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:户部,刑部,兵部,一统三部!等鱼上钩!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第一百一十二章:

    辰时。

    户部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的到来,户部在这一刻彻底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对许清宵莫名有一种恐惧感。

    要是许清宵看了谁一眼,后者顿时低下头,死活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没人敢招惹这尊神,刑部的教训摆在眼前,可没有人敢乱来。

    不过户部有户部的手段,他们可不跟刑部一样蠢,直接给许清宵穿小鞋,反而竭尽全力配合,只是这个竭尽全力有些过头罢了。

    你要卷宗,我给你所有的卷宗,让你慢慢查,不够还有。

    只是许清宵突然来访,让户部上下有些紧张,以为是许清宵过来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见过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记住m.42zw.

    “许大人,早。”

    不过不敢直视归不敢直视,见到许清宵众人还是开口,恭称一句许大人。

    许清宵一一回了个笑容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有人走来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顾尚书请您去内堂。”

    对方开口,告知许清宵,顾大人在内堂中等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找顾尚书的。

    朝着内堂走,很快十几道身影出现在内堂中,看这个架势,莫名显得有些三堂会审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言站在人群之中,他面容消瘦,头发有些斑白,看起来快接近七十岁,穿着尚书官袍,负手而立,在不远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下官许清宵,见过顾尚书,见过两位侍郎大人,见过诸位同僚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倒也显得平静,他走了上来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顾言点了点头,而后开口:“你前些日子取走的卷宗,核算清了吗?”

    顾言直接问道,他本来昨日打算去找许清宵一趟,但最后还是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到底有什么想法,他不知道,是不是要对皇室一脉动刀,他也不知道,可顾言唯一能做的就是,拖延许清宵的时间。

    是的,拖延时间,许清宵想要查户部税银对不对?那行,先去看看资料,等看完了,核算好了,再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到时候在慢慢谈。

    至于许清宵手头上有大内龙符,他也不在乎什么,陛下说了,兵部和刑部听从许清宵调遣,他们户部就是辅助辅助就好。

    这个辅助,顾言也会辅助好,但前提是许清宵要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完,做不完就别说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核算完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众人脸色微微一变,而顾言神色不变,只是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啊,倒不是本官瞧不起你,只是你前些日子,前前后后取走了八千多份卷宗,每一份卷宗都细长无比,若是让整个户部来算,也要花费一月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连二十日都没到,就核算完了?”

    顾言没有惊讶,而是直接询问。

    户部给许清宵送去的卷宗,前前后后八千三百多卷,你看都要看一个月吧?就算你许清宵一目十行,半个月也要吧?

    现在二十天,你说你不但看完了,而且还核算完了?你这不是唬人吗?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下官有自己的核算之法,这里是近三十年所有的支出明细,还望尚书大人核实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这还有一份漏算名单,尚书大人看完之后,得立刻查办,下官相信户部官员清廉刚正,但毕竟与钱财税收扯上关系,一切还是要谨慎一些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被抓住把柄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交出两份宣纸,一份是这些年来核算的数目,一份是出错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下,户部上下皱眉,而顾言半信半疑地接过这叠厚纸,而后将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顾言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排列方式实在是过于精妙,将支出,收入,算的明明白白,这种方法难不难学是一回事,最主要的是方便阅读。

    就好比如果陛下需要观看大魏的户部税收,呈现上去就是一大堆卷宗。

    然后一份一份看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这一份十分精简,甚至许清宵还标注了是那一卷的内容,这样方便审查,也免得出问题。

    顾言一瞬间可以判断出,这个东西至少可以提高户部三成效率,以后大家核算的时候,可以省去太多太多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再认真去看这些账目,每看一条,顾言眼中都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越看越震惊。

    他身为户部尚书,户部的账他最清楚,说是滚瓜烂熟也不足为过,所以许清宵每一笔账他都可以在心中对比。

    没有一处是错的。

    而有出错的地方,在另外一份上都会标注,因为这本身就是错了的账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顾言忍不住失声叫了句好。

    而户部其他官员有些惊讶了,他们不知道顾言看了什么东西,为何直接叫好。

    感受到众人的目光,顾言深深吸了口气,看了一眼众人,而后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左侍郎道:“你们好好观看,再核实一遍,认真学习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后,顾言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清宵,随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这一招让顾言再也不敢小视他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不是顾言瞧不起许清宵,而是许清宵文采称万古,查案也有天赋,是文坛的大才,是刑部的大才。

    可是不是户部的大才,谁能知道?

