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趣闻网目录

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: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下辈子注意点

时间:2021-11-07作者:七月未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

    http://.42zw.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,大魏读书人

    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刑部外堂。

    许清宵望着这帮番商,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望着天色,许清宵知道,真正的大人物还没有登场。

    这帮人都是什么人?京都番商,在大魏做生意不需要交税,这代表着什么?代表着他们每年赚的钱,都是净利润。

    而番商异族在大魏为什么会如鱼得水?横行霸道?

    不说最近,就说以前,许清宵刚来京都的时候,就遇到这样的情况,亲眼见到番商讹钱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如此嚣张?

    这要是后面没点人?打死许清宵都不信。

    甚至许清宵可以笃定,这帮番商背后的大人物,你说没有几个王爷,他们敢这样做吗?

    首发

    答案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番商在狂,能有多狂?在别人家的地盘狂妄?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敢狂就有资本,有底气。

    许清宵今日倒不是想要把他们幕后给揪出来,他的目的很简单,当着这帮番商幕后之人的面,将这群番商严惩一番。

    狠狠地咬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敢抓我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是太无族的部领,我与使者关系极好,你要是抓我,我一定会告诉我们的使者!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给我松绑,你要是得罪了我,我可以保证,你下场一定会很惨,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等的势力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有人叫嚣,是最狂妄的番商,他们怒吼,看向许清宵,眼神都冒出火焰。

    他们是比较大的番商,实力雄厚,背后也有人,可没想到的是,竟然如同狗一般被抓来,让他们颜面无存啊!

    然而,面对这两人,许清宵面色清冷。

    “大魏律法,威胁朝廷命官,罪当斩首!”

    “来人!杀!”

    许清宵面色清冷,将桌上的令丢了出去,一个斩字,霸气无比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!你疯了?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你要是敢杀我,你会死的很惨!”

    两人依旧大叫,他们根本就不信许清宵敢杀他们,怒吼连连,他们眼中的狂妄,与怀平郡王很相似,但怀平郡王的狂妄,是认为自己背景极大,认为自己死不了。

    而这帮人的狂妄,是认为他们没有做错什么事情,即便是做错了,也是罪不该死,所以他们无惧,再加上他们背后的势力,他们更加不可能觉得许清宵真敢动手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令已下达。

    刑部官差脸色没有任何表情变化,直接将这两人抓住,拉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这一刻所有番商松了口气,他们误以为许清宵是怕了,想要给自己台阶下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番商也闭嘴了,他们也不敢继续激怒许清宵,万一许清宵真脑子一热,他们可就是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许清宵,百姓们也充满着好奇,不知道许清宵这突然又是做什么?难道真的畏惧了吗?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许清宵的声音冷漠响起。

    “就地斩首!”

    四个字落下,这一刻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“什么?就地斩首?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当真敢如此?”

    “这许清宵疯了吗?”

    番商们惊恐,不敢相信许清宵居然会说出这句话,就地斩首?这太凶了吧?

    百姓们也咂舌了,知道许清宵凶悍,可没想到许清宵竟然如此凶悍?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刑部官差可没废话,直接抓着这两名番商,来到空地之处,踢出两脚使其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大刀挥动,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两名番商嘴唇都吓白了,说起话来都显得颤颤巍巍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,我等就算有错,也罪不该死,你这是枉法!”

    “许清宵,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,你真要动了我们,你绝对不会好受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很嚣张,可声音却颤抖着,刀在脖子上,有几个人还敢大声说话?尤其是这种唯利是图的番商。

    大刀落下,刑部官差又不是吃干饭的,许清宵没有说住手,他们自然严格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千钧一发之时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刀下留人!”

    雄厚的声音响起,终于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怎可能不会来人?

    所有番商皆然松了口气,这道声音他们熟悉。

    刑部官差停下来了,没有继续挥砍下去,毕竟有人说出刀下留人,他们不敢继续砍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许清宵的声音也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这声音冷漠无情,响在二人耳中。

    一瞬间,刑部官差没有任何犹豫了,因为这是许清宵下达的命令,刑部尚书张靖之前就交代清楚了。

    许清宵掌一切权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谁来了都不管用,除非陛下亲临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那怒吼声响起,想要制止。

    可刑部官差的刀,已经落下了。

    寒芒点点,两颗人头滚落在地,鲜血溅射四周,随着两道扑通之声,这两名番商的脑袋没了。

    安静!

    安静!

    安静!

