对不要碰税银。”

    张靖直接说明来意,他也不废话什么了,没必要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许清宵有些皱眉了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,如今国库空虚,若不动一动税银,大魏难以支撑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不得不说这帮朝臣当真是一个比一个老狐狸,陛下这才刚刚宣旨,他们就全部知道自己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!可你也要知道,什么能动,什么不能动,税银之事,牵扯太大,尤其是诸王之争,这件事情已经超脱朝堂之外了,是你我都不能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靖苦口婆心道。

    大魏江山,内忧外患,这个内忧,不仅仅是北伐之争,还有经济问题。

    而这个外患,也不仅仅是边境蛮夷,还有诸多事情,比如说藩王之乱,你解决不了就不能在他们头上动刀子。

    张靖说的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一旁的安国公点了点头,但他没有说话,不过许清宵只要否决,他马上也会加入劝说大队中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,你是哪里听来的谣言啊,什么什么诸王之争啊?怎么又扯到了诸王?”

    许清宵觉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呃?

    两人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找皇室一脉麻烦?”

    张靖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你想多了吧?属下怎么可能会去找皇室一脉麻烦?他们随便一个都能碾死我,安国公,你不会也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许清宵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瞎话,因为他本来就没打算找皇室开刀啊,最起码现在不会,找他们等于找死。

    在陛下没有掌控大魏之前,许清宵死活不敢动这帮人,动了他们自己也可以买副棺材等死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个税银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这回张靖和安国公都懵了。

    不是找皇室一脉麻烦,那是找谁麻烦?

    “异族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异族?”

    两人有点小蒙了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安国公,你们听我说哈。”

    “这异族自入我大魏,有一百年吧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。”两人立刻给予回答,异族来大魏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,尤其是前几朝的时候,大魏有钱的要命,这些小国家的人跑来,第一时间就是朝贡。

    虽然朝贡的东西都是一些破烂,但得到的好处极多,可以说当年大魏养活了不知道多少异国。

    “都不止一百年了,那行,我继续问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安国公,这帮异国人来大魏做生意,我就不说他们是怎么做的了,相信两位也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这里做生意,不交税,是当初几位先帝仁慈,考虑到这些人穷,如今几百年过去了,他们也该富裕了吧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两人点了点头,异族来大魏做生意的手段,他们的确听说过,基本上就是略带点强买强卖和碰瓷兴致,考虑到大国气派,往往遇到这种事情,一般来说就是以和为贵。

    别跟异族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靖,刑部每天都有很多这种事情,京城里的百姓学乖了,但京都每天都会来不少游客,这帮人常常吃亏,京都各街衙门也是为此头疼。

    但为了不造成恶劣的影响,一般都是劝阻一番,然后赔点银子算了,能来京城的也穷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刑部也为此立了一些规矩,让来往游客注意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镇压管教,这个行不通,这帮异族聪明的很,只要一个出了事,一群人就蜂拥而至,然后开始闹腾,一两个人还好,几百个人一闹,传出去像什么话?

    大魏再穷,也不能丢了面子啊,北伐七次大家心知肚明其实是失败了,可面子上还是要说七次北伐扬我国威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话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说......征他们的税?”

    张靖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许清宵摇了摇头,而后在两人好奇的目光下,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征他们的税,是让他们补税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补税?”

    两人又有点懵了,这怎么补税啊?就算你现在要针对他们,进行征税,他们可以理解,但补税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恩,补税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大魏王朝赚取银两,强买强卖,更是碰瓷买卖,极度影响京都形象,本来是要罚,但我想了想,大魏乃是礼仪之邦,又是天朝上国,罚就有些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他们补税吧,补三年的税,太多他们也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如此道。

    “补三年?那补几成?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多,就补三成吧,往后征税征四成,还有各类关税都要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补三成?征四成?还有关税?”

    这回安国公叫起来了,他虽然不懂户部,可税收还是懂的啊。

    大魏如今衰败,收三成税,百姓叫苦连天,许清宵直接就征税四成?这帮人会答应?

    还有什么关税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可听起来就知道又是一笔开支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刀子太狠了吧?

    “守仁,你这征收未免太夸张了吧?只怕会引起民怨啊。”

    张靖忍不住开口,但语气还好,毕竟是针对异族之人,又不是针对皇室一脉,那就没事。

    这要是征皇室一脉的银两,别说三成四成了,一成都要闹出大事。

    征收异族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就是有点夸张。

    “民怨?”

    许清宵冷笑一声,随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异族在京都如此放肆,做生意强买强卖,他们为何不怕激起民怨?”

    “而且在京都都敢如此放肆,在其他地方两位觉得会是怎样情况?刑部当中可是有不少这种案件,甚至闹出人命的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王朝,礼仪之邦,天朝上国是没错,但也要分时候,看情况,脸皮子重要是重要,可国家发展更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怕激起民怨,我反而觉得百姓会有所支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满是认真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