    户部的基础是什么?说最简单点就是算术。

    至于征税收税,那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事情,是政治因素,而户部的底层工作就是核算清楚,然后从中查询猫腻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份表格意义太大了,至少对户部来说,有极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很快众人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也走进了房内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顾言让许清宵坐着,同时特意为许清宵倒茶。

    “清宵,方才你给我的东西,当真是你这二十天写出来的?”

    顾言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尚书大人,准确点来说,十七天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不卑不亢道。

    顾言:“.......”

    “十七天内,你是怎么算清楚的?恕老夫直言,八千三百五十四份卷宗,你光看也要看半个月吧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只花了两天时间便核算完户部需要三四个月才能核算出来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顾言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或许这就是天赋吧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。

    顾言: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沉默的顾言,许清宵也不打算演了,而是拿出一张纸道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无非就是想问下官算术之法既准确且效率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下官只是换了一种算法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他知道顾言想要问什么,所以倒也直接。

    “换了一种算法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顾言起身来到许清宵身旁,一副不耻下问的姿态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也没有藏着掖着,这种东西早点拿出来早点好,最起码对大魏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减少人力成本,提高办事效率,甚至可以推广全国,也算是一种国家加强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,户部核算之法,应该是借助算盘这种东西,可想要真正熟练学习算盘,首先比较麻烦,其次的是每一笔账都需要反反复复核算但数遍,不然出错率极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可以用加减算术来进行核算。”

    “但用加减算数进行核算,就需要替换数字,比如说这个一字,要改成这个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耐心为顾尚书解释,顺便也将阿拉伯数字给丢出来了,一共十个。

    一旁的顾言,听得津津有味,而且满是学习态度,一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可以把这十个数字理解为符号,这就是一,这就是二,不能搞混。”

    “假设今年收了一笔钱,一千四百八十五万六千四百二十三两,然后支出是八百五十六万四千二百二十一两,那么就可以进行简单的减法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将数字写了上去,紧接着进行换算,用小学老师教人的口吻道。

    “大数减小数,不够就去借,然后这样,再这样,最后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得出结果就是,刘百二十九万两千两千零二两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花费了接近两刻钟的时间,将加减法原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其实加减法的概念,大魏已经有了,大魏有天筹九算之术,也算得上是加减法。

    许清宵教给顾尚书的东西,其核心点并非是加减法,而是阿拉伯数字。

    相当于是把算盘给简化,毕竟一旦需要核算的时候,你拿个算盘噼里啪啦地计算,麻烦不麻烦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算完一遍你必须要再算一遍,几百两简单一点,几万两呢?几十万两呢?几百万两呢?甚至几千万两,几万万两呢?

    一个国家的支出和收入,密密麻麻加起来有多少卷宗?

    大魏户部一个月三十天,七成的人每天就是在算钱,这累不累?麻烦不麻烦?浪不浪费时间?

    可用阿拉伯代替数字,别说几万万两了,就算是几百万万两,无非是多加几个零罢了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,学废了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还没学会,只能再教一遍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......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顾言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听到许清宵这般开口,当下顾言取来一支毛笔,直接开始计算。

    顾言随便写了一连串的数字,紧接着又写了一连串的数字,按照许清宵教的加减方法,虽然有所卡顿,但速度也不慢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顾言算出答案。

    紧接着从一旁的柜中取出一把算盘,开始核算。

    同样的运算,顾言顾尚书精通算盘之术,敲敲打打,比方才慢了几息,但也算出来了。

    对比一番,两者得出来的数字,一模一样!

    嘶!

    这一刻,顾言顾尚书,这位户部的一把手,彻彻底底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许清宵很平静,喝了口茶,显得自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后,顾尚书狠狠地咽了口唾沫,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大才!”