    一切显得无比的安静,刑部尚书张靖,户部尚书顾言,兵部尚书周严沉默了。

    刑部上上下下沉默了,番商们沉默了,百姓们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因为许清宵当真砍了两名番商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是要......不死不休啊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些番商能在京都横行霸道,百姓们不傻,知道他们背后有人。

    方才那声音响起,他们也意识到,有人要出面保这些番商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并不认为,许清宵当真敢挥刀砍下去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这两名叫嚣最厉害的番商,当真死了。

    这实实在在......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说杀就杀。

    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简直没有任何情面可言。

    “全军听令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当下,兵部与刑部的官差齐齐站列好来,气势如龙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今日之事,本官一言可定,若再有人敢阻止本官办案,依法严惩,胆敢扰乱秩序者,杀!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他对方的事情不满意,十分不满意。

    让刑部官差出手,居然还有犹豫和停顿,这种执法能力,太差了!

    不过许清宵也明白,这些官差也是担心自己下刀快了,把局面搞的太僵,可这并非是理由,官差和军兵的天职,就是服从命令,若不服从命令,就是没有做好。

    “我等遵命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开口,给予最强烈的回应。

    而此时,刑部尚书张靖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审案,乃由刑部,兵部,户部配合许大人,许大人之令,便是我等之意,也是陛下之意,方才执法二人,领十军棍,以示惩戒!”

    张靖明白许清宵不满在何处,所以他第一时间开口,一来是告诉所有人,今天的事情,许清宵一个人可以做主,二来是告诉众人,他们三位尚书已经完全站队了,无条件支持许清宵。

    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,这帮番商该杀!杀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许清宵,许大人,您当真是好大的官威啊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道声音充满着怒意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,他穿着蟒袍,龙行虎步,国字脸,眉毛浓厚,杀气腾腾,一股强大的气势,让周围百姓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藩王,镇西郡王。

    真正掌权的王爷,是郡王,可绝对要比怀平郡王的地位高,因为他掌握实权,是一地的封王,手底下有军权,这种人物在大魏各个地方都是人上人。

    谁都要给他三分薄面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的名衔,镇西郡王。

    是太祖皇帝第七子,镇压了整个西北境,否则怎敢以镇西而称?

    这尊藩王的来头,不弱于怀宁亲王。

    他的出现,让三位尚书都不由起身。

    “下官,见过镇西王!”

    三人开口,朝着镇西王一拜。

    而镇西王的目光却没有落在这三位尚书身上,而是将目光看向许清宵。

    他眼中有怒意,他方才已经开口,刀下留人,可许清宵还敢斩这两名番商,他如何不怒?

    “大胆!面见镇西王,为何拜?许清宵,你逾权,是大罪!该罚!”

    这一刻,镇西王身旁的侍卫怒吼,这是武者,指着许清宵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没有理会,只是平静无比地取出大内龙符。

    龙符出现,镇西王脸色不由一变,而那些侍卫脸色也瞬间一变。

    “见圣不跪,你们好大的胆子啊?”

    许清宵厉声问道,望着镇西王的侍卫。

    “跪!”

    镇西王压着声音开口,刹那间这些侍卫纷纷跪在地上,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

    而镇西王也朝着龙符拱手一拜,他是藩王,可以不跪,但必须要一拜,这是尊重。

    “镇西王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大鱼总算是来了,也不枉自己布局这么长时间啊。

    镇西王是藩王,千里迢迢来京都,肯定不是因为自己,也不可能未卜先知,想来想去不就是京都那群王爷请来的帮手。

    番商之事,京都任何势力都不敢露头,这要是敢露头的话,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然而外地的藩王可以出面,他们不在京城,就算是想泼脏水给他们也泼不了。

    除非掌握实质证据。

    “本王......”

    镇西王刚刚开口,然而许清宵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本官又让你们起身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望着镇西王身旁的侍卫,简简单单一句话,让镇西王皱眉了。

    镇西王的侍卫不敢起身,可脸色变得很难看,他们身为镇西王的侍卫,身份也是极高,在当地可以说是霸主,在任何地方,谁不给他们点面子?

    哪怕是去其他郡王府,那些郡王也会稍微对他们客气一番。

    而许清宵却一直让他们跪在地上,这......太过于羞辱了,同时也是不给镇西王面子啊。

    “许清宵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刚准备继续开口,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镇西王,敢问您入京,可有诏令?”