    “大才!”

    “守仁!你真是万古大才啊!”

    顾言死死抓住许清宵的手臂,激动的连连大喊,称许清宵为万古大才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却将手抽出,一脸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顾大人,男女授受不亲,男男更不亲,你这样我要去告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歧视龙阳之好,但放自己身上不行,尤其是还这么老,这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此算法。”

    “若加以推广,户部往后核算之效率,至少大大提升数倍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守仁,你真是万古大才啊。”

    顾尚书没有在乎许清宵这番言论,而是激动的无与伦比道。

    许清宵的算法,不是说有多准确,而是简约,并且极其容易学习,不需要学会打算盘,也不需要来来回回怕不小心弄错。

    毕竟你一不小心打快了算盘,就容易出现误差,所以一般来说一次核算需要五个人进行分别核算,一定要五个人算出一致的答案,才能记录卷宗内。

    可依靠许清宵发明出来的数字,更是极为简单,依旧是五个人核算一遍,但不需要傻乎乎的不断去敲打算盘,只需要加减一番,很快便能得出结果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的话,岂不是大大减少人力?

    剩下人可以去做其他事情,户部的效率至少可以翻倍。

    而户部是什么?是掌控大魏财政的部门啊,基础核算加快速度,那么就可以有效的做其他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这对户部来说简直是福音,一两天可能无法感觉到什么,假以时日,一年,十年,百年。

    这中间节省下来的时间,又能是多少?

    顾言实在是没有想到,许清宵不仅仅在文学上有极大的才华,没想到在户部也有这么恐怖的才能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到底是个什么人啊。

    难不成当真是万古大才?

    这一刻,顾言脑海当中不由浮现一句话。

    ‘天不生我许清宵,儒道万古如长夜’

    顾言莫名想要为许清宵改动两个字。

    把儒道改成大魏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,核算之法我已经教给您了,那接下来是不是要谈一谈正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倨傲,反而是提到了正事,这算术之法,仅仅只是送给户部的一份薄礼罢了,也是为了增强大魏,可今日他过来,不仅仅是为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顾言收回心神,而后给许清宵又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“守仁,你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户部,那我就直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将所有卷宗给你,并非是打压,而是两个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我是希望你能真正明白大魏现在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我想让你安静一会,你前脚刚刚杀了郡王,整个大魏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你看,若是你做错一步,那就是万丈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会让人这般做,你也莫要心生芥蒂。”

    顾言实话实说,他倒不是想着恶心许清宵,也没有穿小鞋的意思,这没有任何必要,只是下面人误会罢了。

    “下官知道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他明白顾言的想法,如果换做自己是顾言,估计也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毕竟过刚则断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如今的大魏,你不刚一点不行啊,许清宵也巴不得大魏处于盛世阶段,自己没事念几首诗,赢得美人归,这不爽吗?

    可惜,这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顾言点了点头,而后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你下一步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顾言认真道。

    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,就没必要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“征税!收税!补税!”

    许清宵也不打算遮遮掩掩了,对方是户部尚书,而自己要做的事情,就是户部做的事情,自然而然,就没有必要遮掩什么了,倒不如直接说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顾言脸色一变,但他沉得住气,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征谁的税?”

    顾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番邦异族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语气笃定道。

    “番邦异族?”

    这下子顾言有些惊讶了,他本以为许清宵会说是皇室一脉,满肚子的话瞬间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顾大人,站在您这个位置来说,他们的税,该不该补?”

    许清宵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顾言是户部尚书,许清宵此话一说,他瞬间明白许清宵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该!”

    过了半响,顾言点了点头,他以尚书的角度来回答。

    “只是补税是何意?”

    顾言问道,他有些不解,收税征税他都能理解,可补税是何意?

    “顾尚书,这帮番邦异族,在大魏每年赚取的银两,可以称得上是天文数字,以前,是大魏昌盛,允许他们不交税,算是给这些异族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大魏逐渐日下,怎可能允许他们趴在大魏上吸血?”

    “补税,就是补他们三年前所有的税收,每一笔都要补三成回来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三成!”