    许清宵再次打断镇西王的言语,他压根就不畏惧什么镇西王镇北王,反正已经得罪了不少人,多你一个王爷也不多,少你一个王爷也不少。

    “有又如何?没有又如何?”

    镇西王怒了。

    他听闻许清宵狂妄,也知道许清宵嚣张,可这些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,然而今日一见,当真是狂妄至极啊。

    “若有诏令,一切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若无诏令,按大魏律法,太祖遗巡,藩王无诏不得进京,违反者,视为造反,可就地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不要让下官为难,还请王爷拿出诏令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出声,一字一句,说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人们咂舌,一连串的震撼,许清宵实在是太霸气了,面对镇西王,正儿八经有实权的王爷,也敢这样说话。

    这他娘到底是什么人啊!

    许清宵是不是有七个胆啊?

    哦,不对,许清宵是不是除了胆就没有其他东西了?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“本王一直就听闻许大人之威名,知道许大人刚正不阿,不畏强权,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取出诏令,放在长桌上,他没有生气,也没有与许清宵争什么口舌之利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许清宵已经不给他任何颜面了,一切公事公办,若自己想要借势压人,或者是彰显什么王爷之威。

    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既然许清宵公事公办,那他也可以公事公办,他倒要看看,许清宵到底能折腾出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过奖了,下官还不知王爷今日来刑部有何贵干?也是被这些番商坑去银两了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谦虚笑道。

    而镇西王没有笑容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本王今日前来,是想要来看看,许大人如何判案,本王接到密报,说许大人收了他人钱财,作风不正,乃是皇室,有责任监管大魏百官,当然本王也相信,这是一场误会,只是无论如何,本王有义务监督。”

    “若许大人当真是刚正不阿,本王必然会严惩这些小人,可若是许大人判案不公,那本王也不会坐视不管,还望许大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已经彻底明白许清宵是什么人了,所以他换了一种方式插手此事,用平日的作风,六部尚书会给自己面子,可许清宵不会给自己面子。

    索性直接一点更好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一心为大魏,这一点下官敬佩,既如此,那王爷右侧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人来了就好,就怕不来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这些属下?”

    镇西王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哦,理论上来说,奴才是不允许旁听的,毕竟刑部判案,但念在王爷身份,怕有贼子乱法,这些奴才就破例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面带微笑,可这奴才二字,可是讥讽的到位。

    在大魏,奴才与臣是不一样的,许清宵前世的国家,奴才是亲近之人,臣是办事之人,所以奴才比臣地位更高,并且也是一种称赞。

    然而在大魏,奴才的意思就是奴婢,没有任何尊严和权力,相当于货物,臣子的地位要高过奴才。

    自然这一句话,骂的这几个侍卫脸色难看,若不是镇西王在此,估计他们真要大骂几声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伶牙利嘴,当真是不错,本王很欣赏你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皮笑肉不笑,紧接着沉着脸落座下来,几个侍卫也起身,站在镇西王身后,面容阴冷可怕。

    刚刚落座下来,镇西王想要开口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再一次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旁听归旁听,可有一件事情,本官可是要提醒一二,本次主审之人,是本官,而不是王爷,如若本官下了令,方才的事情,还望不要在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免得给王爷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在告诉对方,今天他最大,除了陛下来了,谁都没有资格替他下令,不然,就算你是王爷,我许某人也敢动手。

    你不信?想想怀平郡王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这话说的,本王是皇室,第一个遵守大魏律法,只要许大人能公事公办,没有任何徇私枉法,本王绝对不会干扰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轻笑道。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也很简单,你要是让我挑不出毛病,我就不说什么,你要是哪里做的不好,该说我还是说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在乎镇西王了。

    而是缓缓坐下。

    大人物来了,真正的好戏也该上场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将所有番商押至堂外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声音冷漠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齐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刹那间在外面扣押的番商,一个个被送至堂外。

    清点一番后,便有官差开口。

    “回许大人,三百九十五名犯人已押至堂外。”

    官差开口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而长桌上。

    许清宵望着这帮番商,紧接着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尔等番商,承先帝之圣恩,允其京中行商,看尔贫苦,免之税收。”

    “却不曾想,尔等在我京都,为非作歹,讹人钱财,横行霸道,轻则坑蒙拐骗,重则出手伤人,强买强卖。”

    “已犯滔天之罪,弄得百姓惶惶,人心不安,罪该万死,当斩首示众,尔等可认?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番话,冷漠无比,直接定罪,要斩他们首级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三百多名番商纷纷喊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我们哪里有为非作歹,横行霸道啊,这里面肯定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这里面全是误会,我们做生意的,哪里敢这么嚣张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我们经商老老实实,怎可能干这种昧良心的事情,还望大人明鉴啊。”

    番商们开口,他们死活不会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,至于其他的,也不敢叫嚣了,毕竟那两颗人头还落在地上,眼睛都没闭上呢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本王虽不在京中,但也知晓一些,这些番商做生意倒也规矩,再者这里是大魏,他们即便是再狂,也不敢讹人钱财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本王挑刺,任何事情也要讲究物证吧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淡然开口,为这些番商争辩。

    “那行,既如此,传物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也很平静,只是一句话,立刻便有数十名官差快速走来,将一叠叠的收据摆在堂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百姓们突然窃语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许大人早就防了这一手,怪不得这些日子我等被讹钱财,官府的人都要求这些番商留下字据,原来是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收据留的真好,我倒要看看这帮番商如何狡辩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原来是这样的啊,这字据留着,就是铁证,这帮番商一个都别想跑了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窃窃私语,他们没想到收据的作用竟然是这个,感慨许清宵的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“六月十五,永兴铺,玉器二十五两。”

    “六月十五,长平铺,玉器四十八两。”

    “六月十五,长安铺,玉器一千四百五十两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随意拿起一叠,而后照着上面的内容,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来。

    念完一段后,刑部官差又送来几个箱子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近月来,京城各地衙门包括刑部接手番商案件一共四百三十五起,所有卷宗都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涉及最高,七千两白银,最低十五两白银,请大人查收。”

    刑部官差开口,说出这几个箱子装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许清宵点了点头,随后将目光看向镇西王道:“王爷,这算不算物证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看看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很淡然,一开口,他身边的侍卫便来到许清宵面前,将一叠字据拿起,而后交给镇西王。

    后者十分平静地展开,一张张地

    大约看了十几张后,镇西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这字据有什么问题?都是买卖字据啊,这如何算是物证?”

    镇西王摆明了是要偏袒这帮番商,不认为这是强买强卖,反而认为这就是正常买卖罢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王爷当真是说笑了!”

    许清宵轻笑一声,紧接着看向这些番商道。

    “永兴铺掌柜何在?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马上一个中年胖子立刻开口:“小的在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问你,这张字据中记载,六月十五日,你收李氏二十五两白银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后者低着头,但还是十分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做买卖,具体的事情,小的就不清楚了,每天生意这么多,小的不可能每件事情都记得啊。”

    后者不敢细说,只想着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“做买卖?那行,传李氏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当下,一名妇人快步走了出来,看着许清宵直接跪下。

    “妇人李氏,见过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诸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李氏开口,对许清宵恭恭敬敬跪拜道。

    “莫行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李氏,本官问你,六月十五日,你在永兴铺买了何物?”

    许清宵面色温和道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民妇没有在永兴铺买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氏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买东西?那为何他收你二十五两白银?”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民妇那日,只是路过永兴铺,恰好看到了一枚翠绿镯子,民妇一时心喜,所以多看了两眼,可没想到的是,永兴铺掌柜却主动将镯子递给民妇,说此镯摸起来手感极好,可以试着穿戴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民妇虽知此物昂贵,但还是忍不住穿戴一番,只是镯子有些小,民妇戴不上去,尝试过后也就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正欲离去之时,却不曾想,永兴铺掌柜要求民妇买下手镯,更是开价三千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民妇家境普通,丈夫虽有职差,但月俸不过八两银子,就算是不吃不喝十年也赚不到三千两白银啊。”

    “故此民妇与掌柜争辩,哪知这掌柜对着民妇便是凶言恶语,甚至拳脚相交,光天化日之下,民妇实在是不受羞辱,故此苦苦求他,愿意给五两白银了结此事”

    “可永兴铺掌柜依旧不依不饶,至少需要五十两白银,当做赔偿,认为民妇糟践了手镯玉器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官差来了,永兴铺掌柜依旧各种辱骂民妇,最终在官差大哥的调节之下,给予二十五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!银两钱财,民妇不在乎,可民妇无论如何都是女人,光天化日之下,被他们各种羞辱,甚至扒民妇衣裳,掌掴民妇,这般耻辱,若不是我相公苦苦劝导民妇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,民妇早就跳河自尽了!这颜面丢尽了,民妇,当真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望大人为民妇做主啊!”