    “守仁,他们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顾尚书差点叫出来了,他是户部的尚书,自然明白许清宵这话有多恐怖了。

    一年补三成,三年就是补九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们三年内赚了一万两白银,今年就要补九千两出来,相当于是今年一年白赚。

    这谁能答应啊。

    换谁都答应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不答应就让他们滚出大魏,如今大魏百废待兴,少了这帮人也挺好的,至少大魏百姓自己做生意,也算是增加了就业率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随意道。

    而顾言不明白就业率是什么意思,但听起来感觉有些新奇,只是他心思暂时不在这上面,而是看向许清宵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番邦异族,背后也有不少势力,若是补税三成,肯定会惹来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顾言开口,还是有些顾忌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!”

    “此时,已经不是大魏鼎盛之时了,若这也怕,那也怕,下官斗胆问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拿得出手五千万两白银支配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目光坚定地看向顾言,一句话说的顾言哑口了。

    “可......这!”

    顾言身为尚书,很多事情都需要考虑周全,他的确是没有许清宵这般热血,这般敢作敢为,但这并不是说不好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,下官只说一句话,说完之后,您自行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得罪了这些异族,大魏还是大魏!若大魏没了,这些异族可不会怜悯我等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字一句道,这番话有些大逆不道,可在顾言耳中,这番话却莫名显得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督促,而是坐在面前,一杯又一杯的喝茶。

    三刻钟后。

    顾言深吸一口气,他看向许清宵,目光露出坚定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顾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顾尚书,具体做法请恕下官不能言说,但有一点的是,下官做事定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具体怎么施行,肯定不能说,但许清宵能保证的是,他一定会做好来,不会让人留下把柄。

    顾言再一次沉默,他看着许清宵,因为这话从许清宵嘴巴里说出来就莫名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全天下人都不相信许清宵做事有分寸。

    可细细一想,许清宵做事还真有分寸,怒斥大儒,那是因为严儒做事有些不公,大闹刑部,也是刑部做错在先,至于怀平郡王就更简单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要找死,各种威胁,各种找许清宵麻烦,杀了应该的。

    当下,顾言也没有任何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这是本官的尚书令,他张靖敢将此物交给你,我顾言也敢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许清宵,你一定要记住!如若你真心为大儒,而不是报私仇,顾某竭尽全力也会帮你,可若你只是为了报私仇,那就别怪顾某与你翻脸!”

    顾言是谁?户部尚书,坐上这个位置,不仅仅是想事周全,更主要的还有魄力。

    许清宵不针对皇室,而是针对异族,这个可以做,虽然后面也牵扯不少势力,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
    许清宵说的一点都没错,大魏没了就真没了,异族没了,大魏还在。

    他娘的,都什么时候了,自己都快饿死了,还让别人吃饱?就算是皇帝答应,他这个户部尚书也不答应。

    所以思前想后他答应了,不但答应,而且还将尚书令交给许清宵,给予许清宵最大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多谢尚书大人!”

    许清宵接过尚书令,如今拥有户部尚书令,等同于刑,兵,户三部合一,听从自己的指挥。

    这是天大的权力,但许清宵在乎的不是这个权力,而是一种大局调控力。

    想要真正从异族身上割肉下来,就必须要依靠上下齐心,一旦有一个部门不答应,那事情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顾尚书还是有点能耐的,能做到这个位置上,不缺乏魄力。

    “行了,接下来的事情,我不多问,我只看结果,做好了,以后我这个位置你坐!”

    “做不好,以后就别说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顾言也直接,他已经年迈了,许清宵这新型算术,让他震撼不已,如今许清宵更是要为国家出力,他不可能不答应,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,许清宵必须要做好来!

    “顾尚书放心,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起身,现在户部的事情做完了,得去一趟刑部和兵部。

    把事情交代清楚,才能更好的去施行计划。

    “守仁,我最后多问一句,多久能见效。”

    顾言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内,我会让异族乖乖给钱,不过还要劳烦顾尚书,让户部行动起来,将这三年来这帮番人异族赚取的银两卷宗全部彻查一遍,可以多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说的太绝对,一个月的时间吧,同时让顾尚书去核算他们赚取的银两,算错了不要紧,但必须多算不能少算。

    而此言一出,顾言更加好奇了,一个月的时间让这帮嚣张惯了的异族乖乖给钱?