    李氏开口,刚开始只是述说,可越到后面,她情绪越为激动,到最后更是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一名女子来说,名声有多重要,她已嫁人为妇,被当众羞辱,甚至还被扒扯衣裳,这是何等的耻辱啊?

    若不是其夫疼爱,只怕换做是常人,都会活在耻辱之中,久久不能自怀,甚至跳河自尽。

    “莫要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今日,便是为民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永兴铺掌柜,本官问你,此事是否真实?”

    许清宵先是安慰,而后目光冷冽无比地看向永兴铺掌柜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贱人完全就是在造谣生事,我哪里敢这样做啊,永兴铺根本不会这样做,她在撒谎,大人,您可不要上当啊,这贱人平日里经过我店,一直喜欢我家玉器。”

    “三番两次来讨价还价,可我的玉器精美至极,根本不可能低价售出,而她却怀恨在心,今日就是趁机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贱人!你当真贱啊!”

    永兴铺掌柜百般解释,根本就不承认这件事情,甚至出口成脏,一口一口的贱人,羞辱对方。

    围观百姓一个个攥紧拳头,一个番商,辱骂大魏妇女为贱人,这般侮辱,他们怎么能忍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惊堂木一拍。

    许清宵眼神冷冽。

    “在本官面前,你还敢撒谎!”

    “而且更是出口不逊,此人无论如何,都是我大魏子民,你一口一口贱人,既是羞辱她,也是羞辱我大魏子民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掌嘴五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一声令下,刑部官差直接上前,将其死死抓住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不是这个意思,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番商还要狡辩,可却被刑部官差抓住,用木令抽打嘴巴,每一下都有裂空之声,力气极大。

    这些官差也看不顺眼此人,自然掌刑严厉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未曾调查清楚之前,你有些过了吧?”

    此时,镇西王开口,想要为番商出头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许清宵冷冷看去,目光落在镇西王身上,两个字,一刹那间引得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镇西王目光冷漠,而他周围的侍卫却目光凶狠万分,充满着杀意。

    许清宵居然让镇西王闭嘴?

    这当真是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“镇西王!许某称你一句王爷,是尊重你一心为国,此人辱我大魏女子为贱人,你却还帮她出言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想问一问王爷!您到底是不是我大魏的王爷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一番责问之下,引来百姓共鸣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还是不是我们大魏的王爷?”

    “还皇亲国戚?狗屁的皇亲国戚,帮外人欺负自己人?”

    “王爷?狗屁王爷,人家番人辱骂我们大魏的女人是贱人,你还帮?你没娘没媳妇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狗屁王爷,看的都气人,还是许大人一心为咱们大魏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大骂道,他们也气,这番人作威作福惯了,人家被百般羞辱就算了,现在当着大魏高官面前,还敢一口一口贱人称呼。

    这是奇耻大辱啊。

    一群异族之人,当真该杀。

    而面对百姓的声伐,镇西王平静下来了,他不蠢,反而很聪明,知道百姓已经怒了,也知道许清宵掌控民心,所以若是自己敢再说什么,只怕会引来麻烦。

    故此镇西王开口。

    “各位误会了,本王的意思是,事情要调查清楚些,免得不明不白,回过头这些番邦还要说我们大魏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本王虽然敬重你,可希望许大人慎言,否则凭方才之言,本王便可以向陛下参你一本。”

    镇西王换个方式,既替自己解释,又警告许清宵一番。

    别动不动拿国家大义来压自己,真惹毛了自己,管你是谁。

    “王爷是这个意思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还以为王爷与这帮番商有什么勾结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想想也是,王爷贵为藩王,这帮番商算什么东西?不就是会赚点银两吗?王爷如此尊贵,视金银为粪土,要那么多银两做什么,又不造反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阴阳怪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!莫要胡言!”

    听到造反两个字,镇西王直接起身了,他怒视许清宵,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身为藩王,最想干和最不想碰的事情就是造反。

    许清宵这话杀伤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莫要激动,本官只是随便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传京兵证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理会镇西王,而是缓缓开口,让人传京兵入内。

    当下,四名京兵来到堂外,朝着许清宵一拜。

    “我等见过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四人朝着许清宵恭敬一拜。

    “堂下民妇,尔等认识?”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废话,指着李氏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我等认识。”

    四人只是看了一眼,便齐齐开口回答。

    “如何认识的?”