    他真不信!至于许清宵交代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,户部每日的工作也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许清宵刚刚走出大殿时,他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了,顾尚书,没事继续研究一下,不仅仅可以加减,还可以乘除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精确到一文钱,就加个小数点,你慢慢研究,下官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此话,许清宵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顾言却又愣在原地,将目光看向白纸,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大量信息。

    乘除?小数点?

    顾言很聪明,他瞬间明白许清宵这句话的意思,但想要真正理解,需要花费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这许清宵是摆明着想要让自己老老实实在户部研究算术,以报之前的仇啊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顾言哪里不知道许清宵突然开口的意思,他完全可以直接教自己,可却只是随便说说,让自己一个人独自研究,使得自己没有心思去做其他事。

    当真是记仇。

    这一刻,顾言莫名觉得,怀宁亲王得罪许清宵,当真有些......危啊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刑部。

    对比去户部的冷清,当许清宵来到刑部后,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!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等见过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吃了没?没吃我给您带一份。”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刑部官员再看到许清宵后,顿时一个个热情无比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自许清宵怒斩郡王后,为刑部立威,也为张尚书报仇,可以说刑部上上下下对许清宵根本没有半点怨言了,由内而外的尊重许清宵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几位挨了板子的员外郎,现在到处说自己被打是应该的,许清宵一板子打醒了他们,不但没有引以为耻,反而引以为荣。

    可以说,许清宵用人格魅力征服了整个刑部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想念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笑呵呵地开口,谁跟他说话,他都会回一句,或者是打个招呼,笑一笑。

    几个员外郎还有吏司郎中听许清宵来了以后,更是第一时间走出来,与许清宵攀交关系。

    周楠也来了,他现在已经不是卷吏,而是从九品的官员,升了职,现在管案牍库,也算是因祸得福,而刑部上下对周楠也十分尊重,都知道他是许清宵的人。

    简单的应付一番后,许清宵直接步入内堂当中,就如同来自己家一般。

    “见过冯侍郎,见过李侍郎。”

    内堂中,许清宵朝着两位侍郎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李远点了点头,倒也没说什么,毕竟前段时间挨揍了,一时半会还是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而冯侍郎不一样,十分热情地与许清宵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呢?”

    许清宵看着尚书房内无人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尚书出去了一趟,有什么事,你直接说,我待会转告张尚书。”

    冯建华笑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了?”许清宵倒也没想什么,而是直接走进冯建华房内道。

    “冯侍郎,下官还有要事,就不留在这里了,有件事情跟您说和跟张尚书说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压着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哦?守仁,你说。”

    对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取出大内龙符,准备开口,只是刹那间冯建华立刻跪在地上,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

    让许清宵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,他必须要用大内龙符来下令,否则的话,怕大家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刑部上下,未来一个月内,任何关于异族行商案件,全部不接,即便是接了,也无条件偏袒异族,对外理由很简单,维持大魏国威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冯建华有些愣,他没想到许清宵拿出大内龙符,竟然是下达一个这样的命令?

    这种命令还需要靠大内龙符?你直接开口不就行了吗?

    不过冯建华还是认真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臣,领旨。”

    冯建华认真回答道。

    对方领旨,许清宵收回大内龙符,将冯侍郎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冯大人,这件事情很重要,但不要对外任何宣称是我下达的命令,此事,你知我知,最多加个张尚书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无比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好!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冯建华认认真真地点头,拿出大内龙符,那这事就不是小事,他肯定不会乱来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冯大人,每日拒绝多少次异族案件,必须要写进卷宗内,派人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既如此,那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来的快,走的也快,只是许清宵没有离开刑部,而是去找了李远一趟。

    将一根金簪送到李远面前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前些日子多有得罪,回头想想的确鲁莽了些,这是给夫人买的,还望李大人莫要怪罪下官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来的路上买了一根簪子,送给李远,让李渊送给他老婆。