    许清宵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王阳晨,负责京都北街巡逻,六月十五日,有百姓举报,永兴铺发生打架斗殴之事,属下等人火速赶到,便发现永兴铺伙计正在殴打李氏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第一时间阻拦,而后仔细盘问后才得知,李氏试戴了永兴铺的玉器手镯,永兴铺掌柜认为,这手镯乃神山摘取,拥有灵性,制成玉器之后,第一个触碰者,将会沾染灵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他们的卖点,可李氏佩戴之后,却无银两支付,所以才发生矛盾。”

    京兵实话实说,也不会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看向永兴铺掌柜,只是对方还在被掌嘴,所以收回目光,等打完再问。

    将目光重新放在王阳晨身上。

    许清宵继续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尔等可曾亲眼看到,李氏被殴打?”

    王阳晨四人不假思索道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看到了,而且李氏还有些衣衫不整,属下将外套脱下,给李氏盖上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点了点头,随后长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目光望向这些番商。

    “好啊!当真是好啊!”

    “我大魏子民,在京都之中,天子脚下,竟然受如此屈辱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仅仅只是买卖不成罢了,这要是有些仇,是不是要当街杀人?”

    许清宵看着这帮番商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恕罪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冤枉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哪里敢啊。”

    番商们纷纷开口,跪在地上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冷哼一声,也就在此时,永兴铺掌柜也被掌嘴完了。

    他满口是血,疼的眼泪鼻涕全出。

    刑部官差力度拿捏的极好,既让对方感到痛苦,又不让对方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永兴铺掌柜,人证物证齐在,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?”

    堂上,许清宵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......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啊,那玉器的确价值连城,有灵性的,怎能说是强买强卖?大人,您冤枉小的了。”

    永兴铺掌柜哭喊着说道,到了这一刻,还坚持说这只是一场误会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价值连城,好一个有灵性!”

    “再价值连城,李氏只是佩戴一下,就要索取三千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灵性,触之既没,那你们平日里触碰,难道就没有吸收灵性?”

    “而且,即便就算是你说的真,可就算李氏不买,大可报官?你们却私自用刑,殴打李氏,当着光天化日之下,羞辱一名良家妇女。”

    “这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许清宵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.这......”

    永兴铺掌柜说不出来什么了,他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将目光看向镇西王。

    而镇西王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东西不买,是李氏的不对,你的确可以报官。

    动用私刑,殴打他人,这也的确犯错了,他即便是再如何,也不可能替其狡辩。

    感受到镇西王的沉默,后者知道,自己只能认栽了。

    “小的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,哭丧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既你认错,那就签字画押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直接开口,当下将桌上白纸丢出,这是认罪状。

    后者看着飘来的认罪状,知道今日要大出血了,可有什么办法?遇到许清宵,他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不过这份仇恨,他会记在心中,总有一天,他一定会狠狠报复回来的。

    当下,后者画押。

    随着画押结束,刑部官差将认罪状拿起,交给许清宵。

    望了一眼上面的签字画押,许清宵点了点头,语气温和道。

    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“下辈子,不要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就地斩首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丢出斩令,语气温和道,希望对方下辈子不要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多谢.......”

    永兴铺掌柜下意识感谢许清宵,以为只是小惩大诫,就这样算了。

    可当他明意之后,整个人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下辈子不要这样了?

    就地斩首?

    我认错也要杀头?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他想要开口时,刑部官差已经将他抓住,带到一旁,直接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许大人,小的知错,小的知错了,我罪不该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我即便是再怎么错,也不至于杀头啊。”

    他哭喊着,大声哭喊着,他没想到一件这样的小事,竟然要砍头?

    自己一直很配合的啊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镇西王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有点懵了,许清宵这哪里是杀伐果断啊,这是杀人狂魔吧?

    人家都认错了,你还斩首?

    再说了,即便他的确有错在先,可罪不该死吧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,这已经过了!”

    “他虽有罪,但说来说去,无非是钱财之错,大不了让他赔偿点银两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他,太过于严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大魏律法!”

    镇西王开口,怒声制止。

    而刑部官差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然而许清宵的怒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本官再说一遍,本官之令,谁要是再敢有任何犹豫,视为包庇,同罪惩治。”

    他怒声响起。

    不是针对镇西王,而是针对刑部官差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刑部官差彻底不敢犹豫了。

    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又是一颗人头.......滚滚落地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一切安静了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---

    不知道该怎么狡辩了。

    反正很麻烦!

    先更一万字吧!我待会还有一万字,凌晨三四点!

    欠的一定会补。

    请大家放心!
小说推荐