    也算是化解这段没必要的恩怨。

    后者看到这一幕,心里顿时舒坦极了,不过面上还是显得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年少也正常,不过我收下此物,并非是贪图小利,而是不希望你我之间有恩怨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忙去吧,若没什么事,来我家坐坐,我有几份案子毫无头绪,到时候帮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远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海量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笑了笑,随后离开房内。

    都是一个部门的,尤其还是刑部,往后不知道有多少事需要用到刑部,没必要因为一些小恩怨导致大家心生芥蒂。

    做人嘛,要玲珑一些。

    做完这事后,许清宵径直又朝着兵部走去。

    如果说户部对许清宵是有些敬畏。

    刑部是其乐融融一家人。

    那兵部就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是的,衣锦还乡。

    许清宵刚踏入兵部,一瞬间不知道多少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看,那就是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竟然来了?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这就是许清宵?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许大人,我媳妇特别喜欢你的南豫阁序,能帮我落个名吗?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我太崇拜您了,能给我落个名吗?”

    整个兵部瞬间闹腾起来了,兵部的人性子都比较直爽,大多数都是军营出来的人,许清宵怒斥大儒,大闹刑部,诛怀平郡王,哪一件事情不是他们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?

    可许清宵一个人全做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大半个兵部对许清宵都极有好感,甚至嘟囔着陛下为何不让许清宵入兵部来。

    如今许清宵来兵部了,自然引来众人的追捧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兵部如此受欢迎,与众人客气一番后,最终是靠着蒋鑫言解围,不然连进兵部内堂都进不了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兵部尚书正在谈事,需等一刻钟,您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兵部内堂外,蒋鑫言告知许清宵尚书正在谈事,让其等候一番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蒋大人伤好了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耐心等,顺便问问蒋鑫言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已经痊愈了,不是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蒋鑫言给予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淡然一笑,而蒋鑫言也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但过了一小会,蒋鑫言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我听说您已立学,是吗?”

    他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知过些日子可否去拜访一番许大人,我虽一介武夫,但也明白学问的好处,只是阅览不少书籍,却始终不合意。”

    蒋鑫言出言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欢迎,蒋大人若是亲临,守仁学堂蓬荜生辉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笑道。

    这蒋鑫言乃是八门京兵之一的统帅,是兵部掌实权的存在,结识一番不吃亏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过些日子就来打扰许大人了,不过我最近要出去一趟,可能要下个月了,还望许大人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蒋鑫言笑道。

    “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微微一笑,而此时尚书大门打开,一些官员从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没多说,起身朝着尚书房内走去。

    走进尚书房后,许清宵便将门关上,谁也不知道许清宵来兵部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约半个时辰之后,许清宵从兵部走了。

    就如此,一则命令传遍兵部上下。

    加强京城防卫,巡逻人数增加,巡逻时间不能停息,若遇异族与他人争吵,尽可能选择偏袒异族,以大魏国威为重,尽可能不要把事闹大。

    这命令倒也不算什么,之前也有过这样的事,比如说诸国外使来大魏,为了大魏的形象也下达过类似命令,只是没有这次这么绝对罢了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许清宵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陛下让许清宵去管税银的事情,而许清宵去了户部,刑部,兵部,感觉忙碌了一天,又感觉什么事都没做,惹来不少人好奇。

    午时。

    忙碌一天后的许清宵,也回到了守仁学堂。

    事情全部交代下去了,接下来就是等鱼儿上钩。

    想要搞这帮番人异族,肯定需要部署周全,这群番人异族在大魏横行霸道,嚣张跋扈,背后肯定是有人的。

    这帮人也是看着番人做生意不用纳税,所以从中牟利,许清宵完全可以笃定,一些郡王亲王也肯定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都是大魏的吸血鬼。

    所以自己这次既是肃清大魏的吸血虫,又是一种试探。

    “怀宁亲王啊,你可千万不要跟这帮异族有关系,要是让我查到你有一点干系,不让你出次大血,我就不姓许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心中自语。

    他暂时查不到怀宁亲王有没有跟这帮番人勾结,但仔细想想也知道,这帮番人异族在大魏横行霸道,肯定是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他们背后是谁,许清宵不关心。

    许清宵关心的是,这次能收多少银子上来。

    保守估计,五千万两白银应该有吧?

    一口气给大魏赚五千万两白银,这顾言以后还不得把自己当爹供起来?

    至于女帝,估计看自己跟看金元宝一样吧?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小事,一旦等自己的计划施展开了,大魏走向昌盛与繁荣之时。

    许清宵很期待女帝看自己是怎么看的。

    最好别娇滴滴的,不喜欢嗲的,还是喜欢那种冰山冷艳。

    哎。

    天不生我许清宵,大魏万古如长夜啊。

    许清宵走进守仁学堂中。

    当下,一阵菜香味浮现,让许清宵有些惊讶了。

    闻着味走入膳房内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老者穿着伙衣,将一盘盘散发热气的菜肴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杨虎几人站在一旁,不断的吞咽口水,饶是师兄陈星河也忍不住站在一旁观看着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咱新招的伙夫,手艺真好,光闻着味就香。”

    杨虎开口,忍不住夸赞李广孝的厨艺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明白怎么回事了,而忙活完了的李广孝抬头看了一眼许清宵。

    没有多看,只是一眼,随后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尝尝我的厨艺,没学过什么,就是走南闯北自己琢磨出来的,看看对不对您口味?”

    李广孝笑呵呵地说道,一副老实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淡笑一声,随后落坐下来,品尝了一番。

    恩!

    您还别说,这味道真可以啊。

    “来,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老人家,您叫什么?也一起来吃,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尝了一口就觉得十分美味,同时也招呼李广孝坐下来吃。

    “哦,我的名字不好听,别人叫我李黑衣,大人您随便叫。”

    李广孝笑道。

    “李黑衣?”众人微微一愣,这名字有些古怪啊。

    “行,老黑,那我就直接点吧,月俸二两银子,我也给不起太多,不过包住,要是您觉得可以,就做,不行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很随意,直接叫上老黑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二两银子够多了,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李广孝笑呵呵地说道,仿佛很满意这个价格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也没多说,招呼着众人赶紧吃。

    望着许清宵,李广孝并没有直接询问什么,他打算留在这里待一段时间,慢慢了解许清宵,所以没必要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顿饭众人吃的很满意。

    许清宵干了五碗米饭,吃饱喝足后,许清宵又夸赞了李广孝的厨艺。

    随后进房开始工作了。

    善后的事,李广孝来做,大家也纷纷夸了几句,而后各做各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如此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而逝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。

    许清宵都待在守仁学堂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而刑部则每日送来一些卷宗。

    刚开始四五卷,后来每天递增一些,第五天送来了十五卷。

    第七天送来二十三卷。

    第九天送来四十多卷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十五天,足足有上百卷送来。

    许清宵静静看着,每一卷都认真去看。

    卷宗的内容也很简单,就是异族碰瓷或强买强卖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没有任何想法,看完就放一旁。

    第十七天,一百七十卷。

    第十八天,二百二十五卷。

    第十九天,二百七十卷。

    第二十天,已经突破三百卷了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说,第二十天的时候,大魏京都一天发生三百件异族强买强卖或强行碰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还是报案的,没报案的有多少就无人可知了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张尚书让我转告您一声,现在京都百姓对刑部怨言极深,他问您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刑部来的人开口,询问许清宵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似乎是看刑部不管,兵部还帮他们番人异族,导致这帮人越来越得寸进尺,也越来越嚣张,之前是碰了一下就要买,现在是敢多看一眼就必须要买。

    闹到官府,全部都是让百姓赔钱,引来不少怨言。

    “告诉张尚书,再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还是这句话,后者也有些无奈,只能离开了。

    面对后者的无奈。

    许清宵也没办法,他必须要等,有耐心的等!

    等鱼儿上钩!

    等一个契机!

    就如此,一直到翌日!

    刑部的人,极其慌张跑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出大事了,闹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百姓们把荥阳街官府围起来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许清宵顿时起身了。

    鱼儿......要上钩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